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五十七章 这是……命!

第四百五十七章 这是……命!

  弟弟张着嘴,尤其是那个眨眼睛的动作,让弟弟连叫喊都忘记了,整个人完全被恐惧的情绪给填塞满。

  明明是被自己毒死的人,

  在送进焚化炉的前一刹那忽然“活”了过来,

  然后在车里被自己捂了一路之后,

  竟然还能对自己眨眼睛!

  敢杀人的人,算是胆儿肥的一类了,但胆儿再肥,面对这种匪夷所思的“灵异”现象,也依旧会吓得尿裤子。

  此时的弟弟,就是完全被恐惧所支配着。

  “死了吧?喂,问你话呢!”

  女人一边开车一边喊道。

  周泽深吸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被弟弟捂住口鼻之后,自己竟然对这具身体的控制力进一步得到了加强,而且稍微一发力。

  “咔嚓……”

  周泽竟然坐了起来。

  弟弟眼睛都看傻了,

  脸色惨白,

  神智在此时都被吓得有些不清醒,只是在不停地颤抖。

  “死了没啊,前面十字路口过去了就是医院了!”

  女人催促道。

  “好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女人侧过头,看见自己身边的这张熟悉且长时间同床共枕的脸,想也没想地就长舒一口气,道:

  “老公啊,你再等等,马上就到医…………”

  猛地,

  女人打住了话语,

  而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其实,很多时候社会喜欢把“女司机”这个头衔给固定住,是有失偏颇的一件事。

  就比如现在,

  明明是红灯,

  女人却一脚踩死了油门冲了出去,

  但你真的不能怪她自控力差,

  哪怕是一个再淡定的大老爷们儿老司机在这儿开车,忽然死去很久的老婆出现在你身边跟你说话,估计也得失控。

  然后,

  就是:

  “砰!”

  周泽觉得自己玩儿过火了,

  调皮过头了,

  本只是想着给这对狗男女来点惊悚的情调,

  也算是为这个有缘被自己附身的老哥出点气,

  毕竟用了人家的遗体,总得为人家做点什么对吧?

  直到车子被从侧面撞翻,

  车厢内部天旋地转时,

  周泽才意识过来,

  玩儿大了,

  好像也玩儿脱了……

  似乎是因为自己对这具身体掌控力比一开始加强了不少的原因,

  导致这次撞击后周泽所承受的痛苦感知也清晰了不少,

  猛烈的撞击和翻转,

  让周泽的意识再度陷入了一种昏迷。

  ………………

  “叮咚。”

  门被打开。

  张燕丰站在门口,门里站着的是陈警官。

  陈警官走回到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这里是酒店的套房。

  “环境还可以吧?”

  陈警官问道。

  “嗯。”

  张燕丰点点头。

  “不要有心理压力,符合接待规定的。”陈警官拿起了面前的咖啡,发现有点凉了,皱了皱眉,道:“帮我烧壶水,水开了把咖啡泡下去。”

  “哦,好的。”

  老张点点头,去烧水。

  在这个女人面前,老张总有一种被全方位压制着的感觉。

  为了避免太过于“殷勤”的尴尬,张燕丰开玩笑道:

  “刚才我在房间里看徐州新闻,说在前天,徐州一家殡仪馆本来要火化的一具尸体,好像动了一下,然后家属激动之下马上把尸体搬上车要开到医院去抢救。

  结果开得太匆忙,出了车祸,车上的死者妻子和弟弟也一起重伤不治死了。”

  “嗯,这事儿已经上微博热搜了。”陈警官依旧不冷不热。

  “挺惋惜的,或许,换做谁都一样吧,看见自己的亲人死了,哪怕看错了他忽然动了一下,也会燃起极大的希望吧。”

  “或许吧。”

  水烧好了,老张把泡好的咖啡放在了陈警官的桌边。

  桌上堆着很多的资料文件,旁边放着一个笔记本。

  “上次和你说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陈尽管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老张准备提醒小心烫却已经来不及了,而且陈警官似乎根本就不觉得烫。

  “我觉得,我还是更适合继续留在通城。”

  “哦?”陈警官有些意外,看了看张燕丰,道:“调去省厅,也不是意味着把你束之高阁,案子其实是不少的。”

  从地方市局上调到省公安厅,算是一种升迁了,而且也意味着更好的前途更广阔的舞台。

  “我知道,我也明白,但我还是更喜欢留在通城。”

  “大家都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陈警官开玩笑道,

  算是给张燕丰最后一个机会。

  “我觉得通城人民还需要我,我还想继续留在通城为人民服务。”

  嗯,

  天儿已经快被两个不喜欢客套的人给聊死了。

  “好的,我知道了,等徐州的这个联合调查的案子结束,你就回通城吧。”

  “呼……”

  张燕丰长舒一口气,

  这次他是被省厅抽调来徐州参加一起联合调查的,这里面,也有陈警官的运作。

  当然了,这并不是什么走关系的套路,张燕丰的这具身体之前是潜伏的缉毒警,完美地完成了任务且自己几乎牺牲,又托了最近几个月通城连续的恶性大案的福,算是把资历写得极为丰富。

  如果是以前,要去省厅,老张肯定很乐意,不是想升官发财,那太庸俗,是为了进步,嗯,追求自身的进步。

  但张燕丰知道,只要周泽一天把书店开在通城,他这个作为其手下的鬼差,就不能长时间离开这里。

  除非周泽有一天忽然心血来潮带着大家去省会南京抢地盘,

  “消失的光阴散在风里,仿佛想不起再面对,流浪日子,你在伴随…………”

  伴随着《友情岁月》的BGM,

  周泽和书屋众人穿着黑夹克一边打着打火机一边在往前走着准备抢地盘干架,

  不过,再联想到自家老板上午喜欢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晒太阳的光景,

  张燕丰就觉得抢地盘这件事,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嗯?”

  “嗯?”张燕丰没明白意思。

  “你还站在这儿做什么?”

  “额……”

  “你可以走了,把案件报告写完交上来。”

  “好。”

  张燕丰起身准备离开,

  走到房间门口时,

  却发现房门后面挂着一个类似护身符的玉佩吊坠。

  “这吊坠上刻的是貔貅么?”

  张燕丰问道。

  陈警官是老家是南京人,貔貅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算是金陵的象征。

  “是獬豸。”

  陈警官回答道。

  老张身子抖了一下。

  “你忘了么,我父亲是检察官,这是我入行时父亲送我的礼物。”

  “哦,这样啊。”

  张燕丰拉开门,走了出去。

  等门被关上后,

  陈警官重新端起滚烫的咖啡杯,

  一饮而尽,

  她是真的一点都不怕烫呢。

  翻开桌面上之前被倒扣的文件,

  里面有很多的照片和资料,

  还有好几名通城刑警队队员对这位新来没多久的刑警队长的评价,

  大家以为是组织准备干部升迁考核,算是走流程,这件事,是该保密的,所以张燕丰自己也不清楚。

  其中,

  还有一张照片很显眼,

  那就是张燕丰一次次进出南大街那家书店的照片。

  这里头,

  还有很多很多的资料,

  包括书屋老板徐乐的资料以及书屋里其他人的身份资料,有几个人的身份上被用圆珠笔画了一个大大的“?”。

  “呵。”

  陈警官忽然笑了笑,

  然后把手放到嘴唇边,

  习惯性地开始咬着自己的指甲,

  嘎哒,

  嘎哒。

  ………………

  周泽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托自己刚刚解锁了新技能的福,

  自己能更大余地的附身一具身体了,

  虽然没办法做到类似翠花上次那样附身后还能有这么恐怖的力量,

  但对于周老板来说,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不过,

  祸福相依,

  如果不是在车祸时自己有了新的突破,对这具身体的操控感知更进了一步,发生车祸时的痛感也不会这般强烈。

  他昏迷过去了,

  是的,

  昏迷过去了。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

  等他意识开始恢复时,

  发现自己还在这具身体上附着着。

  呼……

  只有离家的游子才知道家的美好,

  同理,

  失去肉身的亡魂才清楚有一具臭皮囊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耳旁,

  传来了撕心裂肺地哭喊声,

  好多人在哭,

  哭得那叫一个凄惨。

  周泽感觉自己还有点晕,

  重新再控制这具身体仍然需要一点点的时间。

  “孙老先生,老夫人,节哀吧,节哀吧,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让人入土为安,入土为安。”

  熟悉的声音,

  周泽疑惑了一下,

  好像是那个spa会所的大茶壶,

  哦不,

  是殡仪馆的馆长。

  嘶……

  周泽心里倒吸一口凉气,

  不是吧?

  “唉,别哭了,别哭了,让孩子们先入土为安吧。”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赵馆长,我带我妻子先回去了,下面,就请你负责了。”

  “应该的,应该的,这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

  其他亲属走了,

  赵馆长拿出了手帕擦了擦自己额角的汗水,

  看着自己面前收整好的三具遗体,

  造孽啊,

  真他娘的造孽啊。

  “快,火化了,火化了!

  医院已经确定死亡了,确定死亡了!

  这次不管什么手指动不动的,

  哪怕这尸体忽然站起来跳舞你们也得给我按回去送进去烧了!

  真他娘的晦气!”

  “咔嚓……”

  焚化炉的铁闸被打开。

  “…………”周泽。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