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停尸间里蹦迪!

第四百五十八章 停尸间里蹦迪!

  这或许就是生活,

  很多人总觉得自己会很特别,

  但实际上大家无非是在经历着大家本就会一起经历的事情而已,

  比如,

  火化。

  除了少部分人以外,

  大部分人死后都会走到这一步。

  只是,

  周泽已经不是二进宫了,

  而是三进宫了。

  俗话说,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周泽现在已经有点放弃抵抗的意思了。

  烧吧,

  烧吧,

  烧化了我再飘荡飘荡找下一个身体,

  如果找不到的话,

  随他去吧。

  前两具尸体已经进去了,

  周泽已经嗅到了汽油的味道且感知到了那种炙热的温度。

  兄弟,

  你老婆跟你弟弟,

  都成灰了,

  兄弟你赚了啊,

  我就是借你身体待了一下,

  直接给你报仇了啊。

  周泽还有闲情逸致想着这些,很快,轮到他了,担架车拼接好,即将送入。

  多么令人熟悉的感觉啊。

  只是,

  等轮到他时,

  殡仪馆内的灯,

  忽然一起暗了下来,

  连带着那吃人的焚化炉也暂停了工作。

  殡仪馆,

  停电了。

  “打电话给供电局问问,快点,如果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先检修起来,快。

  还有,这具尸体先移送到冻库去,那边就算停电了还是有冷气的。”

  周老板没有丝毫的庆幸,也没有一点点的开心,

  因为电很快就会再来的,

  这也就意味着自己还得第四次来到这里,

  做第四次准备要被烧的心理建设。

  横竖一烧,

  就不能给自己来个痛快的么?

  就像是恐怖电影里,最恐怖的时候其实不是鬼怪或者凶手跳出来和主人公干架,

  而是在鬼或者凶猴没出来,主人公在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慢慢搜索的时候。

  等着被烧,

  也是一种煎熬啊。

  好在,

  被推入冻库后,

  周老板感知到了一股舒服的感觉,

  这森然的冷气让他的灵魂都放松了下来,

  像是得到了滋养。

  呼,

  嘘服了。

  …………

  殡仪馆的电,好像很长时间都没送上来,具体是什么原因,周泽不清楚。

  他只记得自己好像迷迷糊糊了很久,

  不是睡觉,

  像是躺在阳光明媚的沙滩上神游,

  此间滋味,

  不足为外人道也。

  以前周泽没事儿做时,路过医院,也会特意跑太平间里“忆苦思甜”,

  进太平间进藏尸柜,

  对周泽来说,

  像是回家一样,

  只可惜这里的室友老哥老姐都没办法说话。

  或许,唯一遗憾的是,这具身体好像因为车祸多出了不少问题,身上骨头也断了不少,周老板尝试去驱动他时,动是能动,但极为困难。

  周泽记得上次奈何桥上来的那个女人进入一具尸体后,好像是靠通过吞噬亡魂给自己的身体灌输了新的机能。

  但这应该是奈何桥的知识产权保护,

  周老板不会啊。

  “哒哒哒…………”

  外面传来了声响。

  周泽微微摇头,

  来了,要被烧了么?

  周泽在犹豫自己是在被烧前摇摇头甩甩胳膊什么的再吓对方一跳呢?

  还是直接烧了算了,干干脆脆地找下一个身体。

  不过,很快周泽就发现不对劲了,

  一是还没听见灯亮的动静,冻库的机器也没重新启动,这不是还没来电么?

  二则是进来的人正在一个格子一个格子地把小门给打开,

  这是打算把殡仪馆里的尸体一股脑地取出来做个东北乱炖么?

  周泽也被推了出来,

  周老板没动,

  他的左腿断了,胸口也有好多处骨折,现在的他很是羡慕翠花上次上来附身后直接玩儿的罡风,那叫一个霸气。

  自己现在做不到这一点,估摸着只能把这个身体操控起来站直了不倒地就算了不得了。

  好像不止一个人啊,

  尸体被一个个地搬了出来,靠墙壁摆放着,

  周泽也被搬运了过去。

  周泽偷偷睁开眼,看了一下,

  发现自己这一面墙壁上,靠着不少“室友”,

  好像直播的观众叫“水友”,

  周泽这边的应该叫“火友”。

  反正大家最终归宿都是要被烧的。

  很多地区的殡仪馆,也有着古代义庄的作用,一些涉案或者是不知名的尸体,没办法痛痛快快处理掉的,就都储存在这里。

  也因此,

  这里的入住率还挺高的。

  周泽干脆睁开了眼睛平时,

  反正有些死人是睁着眼的,

  也不会被怀疑。

  “哒哒哒……”

  这声音再度响起,

  周泽看见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学生男孩牵着一个穿着红色裙子女人的手走到了中央位置。

  男孩看起来虎头虎脑,挺可爱的。

  女人有点瘦,也不是很高。

  “妈妈,好多好吃的啊。”

  “…………”周泽。

  就不能消停点么!

  老子灵魂没回到自己体内已经很郁闷了好不好,

  结果你还给我整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是碰到了食尸癖患者?

  不过,

  周泽很快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对方不仅仅是那个癖好患者这么简单。

  男孩直接扯下了自己妈妈的裙子,

  这是一个很调皮的举动,

  足以媲美在水上乐园里扯下自己妈妈罩罩的熊孩子。

  不过,

  裙子被扯掉后,

  倒是没有什么春光露出来,

  或者说,

  一个人得重口味到什么程度才会认为这居然也算是春光?

  女人的双腿是交叉着的,

  很细,也很黑,

  比例极为不协调。

  就像是两根火柴棍支撑着上半身一样,看样子像是肌肉萎缩症的患者,但又不像。

  女人双手放在自己腹部位置,双腿交叉着,

  就是类似那个玛丽莲梦露经典地吹起白裙子的照片姿势。

  但她现在呈现出来的,

  不是美感,

  而是一种诡异到令人窒息的画面。

  “妈妈,今天老师教我们唱歌了,唱的是《我是小海军》,我表演给你看好不好?”

  男孩真的像是个普通的小学生回到家向自己父母炫耀今天在学校里新学的东西,

  但要知道这里是在殡仪馆,

  而且是在一排排尸体的面前,

  这稚嫩干净的童声,反而衬托出了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氛围。

  “我是小海军,开着小炮艇;

  不怕风,不怕浪,勇敢向前进…………”

  小男孩一边唱一边敬礼,

  同时他自己也在原地踏步,踩着节拍,

  表演得很认真,

  唱得也不错。

  身边的女人也跟着男孩的韵律开始动了起来,

  她那纤细得让人不可思议地两条腿像是筷子一样不停地叉开又收起,

  有点像是街舞的步伐。

  同时,

  女人原本只是有点偏瘦却还算是正常的脸正在慢慢地凹陷下去,

  眼珠子开始变得大了起来,

  眼眶撑开,

  嘴唇位置也开始凸起,

  总之,

  就是五官变得更加地明显,把脸上的空余位置几乎都压缩到了极点。

  女人的嘴唇不停地上下张开闭合,像是一只翻到岸上的鱼,只是频率和速度变得很快,只是听不见她到底在发出着什么声音。

  “眯着眼”的周泽看着这一幕,

  真心觉得这孩子应该明天带他妈妈一起去学校去老师办公室单独表演给老师看,

  他的老师应该会感动得哭起来的。

  不过,

  接下来,

  令周泽都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有一股力量居然在试图靠近自己,企图接管自己对这具身体的控制。

  周泽本能地拒绝了,这股力量很快就散开。

  这个根本就来不及去思考,

  快得就像是有人忽然用力抓住你的下体,

  你的第一反应肯定不是义正言辞地对他说“你这是不对的行为,你这属于骚扰,我有权…………”,

  而是一脚将这货给踹开。

  然后,

  有意思的一幕出现了。

  周泽身边的这些“火友”们,

  居然一起跟着小男孩的节奏动了起来。

  你能想象出在殡仪馆的停尸间里,

  一群尸体踏着步跟着《我是小海军》的节拍一起嗨的情景么?

  哪怕都是去了好几次地狱的人了,

  这个西洋景儿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尸体们的动作一开始还很生硬,

  但跳着跳着就开始变得熟练起来,像是也都进入了状态。

  停尸间里,

  一时间真的是群魔乱舞。

  “炮艇开的快,大炮瞄的准;

  敌人胆敢来侵犯,

  轰轰轰!!!”

  小男孩到了激动处,,

  尤其最后“轰轰轰”的几个字,

  唱得格外有力。

  男孩的母亲甚至举起了双手,做出了开炮的动作。

  周泽身边的这帮“火友”们也是一样,

  一起做出了中二到不能再中二的姿势,

  “轰轰轰!”

  配合得天衣无缝!

  周老板没配合,

  也没加入,

  一是因为那股力量企图接管自己身体时被自己给拒绝了,

  二则是因为这真的是太羞耻了,

  羞耻指数甚至比老道坐上会唱歌的电动轮椅“嘟嘟嘟”地开上了南大街步行街。

  你们玩儿,

  玩儿得开心就好,

  我就不陪你们一起发疯了。

  还有,

  如果可以的话,

  周泽真想吼一嗓子,

  殡仪馆的员工们喂,

  你们都死哪儿去了,

  电怎么还没来?

  快点把这一屋子的精神病都送到火炉里烧了吧,

  看不下去了,

  真的看不下去了。

  就在周泽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时候,

  一道童声忽然在其身边很近的位置响起:

  “叔叔,

  是我唱得不好听么,

  否则,

  你为什么不跟着一起跳呢?”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