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尸僵

第四百五十九章 尸僵

  周泽觉得自己和小孩子八字犯冲,

  否则为什么自己遇到的小孩子,

  都有问题?

  一个小萝莉,一个朱胜男,还有眼前的这位。

  我们祖国的花朵现在都怎么了?

  “叔叔,我想和你玩。”

  小男孩伸手拽住了周泽的手,摇晃着。

  咦,

  你在撒娇?

  能在殡仪馆带着一群尸体唱《我是小海军》的你,

  觉得还适合撒娇么?

  见周泽人仍然没有回应,

  他不能说话,只能做一些细小的动作。

  男孩嘟了嘟嘴,

  “叔叔,我想和你玩呀。”

  但叔叔不想搭理你啊,

  走开。

  “叔叔,你和他们都不一样哦。”

  男孩很认真地说道,

  “他们都不会拒绝我,但叔叔你会拒绝我。”

  我拒绝你,所以你更喜欢我?

  你丫的脑子有病吧!

  “叔叔真的不一样哦,叔叔有自我吧?”

  说着,

  男孩更用力地抓紧了周泽的手,

  一时间,

  周泽感知到那股先前来过被自己震散的力量又出现了,

  而且这次更为强烈,

  是铁了心地要和自己抢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这个男孩,

  能操控尸体?

  一缕缕淡蓝色的丝线在身上不停地穿梭着,

  甚至是无视了周泽的反抗,

  强行掌控住了这具身体的主导权。

  赶尸人的手段么?

  周泽记得以前早上和安律师聊天时听安律师说过,一直到建国前,湘西那边还是有赶尸人活跃的。

  赶尸人分两派,一派是靠那种后天修炼的,类似许清朗这种类型的,修炼出了一些操控尸体的手法,这一类占了大多数。

  还有一类,人数很少,如果把赶尸人比作1的话,这一类可能就只有0.001的份额。

  这类人在赶尸人行列里算是“传奇”,因为他们与生俱来就有着对尸体的亲和力,不需要修炼和借助其他的手段,就能够操控尸体。

  安律师说过他以前当捕头时,手下有一个鬼差就是做赶尸人行当的,也是以前闲聊时听来的秘辛。

  这个小男孩,明显是一个活人,而且周泽没看见他用什么特殊手段在布置什么东西,就这样简简单单把这里的尸体都带动了起来。

  果然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但你这个熊孩子现在控制我做什么?

  见反抗无效,周泽也就没有再做什么事情,暂时也不打算离开这具身体,他还需要靠这具身体做依附。

  就这样,

  周泽看着自己慢慢地把一具具尸体又摆放回了远处,

  把他们推进了冰柜。

  到最后,

  小男孩一只手牵着周泽一只手牵着那个女人,

  三个人,

  像是一家三口一样,

  走出了殡仪馆。

  一路上,都没见到什么人,周泽真想喊一嗓子,殡仪馆的人都死哪儿去了?

  这么惊悚的一幕你们看不到不能被吓晕过去,

  多可惜啊。

  殡仪馆外面则是长长的绿化带,不算公园,但建筑物还是比较空旷的。

  女人重新穿上了之前的红裙子,脸上的面容也恢复了正常,就是周泽,也在离开前被小男孩操控地去斌医院员工更衣室那边换了一身衣服出来。

  不过,

  周泽走路时还是有些一瘸一拐的,

  能走,

  但走得很难看就是了。

  清冷的街道,

  一家三口开始幸福地压马路。

  小男孩嘴巴不停,不住地说着自己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

  可以听出来,这货在学校里应该人缘不错。

  很多影视剧和作品里,有特殊能力的孩子往往会性格孤僻,然后在学校里不合群被欺负什么的,反向加深了自己的心理阴影。

  但这个男孩不同,

  他说他班上有三个女同学,

  争着要长大后给他当媳妇儿,

  为此三个女孩儿还打了一架,还因此被老师叫来了家长。

  周泽觉得这孩子哪里有半点自卑被欺负的样子,

  明明活泼过头了好不,

  活泼到半夜跑殡仪馆领着一帮尸体跳舞!

  “叔叔,你是不喜欢妈妈么?”

  男孩抬起头,看着周泽。

  “我能感觉到,叔叔似乎是对妈妈很厌恶呢。”

  “既然叔叔不喜欢妈妈…………”

  男孩松开了抓着女人的手,面对着女人,道:

  “喂,那么,阿姨,你就哪里来回哪里去吧,荷塘边的那个井盖下面,继续待着,可能过不久就会被警察叔叔发现的,谢谢你今天陪我玩。”

  “…………”周泽。

  女人默默然地离开,

  回她该去的地方了。

  男孩继续牵着周泽的手往前走着,

  “叔叔,我叫程九,我爸爸姓程,我妈妈小名叫阿九,所以我就叫程九,你记住了么,叔叔?”

  “叔叔,我们去河边散散步吧。”

  “叔叔,我胆小,平时晚上一个人都不敢去河边呢。”

  “…………”周泽。

  你胆小?

  “叔叔,你不知道哦,河边那一路走过去,可以看见好多爷爷奶奶呢,他们有的埋在那里好多年了,不过埋得比较深,我也叫不醒他们呢。”

  “…………”周泽。

  周泽一瘸一拐地被小男孩牵着手,

  慢慢地向河边走去,

  那里算是一个景观河,早些年其实算是护城河的一部分,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城墙护城河这种东西,也只能当作历史遗迹保留了。

  周泽记得通城也有一条濠河,据说早年也是护城河。

  陪小男孩在河边压马路,

  周泽都开始尝试着要不要离开这具身体了,

  但想想还是放弃了,

  一来这具身体自己已经有些熟悉了,还能勉强操控一点点,等小男孩把自己玩腻了,像是刚刚那个女尸一样,让自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自己说不定还能有机会跑出去,找个地方打个电话,让莺莺他们过来。

  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

  周老板真的太想念徐乐的身体了,那才是和自己最为般配的躯壳。

  现在就看,

  这个小男孩什么时候把自己给玩腻了。

  是的,

  周泽算是看出来了,

  这个男孩把尸体当作了玩具,

  他把尸体当作了自己的玩伴。

  这是天赋能力么?

  朱胜男那种的好像一半是天生一半是后天加持的,《鬼差送子图》的秘密还没完全挖掘出来,周泽其实已经联想到了,朱胜男的事情似乎和那个拐卖村的事情有着一些联系。

  只可惜,

  自己现在都变成玩具了,

  也就不去思考那么深远的问题了。

  走着走着,

  前面遇到了两个人,

  是一男一女。

  小男孩无所谓,继续牵着周泽的手往前走,周泽穿戴很整齐,基本上把自己的脸给遮掩住了,大夏天的穿这么多其实真的不合适,但这是在小男孩操控下搭配出来的,小男孩还细心地给周泽搭配了一个口罩。

  再加上是晚上,也不用担心被人看出来什么。

  远远看上去,就像是大人带着小孩在散步。

  只是这个点儿,有点晚。

  等走近了,

  周泽心里愣了一下,

  卧槽,

  前面的俩人有点眼熟啊!

  是的,

  确实眼熟!

  …………

  “结案报告已经写好了,明天早上就给你。”张燕丰跟在陈警官身边说道。

  “嗯。”

  陈警官应了一声,其实这个案子不复杂,关键是盗窃团伙流窜作案,案子已经破了,也就只剩下一些收尾取证工作。

  “天色不早了,不回去休息么?”张燕丰问道。

  “嗯?”

  陈警官看向张燕丰。

  一般来说,男人说这话的意思是,

  他想睡你。

  “额,不是,是怕你累着。”

  他非常想睡你。

  “这个,不是不是,我担心你身体吃不消,你已经连续工作好几天了。”

  他忍不住想睡你了。

  “不累,再走走,你别说话,破坏氛围。”

  “哦,好的。”

  老张那个郁闷啊,

  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

  真的是完全被吃得死死的。

  他其实对这份这具身体带来的缘分,没什么想法,也不可能有什么想法,自己按照原来的年纪来算,都四十多了,陈警官比自己小太多。

  最重要的是上次老板和自己说的“绿不绿”的环保问题,

  还不时地萦绕在他耳边。

  抽出一根烟,点燃。

  张燕丰看见前面走来的一大一小。

  “叔叔好,姐姐好。”

  小男孩打招呼。

  瞧,

  这孩子多聪明啊,

  不是喊的叔叔阿姨,

  而是喊叔叔姐姐。

  张燕丰弯下腰,伸手在小男孩头上摸了摸,道:

  “大晚上的,还不回去睡觉啊。”

  说着,他想起来,小男孩旁边跟着一个大人。

  那自己就是白关心了。

  老张,

  缘分啊,

  是我啊!

  快认出我来!

  我这么多手下里,

  我平时最欣赏最看重的就是你啊!

  “我跟我爸爸再走走,我爸爸腿刚受伤呢,医生说需要多走走锻炼。”

  “乖,真乖。”

  张燕丰觉得这孩子真懂事儿。

  陈警官已经往前走了,

  哪怕小男孩的嘴再甜,她似乎也没丝毫的兴趣。

  “陈警官,等等我。”

  老张去追妹子了。

  “…………”周泽。

  周泽发誓,

  等自己回到自己肉身里去后,

  再见到老张时,

  会好好地呵护他一下。

  追到了陈警官,老张放慢了脚步。

  陈警官却转过身,看向不远处还在走的一大一小。

  “怎么了?”

  “你觉不觉得,小孩旁边的大人,有点奇怪?”

  “腿伤了嘛,那孩子不是说过的么。”张燕丰说道。

  “不只是腿,他的手,他身体的其他部位,在走路时,都觉得有些不协调。”

  “不协调?”老张特意看了一会儿,“嘶,好像还真有点,像是……像是那个什么…………”

  “尸僵。”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