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六十章 爆头

第四百六十章 爆头

  “尸僵?”

  张燕丰愣了一下,

  “不可能吧。”

  尸僵是人死后尸体经过一段时间才会形成的,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的人命案上,办案者都会根据尸僵来推断死者的大概死亡时间。

  但这是活人啊,

  能动的活人。

  “我说。”陈警官看向张燕丰,“不上去看看?”

  “你是在开玩笑吧?”

  张燕丰问道。

  “嗯。”

  陈警官点点头,

  “死了的人,怎么可能会动呢,对吧?”

  “对啊。”

  张燕丰长舒一口气。

  “人死了,又怎么可能复活过来呢,对吧?”

  “对…………啊?”

  陈警官笑了笑,

  又习惯性地把自己的指甲放在唇边,

  咬了起来,

  因为她长得好看,

  所以她的这个动作也很可爱,

  带着成熟女人的风情却又蕴含着女孩的调皮。

  聪明的女人,无论是在哪个行业,其实都知道如何把自己的美给最大程度地展现出来,这是女人的天赋。

  “我说,去看看吧。”

  陈警官一边啃着指甲一边催促道。

  “哦,好。”

  老张向那边跑去,

  看着老张奔跑的背影,

  陈警官原本微笑的脸慢慢淡漠了下去,

  但啃指甲的动作还在持续着,

  “DNA和指纹都没问题,但你怎么真的像是变了一个人的样子呢?”

  陈警官皱了皱眉,

  换了一个手指,

  继续咬指甲。

  …………

  “喂,小朋友,等一下!”

  周泽这边在心里已经在画圈圈诅咒老张了,设计着自己回去之后该怎么炮烙这个眼瞎的手下。

  但一听到老张在身后的喊声,

  周泽还是一下子小激动起来,

  真香!

  小男孩嘟了嘟嘴,

  转过身,

  他的目光没有先看向正在跑过来的张燕丰,而是看着更远处一点的陈警官。

  “叔叔,那个姐姐,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呢,让我有种在看那些被埋在地下的爷爷奶奶们的感觉。”

  小男孩很是无奈地伸手拍了拍栏杆,有些无奈道:

  “叔叔,我要回家了,太晚了,爸爸妈妈在家会着急的,你帮我和那个叔叔问好哈。”

  说着,

  小男孩就走了,

  背着他那印着小猪佩奇的书包直接撒开腿往前跑。

  周泽长舒一口气,

  本以为接下来就是令人动情的上级下级见面的煽情戏码,

  他已经在心里酝酿起情绪了。

  但在下一刻,

  周泽忽然抡起了拳头,

  一个转身,

  对着张燕丰砸了过去!

  我艹,

  老张,

  老板我不是故意的啊!

  “砰!”

  这一拳直接打在了老张的下巴位置,

  猝不及防之下,老张完完全全生吃了这一拳,整个人都被打弹了起来,摔在了地上。

  但老张的反应很快,

  几十年的老刑警了,

  现在又枯木逢春换了一个更年轻的身体,

  加上这段时间来坚持不懈的锻炼,

  肚子都没了,经验和身体上都算是警员的巅峰。

  倒地后,

  老张一个扫堂腿。

  “砰!”

  嘶…………

  周泽被掀翻在地,

  脑袋都撞到了河边的栏杆上。

  老张,

  你敢打我?

  你敢打你老板?

  老张马上从地上爬起,扑了过来。

  周泽的身体已经不受他控制了,

  一脚踹了过去,

  但有了之前的教训老张这次也谨慎了许多,侧身躲开了这一觉,转身就是一脚踹中了周泽的腹部。

  “嗡!”

  周泽虽然此时无法控制这具身体,

  但这疼痛感却是实打实的。

  然而,

  无论周泽疼得如何死去活来,

  这身体的反应并未因此陷入停滞,双手直接抓住了老张的腿,

  而后,

  张开嘴,

  咬了上去!

  看着越来越近的脚面,

  周泽心里产生了浓浓的抗拒。

  “噗!”

  咬上去!

  一股浓郁的臭味传来,

  像是过期三年的沙丁鱼罐头。

  老张,

  你他娘的多久没换袜子了?

  这味道,

  让周泽近乎作呕。

  “啊啊啊啊啊!!!!!”

  老张惨叫了一声,

  没见过这样子的嫌疑犯啊,

  那一脚踩下去老张原以为对方会丧失抵抗的,没想到竟然这么凶。

  嗯,

  老刑警的凶悍在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了,

  刑警的生命安全其实是最难得到保障的,

  因为他们所面对的往往是穷凶极恶的人,

  对付恶人,当然不可能去和风细雨。

  “咔嚓……”

  周泽的脖子被张燕丰扣住,张燕丰的膝盖直接压了下来,

  对着周泽的头顶了上去!

  “砰!”

  脑袋遭受了重击,

  周泽意识一阵恍惚,

  然而,

  紧接着,

  周泽的身体像是一条章鱼一样,顺势缠绕到了老张的身上,对着老张的胳膊,又是张嘴咬了下去。

  “嘶!”

  老张倒吸一口凉气,

  这时候,

  他心里已经有些疑惑了,

  这个嫌疑犯到底是什么鬼?

  普通人,哪怕是那些亡命之徒也不可能以这种方式打架吧?

  这是完全无视了疼痛,无视了任何肌体的反应,最悍不畏死的疯子打法。

  双手上翻,直接抓住了周泽的脖子,而后一个过肩摔!

  “砰!”

  周泽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作势要爬起来时,

  老张一不做二不休,

  上前一脚踹中了周泽的胸口。

  “砰!”

  “咔嚓…………”

  本就有断裂的肋骨,又断了几根。

  这下,

  该消停了吧?

  老张有些后悔,便衣出来,没带锁铐,否则直接把人给锁了问题也就没了。

  但接下来的一幕,

  让老张瞪大了眼睛。

  只见已经被自己摔在地上又踩了一脚的嫌疑犯,

  竟然直接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不过对方的一条腿似乎瘸了,没能完全站起来,

  但弓着腰直接对着自己冲撞了过来。

  “砰!”

  老张肚子被这一撞,

  当即也是有些迷糊,而后只觉得自己后背被压在了坚硬的东西上面,身子开始向后倾倒。

  这家伙,

  这家伙是想要把自己推进河里!

  老张马上稳住下盘,双手死死地扣住对方的脖颈位置,但哪怕他勒住了对方,但对方似乎根本就不受影响,还是在继续对自己发力。

  两个男人一下子陷入了僵持。

  因为刚才的打架,

  口罩也掉落了,

  老张看见一张和自己贴得很近的陌生的脸。

  这是一张很白的脸,是一种异样的白。

  白得,

  就像是一个死人。

  而这个死人,

  在掐着自己想要把自己推向河里角力的同时,

  竟然,

  竟然还对自己眨了眨眼睛!

  “…………”老张。

  老张有些凌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老…………张…………”

  嗯,

  他在说话?

  似乎是因为小男孩跑远了的原因,

  周泽发现自己似乎又取得了一点点对这具身体的操控,至少,能动动嘴唇,发出一点声音来了。

  “老…………老…………张…………”

  “你是谁?”

  老张愣了一下,

  虽然现在还在拼命地角力中,

  但他本能地察觉到了异样。

  确切的说,

  这股子异样是从一开始交手时就体现出来了。

  安律师说过,老张是周泽手下鬼差里最弱的一个;

  因为灵魂没下过地狱,所以说是鬼差,却没有鬼差的经验和阅历,也没有特殊的能力。

  老张更像是换了一个身体,继续当自己的警察。

  但老刑警的洞察力还是有的。

  “我…………老…………老…………板…………”

  “你是谁?”

  张燕丰的双脚此时都抬了起来,

  他已经快脱力了,

  而面前的这个家伙力气像是无穷无尽一样。

  “老…………板…………”

  “你是谁?”

  “…………”周泽。

  老子现在发出点声音容易么我?

  你怎么还是听不清楚?

  周泽都想放弃抵抗,

  直接帮助这具身体把老张给弄死算了。

  “你到底是谁?”

  老张说道,

  他很用力了,

  但此时的问话其实还是有些无力,像是说悄悄话一样,因为他双脚已经离地,即将被推翻入河里去了。

  “老…………板…………”

  “老伴儿?”

  “…………”周泽。

  杀了他吧,

  快,

  杀了他吧!

  我当初为什么要发善心把这货收成自己的手下,

  安律师说得对,

  浪费一个名额啊!

  “啊,老老板!”

  老张终于听懂了。

  周泽感动得都要哭了。

  “是…………是我…………”

  “老板,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

  周泽还没来得及说完,

  只听得一声枪响,

  哦,

  事实上,

  其实不应该是先听到枪响,

  因为子弹的初速度比声音快多了。

  这个不去管,

  总之,

  有人开枪了!

  “砰!”

  周泽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被重击了一下,

  他甚至能听到子弹穿进自己脑袋又破开另一边出去时,

  弹头在自己脑子里短暂逗留时因摩擦而产生的巨热。

  周泽身体向左侧趔趄了过去,

  而后整个人因为惯性摔向了地面。

  恍惚中,

  周泽看见从栏杆上下来正一脸惊慌地咆哮着向自己冲来的老张,

  还看见了,

  不远处举着枪枪口不知道有没有冒烟的女警官。

  “噗通…………”

  后背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周泽觉得自己整个脑袋都是空的,

  懵懵懂懂中,

  周泽依稀看见了在初晨的书店沙发上,

  那个躺在上面喝着咖啡看着报纸的自己,

  身后,

  还站着手捧着《女仆的自我修养》的莺莺,

  艹,

  以前真是错怪那些狗血剧的导演编剧了,

  原来,

  人在中弹后脑子里的确会在刹那间浮现出很多很多的画面啊……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