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肉身,回归,恐怖如斯!(第五更!)

第四百六十三章 肉身,回归,恐怖如斯!(第五更!)

  可怕且现在无法招惹的人走了,

  关于朱胜男的事儿,

  算账还是要算的,毕竟对方之前在通城搞事情,当时周泽和安律师如果一个处理不当,周泽就得承担阴司的责罚,当时周老板都已经做好跑路逃避阴司巡检追杀的心理准备了。

  而且,小萝莉最后的失联,似乎也和对方在山区里搞事情有关系。

  但,

  不是现在算,

  最起码得等到莺莺把自己的肉身带过来,自己肉身归位了再说其他。

  就像是《康熙微服私访记》似的,没那一身龙袍,皇帝也得抓瞎。

  经过了那件事后,

  周泽和张燕丰也不敢再堂而皇之地在大街上坐着了,老张拿过手机,本想打个车直接带周泽去高铁站等莺莺他们,也好省去了这其中从高铁站下来再找人的时间差。

  最重要的是,省得夜长梦多,刚刚只是在街上坐着就遇到了本地鬼差来盘道儿了。

  但无巧不巧的是,

  恰好赶上了滴滴这一周深夜停止服务的当口,

  没办法打车。

  出租车又很难打到,

  最后老张没办法了,

  出示了自己的警察证件跟便利店里的员工借了她的电瓶车,

  再用鞋带把周泽捆绑在自己腰上,让周泽坐在自己后头,

  小电驴发动,

  目标火车站,

  出发!

  一路上,因为开得很快,所以电瓶车有些颠簸。

  周泽被绑在那里,倒也不用担心滑落下来。

  “老张啊……”

  “嗯,老板。”

  “这辈子我还没这样坐过车呢。”

  “小时候没坐过自己父亲的车么?”

  估计大部分人小时候都坐过父亲的车后座的,尤其是八零后和九零后,可能零零后家长买汽车的就比较多了。

  “我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的。”

  “哦,对不起,老板。”

  “没事,多久的事儿了,对了,你坐过的吧?”

  “坐过,以前我爸的解放牌自行车,我常坐,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我爸骑着自行车穿着警服载着我去上学的时候。

  同学们,都羡慕我。”

  “真好。”

  大晚上的,

  两个共骑着电瓶车按心理年纪上来算标准的两个中年男,

  在聊着小时候的事儿;

  旁边有一家烧烤摊还没收摊,音响里正放着罗大佑的《光阴的故事》,倒是挺贴景儿。

  “老板,有什么办法可以提高自己的,提高自己的…………”

  “你想说是实力吧?”

  “嗯。”

  老张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用处太小了。

  “其实,你不用想这些的。”

  “嗯?”

  “好好当你的警察就是了,当初我救你,把鬼差证给你,也不是谋划着你能帮我什么忙,有什么助力。”

  “那是为什么?”

  “纯粹是觉得,你这好警察吧,死了,太可惜了,就这么简单。”

  “…………”张燕丰。

  “老张啊,你想当警察的话,就一心一意地当警察吧,其他的事儿,我也不会麻烦你,你就踏踏实实地当个好警察。

  别听安律师一直在那里口嗨救你是个失败的投资,

  说真的,

  我没觉得有什么好亏的。

  这个世界上,好警察很多,但像你这样好的警察,真的不多。

  你说吧,

  人这辈子活着,都在做有利益目的的事儿,但实际上,辛苦来辛苦去,辛苦的目的,

  其实是想有闲心思做一些没有利益目的的事儿的自由而已。”

  “老板,别说了。”

  “嗯,太煽情了是么?”

  “流眼泪了,就看不清楚路了,万一把我们俩一起摔死,怎么办?”

  “嗯,老子救了你这个废柴,如果再让你这个废柴开车给摔死了,

  多亏啊。”

  “…………”张燕丰。

  小电瓶一路超速,终于来到了徐州火车西站。

  二人坐在车站外面的花圃边上,

  慢慢地等着。

  过了没多久,

  老张的手机响了,是白莺莺的电话。

  “喂,老板,我们到站了,你在哪儿呢,我现在正扛着你的身体呢!”

  一想到一个高中生少女正扛着自己的身体在人潮中行走,

  周泽就觉得这画风分外得诡异。

  当然了,肯定不可能直接抱着人走的,应该会拿个毯子裹一下遮掩。

  但白莺莺跟个进城务工给自家丈夫治病的坚强女人一样,

  扛着比自己还大的包裹穿行在车站,

  嘶,

  忍不住想看看这一幕了。

  “老板,我马上出站台,你等一下哈!”

  “嗯。”

  挂断了电话,周泽把手机丢给了张燕丰。

  “身体拿回来了,接下来做什么?”张燕丰问道。

  “你刚刚是装了一个逼,

  等我把身体换回来,

  咱们一起去做一个真逼!”

  胸口塌陷,

  一条腿瘸了,

  太阳穴还有清晰弹孔的周泽,

  此时却是分外的激昂,

  也不怪周老板忽然这般冲动昂扬,

  一反自己一贯的咸鱼画风,

  咸鱼是一种安静舒适的生活体验,

  但周老板这一周自打从地狱出来后,

  不是在焚化炉前合影就是在停尸间跳舞,

  实在是压抑憋屈得太久太久了,

  他迫切地想要找一个宣泄口出来给自己顺一下气!

  咸鱼,

  也是有情绪的。

  况且,

  那还是老仇人了,

  那个老头或者老头身后的那帮人,在通城搞的事情,差点让周老板成为罪人,这个仇,早就结得死死的。

  对方在背后挑动的那几件事,都是故意把类似朱胜男或者拐卖女鬼的情绪给点燃,给她们推波助澜,让她们去疯狂地杀戮,然后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私仇,公仇,

  一起报了。

  摩拳擦掌,

  身体啊,

  怎么还没来?

  等不及了都。

  “怎么还没出来?”周泽有些疑惑道。

  这时,

  张燕丰的手机又响了,张燕丰站起身环顾四周,同时接了电话。

  “莺莺啊,我们在车站门口啊,你们在哪儿呢?

  什么,你们也在门口啊?

  怎么没看见你们呢?

  不可能啊,

  我们在啊,

  我穿着警服呢,老板裹得严严实实的。

  你再仔细找找,再找找,我们真的就在车门门口,你们在哪儿呢,我来找找你们,肯定找得到的,不可能找不到的。

  我们俩大活人……

  我们俩人就在这儿站着呢。”

  周泽伸手轻轻地戳了戳张燕丰的肩膀,

  张燕丰有些疑惑地拿开手机看向周泽。

  “老张啊。”

  “老板。”

  “莺莺他们是在哪个站下的车?”

  “喂,莺莺,老板问你们是在哪个站下的车,哦,东站啊。

  老板,他们说在东站。”

  “哦。”

  如果不是张燕丰现在戴着警帽,

  周泽真想一巴掌拍他脑门儿上,

  “那你开电瓶车折腾这么辛苦大老远地把我载到西站来做什么?”

  “…………”张燕丰。

  ………………

  两个男人,

  坐在花圃边,

  在清晨的风中,有些凌乱。

  老张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不好意思,他是老刑警,居然会犯这种乌龙错误。

  周泽则是有些担心,

  不见到自己身体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心里就一直有点犯虚。

  人习惯拥有了力量后,就不会觉得有什么特殊的,就像是一旦人享受了一直享受着某种优待和补贴,慢慢地他不会去感恩,反而会习以为常,觉得理所当然本该拥有。

  而忽然间把这优待和补贴给取消掉之后,反而会觉得格外地不平衡,觉得自己遭受了不公平的压榨打击。

  周泽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从没觉得,

  徐乐的身体,

  是如此的迷人和让人眷恋。

  等人的功夫,

  周泽有点无聊,

  想找人唠唠嗑,

  他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胸口,

  一阵疼,

  本就脆弱的肋骨似乎又断了一根。

  边上的老张看傻了,

  自家老板真汉子啊,

  没事儿做就拆自己肋骨解闷儿!

  “喂,说话。”

  周泽在心里喊道。

  “说…………什么…………”

  “消食了?”

  “都…………吐了…………”

  “我只是确认一下你还在不在,万一待会儿打架打不过,还得靠你。”

  “你不怕…………我…………吃了你?”

  “没事,反正你也吐了一部分了,这意味着我还能再浪几次。”

  “…………”赢勾。

  “喂,怎么又不说话了?”

  “待会儿…………可能…………用不到我…………”

  “为什么?喂,别介啊,这么小气干嘛,用一下又不会怀孕对吧,万一我去报仇,被人反杀了,太丢你的脸了吧?”

  “等你…………拿回肉身…………就懂了…………”

  “懂什么?”

  “你…………会变…………强。”

  “为什么?因为这趟灵魂的鲁滨逊历险记,无形中提升了我的灵魂强度?这也算是修炼?

  别这么敷衍我吧,

  那个咖啡报纸再加糖,翻来覆去就这么几招,你再让我偷几招呗?”

  “你!!!!!!”

  似乎是咖啡报纸这几个字眼儿刺激到了体内那位的情绪,

  对方直接不说话了。

  也难怪,每次听到这几个招式名字,

  赢勾都有一种要和这蠢货同归于尽的冲动。

  “好吧好吧,你休息吧,对了,我变强了你不担心么?”

  “老虎…………会在意…………一只蚂蚁…………练出了…………肱二头肌?

  呵呵…………

  安…………”

  没生气,真的一点都没生气。

  周泽嘴角还露出一抹微笑,

  更期待了啊,

  力量会变强?

  这样一算,这番苦头也不算白吃了啊。

  这时,

  一辆面包车开到了车站门口,

  车门被打开,

  莺莺从里面跳了下来。

  随后是安律师,老道坐在驾驶位置上,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儿弄来的面包车。

  莺莺先看见了张燕丰,

  毕竟老张穿着的是警服,很明显。

  “这是……老板?”

  莺莺指了指张燕丰旁边那个裹得严严实实的人。

  “对,老板。”老张肯定道。

  “老板!

  嘤嘤嘤!

  人家想死你了!”

  莺莺向着周泽扑了过来,

  要抱抱,

  求抱抱!

  周泽愣了一下,

  张燕丰也愣了一下,

  然后只看见莺莺小鸟依人一般跳了过来,

  要抱抱,

  举高高,

  嘤嘤嘤!

  “咔嚓!”

  莺莺把周泽直接撞翻在地,

  本就不剩几根好的肋骨这下子全断了,

  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骨骼碎裂声传来。

  “额…………”张燕丰。

  “嘤…………”白莺莺。

  “啊…………”安律师。

  “嘶…………”老道。

  “老板,老板?”

  莺莺把周泽抱起来,

  “老板,你不要吓人家啊!

  人家最近可能是重了点,

  但如果真的把老板你给压死了,

  人家也不好意思活下去了,

  太羞耻了!”

  “送进车里来!”

  安律师马上喊道。

  莺莺把周泽抱上了车。

  车里还躺着一个人,是周泽原本的身体。

  “老板,你没事吧?”

  周泽有气无力地摇摇头,

  真的,

  差点被这丫头给压死啊……

  “我帮你灵魂引渡出来,回到体内。”

  安律师伸手放在了周泽的额头位置,

  周泽随之闭眼。

  正当安律师准备引渡灵魂时,

  他的手忽然一震,

  随后更是一麻,刹那间失去了知觉,

  而后,

  一道漆黑的烟雾从残破的身躯里飘逸出来,

  自己落回了周泽原本的身体中去。

  安律师有些震惊,“老板的灵魂强度都到这种地步了?”

  与此同时,

  灵魂归位后,

  周泽的眼眸缓缓地睁开,

  一时间,

  身上的肌肤开始呈现出一抹暗青色,且略微地干瘪下去,变得很凝实,带着一种古朴的威严!

  两颗獠牙更是突出了嘴唇,显露了出来,森寒逼人!

  属于僵尸的形态,

  在没有唤醒体内那个意识的前提下,

  居然自己主动地呈现而出。

  原本正坐在驾驶位置上拿着保温杯喝着枸杞水的老道只觉得整个车一震,

  “砰!”

  而后,

  面包车直接下沉了一段高度,

  弄得老道保温杯里的水也都洒了出来。

  老道马上推开车门下了查看,

  而后倒吸一口凉气,

  “嘶,

  四个车胎,

  全爆了!”

  ——————

  第五更送上,

  这次真的要去睡觉了,

  要猝死了感觉……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