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六十四章 走,带你打架去(第一更!)

第四百六十四章 走,带你打架去(第一更!)

  看着四个已经炸开的轮胎,老道砸吧砸吧了嘴,感慨道:

  “吓死个银唉。”

  随即,

  面包车车身开始摇晃起来,

  因为是在车站门口,所以附近的人很多,不少旅客都向这边聚拢过来。

  好在,面包车并没有摇晃多久,随着一声“咔嚓……”的脆响,

  车窗直接崩裂,车门全部向里凹陷,

  尘土都喧嚣扬了起来。

  附近的旅客们都发出了一阵阵惊呼,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车站附近的值班民警马上过来查看情况,穿着警服的张燕丰马上下来交涉,先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同时示意民警们疏散群众。

  在这个时候,大家都很乖,倒是没有二货还继续留在原地观看的。

  毕竟不是自家坝坝上看邻居的热闹,

  这几年国内车站出事儿的事件很多,

  甚至火车站配备荷枪实弹的武警站岗也是屡见不鲜的事儿。

  人群疏散的时候,

  面包车里的众人也趁着这个机会下了车混着人群离开了,莺莺还不忘扛着那具用棉被包裹起来的残破尸体。

  交涉的事情留给张燕丰去善后,倒不用去担心其他。

  其实,有时候张燕丰的身份倒是也挺好用的,收尾方便,也不怪安律师会有帮老张再在局子里往上爬一爬的打算。

  众人在车站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开了两间房,

  周泽这会儿刚在白莺莺的伺候下洗完了澡,

  换了一身衣服后,白莺莺才打开门,让外面的安律师和老道走了进来。

  回到了自己的肉身里,

  又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

  周泽颇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还是这具身体和自己最为契合,也最为舒服,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安全感。

  最重要的是,

  在这具身体下,实在不行的话,还可以把赢勾喊出来。

  虽说平时一直喊着“不要不要”,

  但关键时刻,

  还是“真香”。

  这就像是核武器,明知道花大力气研发出来其实很难用得上,但你要没这玩意儿心里是真的发慌。

  往床上一靠,

  白莺莺蹲在旁边帮周泽按着肩膀。

  安律师先递给老道一根烟,然后又取出两根都放在自己嘴里一起点燃,随后取下一根准备递给周泽。

  周泽皱了皱眉,

  没接。

  安律师笑了笑,拔出一根新的连带着打火机一起丢到了床上。

  白莺莺马上把烟和打火机捡起来,

  可爱的红唇将烟裹住,然后拿打火机点燃,

  吸了一口,没咽下去,而是含在嘴里;

  一般来说,那些不会抽烟却装作抽烟样子的小屁孩就喜欢这样抽,看似抽了不少,但也就是在吐泡泡罢了。

  但白莺莺直接用自己的嘴找到了周泽的嘴,

  嘴对嘴地把自己嘴里的烟度给了周泽,

  周泽吸入肺中,

  尼古丁的味道加上一股冰凉的香气,

  普通的中华竟然抽出了女士烟在家万宝路爆珠的滋味,

  最后再慢慢地从鼻腔里将烟喷出,

  慢慢悠悠,

  滋味隽永,

  嘘服!

  一边的安律师满脸的嫌弃,

  摆摆手道:

  “喂,喂,要这样撒狗粮么?”

  “就是。”

  老道在旁边小声附和着,且偷偷打量老板,见老板没搭理自己,这才放下心来。

  经历了太多事情的老道,也不太敢总是在老板底线边缘位置时反复试探了。

  实在是上次入狱的时候差点闯出大祸,他自己心里也有点逼数了。

  周泽没理会安律师的抗议,

  莺莺更是当作没听见,

  又吸了一口烟,

  嘴对嘴地度给了老板,

  且在收回嘴时,

  故意用自己的唇瓣轻轻夹了一下周泽的下嘴唇,

  而后贝齿咬住自己的嘴唇,

  含羞似笑,

  也不懂是这些天没见面的思念加深的缘故,

  还是周泽肉身回归时僵尸之气的泄露让白莺莺的体质起了反应,

  总之,

  这时候的女僵尸像是嫩的可以掐出冰水来。

  长大了,长大了,

  都会撩人了。

  周泽伸手,搭在了白莺莺的肩膀上,白莺莺很懂事地斜靠在老板的胸口位置。

  “哎哎哎,过分了啊,过分了啊。”

  安律师站起身,

  “欺负我们单身狗是不啦?”

  “你不是有喜欢的女人么?”周泽反问道。

  “嗯?”安律师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冯四告诉你的?不对啊,当时我在场啊,他可没说这事儿。”

  “如果当初的你没有喜欢的女人,那现在应该和冯四在一起了。”

  “…………”安律师。

  周泽目光扫视了一下四周,张燕丰在处理事情不在,死侍应该在家里看店,但还少一个人啊。

  “林可呢?”

  周泽问道。

  “没找到。”安律师摇摇头。

  “老板,我们在山里找了一圈,没找到她,也没感应到她的气息,然后接到老张的电话,说老板你在徐州,我们就马上过来找你了,没继续耽搁在那里找林可。”

  “嗯。”周泽点点头,“这个习惯很好。”

  凡事领导优先,

  任何事情都得率先想到领导的利益,

  才是合格的下属。

  “我这边倒是有些可能和林可有关的线索,凌晨的时候,我碰到了一个徐州本地的女鬼差,一个戴着墨镜的老头跟她在一起。

  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那女鬼差漂亮不?”

  安律师问道。

  “还可以。”周泽想了想,回答道,“胸不是很大,但腿很长,尤其还喜欢穿皮裤。”

  “啧啧,这样啊,那要好好认识一下了,人怎么样,难度大么?”

  “看她一口气买一大盒套来看的话,应该挺容易上手的。”

  死过一次的人了,又在地狱待过,等再回到阳间时,往往会让一个人性情大变。

  比如周泽,

  上辈子的周泽勤勤恳恳一心往上爬,但这辈子的周泽反而变得懒散多了。

  其实,最容易解放的往往就是男女之事的方面,更懂得及时行乐的道理。

  那种像张燕丰那般,

  生前身后都铭记着崇高理想和操守同时践行着为人民服务誓言的人,

  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

  “那可以,我可以试着……”

  “老板?安律师?”

  老道默默地地举起手,

  因为他总觉得自家老板和安律师的对话方向好像严重偏题了。

  不是说林可线索的事儿么,

  怎么又变成聊女人了?

  “咳,嗯,那个老头身边有两个傀儡,基本可以确定,是那晚在抓朱胜男时,出现在朱胜男身边的两道黑影,也就是老安你用同一招的那两个。”

  听到这个消息,

  老安眼里闪现出一抹精光。

  “确定?”

  “确定。”

  老安点点头,坐回到了椅子上,翘起脚,摆了摆,道:

  “那就有意思了。”

  安律师看了一眼周泽,笑了笑,大概懂了周泽的想法了。

  虽说没细问,但也猜出来周泽这阵子灵魂在外面飘荡得很艰辛,好不容易拿回了肉身,当然得找个机会出口气。

  就这样灰溜溜地按部就班地回去晒太阳,

  总觉得亏待了自己。

  “要不要把外地的三个鬼差喊回来?”

  安律师问道。

  也就是月牙和刘楚宇他们。

  “不必了,对方既然能和徐州本地的鬼差在一起,证明对方哪怕不在阴司序列和必然和体制里有很深的关系。

  那几个都在外地当鬼差,如果贸然离开,走漏了风声了,意图就太明显了。”

  其实,

  有件事周泽没说,

  那就是托老张在便利店门口装的那个逼的福,

  估计那老头早就被吓得心神不宁了,很可能会马上离开徐州。

  再等手下聚集,就太浪费时间了,徐州是个交通枢纽,高铁站很密集,那老道如果真要走,随便上一路高铁,北伐南下东进西突都是分分钟的事儿。

  “行,既然仇人找到了,肯定没有不回礼的道理。”

  安律师的性格其实是有些小心谨慎的,

  但对于周泽,

  安律师不怕周泽想搞事儿,怕的是周泽不搞事就整天躺在那里晒太阳。

  周老板好不容易想主动搞一次事儿了,

  安律师像是看着自己那个终于肯上进的傻孩子,

  都快激动得流泪了。

  “他们的位置呢?我们先确定他们的位置,然后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吧,如果有徐州当地的鬼差和他们在一起,那就一起解决掉。

  这件事,在明面上我们占着大道理,哪怕日后阴司调查起来,我们也不会有半点理亏。

  老板,我,加个莺莺,我们三个人,足够了。”

  “吱吱吱!!!!!”

  老道怀里的猴子忽然伸手喊了起来。

  老道吓得一个哆嗦,

  马上伸手要把小猴子往自己衣服里按,

  作死呐!

  他们去打架,

  你激动个锤子!

  现在老道巴不得老板他们看不见自己,看不见自己……

  “对了,还有老道。”

  “…………”老道。

  “老道,你跟着猴子一起吧,放心,这猴子上次吞了獬豸分身后,很勇猛的,保护你应该没问题。”

  老道有些凄凄然地看着自己怀里呆头呆脑的小猴子,

  总有种很难相信安律师话的感觉。

  这时,

  周泽的手机响了,

  周泽接了电话,

  是老张打来的。

  “喂,老板,车站这边的事儿处理好了,还有,那辆保时捷的位置徐州警方也帮忙确定了,我现在把位置发给你。”

  出于老刑警的本能,装逼时老张也没忘记帮自家老板记住车牌。

  挂了电话,

  周泽扭了一下脖子,

  拍了拍身边女仆的后背,

  道:

  “莺莺啊。”

  “嗯。”

  “走,带你打架去。”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