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六十五章 你能看出我擦了粉?(第二更!)

第四百六十五章 你能看出我擦了粉?(第二更!)

  两辆出租车在徐州龙山大酒店前台停了下来,

  这家酒店有点像是度假村的格局,在徐州也算是较豪华一档的了。

  下车后,

  莺莺本想着在侍者的引领下走进去,

  却发现自家老板还站在原地,

  背对着大门,

  眺望着远方的风景。

  仿佛这里的风景是如此的迷人,

  让人挪不开脚步。

  莺莺自然是站到了老板身边,老板不动她也不动。

  老道则是蹲下来开始系鞋带,

  像是一直都系不好的样子。

  安律师最后一个下车的,

  见了这副情景,

  默默地对这帮人比了一个中指,而后示意侍者带自己去前台。

  等安律师进去之后,

  周泽忽然觉得风景不是那么好看了,

  老道的鞋带也系好了,

  大家一起跟着走了进去。

  安律师开了一个套房,自带一个小院子还有露天浴池,价格肯定是不便宜的。

  有时候真的也会觉得奇了怪了,

  明明安律师这个人生活水平很高,

  却怎么会一直迷恋过期速溶咖啡到如此这般不可自拔的地步?

  或许是因为,

  有钱人,总是有点特殊的癖好?

  进了房间,

  莺莺准备帮周泽脱衣服,被周泽拒绝了,衣服口袋里还有安律师给的纸牌,用来隐藏气息的。

  根据老张给出的情报,那个徐州女鬼差的车最后是开入了这家酒店。

  现在才是上午,离中午都有点远,但周泽不敢等到晚上再行动了,万一那老头真的被老张那波逼吓跑了,那就有乐子了。

  “老道,你跟猴子一起出去探查一下。”

  安律师分派了任务。

  老道本就是普通人,是书屋里硕果仅存的独苗苗,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许清朗算是玄修,体内是有能量气息波动的。

  也因此,他出去探查情况的话,不会引起怀疑。

  至于小猴子,

  天生灵猴,隐藏气息和探查本就是它的强项,

  《西游记》里的孙大圣,在鏖战那个拿金刚圈的犀牛怪时,也被天上神仙指点过他最擅长的,其实还是小偷小摸。

  我方部队派出了猴子一只,老道一个;

  接下来,

  就是等消息了。

  这家酒店毕竟太大了,有点缩小版的苏州园林的意思,如果是那种快捷小酒店就简单多了。

  周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白莺莺准备去烧开水泡茶。

  “莺莺啊,不用泡了,我跟前台要了瓶红酒,应该快送来了。”

  周泽说道。

  “…………”安律师。

  虽说心里有点不舒服,安律师倒也没说什么,毕竟喝了人家那么久的咖啡,

  那咖啡应该很贵很贵吧。

  红酒送来了,

  莺莺拿出两个红酒杯,

  安律师为了避免虐狗惨案再发生,

  特意起身又去洗了一个杯子拿了过来凑了三个,

  万一待会儿再表演个烈焰红唇,

  安律师估计会按捺不住地想打人了。

  三人拿起红酒,

  周泽上辈子条件不好,牛叉的外科医生哪怕经常做个飞刀赚外快,其实也赚不了多少钱,拼搏到三十岁出头才在通城市区全款买了第一套房,而且还是个小户型。

  至于品红酒这种奢侈行为,肯定是和上一世的周老板无缘的。

  好在,

  牛嚼牡丹也是一种B格,周泽反正是当果粒橙喝的,甭管那账单后面有多少个零了。

  白莺莺没喝,只是把杯子放在自己鼻前,轻轻地嗅着。

  安律师喝得就有档次多了,

  但跟俩大老粗在一起品红酒,总有一种自己档次不够低反而和大家格格不入的感觉。

  “对了,老板,你体内的那位,能用吧?”

  安律师放下了酒杯问道。

  “怎么了?”

  “想留个底。”

  周泽点点头,算是默认了,之前他在车站时就问过了,赢勾不会骗自己的,万一自己去寻仇结果被人反杀了,他赢勾也性免不了。

  “那就好。”

  安律师笑了笑,

  “其实,这也算是一条路子,山区里的那个牌坊老板你还记得吧?”

  “记得。”

  “这背后,肯定不是一个两个人那么简单,我猜测,可能是地狱下面的某个大人物在做着新的谋划,冯四那家伙只是帮人家跑个腿收个尾打扫现场而已。”

  周泽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拐卖村村民一个一个排着队走进牌坊的画面,

  那些村民可不是进地狱的,

  一开始牌坊所连接的地方,也绝不是地狱。

  地狱更像是废物收购场,那个地方没吸进去的东西最后被收入地狱之中,然后冯四出面解决掉一切痕迹。

  那么,

  之前的亡魂去哪里了?

  为什么要吸收这么多的亡魂进去?

  “大人物谋划大人物的,咱们就做咱们该做的,这次的事儿,要么不做,做就做得干脆一点,把这盖子给掀开。

  总之,

  到时候别留手就是了。”

  “阴司那边会是什么反应?”周泽问道。

  要知道,既然有冯四参与,那么真正谋划这件事的人,很可能就是阴司的某位大佬。

  别看反腐剧里主人公最后掀翻位高权重的大BOSS很爽,

  在主人公之前肯定有几个为了搜集资料而被大BOSS杀死的悲情龙套,辛辛苦苦给主角做了嫁衣,到最后可能连几个完整的镜头都没有。

  周老板可不愿意给别人做嫁衣。

  “所以我们要做得光明正大一点,做得声势大一点,把这件事捅开,我们反而越安全。”

  安律师算是在地狱体制内浸淫很久的老油子了,很多事儿,他能看得更清楚。

  其实,

  安律师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按照他的性格,肯定是步步为营“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最为合适,然而他发现了,以自家老板的性格,如果循规蹈矩慢慢来的话,指不定能晒太阳晒到哪一年的地老天荒。

  倒不如赶驴上架,

  推着他往前走,

  到时候他不撒腿跑都不行。

  周泽皱了皱眉,

  安律师心里咯噔了一下,自己的意图被发现了?

  “再看吧。”

  周泽没拒绝也没同意,

  只是又让白莺莺帮自己倒了一杯酒,

  一饮而尽。

  啧,

  如果不是看在那账单上这么多个零的份儿上,

  其实红酒还真没果粒橙好喝。

  …………

  虽说安律师对自己保证过,自己是普通活人的身份,不会有什么危险,但老道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

  一路走来一路捏着自己的裤裆,

  遇到了两个女侍者,都害羞地赶紧跑开,

  倒是有个男侍者对老道表露出了欲拒还迎的姿态,

  吓得老道自己先遛。

  “这地方,好大啊。”

  亭台水榭的,

  还有一个大池塘,

  弄得跟古代的庄园似的。

  老道一个小别墅一个小别墅的找着,围墙并不高,一般靠近了或者再跳一跳也就能瞅见里头的情况。

  按照老板提供的资料,对方人至少有四个,甚至还会更多一些,应该不难找。

  猴子和老道兵分两路,

  找了许久,老道也没找出个头绪。

  自己得先确定目标的位置,才能让老板他们有的放矢,但走得腿都麻了,才找了三分之一的地方。

  日头上去了,天儿也热了起来,老道拿出一个刚在花圃那边摘下来的橘子,坐在围栏上吃着,休息休息。

  橘子没到季节,有点酸,但年纪大了,倒不是怎么喜欢太甜的东西,老道吃得还算是有滋有味。

  俩橘子下了肚,

  想起了老板的叮嘱,

  老道觉得老板他们应该在房间里等得心急如焚吧,

  自己还是赶紧找吧。

  若是老道知道老板三人在屋子里品着昂贵的红酒,悠哉悠哉地吹着冷气;

  估计得郁闷得直接吐血。

  从围栏这边走过去,前面有两个亭子,算是湖心亭,属于公共区域,这一侧老道已经查找完了,打算去对面再看看。

  走进第一个亭子时,倒是没觉得有什么,

  但当自己走进第二个亭子时,

  老道忽然打了一个哆嗦,

  仿佛周围的温度一下子下降了许多似的。

  但亭子里什么都没有啊,就一个石桌子加几张石凳子。

  兴许是在书屋里常和那些鬼魂们唠嗑做心理辅导,老道哪怕身上没什么修为,但对一些东西,也变得敏感了一些。

  当下,

  老道不动声色地转过身,从口袋里取出了下过符水的牛眼泪,很是熟练地抹在了自己眼睛上。

  眨了两下眼,

  一时间,

  亭子里好热闹啊!

  不光是石凳子上坐满了人,

  连亭子边缘的栏杆上也坐了好几个人。

  大家穿着古代的衣服,像是戏班子一样,脸上还涂脂抹粉儿的,

  叽里咕噜地好像是在开会,

  总之老道也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鸟语。

  嘶…………

  这里怎么有这么多个鬼!

  老道深吸一口气,装作没看见他们打算走出这个亭子。

  熟料这个时候有一个身穿着暗绿色袍子看起来像是个花旦模样的男子从亭子外走了进来。

  老道略微侧身,

  大佬,

  您先走。

  对方走了过去,

  正当老道即将一脚迈出这个亭子时,

  却发现身后原本“叽里咕噜”不断作响的亭子,

  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只冷冰冰的手忽然放在了老道的肩膀位置,

  同时,

  一张脂粉味道极重的脸凑了过来,

  “你,

  能看得见我?”

  这时候,也不知道老道是这种见鬼的事儿经历得多了有免疫力了,

  还是被骤然一吓直接哪根经搭错了,

  脑海中居然回响的是一句广告词:

  “你能看出我擦了粉?”

  这脑回路一逗比,

  弄得老道自己腮帮子一股,

  竟然直接笑了出来:

  “噗哧……”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