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三秒真男人(第四更!)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三秒真男人(第四更!)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又到了交、、配的季节!

  黄鼠狼,蛇,以及猴子与猫,像是集体发了情一样,冲了出去,大有一种东北老林子拆迁安置到了徐州的即视感。

  好在这里头妖气纵横,鬼气宣泄,形成的雾瘴倒不用担心被这里的普通人所发现异常。

  不远处的假山后头,

  周泽和安律师并排站着,

  白莺莺站在身后。

  周泽其实手很痒了,很想出手,但看着猴哥把那墨镜老头追得乱跑,

  看着俩东北大仙和黑猫面对两道黑影时,竟然不落下风,

  周泽竟然有种无处落脚的感觉。

  可惜出来得太急了,没把房间里的娃哈哈瓜子带出来,不然也不至于这般无聊。

  可以看出来,那俩东北大仙包括那只黑猫,灵魂体似乎比之前变得更凝实了不少,阴阳冊一直放在猴子那边,也不知道那猴子到底是怎么弄的,看样子还跟那几个妖物处得不错的样子。

  说句不怕丢人的话,

  阴阳冊的真正主人周老板亲自拿阴阳冊叫阵,

  可能里头的几只妖精都不见得给面子出来,

  它们这次倒是集体给猴哥面子,而且还很卖命。

  “徐州本地的鬼差呢?”

  周泽开口道。

  安律师笑了笑,“快了,快了,看见亭子那边的水上么,这么多纸人飘着,今儿这里,比想象中热闹,像是开聚会一样。”

  言外之意,

  就是不愁会没架可以打。

  老头身份来历不明,但他所作所为肯定是阴司不允许的大逆不道之事;

  立牌坊,故意制造亡魂收纳亡魂,

  放在古代,

  相当于是自立门户扯旗造反了。

  也就是说,接下来凡是出现且和那个墨镜老头站在一起的家伙,都可以被正直无私忠于职守爱阴司爱地狱的正直鬼差当作逆党同伙去打击。

  此时,

  在这家酒店外的门口,

  有一个疯疯癫癫的癞头和尚姗姗而来,

  但走到门口的花圃那边时,

  他收住了脚步。

  “阿弥陀佛,里头怎么这么热闹啊,群妖乱舞啊。”

  癞头和尚没有继续往里走,反倒是后退了几步,在门口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刚坐下,癞头和尚马上蹦跶起来,转过身对着花圃里喊道:

  “是谁,吓死贫僧了!”

  花圃花草之中,露出了一张少女的脸,女孩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穿着碎花裙,正躺在花圃中,也不嫌脏。

  肌肤有点黑,不是很白,但看起来却很干净,也很健康。

  “是你啊,怎么不进去?”

  癞头和尚问道。

  显然,和尚是认识她的。

  “这里的花花草草告诉我,里面可能会有危险。”

  少女的声音很好听,宛若百灵轻啼。

  “呵呵。”

  癞头和尚重新坐了下来,

  “也是,他们做东,请我们来,我们可是客人,哪有客人去帮主人家抓猫猫狗狗的道理。

  打扫干净屋子才能请客嘛。”

  “不是他们说可以给我提供一大块长彼岸花的地方,我才不会来。”

  两辆轿车开了过来,从下面下来了三男一女,这四个人直接向酒店里头跑去,很急切的样子。

  “喂,和尚。”

  黝黑少女伸手拍了拍和尚的脑袋,

  “别拍贫僧脑袋,不然贫僧和你急啊。”

  “好嘛,小气得很,你瞧见没有,徐州本地的几个鬼差,可都被收买了哇。”

  “嗯。”

  癞头和尚点点头,

  刚刚进去的就是徐州当地的鬼差。

  “和尚,你说,阴司的根子都烂成这个样子,它到底啥时候会倒啊?”

  “阴司的根子,啥时候干净过?”

  癞头和尚反问道。

  “额…………”

  “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你家婆婆没告诉过你?”

  “没啊,她好像本来是有些话想和我交代的,但我等不及了,把她当肥料种花了。”

  “呵呵。”

  癞头和尚一脸黑线,这个少女,他心里都有点犯怵,别看一个朴实勤劳种田小能手的模样,她真正的手段以及隐藏在这副面容之下的真实面目,怕是连佛都要头疼吧?

  “那你和我说说嘛,我就是好奇嘛,这阴司都被各方蛀食得千疮百孔了,不说是下面的鬼差了,就是捕头巡检他们,也是各有各的靠山和盘算,怎么看都像是要玩完的样子。”

  “上古时期,皇帝派赢勾镇守幽冥之海,到之后,赢勾陨落,地狱分崩离析,最后由泰山封禅,重整了地狱秩序。

  不过自从最后一代泰山府君失踪之后,地狱再度分裂,一直到十殿阎罗和地藏王菩萨正式入驻,才重新建立起了现在的阴司秩序。

  十殿阎罗是阴司的象征,但谁都清楚,现在执掌阴司在其中权柄最大垂拱而治的是那位神秘的地藏王菩萨。

  地藏王菩萨曾发下宏愿,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懂了么?”

  “懂什么?好好说话,别打机锋,本姑娘可没香火钱给你。”

  “就是人家巴不得阴司烂到骨子里,然后土崩瓦解,所以这千年以来,从上一代泰山府君失踪之后,真正掌管阴司的高层,其实是期待着阴司早点自己玩完的。

  只是这个体系有着自己的运作原理,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玩崩罢了。”

  “哦,这个样子啊,真希望它早点玩崩了,到时候阴阳不分,我就可以在阳间随便种彼岸花了。”

  “阿弥陀佛,人是人,鬼是鬼,人鬼,本就一体,阴阳之分的规矩,贫僧一直深恶痛绝!

  地藏王菩萨的宏愿,也是贫僧的宏愿。”

  这癞头和尚,对亡魂来说,是一个大圣母。

  酒店外面,

  一个和尚一个少女聊得正嗨,

  酒店里头,

  随着那四名通城鬼差的加入,

  场面顿时更嗨起来。

  那个之前周泽见过的女鬼差此时站在墨镜老头身后,帮老头牵制着猴子。

  而匆匆赶来的四个本地徐州鬼差更是二话不说,直接对着那几个妖物开打,可能干这个比他们干自己的本职工作都积极。

  “啧。”

  旁边看戏很久站得腿都有些麻了的周泽有些不满地问道:

  “老安啊。”

  “咋了,老板?”

  “常州的那几个鬼差有地狱的势力收编,这徐州的我们所看见的五个鬼差,也被老头背后的势力给收买了。

  怎么咱通城就无人问津呢?”

  闻言,

  安律师陷入了沉默。

  实在是自家老板的问题太过骨骼惊奇,

  他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就像是大家都在一个体制里混,

  别的部门有人送孝敬各种冰炭雅贿什么的络绎不绝,

  但自己部门却活脱脱的一个清水衙门,无人关注。

  部门主管都差把“老子要贪污”的牌子挂到门口了,但还是没人鸟。

  事实上,安律师的走私生意周泽早就入股了,但这只能算是自家人里头的小打小闹;

  别说,现在想想还真是,一直以来,都没什么地狱的势力向这里伸出橄榄枝,挥舞着大把冥钞喊着:

  敢我混,有肉吃!

  “难道是因为我们通城鬼差的口碑太好了?”

  周泽看向安律师,“所以没人收买我们?”

  “或许……是吧。”

  “老安啊,我们还是太规矩了啊。”

  周泽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舒服,心里也不舒服手就越痒。

  “所以,我们更需要把他们好好收拾一顿,告诉外界,我们通城的鬼差能力还是很强大的,也算是打出自己的招牌。

  把他们弄得越狠,最好全都杀光了,我们的价钱就越高。”

  安律师开始蛊惑道。

  周泽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老安啊,怎么感觉你在把我往火坑里推?”

  “怎么可能,退一万步说,哪怕不是给自己挣身价,至少能告诉那些各个势力和魑魅魍魉们,以后搞事情可以,别在通城搞,否则就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这样的话,老板你就可以安心晒太阳了。”

  那边,随着总共五个徐州本地的鬼差加入,

  动物世界们开始渐渐不支起来,颓势明显,而且小猴子似乎也到变身时间了。

  今儿个中秋,

  今晚的月亮应该比较圆,

  对猴子可能有点帮助吧?

  好像猴子都挺喜欢圆月。

  但可惜的是,

  现在是大白天的上午,

  距离天黑月亮出来还有还远着。

  “来,分配一下目标,那俩影子,老安你的了;那个穿裤衩的墨镜老头,莺莺你去负责。”

  言外之意,

  剩下的五个徐州本地鬼差,

  就是周泽本人的了。

  “胃口这么大啊?小心撑着。”

  安律师笑了笑,身形直接窜了出去,高喝: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破!”

  直接对着那两道黑影轰去!

  “老板,加油,嘤嘤嘤!”

  白莺莺单腿蹬地,

  女僵尸那强悍的体魄显露无遗,

  原本就是两百年僵尸的她,跟在周泽身边不停地受着滋养,早就变得不同寻常了。

  这下子,

  竟然直接把自己当作弹头一样弹射了出去,对着那个墨镜老头径直砸了下来。

  战局,因为这俩人的忽然加入,瞬间变得更为混乱了,连那五个本地鬼差都愣了一下,怎么今天不请自来的客人这么多?

  而这时,

  周泽也走了出来,

  作为老板,

  肯定得压轴出场,

  BGM附身才行,

  只可惜最擅长放BGM的老道在另一头,没办法配合自己,略有一些遗憾。

  周泽摊开自己的手掌,

  看着自己的五根指甲慢慢地长出来,

  一种熟悉的感觉袭来,

  轻声道:

  “咖…………”

  唉,

  想了想,

  照顾一下体内那位的情绪吧,

  停顿了片刻,

  周泽继续道:

  “翻云!”

  “嗡!嗡!嗡!嗡!嗡!”

  五道黑色的锁链从地底下猛地窜出,

  瞬间缠绕住了徐州的五个鬼差。

  变粗了好多啊,

  还变黑了好多。

  周泽心里想着,

  但不耽搁他的行动,

  继续轻飘飘地道:

  “覆雨!”

  “轰!”

  锁链像是被极速抽回了地下,

  五名刚刚才被锁住的鬼差还没来得及挣脱直接被拖拽着一起砸向了地面。

  一时间,

  地上趴着五个鬼差的身影,极为狼狈。

  这感觉,

  好舒服。

  周泽默默地体会着这种一出场就直接压制的快感,

  而后,

  脑袋一阵眩晕,胸口一阵气短,像是得了哮喘一样直接跪在了地上,不停地大口喘息着。

  脱力了,

  自己居然直接脱力了。

  周泽自己都没想到,

  这逼才装了几秒?

  而这时,

  内心深处忽然传来了一道现在周泽很不想听到的声音:

  “真…………快…………啊…………”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