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杀戮,进行时!(第五更!)

第四百六十八章 杀戮,进行时!(第五更!)

  “嘤嘤嘤!”

  “轰!”

  “嘤嘤嘤!”

  “轰!”

  莺莺每次挥拳都像是一个高中生美少女对着你撒娇一样,娇滴滴放不开的样子,

  还自带配音,

  仿佛是在给自己打气,

  一副人家不想打你,

  勉勉强强轻轻捶你一拳好了。

  但墨镜老头却苦不堪言,

  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自己身后出现的一个个坑洞,

  就能大概猜测出这拳头如果真的打在了自己身上会是个怎样的下场。

  最起码,

  这具身体肯定是直接崩了,

  自己的灵魂能不能有机会逃出来,也难说。

  最痛苦的是,

  这女僵尸好像是故意的,

  装得这么萌萌较弱的样子但拳拳致命啊!

  其实,

  女僵尸还是见老板在场,有点收着打了,毕竟女孩子总喜欢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表现得文雅一点。

  莺莺不知道的是,

  上次她被鬼玉附身发狂时显露出的头发披散的“白发魔女”状,

  早就让周泽看过了。

  墨镜老头支撑不住了,这女僵尸太过刚猛,而自己的两个傀儡在那边被缠住,没办法来驰援自己,这就使得他的局面变得更加不利。

  之前几次他还是靠自己的身法躲避着,但随着女僵尸越打越进入状态,他发现自己很难继续靠走运躲避下去了。

  当下,

  他不再犹豫,

  张开嘴,

  一道红色的影子直接从他嘴里爬了出来,

  有点像是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的既视感。

  莺莺没站着看,

  对着老头的脑袋就是一拳砸下去。

  但那红色的影子忽然绷直了起来,化作了一道人形,双手死死地缠绕住了莺莺的右臂,它没有直接回顶回去,但却使得莺莺出拳的方向被改变了,这一拳竟然直接砸在了台阶上。

  “轰!”

  三层台阶直接被砸平。

  老头摘下了墨镜,脸色变得苍白了不少,

  他有三具傀儡,

  两具在外面,就是那两道黑影,还有一道一直滋养在他的体内。

  “烦死了!”

  这红色的影子在改变了莺莺的出拳方向后并没有因此退却,反而变本加厉,继续向莺莺身上其他部位攀爬过去。

  扯又扯不掉,

  撕又撕不烂,

  可真是把莺莺给气坏了。

  “老伴儿,制住她!”

  老头眼窝身陷,他的眼眸和眼白呈现着一种很不协调的比例,简而言之,就是他的眼珠子比普通人要小上许多,看起来像是针眼一样。

  也难怪他要一直戴着墨镜了。

  红色的影子像是牛皮糖一样死死地缠着莺莺,让莺莺很难受,莺莺咬着牙,不停地捶打着地面,妄图把自己身上的影子给砸下来,但收效甚微。

  老头咽了口唾沫,这才来得及注意到战局的其他方向。

  因为那五个徐州本地鬼差刚刚被一齐揍趴下了,导致他们直接脱离了战团,而自己的两道傀儡,则是被那个一只手是白骨的男人带着猴子、猫、蛇以及黄鼠狼一起围殴着。

  两个现在进退不得,并且已经出现了崩裂的征兆,显然是有些承受不住这种打击了。

  “你们谁的本体距离这里近的,来帮忙!

  我家尊者定有厚谢!”

  老头对着坍塌的湖心亭那边喊道。

  湖面上,

  一片片纸人不停地随波飘荡着,

  他们还在那儿,

  他们还能听到自己的喊话声,

  但他们无一例外全都选择了沉默,

  在这个时候,集体选择了从心。

  老头气不打一处来,召集他们的目的一是为了鼓噪声势,二则是可以再多运营一些可以着手安排的区域。

  其实,

  从一开始就没期待着这种货色的老鬼差能在遇到事儿时起到什么作用,

  但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儿,

  此时看着他们一个个地在跟你装死,

  还是很让人不甘心啊!

  这群尸位素餐的老东西,为什么还能腆着脸继续苟活着?

  嗯?

  不对,

  那白骨手!

  老头又看了一眼安律师,

  随即又看向了另一边正在1V5的周泽,

  他记起来了,

  他们是通城的鬼差!

  通城的鬼差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不是老头思维混沌了,

  而是他真的想不到通城的鬼差居然真的会大老远地特意跑到徐州来报仇?

  这感觉就像是现实里你哥们儿在外省被欺负了,

  哥几个直接买机票飞到那里给他打架找场子一个感觉。

  但周老板,

  就是这么记仇!

  此时,

  猴子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两只肉爪直接抓住了一个西装男,在西装男要化作阴影挣脱时,八姑奶一声厉啸,俯冲了过去,蛇躯直接将黑影捆绑住。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崩!”

  等于是人家把对手都固定好了,

  就交给你打把了,

  这架打得,

  舒服,

  过瘾!

  “轰!”

  一声脆响传来,

  西装男的脸先破了,

  紧接着胸口位置也开始龟裂起来,

  这傀儡一旦有了裂纹,其实就已经算是破功一大半了。

  还剩下一个!

  “哥几个,把那个也抓住,加油啊!”

  安律师做着动员,

  说真的,

  他现在挺享受动物世界驯养员的角色的,打架时有这帮经验丰富的大仙儿帮你,真特么贴心。

  就像是和少妇滚床单,拍一下,就知道给你换什么姿势。

  而这边,

  五个刚刚被一起锁束住而后拽向了一个点砸在地上的徐州本地鬼差们,

  也已经慢慢地爬了起来,只是各个都鼻青脸肿的样子。

  五个人看向周泽的目光里,都带着浓浓的忌惮。

  这股子忌惮,

  甚至超过了他们要去帮那个老头忙的冲动。

  毕竟,帮忙是为了获得利益,

  如果命都没了,

  要利益干嘛?

  周老板刚刚展现出来的力量,

  于刚才的刹那间,近乎让他们产生了自己要被瞬间秒杀的错觉。

  站在最前面的是那个穿着皮裤的女鬼差,

  她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渍,目光死死地盯着前面的周泽。

  “哥、姐几个,能再歇会儿不?”

  周泽有气无力地双手撑着地面艰难地爬了起来。

  现在的他,

  真的是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站起来时都有些摇摇晃晃,

  现在也只是在抓紧时间勉强恢复着。

  “这位朋友,哪里来的?”

  皮裤女人问道。

  虽然周泽现在看起来摇摇欲坠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但这五个本地鬼差还是不敢有丝毫轻视,

  皮裤女人的话语,其实相当于是在变相服软了,至少,从字面上,是这个意思不错。

  “通城的。”

  周泽回答道,

  他记得这个女人,

  昨晚就是这个女人为了和老张聊天搭讪,

  把自己当作低劣的傀儡从躺椅上推了下去。

  自己之前还说要把她怎么着来着?

  “通城的?”

  皮裤女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她马上想到了昨晚那个穿着警服抽老头嘴巴抽得很爽的警察,

  通城鬼差都来了?

  但最恐怖的那个还在旁边看戏没出手么?

  老张的逼,

  当真是余音绕梁,滋味隽永。

  皮裤女马上转身,对身边的一个女性同伴喊道:

  “快停手!”

  但已然来不及了,

  这个女鬼差猛地睁开眼,

  眼里有一道道黑色的光圈在流转,像是魔术转盘在飞速地运作。

  “镇!”

  远处,

  周泽身体忽然一颤,眼眸里也露出了迷茫之色。

  而皮裤女右边的那个男性鬼差身影直接扭曲起来,转而消失,他早就已经离开这个位置了,之前残留的是他特意布置下来的影像。

  那个南鬼差的身影出现在了周泽的身侧,

  趁着周泽被灵魂压制的机会,

  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匕首,

  匕首上有奇特的纹路在闪烁,

  对着周泽的脖颈就刺了过来!

  狠辣,

  快速,

  毫不拖泥带水!

  可以想见,这一男一女俩鬼差的这种配合,早就实行过了不知多少次,熟稔得不能再熟稔了。

  “嘻嘻嘻嘻!!!!”

  一阵属于婴儿的笑声传来,

  鬼玉化作的黑蛇一下子窜了出来,蛇眸里似乎还流转着娃娃脸的神采,于须臾之间,勾住了这位徐州男鬼差的心神。

  男鬼差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

  周泽眨了一下眼睛,

  眼睛里的迷茫消退,恢复了清明。

  幻术,幻术,又是幻术,

  呵呵,

  要知道,

  周老板抵抗幻术的能力直逼他抵抗女色的能力!

  在远处四名徐州鬼差看来,

  自己的同伴出现在周泽身边时就停住了,

  然后周泽慢慢地转过身,

  他的指甲好长好长,

  像是锋锐的镰刀一样,

  毫无花哨也没有丝毫地多余累赘动作,

  直接将自己的一根指甲,

  刺入了自己同伴的脖颈,

  瞬间,

  洞穿!

  “噗!”

  这位男鬼差的鲜血喷洒在了周泽的脸上,

  周泽的指甲还停留在对方脖颈里,

  像是一根牙签串起了一串鸭脖子。

  一时间,

  周泽有些恍惚,

  这血,

  有点烫啊,

  周泽的视线也因为血渍而有些模糊,

  依稀中,

  他似乎看见了自己身穿白大褂拿着手术刀在给切开病人的肌体进行手术的画面,

  也看见了自己躺在书屋靠窗位置的沙发上看着报纸的画面,

  一时间,

  此时的自己,

  和过去的自己,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周泽心里,

  也有些不确定了。

  印象中,

  自己灭过不少鬼,

  但真没杀过几个活人,

  尤其是这般砍瓜切菜的杀了一个。

  好吧,

  鬼差不算是人,

  但鬼差的身体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们也是借用的有血有肉有温度的肉身。

  以前不是没杀过鬼差,

  但基本是以体内意识为主导时杀的,

  周泽亲自操刀的机会,不多。

  “噗!”

  指甲抽了出来,

  男鬼差身体向后倒了下去,

  脖颈位置的伤口还在喷着血,

  指甲扼杀的不光是其身体机能,

  一同搅碎的,

  还有他的灵魂。

  周泽慢慢转过身,

  看向前面的四个徐州鬼差,

  他眼里,又出现了迷茫。

  不过之前的迷茫是装的,这一次,不是装的。

  四个徐州本地的鬼差只觉得自己后背生寒,头皮发麻,

  自己这边最擅长刺杀的同伴,

  就这样,

  死了?

  像是一个木桩子一样,傻乎乎地站在那儿,

  被人拿指甲,

  捅死了?

  皮裤女更是心慌,在她的认知里,通城那边最可怕的那个警察,

  还没出手啊,

  但眼前的这个,就已经如此可怕了!

  周泽默默地低下头,

  看着自己还在滴血的指甲,

  他抬起手,

  把指甲凑在了自己面前,

  而后,

  伸出舌头,

  舔了一下,

  有点腥,有点厚,

  但也有一种腥辣的刺激。

  “味…………道…………如…………何…………”

  体内的那位问道。

  周泽思索了一下,

  最后说出了心里的答案:

  “不赖。”

  ——————

  五章爆发,看了下屏幕右下角的时间,龙已经在电脑前坐了将近十八个小时……

  感觉自己在猝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撑不住了,睡了,晚安。

  哦,对了,

  大家中秋快乐!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