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七十章 斩三尸!

第四百七十章 斩三尸!

  “嗯?”

  癞头和尚忽然抬起头,

  有些魂不守舍地看向酒店大门的方向,

  紧接着,

  和尚手指开始不停地掐算起来,

  表情时而严肃时而凝重时而舒缓。

  “和尚,你还会掐算?”

  黝黑少女有些好奇地把手放在癞头和尚的坑洼不平的头顶问道。

  “不会。”

  “…………”少女。

  “习惯而已,小时候刚出家时嘴笨,师傅怕我以后出去得饿死,就教了我不少充门面的学问,这就是其中之一。”

  “你师父怎么都教你这些歪门邪道,还是我婆婆好啊,教我种花。”

  是啊,

  你婆婆好,

  最后被你给种下去了。

  “不然,这个世界上的师傅,能教弟子吃饭本领的,就一定是好的,吃不起饭,学问再大,也是无用功罢了。

  我很敬爱我的师傅。”

  “行啦行啦,知道你尊师重道啦,我也一样啊。”

  “哦?”

  “婆婆常说她老了,当初同时代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她好寂寞。”

  “所以呢?”

  “所以我就把婆婆给种下去了啊,她还不理解,还骂我呢,直到彻底埋下去,她才不说话了。”

  “唔……”

  “我也很懂孝道的啊,这不是怕婆婆寂寞嘛,你看,我把她给种下去,万一真的开花结果,就能长出好多好多个婆婆了。

  婆婆,不就不会寂寞了么?”

  “你说得很有道理。”

  癞头和尚点头,

  “贫僧就没你聪明,否则在师傅圆寂之前,应该也趁热赶紧把他也种下去。”

  “对嘛对嘛,不对不对,偏题了偏题了,里面到底怎么啦?那些阿猫阿狗都感觉不到了,抓完了?”

  “好像是这样,妖气消减了不少,但我却察觉到了里头像是有两道僵尸的气息。”

  “僵尸?”黝黑少女皱了皱眉,马上追问道:“僵尸能种么?”

  “僵尸是天生地养……不对,好像也不是不可以种啊。”

  “怎么种?”

  “这样啊,你选一个煞气极重的地方,再布置一下聚阴的风水,然后多撒点种子,多埋葬一下刚死没多久的人。

  运气好的话,

  可能几十年后的某个春天,

  就能种出一个来了。”

  “这么久啊,好无聊哦。”

  “嗯。”

  “但是,这家酒店好厉害啊,又是妖怪又是僵尸的,这家酒店的老板请它们花了不少钱吧?”

  癞头和尚笑了笑,

  若是这家酒店老板知道今天自家酒店里到底来了一堆什么东西,

  估计得开心得直接心肌梗塞嘎屁过去。

  “其实,令贫僧有些意外的是,僵尸是僵尸,妖物是妖物,甚至鬼差是鬼差,但里头,有人在斩三尸。”

  “三尸又是什么?

  能种么?”

  “是牛鼻子那边的理论,道书《梦三尸说》曰:‘人身中有三尸虫。’具体包括上尸三虫,中尸三虫,下尸三虫,故称为‘三尸九虫’。修道者要走上成仙之路,必须铲除和消灭‘三尸之根’。

  在我佛家,则称之为心魔,斩三尸,去心魔,啧啧,贫僧真想进去瞧瞧。”

  “听你说得这么神奇,如果不是这里的花花草草告诉我进去后可能会变成肥料;

  我也好想进去呢!”

  但我还是不想变成肥料呢!

  闻言,

  癞头和尚也抖了抖肩,

  显然,

  他是相信这个种花女孩儿的预感的。

  看热闹,是中国人民自古以来的传统美德,

  但如果知道有危险还去凑热闹,那就是缺德了。

  “斩三尸,斩成,心境就能抚平圆满,是任何修者,无论佛修道修玄修还是鬼修,都梦寐以求的心境。”

  “如果失败了呢?”

  “若是失败了,运气好一点的话,就是变成白痴。

  运气差一点的话,本我直接被心魔取而代之。”

  说着说着,

  癞头和尚站了起来,

  自己摸了摸头,

  嘀咕道:

  “不对啊,小小的一个徐州,还是阳间,不是龙虎山又不是茅山的,怎么忽然冒出一个人在斩三尸?

  草窝里真的飞出金凤凰来了?”

  转而,

  癞头和尚又看了一眼身后花圃里躺着的黝黑少女,

  想着少女之前说的话,

  里面有大危险,

  意味着有大人物,

  但大人物肯定是在自己成为大人物之前就斩三尸过了,拖到现在也不可能成大人物。

  难道…………”

  癞头和尚目光一凝,

  他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真相,

  这感觉,很爽,

  就像是你都没进电影院,站在电影院门口就猜出里面正在放映的悬疑片中的凶手究竟是谁了。

  “是有大人物在布局,推动其中一个人斩三尸!”

  ………………

  安律师已经从那边解决好的战局里赶来,但赶了一半后,他又停下了脚步。

  不是因为他看见周泽又格杀了一名徐州鬼差所以觉得没必要去了,

  而是越是靠近此时的周泽,

  他越是头皮发麻,

  仿佛再往前靠近,

  自己也会有危险。

  周泽还闭着眼,

  浑浑噩噩的样子,

  像是在做梦。

  一边做梦一边杀人,曹孟德转世?

  安律师停在了湖心亭原来的位置,

  脚下湖面中的那些纸人似乎也感应到了同样的东西,开始不自觉地向更远处飘散。

  这些老古董们,没能力没担当没魄力,

  但趋吉避凶的本能都是杠杠的,

  能长久以来一直尸位素餐地霸着位置,也是一种本事啊。

  莺莺那边还在和红色的影子对抗着,

  暴走状态下的莺莺实力大增,但解决这个牛皮糖还是需要一些时间。

  那几头大仙加上黑猫本打算跟着安律师一起过来,毕竟它们也清楚,猴子是猴子,但这阴阳冊的主人,其实还是周泽。

  他们可以不听周泽的召唤出来跑腿办差,但绝不至于对周泽见死不救。

  “退下,不要去,去那边,看着那个老头,不要杀他!”

  安律师挥手命令道。

  八姑奶和黄阿哥对视一眼,一起化作了流光分布在了那个墨镜老头周围,一边看着莺莺对付着牛皮糖一边盯着那个老头。

  黑猫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过去。

  至于小猴子,

  刚刚还凶焰滔天的小猴子此时虚脱变回了原状,

  被老道抱在怀里揉着肚子:

  “哟哟哟,辛苦了辛苦了,乖,晚上带你吃好吃的补补。”

  一边抚慰着小猴子,老道一边也在盯着池塘对岸。

  “老板没开无双吧?

  啧啧,

  没开无双的老板也能这么牛叉了?”

  ………………

  皮裤女害怕了,

  之前,

  她只是怕那个警察也在附近,

  现在,

  她已经没功夫去害怕那个还没出现的警察了,

  因为眼前的这位通城鬼差,

  轻描淡写地连杀两个徐州鬼差,

  如果是一番死斗之后杀死的也就算了,

  但就这么迷迷糊糊,像是在打瞌睡一样,

  直接秒了?

  皮裤女距离周泽很近,近得只有两米,但她现在不敢往前,也不敢后退,她的双脚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得完全不听使唤。

  如果刚才自己更快一点,

  可能现在被一分两半的,

  就不是自己这位可怜的同伴而是自己了。

  人们是可以通过各种心理暗示的方式让自己短暂地忘却死亡的恐惧,

  但如果瞬间将一切心理防御击碎,

  让死亡的气息直接贴着你的脸吹拂而来,

  又有多少人能够真的做到宠辱不惊?

  此时的皮裤女还没有崩溃,

  已然算是很优秀的了。

  ………………

  穿着白大褂的自己消失了,

  但四周的黑暗还没有消散,

  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人影在越来越清晰,而且,很面熟。

  面熟到,

  和自己每天照镜子时所见到的,

  一模一样。

  只不过,

  那个人站在那儿,

  双拳紧握,

  眼睛里有泪水也有愤怒,

  咬着牙,

  一副疯狂压抑的感觉。

  “你是…………”

  周泽微微皱眉,

  随即,

  继续问道:

  “徐乐?”

  是的,

  他是徐乐。

  “你还我的生活!

  你还我的身体!

  你还我的妻子!

  你还我的人生!”

  徐乐愤怒地咆哮道,

  一边喊一边痛哭流涕,仿佛承受了无尽的委屈。

  “你毁了我的人生啊,你夺走了我最爱的人,我恨你!

  我恨你!

  周泽,

  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你为什么还不去死!

  为什么还不死,

  你这样子的人,

  就该死,死,死,死…………”

  歇斯底里地呐喊,

  愤怒地诅咒,

  但在这剧烈的情绪波动之下,

  却无法掩盖他的软弱,他的畏惧,以及,他的颤栗。

  那个入赘,那个开着真正不赚钱书店混吃等死的家伙,

  那个,

  觉得自己妻子一直暗慕自己心怀嫉妒买凶让人撞死自己的家伙,

  最重要的,

  周泽上辈子一直到死,

  都对这件事毫不知情!

  如果真的做了什么,

  被报复那也就认了,

  但自己偏偏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自己一度连林医生以前当过自己手下实习生这件事都忘了,

  自己上辈子的人生,

  自己上辈子努力获得的一切,

  自己从孤儿院走出来,三十多年辛辛苦苦受尽白眼付出血泪拼出来的人生,

  就因为这个王八蛋,

  莫名其妙地毁了!

  若是换做别的人,

  借尸还魂占据了人家原本的肉身,

  估计都得对原主人心怀感激。

  但周泽不会,

  他占据徐乐的身体,

  是徐乐的因果报应,

  是自己应得的补偿,

  他心里无愧,自然也就不会去感激!

  周泽笑了,

  但笑得不是很明朗,

  是那种带着不屑和嘲讽且也有愤怒在酝酿的冷笑,

  “你,

  有什么资格,

  出现在我的梦里?”

  周泽掌心伸出去,

  刹那间,

  五道黑恶的烟雾将徐乐锁住,

  而后将徐乐整个人拖拽向了自己,

  徐乐开始尖叫,开始畏惧,开始害怕,甚至,开始了求饶,

  但周泽不为所动!

  是的,

  凭什么连你,

  都能出现在我的梦里?

  你有这个资格么!

  食指伸出去,

  长长且锋锐的指甲笔直地竖在那里,

  “噗!”

  被强行拖拽过来的徐乐额头因为惯性直接被周泽的指甲洞穿,

  汩汩鲜血开始顺着指甲流淌了下来,

  刺目且心惊,

  滴答滴答地落在了地上,

  荡漾起一片殷红,

  周泽深吸一口气,

  又像是吐出烟圈一样慢慢地吐出来,

  他感知到自己的灵魂在颤栗,

  在舒服的呻银,

  呼,

  舒服了。

  …………

  “他是捕头?”

  那个之前释放丝线的男鬼差惊愕道,

  不光是自己的丝线对他身体无效,

  就连刚刚冲过去的同伴也被他瞬间劈成了两半!

  恐惧,

  不光笼罩着皮裤女,

  同时也将剩下的两个鬼差一起覆盖。

  大家一时间甚至忘记了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但在他们发愣的时候,

  周泽忽然动了,

  他伸出一只手,抓住了身上残存的丝线,

  而后,

  猛地发力一拽!

  丝线男子目光一凝,毫不犹豫地自断掌心中牵连着的丝线,

  但丝线在断裂的刹那却忽然绷直了起来,

  有一道道黑光竟然直接顺着丝线攀附了过来,且在下落的过程中猛地席卷而上,缠绕住了丝线男鬼差的身体。

  ”啊!”

  丝线男鬼差直接被卷了起来,

  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拽着他向周泽飞来。

  近处的皮裤女和那个黑瞳女子都呆站在原地,

  因为这一切发生得太快,

  快到她们甚至忘记了去阻拦。

  男鬼差被捆绑着不停地向周泽面前冲来,

  他察觉到了不妙,也感知到了危险,

  他失去了一开始的自信淡定,开始尖叫起来,

  甚至还开始了求饶,

  他认输了,他认怂,

  哪怕向一个外地鬼差低头跪下他也愿意!

  因为哪怕事发之后要被地狱里出来的使者问罪追杀,但也不是不可以转圜甚至还可以尝试去逃跑,

  但现在,

  他是真的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距离自己,这般得近!

  但周泽还是闭着眼,

  仿佛四周的一切都浑不在意一般。

  不过,

  周泽的手臂向前伸去,

  同时,

  食指单独地指向前方,

  那根散发着森然寒芒的指甲比比直直地立在那里,

  像是,

  死神的长矛。

  “砰!”

  清脆的声响,

  像是一根手指按在了钢琴键上一直不放,

  余音环绕,

  让人迷醉。

  这名鬼差正面冲了过来,

  他的脸,

  他的头,

  直接被周泽这又长又锋锐的指甲洞穿,

  哪怕是死了,

  也依旧因此被固定在那里,

  除了微风吹拂过去时轻轻摇晃的衣摆,

  其他地方,

  一动不动,

  仿佛这个世界,

  都被按下了休止符,

  安静了下来。

  ——————

  今儿就两更了,前两天太累了,还没缓过来。

  起点那个30号到6号的爆发活动,龙填的是日更2W的目标,不是手滑填错了。

  其实两万字,也就相当于龙6章的字数,前两天的五更爆发,每天其实也更新了将近一万七的字数。

  因为龙的章节,无论是正常更新还是加更的,没有低于3K字一章的,2K字的章节龙从没写过;

  有时候写顺了,一章4K5K也是常事儿,比如这章除去“作者的话”,也是实打实的4K字。两万字更新也就是前两天基础上再加一更,难度很大,但也不是不能完成。

  年初的封书,加上连续俩新书期,让龙很累,其实周泽的心态就是龙那时候自己本人的心态,榨干了精气神,人很疲惫。

  休息了几个月了,那种热血好像又回来了,想搞点事情。

  昨儿个在群里几位大佬读者要求下,在舵主群基础上开了盟主群,群号是668770768(龙盟)

  看了眼粉丝榜,一步步走来,咱盟主数快九十了,很是唏嘘感慨。有木有大佬方便的话可不可以添一把柴给书屋凑个百盟,让龙解锁一下起点的“百盟争霸”荣誉成就好出去装逼?

  另外,龙不会因为30号开始要爆发所以现在就存稿,存稿爆发有个屁意思,大家也知道龙从来没存稿这种东西的,嗯,也没大纲。

  所以,

  明儿,

  依旧五更爆发!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