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欠抽!(第一更!)

第四百七十一章 欠抽!(第一更!)

  三具鬼差的尸体, 

  横躺在了地上, 

  死状都是极惨的, 

  当然, 

  比起死状来, 

  更惨的还是在肉身被绞杀的同时,连带着灵魂也被同时搅碎。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灭杀,完全不给你丝毫的机会。 

  就像是在足球场上,如果狠心下黑脚废人的话会遭受千夫所指,因为大家都是靠脚吃饭的,断人饭碗这事儿,太过狠辣了。 

  同理, 

  大家都是鬼差, 

  毁人肉身的同时又灭人灵魂,这是真正的绝户。 

  和依旧闭着眼在那里浑浑噩噩模样的周泽相比, 

  近处的皮裤女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膝盖,下意识地想要跪了下去,但她不敢有丝毫的动作,仿佛自己只要动一下就可能激怒这个“沉睡”的猛虎,猛虎会随时露出獠牙将自己撕咬个粉碎! 

  远一点的那个瞳孔有黑色光圈的女人也是呆呆地站在那里, 

  如果拼一把能够拼出希望的话,大家还是能激出勇气的, 

  但拼上去就像是一只只羔羊一样直接被一刀结果掉, 

  这种结果, 

  足以击溃任何的勇气。 

  已经赶到一半的安律师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不知道为什么, 

  他有一些心惊, 

  看着不远处站着的周泽,他竟然不敢过去了。 

  似乎, 

  如果自己过去的话,自己也可能死。 

  周泽没有唤醒体内的那个意识出来,当初和獬豸分身作战时,安律师曾亲眼目睹老板体内那个意识出来时的气场。 

  那是真正的舍我其谁,那种桀骜和霸气, 

  难以用言语去形容出来。 

  就像是土鸡窝里飞来一只金凤凰的那种既视感, 

  谁是土鸡,谁是凤凰,一目了然。 

  当自己面对獬豸因为是戴罪之身而瑟瑟抖时, 

  人家直接喊: 

  “旺财!” 

  之前因为自己也在忙着战斗,所以第一个人被杀时,安律师没有留意到,但接下来所杀的两个人,安律师是全程目睹了经过。 

  他能确定, 

  周泽的力量没有增加, 

  并没有产生质变的效果, 

  如果有,也仅仅是老板灵魂游荡回来后变得凝实了许多,似乎也能稍微激出一点僵尸的状态,但这并不算是质变, 

  远远不能和那位被唤醒时单挑獬豸分身将其吞噬时的那种大恐怖! 

  之所以能这般砍瓜切菜的把鬼差一个个杀死, 

  是因为对力量的掌控, 

  达到了一种恐怖的入微层次。 

  力量的使用,局面的分析,时机的掌控,都走到了极致,虽然没有纯粹力量上的堆叠,但在对战效果上,却已然天壤之别。 

  再看老板那睡眼朦胧像是还没睡醒的样子, 

  安律师心里不由地产生一丝嘀咕: 

  “这是……梦游?” 

  “啊啊啊啊啊啊!!!!!!!!!!!!!!! 

  给老娘, 

  死开!” 

  边上, 

  已经怒不可遏的莺莺终于将这一直纠缠着自己的红色影子给撕裂, 

  那“咔嚓”的声响, 

  尖锐得刺人耳膜。 

  在红色影子被撕裂的同时, 

  那个墨镜老头也是“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他的眼睛开始滴淌出血液,同时还有两颗像是小孩玩的弹珠的东西掉了出来,在地上沾染上了灰尘,滚动了好几圈。 

  “老伴儿…………老伴儿…………” 

  墨镜老头自言自语着, 

  空洞黑的眼眶, 

  此时看起来是那么的恐怖。 

  把自己的妻炼制成了傀儡,藏在自己的体内滋养,当作保命的筹码,是一种大狠毒。 

  而且, 

  这老头私生活上还很放得开,带着妻一起出去嗨,也真是让人难以想象的重口。 

  “你给我死!” 

  暴怒之下的莺莺一拳砸向了老头, 

  莺莺已经完全放开了, 

  在周泽面前她是不能再乖巧贴心的侍女,那是无论在肉体上还是在心灵上都实心实意地心悦诚服,但对别人时,女僵尸的秉性仍是依旧! 

  老道曾感慨过自己如果也能建会一只莺莺这样子的僵尸就好了,人生无憾。 

  安律师嘲讽他说,普通人捡到了也就是被她吃了血肉然后她坐在你残尸旁剔牙的结局。 

  “喵!” 

  “嘶!” 

  “嘟!” 

  三只妖物一起声阻止, 

  它们之前就在旁边看着,防止老头逃跑, 

  现在老头最后一道本命傀儡也被莺莺死了,遭受了反噬,自然是跑不掉了,莺莺要杀人时,它们也不敢下去直接扛拳头。 

  笑话, 

  这女僵尸现在的暴走状态, 

  哪怕它们本尊肉身还在扛不扛得住还两说, 

  现在的灵魂体如果下去扛的话百分百直接魂飞魄散的结局。 

  “嗡!” 

  拳头在半途中被莺莺收住了, 

  她知道这个老头留着对老板更有用,一些事情还需要从这个老头嘴里挖出来。 

  仰起头, 

  莺莺在克制着自己体内的愤怒, 

  确切的说, 

  是在强行压制自己刚刚因为愤怒而激出来的僵尸本性。 

  慢慢的, 

  她的白开始重新变回黑色, 

  身上的那种冷冽气息开始逐渐褪去, 

  死寂般的眼眸开始恢复明媚, 

  身体略有些颤抖, 

  颤音道: 

  “嘤嘤嘤, 

  好气哦, 

  人家真的真的真的…… 

  真的好像打爆你哦!” 

  ……………… 

  徐乐死了, 

  死得很快, 

  周泽甚至懒得和这家伙多废话什么, 

  但徐乐死了之后, 

  这片黑暗仍然没有消散。 

  梦, 

  好像还在继续。 

  是的, 

  周泽一直以为这只是梦,梦的起点是什么,他不清楚,梦的归宿是哪里,他也不懂。 

  偶尔会看看道家的经书,但看得最多的还是古代的志怪小说,算是给自己充充电。 

  斩三尸是什么,周泽不懂,也没想到自己会莫名其妙地搞这一出。 

  但说实话, 

  这个梦的感觉, 

  不赖。 

  似乎每杀一个自己, 

  自己都能更轻松一些, 

  念头更豁达了, 

  就像是一觉醒来, 

  没什么好消息, 

  但自己就是高兴,莫名其妙地开心, 

  傻乐。 

  “呵呵,你还觉得你做的是对的么?”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 

  前方的黑暗开始凸起, 

  一个人像是从黑暗中走出, 

  他穿着中山装,有些驼背,须皆白,却撑起了一股子硬朗。 

  老管家模样,毕恭毕敬,但眼眸里的清澈,却不带丝毫的谄媚,甚至,你还能脑补出他其实是在对你进行鄙夷。 

  仿佛是捏着鼻子从茅坑里捡起了一块砖头, 

  如果不是急需盖房子用, 

  真想再把其丢回坑里去让他继续泡着。 

  周泽没回答, 

  他没料到, 

  那个搬山猿,竟然也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这是以“梦”为主题的《老友记》还是《爱情公寓》? 

  老管家见周泽不回答,继续问道: 

  “良心,好吃么?” 

  周泽眯了眯眼, 

  当初,刚刚成为鬼差的自己,就是被这个老家伙莫名其妙地弄晕,醒来后他请自己吃大餐。 

  结果, 

  吃的是自己的良心。 

  且不说是心理上带来的阴影和恶心,就是之后那段时间里时不时地“心肌梗阻”的疼痛,也足以让周泽对他不会留下什么好印象了。 

  若非三乡村那件事之后,托那位弥留之际老兵的福,自己这良心,可能还没找回来。 

  一遇到事儿,就摸着良心说“痛”,不光是烦躁,而且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矫情和作。 

  “老东西。” 

  周泽嘴里吐出了这三个字。 

  “呵呵。” 

  老管家笑了, 

  道: 

  “还记仇呐?” 

  周泽看着他,点点头。 

  认了。 

  “猴儿在你眼里是畜生,不是人,你为了救人杀猴儿,你觉得是对的,但你又何曾想过,你也不是人了,不过是一个不认不鬼的东西而已…………” 

  老管家的说教又开始了, 

  周泽记得很清楚, 

  初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时, 

  老管家就站在马路边等自己,然后对自己念叨了一路。 

  好像后来还用手洞穿了自己的胸膛。 

  “很多事儿,不是按照你的立场这样算的,讲道理,不能光讲屁股,否则,道理就不是道理了,就看谁的屁股更大,谁的道理就更大…………” 

  老管家还是老样子, 

  一边念叨着一边向周泽走来。 

  待得他靠近后, 

  周泽平视着他, 

  开口道: 

  “你是谁?” 

  “嗯?” 

  “你是谁?” 

  “呵呵。” 

  “你是谁?” 

  “你知道的。” 

  “我是谁?” 

  “嗯?” 

  “我是谁?” 

  “这……” 

  “证在我手上,很抱歉,我现在都没现这个证除了拿出去吓人以外还有什么特殊的作用。” 

  “……”老管家。 

  “但至少可以证明一件事儿,既然证在我手上,你看我爽也好,看我不爽也好。 

  我是谁?” 

  “你……” 

  “我是你的主人。” 

  “………”老管家。 

  沉默, 

  沉默, 

  沉默, 

  “你也配?” 

  老管家反问道。 

  “配不配,我无所谓,我只知道,我是你主人。” 

  “然后呢?” 

  “畜生敢对主人不敬,怎么办?” 

  “嗯?” 

  “该抽。” 

  周泽掌心摊开, 

  一根皮鞭出现在了他的掌心里。 

  “你敢!” 

  “啪!” 

  一鞭子下去, 

  老管家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痕。 

  “你!” 

  “啪!” 

  又是一鞭子下去, 

  老管家脸上被抽出了一个“x”标记。 

  皮开肉绽之下, 

  竟然露出了黑色的绒毛, 

  龇牙咧嘴的样子, 

  像是一只怒的猴子。 

  “啪!” 

  又是一鞭子下去。 

  呼…… 

  周泽忽然觉得, 

  虽然是梦, 

  但抽你这老货, 

  真的好爽! 

  “啪!” 

  老管家不停地被抽着,疯狂压制着怒火,不敢反抗。 

  “你看,之前和你好好说话说不通,你在给我讲人生道理。 

  现在,哪怕是这样你也不敢反抗, 

  是因为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 

  所以, 

  你真的是, 

  欠抽啊……”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