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七十二章 皮鞭狂魔!(第二更!)

第四百七十二章 皮鞭狂魔!(第二更!)

  周泽仍然站在那里,摇摇晃晃,像是随时都可能倒下来一样;

  此时的他,

  看起来如同一个小区门口守夜的保安,迷迷糊糊的,你说他是睡着了,好像是的,说他没睡着,好像也是的,反正就这样稀里糊涂的。

  皮裤女抿了抿嘴唇,她怕了,她不敢再留在这里了,阴司的责罚在她看来,完全没办法和眼前这个恐怖的男人相媲美。

  她想要逃离这里,

  离开这个酒店,

  离开徐州,

  哪怕最后当一个孤魂野鬼永世不得超生,也比留在这里要舒服幸福百倍。

  如果这个男人干脆利索地把所有人都杀了,似乎也是一种幸运,偏偏他不是,也不知道是装模作样还是真的在打瞌睡;

  但就是这种像是大家在玩幸运大抽奖抽到谁谁死的压抑感,

  才最是让人难以接受。

  横竖一刀,

  连个干脆的都不愿意给么?

  若是皮裤女知道眼前这个恐怖的男人就是昨晚自己在便利店门口的长椅上推下去的“劣质傀儡”的话,

  不知会做何感想。

  深吸一口气,皮裤女扭头,她的双脚已经显露出了寒霜,速度在短时间内会得到爆发。

  这具身体,被她开发得很好,不仅仅是在锻炼方面,而是在身体机能的提升方面。

  可以说,

  鬼差里有一小半是营养不良的状态,跟非洲难民健康状况很像。

  毕竟都不能好好吃饭,

  但皮裤女的身体却得到了进一步的开发,

  这也使得在某些方面的需求上,也变得更为旺盛,从一定意义上来说,那方面的需求也是意味着身体是否棒棒的标志。

  就像是几个女人聊八卦时,谁来一句:

  我老公啊,身体真的很好呢。

  炫耀,

  这就是红果果的炫耀!

  然而,

  在皮裤女刚准备发力以最快的爆发力离开这个男人时,

  远处的眼里有黑色光圈的女人目光忽然一凝,

  “镇!”

  皮裤女的第一反应是:她疯了,还要主动攻击?

  但下一刻,

  皮裤女感知到自己脑子像是遭受了重击一般,就连四肢的力道也被卸掉了,整个人在刹那间不光是没有跑出去,反而直接摔在了地上。

  可恶,

  她要拿我当垫背!

  远处的女鬼差马上调头,准备逃跑。

  如果有一头熊追你,

  你没必要跑得比熊快,

  只需要跑得比最后一个人更快一点就可以了,

  如果你是最后一个人,那就想办法把前面的人绊倒。

  死道友不死贫道,鬼差间的塑料姐妹花情,

  在这个情形下,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这个时候,皮裤女有些尴尬了,强行驱散精神上的紊乱重新跑,好像有点慢了,回过头干脆和那个男人拼命,这更是不可能的。

  而那个女鬼差已然跑出了一段距离,

  甚至,

  在奔跑的时候她的眼睛还是瞪得大大的,

  施加在皮裤女身上的精神影响,

  她一直都没松开过!

  也就在此时,

  皮裤女忽然感知到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

  他动了。

  不是他人动了,

  而是他的手动了。

  周泽的手掌摊开,

  原本缠绕在他右手手臂上的皮鞭滑落下来,

  落入了掌心之中。

  这根皮鞭是周泽在牌坊前面捡到的,当时那个也不知道是不是“鬼差”的家伙逃跑时遗留在那边,被周泽捡起来,甚至为了这根皮鞭当时周泽不惜和那九个女鬼开战。

  哪怕是后来魂归地狱之后,

  当白莺莺发现周泽和安律师身体时,自然也发现周泽掌心死死攥着的皮鞭。

  白莺莺记得当时周泽是如何像个葛朗台捏金币一样攥着那根皮鞭,她自然不会怠慢,一直把皮鞭收藏着;

  老板穷,

  她懂,

  花钱又大手大脚,

  她也懂,

  所以好不容易见次老板从外面拾掇点什么回来,哪怕是捡个瓶瓶罐罐废品回来,

  白莺莺都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

  自家男人,

  终于知道从外面带东西往家跑了!

  不论东西的价值高低,这种行为,就是一种巨大的进步啊!

  嘤嘤嘤,

  感动!

  车站那边周泽魂魄回归肉身,这根皮鞭自然也被白莺莺交还给了周泽。

  这玩意儿系着当皮带有点不伦不类,绑在腰上也不方便,偏偏又不像是阴阳冊青铜戒那样对于现在的周泽来说算是鸡肋的东西,再加上这次是要去干架的,手里头能用的家伙自然是能带上的都带上。

  也因此,周泽干脆把皮鞭缠绕在自己右臂上,这样又隐蔽又贴身。

  此刻,

  皮鞭入手,

  皮裤女张开嘴,

  她已经感知到了恐惧,

  仿佛已经脑补出了自己待会儿会被皮鞭抽得皮开肉绽甚至是灵魂飞散的下场!

  这皮鞭上,明显带着令灵魂体颤栗的气息!

  周泽的指甲刺入其中,

  皮鞭有灵,刺激之下直接绷得比比直直,就差发出哀鸣了。

  周泽举起手臂,

  一同扬起的,还有这似乎比之前更长一些的皮鞭。

  皮裤女张开嘴,

  若是换做以往,她倒不介意玩这种情调,

  她敢玩,

  也放得开愿意去玩,

  但现在,

  她只能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她连看都不敢看。

  “啪!”

  鞭子抽了下来,

  连带着池塘里的水面也都荡漾起了阵阵波纹,

  原本还在那里看热闹的诸多纸人分身一时间碎裂了一大片,

  好多人的分身直接损毁掉了。

  皮裤女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但却没有感知到疼痛,

  只觉得自己后背已经被冷汗给浸湿。

  “啊!”

  惨叫声传来,

  皮裤女有些震惊地看向不远处,

  那个刚刚阴了自己一把准备逃跑的女鬼差被一鞭子抽翻在了地上,

  正捂着头在地上翻滚着,

  眼睛、鼻子、耳朵等等位置都有乌黑的鲜血流了出来,

  极为痛苦。

  其实,

  鞭子本没有这么恐怖的威力,尤其是在对付有肉身依托的存在时,皮鞭针对灵魂的伤害也会因此被制约很多。

  但问题就在于那个女鬼差精神力一直散发着出去,在压制皮裤女希望其给自己当垫背,皮鞭抽过去时,打在她身上只是出了一道血痕,但她释放出去的精神力却被瞬间搅碎!

  这种感觉,

  像是给你的灵魂意识来了重重地一拳,

  自己瞬间遭受到了反噬!

  周泽没有停,

  手中的皮鞭再度挥舞,

  皮鞭裹挟住了女鬼差的脚踝,

  而后将其直接向后拖了过来,

  女鬼差落在了距离皮裤女不远处的地方,

  她看着她,

  她也在看着她,

  皮裤女没有幸灾乐祸的快意感觉,

  因为彼此眼里,

  都是大恐怖!

  原本想着互相争先离开,

  到头来,

  一个都别想跑掉,

  五十步就不用再去笑百步了。

  …………

  “我是你的主人。”

  “啪!”

  “你说你是不是欠抽?”

  “啪!”

  “拿我的良心做菜?”

  “啪!”

  “看我失魂落魄地走出来,你很得意吧?”

  “啪!”

  “我拿了证,变成你名义上的主人,你是不是很不爽?”

  “啪!”

  “你以为老子想要这样?老子当我的医生不好?偏偏要遇上你们?”

  “啪!”

  皮鞭一次次落了下来,

  搬山猿猴蜷缩在了地上,

  毛绒绒的身躯已经是皮开肉绽。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挂了,我也知道打老人不对;

  但这里是老子的梦,

  在梦里还不能爽一把?”

  “啪!啪!啪!啪!啪!啪!!!!!”

  …………

  “啪!啪!啪!啪!啪!!!!”

  皮裤女就看着周泽闭着眼,对着那位女鬼差不停地挥舞着鞭子,

  虽然他仍然闭着眼,

  但这次能够清晰地感知到他的情绪,

  他,

  在爽。

  每一鞭子抽下来,

  似乎都是那么地快意,

  仿佛是在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戾气。

  皮裤女虽然没被挨到一丝一毫,但她已经被这种氛围和自己一起来的同伴一个一个被虐杀的画面给折磨得麻木了。

  麻木了,

  真的麻木了,

  这是魔鬼,

  这真的是魔鬼!

  能让一名鬼差在心底喊出“魔鬼”两个字,

  周老板也足以自豪了。

  …………

  “嘶…………”

  池塘对岸的老道倒吸一口凉气,

  擦咧,

  老板这次这么狠啊。

  “刚刚对那三个男的都是一击致命,现在逮着一个女的不停地鞭挞,啧啧…………”

  老道摇摇头,

  心里暗道一声:

  呵,

  年轻男人,

  就是火气大。

  老道是不知道内在缘由的,安律师看出了一些不对劲,所以他果断从心地没有往前凑,他觉得自己如果再往前,可能那个被掀翻在地使劲抽的就不是那个女鬼差而是自己了。

  倒是白莺莺,

  恢复原状之后看着对岸老板霸道雄伟的形象,

  先是嘟着嘴有些震惊,而后眼睛里都泛起了泪花,双拳紧握放在腰侧,

  好man哦!

  …………

  “啪!”

  最后一道皮鞭落下,

  周泽停下了手,

  面前的搬山猿猴已经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随后,慢慢地化作了黑雾开始消散。

  “还有么?”

  周泽喊道,

  这个梦,

  还没结束么?

  快点把梦做完,

  我在外面还在打架呢,

  万一莺莺他们支撑不住怎么办?

  …………

  周泽放下了皮鞭,

  而那个女鬼差身上倒是没有太多的伤痕,

  但在场的人都看见刚才不断从她体内溢出的黑色烟雾,

  她的灵魂,

  已经被周泽用皮鞭抽散了,

  硬生生地被抽得……魂飞魄散!

  皮裤女的齿间开始打颤,

  而后,

  她忽然发现,

  周泽,

  正在向她走来!

  这是,

  终于,

  轮到我了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