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咸鱼,是一种态度(第四更!)

第四百七十四章 咸鱼,是一种态度(第四更!)

  和自己面对面坐着,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不是什么安谧闲然,

  也不是什么相视无言,

  更不是一眼千言,

  周泽发现,

  自己看着这个面前的自己时候,

  真的是越看越不爽!

  好想抽他,

  好想揍他,

  甚至,

  好想杀了他!

  周泽打了一个激灵,

  自己疯了么,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如果说用手术钳捅死自己的上一世,那个穿着白大褂的自己,是帮其解脱,也是帮自己解脱的话;

  杀死徐乐用鞭子抽掉搬山猿猴纯粹是想在梦里泄愤,放纵一把,

  那为什么现在自己又产生了想要杀死眼前这个自己的冲动?

  而且,

  这个冲动不经想,

  一想起来这股子念头就越来越重,

  像是有无数道声音在自己心里,

  怂恿着、蛊惑着自己,

  杀了他,

  杀了面前的自己,

  只要杀了他,

  你就将获得大自在!

  反正是梦,

  杀了他吧,

  一个梦而已,只是一个梦,不过是一个梦!

  杀了他,

  试试看吧。

  纷纷扰扰的念头快要挤爆周泽的脑海,

  周泽双手抓着自己的头低垂了下来,

  让自己额头不停地撞击着面前的茶几。

  “砰!砰!砰!”

  “你怎么了?”

  面前的自己放下了报纸,有些好奇地问道,同时有些责怪的看向老道,怎么把一个精神病放进来了?

  “我没事。”

  周泽抬起头,下意识地伸手去拿面前的咖啡。

  “啪!”

  周泽的手和对面自己的手抓到了一起,

  没有任何的暧昧,

  也没有任何的其他思想,

  更没有什么狗屁的紫色的光晕,

  周泽清楚,

  是对面的自己不舍得让自己喝他的咖啡!

  太特么了解他了!

  “呵呵。”

  周泽松开手,

  对面的自己赶忙端起了咖啡,一饮而尽,也不怕烫。

  “…………”周泽。

  真欠扁啊,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自己这么欠揍呢?

  呼,

  等梦结束之后找个机会把安律师揍一顿吧,

  这货估计对我怀恨在心很久了啊。

  “你想做什么?”对面的自己问道。

  “什么都不想做。”

  周泽拍了一下茶几,

  却发出了“铿锵”的声音,

  低头一看,

  自己手上怎么忽然拿着一把匕首?

  “哐当!”

  周泽把匕首丢掉,

  道:

  “不好意思,误会,误会。”

  “误会?”对面的自己看向了右边。

  周泽也看向了自己的右边,

  发现右边脚下靠着自己腿的地方放着一柄砍刀,

  很夸张的一柄砍刀,

  还带着花纹圆环儿,做工那是相当精致。

  “哐当!”

  周泽把这把刀也踹开,

  “这也是误会,真的是误会。”

  砍刀摔在了地上,把一块瓷砖砸出了裂纹。

  对面的自己看着那道裂纹,

  微微皱眉。

  “我花钱换瓷砖。”

  “哦。”对面的自己点点头,“你是不是想杀我?”

  “…………”周泽。

  以前没发现啊,

  原来自己这么聪明啊,

  不愧是我自己啊。

  “你杀吧,快点。”对面的自己重新“葛优躺”,又拿起了报纸,示意周泽快点动手。

  这么求死心切的么?

  周泽站了起来,

  他在克制自己内心的冲动,

  这股子莫名其妙地想杀了自己试试的冲动,

  道:

  “我没想杀你。”

  周泽摊手耸肩示意自己的真诚,

  然后发现自己手上拿着一根打了一个“圆”的绳子。

  “…………”周泽。

  “我不会反抗的。”对面的自己说道,“真的,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什么。”

  周泽把绳子也放在了茶几上,

  这是自己的梦,

  所以才会这么离奇,

  所以才会这般荒诞,

  这是梦!

  睁开眼,

  眼睛里却瞬间布满了血丝,

  真的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啊,

  为什么,

  为什么想杀了对面自己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了?

  对面的自己放下了报纸,

  起身,

  离开了沙发,

  走到了门口,

  道:

  “一起出去走走?给你点时间好酝酿杀我。”

  周泽也起身,和他一起出去了。

  原本的“对面的自己”走在了自己前面,变成了“前面的自己”,周泽则是跟在后面,两个人相距只有五步。

  属于只要周泽想,

  随时都可以从后面杀死他的距离。

  南大街,

  黄金地段人流量一直很多,

  哪怕是梦里也是一样。

  二人一前一后,

  在人潮中穿行,

  没有交流,

  甚至连眼神的互动都没有。

  这让周泽都有些愤怒,

  前面的自己已经懒到连辩解的意愿都没了么?

  连挣扎都懒得挣扎了?

  这么懒,这么佛系,

  那你还是去死吧!

  脑子一热,

  周泽右手的指甲长了出来,直接冲到了前面自己身后极近的距离,

  只是,

  在即将插入的时候,

  前面的自己却停下了脚步。

  周泽身形一个趔趄,猛地摇头,再度好不容易地克制住了这股子想杀了前面自己的冲动。

  前面的自己似乎是在等待着,

  仿佛是在无声地问周泽,

  为什么你还不动手?

  “呵呵。”

  前面的自己笑了,

  像是在嘲讽。

  火上浇油,

  求死心切,

  但周泽左手抓着自己右手的手腕,

  这指甲,

  就是捅不下去!

  前面的自己等了许久,似乎是等得有些累了,干脆在马路牙子上坐了下来。

  面朝人流,

  春暖花开。

  周泽一直没想过自己居然也会有这般闲适坐看云卷云舒的一面。

  不畏死亡?

  那还是自己么?

  前面的自己就真的这样坐了下来,身后是一个电线杆,正好靠着,脚下有不少牛皮鲜广告。

  “嘿,这里还有钱。”

  前面的自己有些惊喜地指着电线杆下面的角落里,是一张百元钞票。

  他侧身过去捡了起来,

  结果翻开一看,

  是一个嫩模的照片,还有联系电话,提供上门服务。

  但背面,却是百元钞票的图,很逼真。

  “呵呵。”

  前面的自己把这仿真有头脑有创意的小卡片给丢了出去,让它去等待下一个有缘人吧。

  “你就一点都不怕我杀你?”

  周泽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

  虽然是梦,

  但周泽却有一种异样的真实感,

  仿佛自己这一刀下去,

  很可能真的会永远地失去什么。

  前面的自己没回答,只是默默地坐着,默默地笑着。

  这种感觉,让周泽有些陌生,这不像是自己,他自认为,换位一下的话,自己不可能坐在那里那般的淡然。

  争,

  肯定是要争的,

  不管对方是谁,

  自己都会争一把,争取活命!

  他不想死,

  但他又想一直不思进取地生活着,

  看似这两者很矛盾,

  但其实一点都不矛盾。

  扪心自问的话,

  这个世界上至少有一大半人,其实都是这样子的活着的。

  想要成功,却又不愿意努力,喜欢安逸,却又以此为借口拒绝去打拼。

  深夜睡梦中忽然惊醒,

  觉得自己不该这般混日子活下去,要努力,要上进,要超越,

  但第二天醒来,

  一切照旧,

  仿佛昨晚的自我内心谴责只是安慰自己的逢场作戏。

  “怕。”

  前面的自己回答道。

  “也不怕。”

  “为什么?”周泽问道。

  “想知道答案么?”

  前面的自己问道。

  周泽点点头。

  前面的自己伸出手掌,食指位置上长出了长长的指甲,

  而后,

  他把指甲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噗!”

  周泽只觉得一阵刺痛感传来,

  低下头一看,

  却发现自己的指甲正插在自己的胸膛位置。

  应该是优秀外科医生的经验使然,

  知道怎么捅人看似夸张却不会致命。

  “为什么?”

  周泽看着自己胸口的伤口问道,

  同时,

  他慢慢地把指甲抽出来。

  “答案,就在我们眼前了啊。”

  周泽有些茫然地抬起头,

  前面,

  还是人潮汹涌,

  但答案,

  又在哪里?

  忽然间,

  周泽发现自己正坐在马路牙子上,

  而另一个自己,

  则是站在自己之前所在的位置在说话。

  “这…………”

  另一个自己在周泽身边坐了下来。

  “这,就是答案。”

  “答案么……”

  “是啊,我怕死。”

  很实诚地回答,

  因为周泽自己也怕死。

  “因为怕死,所以我任何时候都不可能自杀。”

  “自杀……”

  “对,我为什么会自己杀自己呢?”

  另一个自己看着周泽,

  周泽也在看着另一个自己,

  二人一起长舒一口气。

  而后一起面向大街,

  看着前面川流不息的人潮。

  “就算真的整个世界把我抛弃,而至少快乐伤心我自己决定。”

  另一个自己开口感慨道,

  “这就是我,所想要的生活。

  早就累了,所以想偷懒,什么都不想做;

  又想腆着脸活着,又不想死,所以只能好吃懒做。

  上辈子得不到的安逸,

  这辈子去珍惜,

  哪怕一天后就结束,

  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咸鱼一样的生活么?”周泽笑道。

  “是啊,当一条咸鱼,有什么不好,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和想要这种生活却得不到啊。”

  …………

  马路后面,

  一个手机贴膜的摊位后头,黑色卫衣男子站在那里,他双拳紧握,满满的不敢置信。

  为什么他没杀了他?

  为什么他还不杀他?

  不光不杀,

  而且两个人居然一起蹲在马路牙子上,

  一边抽烟一边在抖着腿,

  像是俩大山懒人村里吃了救济饭不想着干活而是坐在坝子上晒太阳打盹儿的懒汉。

  这到底是,

  为什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