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七十七章 花开彼岸,人去往生!

第四百七十七章 花开彼岸,人去往生!

  到了地方时,天色已经渐晚了,馆子是老道选的,叫“王麻子狗肉火锅”,开在路旁,对面则是一条景观河。

  但这家店的不少桌椅都摆在了对面,依靠着河边。

  周泽等人疡了靠着河边的地方坐了下来,安律师身边放着一个行李箱,里头装着那个墨镜老头。

  审讯还没开始,大家出来吃饭,肯定不可能把老头一个人放在宾馆里,还是随身携带安心一些。

  老头三具分身被毁,相当于是拔了牙的老虎,元气大伤,威胁真的不大了,但这类人,你不随时盯着,还真的不行。

  至于什么虐待不虐待的,这一点就没人去考虑了。

  老头这阵子煽风点火到处搞事情,如果说那个拐卖村的事儿还算是勉强“大快人心”以外,那么他在通城帮朱胜男那次,差点就酿成了百鬼出笼的惨剧,对这种人,还真没什么同情心可讲。

  莺莺拿着湿巾擦拭着桌子,她觉得这里条件鱼脏,怕自家老板不喜欢。

  老道却和这家店的老板似乎关系很熟,这会儿人还在后厨那边点菜,还没回来。

  沛县的狗肉一直很有名,刘邦手下大将也就是鸿门宴里救主的樊哙,早年间就是在沛县做屠狗生意的,沛县的狗肉文化传统也就这样一直流传了下来。

  很多人不喜欢吃狗肉,一是心里不忍,二是狗肉自带的那股子毛躁味儿让一部分人很不喜,但对于喜好这种口味的人来说,却是忘不了的美味。

  只可惜现在还没入冬,等到冬天,最好再下点些,一盆子狗肉火锅再配上半瓶白酒,那才是真的神仙般的享受。

  周泽对吃的其实没多大的追求,既然老道和安律士烈要求吃这个,自己也就从了。

  老道回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个五大三粗体格蕉的中年男子,还托派头的样子。

  “来来来,肉我亲自衙了,你们是老陆的朋友,就是我王麻子的朋友,先和大家干一杯!”

  和客人敬酒拉拉客套,递个烟,在很多亲民的小馆子里是常态,不过这家馆子这么有名气,再看它居然敢把桌椅摆放到马路对面的河道旁,也能看出老板家肯定有比较硬的关系。

  就当下的光景来看,哪怕不是要做什么检查,平日里一些餐馆若是要把桌椅放在店门口区域里也是不被允许的,更别说放到马路对面去了。

  王麻子一只手放在身后,一只手拿着酒杯,敬酒,派头十足。

  周泽和安律师都拿起酒杯,和老板抿了一口。

  王麻子见这一桌人都兴趣淡淡的样子,心里略有一些不爽利,但也不至于表现出来,也就没再做过多停留,和老道又各自分了一根烟,这才离开。

  “肉贫道衙了,保证新鲜!”

  老道坐下来后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

  他是这几个人里唯一一个对美食有原始追求需要的人。

  “嘿嘿,这家店的老板,是贫道很早以前就认识的了,以前先认识的是他老子,那时候王麻子还小,上效的吧,贫道还给他老子祈福过。”

  “然后呢?”狗肉还没上来,安律师先捡了一颗花生米丢嘴里咀嚼着,刚喝了彼岸花口服液准备大快朵颐,他心情也是好得不得了。

  “在老山前线时腿被炸断了。”

  “额”安律师。

  “老道,你确定待会儿王麻子在狗肉里不会给我们下毒?”

  周泽有些担心地说道。

  “不会不会,他们家感激我嘞,说如果不是贫道祈福了,可能就直接把命炸没了。”

  “呵呵,这家人心态真好。”安律师笑了笑。

  “前些年碰到这王麻子,那会儿他还在派出所当警察,还没开这个馆子呢,和我见面后聊了聊,贫道又给他祈福了。”

  “那这次还是有用的,这家店生意不错,应该算是发财了。”安律师说道。

  “别,再等等,鱼不对劲。”周泽记起来了王麻子敬酒时的动作神情,那时还觉得这老板故意摆派头,现在想想好像不是,“听老道说完,不是当警察的么?”

  “好像是俩暴徒劫持了人质,解救人质时王麻子冲上去了,为了保护人质自己的手臂受了重伤,不得已截肢了。”

  “噗”

  安律师差点呛到了。

  周泽也是不由地曳,

  这老道,跟父子俩人有仇啊,一个断了腿,一个断了手,这父子俩到底造的什么孽,碰到了老道,还请这半桶水都不算的货给自家人祈福。

  “他也硬气,直接不做警察了,自己开了家狗肉店做生意,这些年也算做得红红火火的了。”老道说着指着四周道:“你看这些桌椅,别家店的老板可不敢摆在这儿,但他敢啊。

  父子两代人,一个为国家丢了腿,一个为人民丢了手,占道经营一下,谁也不好意思说个不是,对吧?”

  周泽和安律师点点头,比起很多天生就获得特权和不平等待遇的人来说;

  这种靠父子两代人拼出的贡献才获得这点点特权的人,老百姓反而心里更能接受一些。

  “都这样了,你还能做他们家的好朋友?”安律师问道。

  “能啊,当时歹徒有一刀刺进王麻子胸口了,在偏一点点就刺进心脏了,运气多好啊,捡回了一条命,还是多亏贫道的祈福啊。”

  “”周泽。

  “”安律师。

  “王麻子的儿子在娘胎里时,也是贫道祈福过的。”

  “这肯定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周泽扶额道。

  “我都不忍心听了。”

  安律师低下头。

  “生下来是个脑瘫。”

  老道喝了一口酒,叹息道。

  “老道,你是不是和这家人有仇?”

  安律师问道。

  “你们知道的,哦不,是老板知道的,这种先天畸形的胎儿治疗率是很低的,但王麻子的儿子正是因为被贫道祈福过,治疗效果好得不得了,现在快十岁了吧,除了学习成绩班里倒数,但其余方面都是正常的≥说踢球天赋很棒,还进了苏宁的少年梯队。

  你看,这不就是贫道祈福的效果么?”

  “啧啧”

  安律师叹了口气,

  “老板,狗肉还是吃吧,王麻子如果真的恨老道,估摸着也懒得下毒了,直接带人出来拿刀把这货砍死喂狗再吃那只狗的狗肉才解气吧?”

  很快,

  狗肉上来了,

  一盆子的肉,

  香气扑鼻。

  老道和安律时接开动,二人吃得是酣畅淋漓,他们是预备着晚上审讯完后再去品品新茶的,

  所以吃得格外卖力,

  尤其是那狗鞭,二人几乎是拿筷子在锅里面乱战起来。

  “我的!”

  安律师喊道。

  “贫道的!”

  “给我!”

  “给我吧律师,贫道今晚帮你祈福?”

  安律师一听这话,

  争得更奋力了!

  周泽吃了两块肉,发现自己实在有些经不租种口味。

  莺莺不吃的,她坐在那里,时不时看着自己的手,手上鱼黑,应该是刚刚擦桌子时留下的污渍。

  因为自家老板有洁癖,连带着白莺莺也被感染上了一些洁癖,手上有脏东西时,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很是难受。

  “莺莺,我陪你去洗手吧。”

  周泽站起身。

  “咦?”

  莺莺愣了一下,

  大猪蹄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体贴人了?

  “好的,老板。”

  老板的任何要求,

  莺莺都不会拒绝。

  二人没去店里面找水龙头,而是沿着河岸往下走,作为景观河来说,这条河还是很清澈的,应该有专门的部门负责清理。

  远离了王麻子的狗肉馆一段距离后,

  周泽长舒一口气,

  感觉有些惋惜,浪费了一瓶彼岸花口服液。

  莺莺很开心地蹲在河边洗手,洗完手后发现自家老板在河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她也很乖巧地在旁边一起坐下。

  最炎热的夏天已经算是过去大半了,秋冬的萧索还没有来。

  这个时候的晚上坐在河边吹吹风,其实还是挺舒服的,主仆二人相依着坐着,谁也不说话,但比起叽叽喳喳的千言万语,还是此时的氛围更让人舒适一些。

  “老板,你今天是做梦了么?”

  莺莺问道。

  “你也看见我杀人了?”

  “看见了。”

  “嗯。”

  “老板当时好man啊!”

  “呵呵。”

  周泽笑了笑,取出烟来。

  莺莺从周泽手里拿过烟和打火机。

  周泽从善如流,

  准备享受。

  人的底线就是这样越来越低的,

  有这样一个莺莺在你身边,

  周泽觉得自己越来越堕落了,

  这样不好,

  嗯,

  明天就改吧。

  莺莺刚把烟咬在唇瓣上,准备点烟时,却忽然指着前面的河面上喊道:

  “老板,有人放莲花灯呢!”

  周泽看过去,

  发现河面上确实飘来了一盏盏的花灯,

  把这平静的河面装扮得很是神秘和迷人。

  只是,

  才过了一嗅儿,

  周泽就猛地站起身,环视四周!

  “怎么了,老板?”

  “这不是莲花灯,这是彼岸花!”

  “花开彼岸,人去往生,

  情郎你何处去哟,情郎你何时归哟,

  妹妹我撑船等你哟”

  带着浓厚乡音的歌谣自湖面上飘了出来,

  一个竹筏从湖底慢慢浮出,

  筏子上还站着一个拿着竹篙撑船的少女,

  少女原本那黝黑的肤色在这黑夜的湖面上,于这彼岸花的照耀下,

  居然鱼显白!

  ——————

  前天爆发,晚上因故没睡得好,昨天的两更写了一更后,太疲惫了,跟媳妇儿说好睡俩钟头喊龙起来写第二更。

  结果龙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媳妇儿说看龙睡得太死,没舍得叫。

  嗯,

  这章算是补昨天的,

  今天还有两更。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