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七十八章 暴力的莺莺!

第四百七十八章 暴力的莺莺!

  风景不错,

  夜幕下的景观河里放了这么多的花灯,整理排列,灯火幽幽,比人造的花灯要漂亮多了,也有意境得多。

  然而,

  周泽清楚,

  这意味着麻烦来了。

  周泽很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麻烦这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接踵而至,他偏偏又是一个最讨厌麻烦的人。

  嗯,

  如果周老板知道原本眼前这个女孩儿都准备走了,被老道的电话直接留下来的话,

  估计会直接罚老道帮整个徐州市的争创文明城市做一番贡献,承包整个市区的马路。

  没有问你是谁,

  也懒得再去问东问西,

  其实,

  但看这河面上的彼岸花,

  也就能猜出几分了。

  彼岸花,又是彼岸花,

  为这彼岸花已经引发过一次麻烦了,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再给周泽一次选择,他肯定还是会这么做。

  况且,

  当时那个培养彼岸花的“花圃”,严重地影响到了他书屋的生意,而且把普通人的亡魂当养分吸食成渣滓,这种事儿也太残忍了。

  “你不怕么?”

  黝黑少女问道,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呢,偷东西的贼被失主抓到了,结果却一脸的淡然。”

  黝黑少女撑着竹篙,一脸无奈的样子,

  仿佛是在说“这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不怕啊,反而挺高兴的。”周泽回应道,“上次弄来的彼岸花快吃光了,正发愁呢,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了。”

  “呵呵。”

  黝黑少女笑了,

  将竹篙从河面之下拔出,

  娇小的身体此时却像是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竟然举着竹篙在空中划了一个圈,普通人,可绝没这个臂力。

  “杀了几个鬼差而已,真把自己当个大人物了?

  那个喜欢玩儿傀儡的变态老头,也在你们手里吧,真的,人啊,别总把自己看太高。

  眼高于顶,是要摔跟头的。”

  说着说着,

  黝黑少女一只手举着竹篙一只手指了指自己,

  “婆婆教育过我,甭管你种了多少花,你也只是一个园丁的命,我一直记着,我希望你也能记着。

  你自己不愿意记,我就帮你记!”

  黝黑少女手臂一甩,手中的竹篙直接横劈下来,赫赫生风!

  周泽没动,

  身边的莺莺向前一步,站在了周泽身前,

  双手交叉!

  “啪!”

  竹篙被莺莺夹在了手中,

  黝黑少女双臂摆动,却没能控制得住竹篙,

  莺莺目光微凝,双臂也在微微颤抖。

  两个力霸王少女,

  棋逢对手。

  周泽没急着出手,而是往后退了几步,蹲了下来,伸手把莺莺刚丢在地上的烟和打火机捡起来,自己悠哉悠哉地点了一根烟。

  倒不是自己偷懒让女仆跑前面打生打死,

  而是周泽担心附近还有人藏着,所以自己负责警惕一下四周。

  嗯,

  自己以前好像不会有这种意识和念头?

  抖了抖烟灰,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黑夜给这座城市染了色,同时也给一些东西涂抹上了保护色。

  两个女孩儿围绕着竹篙僵持了许久,

  到最后,

  黝黑少女脚下的筏子直接碎裂断开,

  同时她整个人腾空而起,借着竹篙的支点作用顺着竹篙一路下滑,速度极快。

  种田是个苦差事,

  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所以身体素质得好。

  好在白莺莺在安律师的推荐下,报了好几个班学了打架,也不再是靠僵尸蛮力的小姑娘了,见对方来者不善,莺莺果断地后退几步,同时一个侧身跆拳道的一个高抬腿,踹中了竹篙。

  “喝!”

  竹篙倒偏出去,连带着自上向下滑动的黝黑少女也一起偏离了方向,不过少女侧身一只手扣住了竹篙,下一刻,竹篙飘浮在了水面上,而少女则是脚踩着竹篙,并没有落入水中成为落汤鸡。

  这一套动作下来真他娘的销魂,

  仿佛小时候看的武打片场景在你面前被真实重现了一样,

  如果不是为了照顾一下自家莺莺的立场情绪,

  周老板都要下意识地鼓掌叫好了。

  手机已经拿在手里,

  但是没有信号,

  好在周老板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

  恐怖片里的真理,手机这个玩意儿永远是没用的。

  把手中的烟头丢在了地上,用鞋底踩了踩,周泽还是没动。

  附近似乎什么异常都没有,但没有异常往往就是最大的异常,特么的自己和莺莺不过是跑远了点在河边洗洗手聊聊天,

  又不是跑到深山老林子里,

  你这后头马路上这么久了不说行人了连辆车都没有,

  这不是欺负人智商是什么?

  “花开彼岸,人去往生!”

  黝黑少女似乎是放弃了用拳头解决问题的想法,

  因为她感觉到面前的这个少女,

  拳头似乎比自己还硬一点点。

  一时间,

  河水里的彼岸花全都化作了花瓣,向莺莺飘了过来,于中途中,彼岸花开始了燃烧,一团团蓝色的火焰,夹杂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这火,

  让周泽想到了自己跟安律师去地狱时碰到的那个带着旗袍女的老妪,老妪那灯笼里的火焰和这个有点像。

  这是业火!

  “莺莺,后退!”

  周泽马上起身。

  “老板,莺莺能顶得住!”

  怎么能在老板面前输给这个小蹄子!

  莺莺眼眸之中有黑色的煞气流转,

  而后双臂撑开,

  猛地向地上一拍!

  “轰!”

  附近的地面都颤抖了起来,

  连带着面前的水花溅射了很高很高,同时在煞气的作用下凝结成冰,竟然将这业火给挡了下来。

  “呼……”

  周泽有些意外。

  “莺莺,这么厉害了啊?”

  “昂!都是和老把你睡出来的!”

  黝黑少女身形一顿,见业火被挡了下来,也没多少吃惊,眼前的这头僵尸不简单,自然就没那么容易对付。

  不过,她的底牌可不止这么点。

  下一刻,

  黝黑少女摊开双手,

  一枚蓝色的果实出现在掌心中,随即被她一口吞下,一时间,黝黑少女的气息猛地提升,好像也长高了一些,也变白了一些。

  “老板,她犯规,她嗑药了!”

  莺莺很是气不过,

  她不想输。

  周泽的目光则是看向了身后,

  在那里藏着么?

  “莺莺,你再拦一会儿。”

  说罢,

  周泽指甲长出来,插入了河堤壁面,借力直接翻身跳到了马路上。

  马路对面有一道黑色的身影站在那儿,

  见周泽出现了,

  他有些无奈地摇摇头道:

  “阿弥陀佛,施主,你好像变了不少。”

  “你认识我?”

  黑影中的人走了出来,

  经典的形象,

  袈裟,

  癞头。

  “是你?”

  周泽恍然,

  他记起来了,

  在捣毁通城那处彼岸花种植园时,他曾见过这和尚留下的分身。

  “阿弥陀佛,施主记起来了?”

  “嗯。”

  “那施主可以先去帮你的女仆把那个黑黑的女孩儿先解决了,我们到时候再来好好叙旧。”

  周泽看着癞头和尚,没动。

  “施主,贫僧确实是和她一起的,但贫僧只是答应帮忙布置一下结界,可没答应她要下来帮她打架。

  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一点施主可以放心。”

  “轰!”

  “轰!”

  河岸边,已经打得很凶了。

  磕了药的黝黑少女确实变得强大了起来,竟然用肉身强打白莺莺。

  莺莺竟然被她打退了好几次。

  但莺莺没有喊周泽下来帮忙,而是咬着牙继续硬抗着。

  “轰!”

  又是一拳轰过来,

  莺莺被打飞出去,身体狠狠地撞在了河堤岸壁上,岸壁都凹陷了下去,直接撞出了一个坑。

  黝黑女孩站在前面,揉着自己的拳头。

  这女僵尸,

  真耐打。

  “你打不过我,认输吧,我花圃里缺一个帮忙提水的,你可以来做。”

  莺莺摇晃着身子,

  从岸壁里走了出来,

  气鼓鼓同时又很认真严肃地说道:

  “我跟你讲哦,

  趁我家老板没生气时,

  你赶紧跪下来求饶!

  我们家书店,

  还缺一个…………”

  莺莺卡壳了,

  不对,

  书店里已经人满为患了,

  “抱歉,我们家书店好像不缺……

  啊,

  书店还缺一个种菜的!”

  “…………”黝黑少女。

  “老板正发愁彼岸花口服液要喝完了呢,你来得正好,

  跟我们回书屋种菜吧!”

  “…………”黝黑少女。

  “嘤嘤嘤,

  人家可以勉强收留你,

  但你准备和我们一个房间睡!

  林可那个小蹄子现在不在了,

  但我不允许你再过来当第三者。”

  “你成功逗乐了我,小可爱。”

  黝黑少女笑了两声,

  “所以我觉得把你种下去的话,你应该会更可爱。”

  说着,

  黝黑少女再度扑了过来,

  一拳砸出去。

  “轰!”

  莺莺双拳挡住了对方这一拳,

  但莺莺整个人也在快速地后退中,

  黝黑少女毫不放松,

  继续施加力量,

  只是,

  黝黑少女忽然发现对方后退的速度正在减慢中,

  怎么可能?

  莺莺低垂着的头慢慢地抬起来,

  她的头发也开始不断地变白,

  整个人的气质开始发生剧烈改变。

  “你知不知道老板每次生气之后变身,对他的安危影响很大的啊!

  你们怎么总是一个一个地这么不懂事呢!

  人家已经答应让你一起回书屋种菜了,

  可以允许你和我一起伺候老板,

  这是你的荣幸啊!”

  白发的莺莺身形一顿,完全止住了,

  而后双手伸出,抓住了黝黑少女的肩膀,

  过肩摔!

  “轰!”

  黝黑少女被直接掀翻在了地上,

  一脸懵逼。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