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七十九章 你好毒!

第四百七十九章 你好毒!

  可以说,莺莺的白发暴走状态,完全是和周泽长年累月睡在一起才产生的异变,靠着吸收周泽散发出来的气息,使得自身的血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进化。

  这似乎是一件让人很难以理解的事情,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算正常。

  毕竟赢勾是上古四大僵尸始祖之一,又曾是幽冥之海的主人,雄踞一方,镇压地狱。

  哪怕现在有些落魄,但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威严。

  这就相当于几十年前被下放改造的老干部,看似落魄了,接受改造,但他如果教你上课学问,和你村小的老师教你,水平差距,其实真的很大很大。

  也因此,白莺莺有了这种变化,也就不足为奇了,如果一点变化都没有,那才叫奇怪。

  幸好安律师不清楚其中缘由,否则若是他知道的话,肯定会催促周泽赶紧去继续找僵尸睡;

  反正都是睡,只睡一个太亏了,找一屋子僵尸一起睡;

  运气好的话,

  一屋子僵尸一起进化,

  睡出一个僵尸军团。

  当然了,莺莺本就不是普通的僵尸,她毕竟是白夫人滋养了两百年而诞生的生命,和那些路边的野花野草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

  可能别的僵尸,哪怕是被周泽睡出老茧来了,

  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黝黑少女被掀翻在地,一脸震惊地看着面前的白莺莺。

  白莺莺依旧是严肃脸,

  很生气,

  真的好气哦,

  在莺莺看来,

  她已经准许这个黝黑少女进入书店给老板种菜了,

  她居然还敢打我!

  她居然还不满足!

  伺候老板这种天大的荣幸,

  你居然还不知足?

  如果不是看在你皮肤黑,老板不会看上你对我没竞争压力的情况下,

  你以为人家会准你进书屋么?

  身为大妇,额……

  反正人家已经做出这么大让步了,你居然给脸不要脸!

  黝黑少女闭上眼,

  身上开始发烫,

  同时,

  她的嘴张开,

  莺莺本能预警,瞬间从少女身上跳开,

  一团冲天的业火从少女嘴里喷了出来,

  莺莺因为躲避的快,

  所以没什么事情。

  少女则是重获自由,重新站了起来,只是似乎是药效过了,她脸色有些发白,身形有些摇摇晃晃的。

  白莺莺则是长发飘逸,霸气依旧!

  毕竟一个是靠药力催发,

  一个则是靠血统支撑,

  虽然都是短暂获得的力量,但靠药物终究效果更差一些,副作用也更明显一些。

  “上一个让我帮她种菜的人,

  我已经把她给当菜种了。”

  黝黑少女一边冷笑着一边说道。

  “哼。”

  莺莺发出一道鼻音,

  表示不屑。

  “把她种下去之后,我就发誓。

  我,

  彭美丽,

  就算是饿死,

  就算是从这儿跳下去,

  也不会再给任何人当奴隶去种菜!”

  白莺莺歪了歪头,

  捏了捏自己的拳头,

  “那人家只好把你打哭哭了,

  然后绑回去!”

  莺莺知道,这个女孩儿会种彼岸花,为了老板能每天幸福快乐地吃饭,这个小蹄子,她必须带回家!

  “和尚,你还不下来!她是僵尸,你的功法正好克制她,她太难缠了,我搞不定!”

  黝黑少女对着上头的马路喊道。

  “施主,你听错了,她肯定不是在喊我,这附近肯定还有其他的和尚。”

  癞头和尚还故意环顾四周,找了找。

  周泽正准备做个了断,不管这癞头和尚到底是什么立场,先把结界破开来再说,莺莺那边似乎不光没吃亏,反而还占了便宜,那自己就放心了。

  然而,

  就在这时,

  周泽忽然感觉到自己胸口一阵绞痛,

  像是有一个黑洞,

  正在吞噬着自己的灵魂。

  这……

  怎么回事?

  ……………………

  “这狗肉,爽!”

  老道又抿了一大口酒,

  他今儿个是吃爽了也喝爽了,

  自打上次从监狱里出来后,他还没这么恣意放纵过。

  其实,老道自己心里也有谱,知道那次的事儿是他的问题,因为嫖娼遇到这腌渍事儿,他也觉得丢人。

  好在,

  有酒有肉,

  之前的郁结倒是可以暂时一扫而空了。

  而且面对的还是很对自己脾气的安律师。

  在老道眼里,安律师平时经常像是挥舞着皮鞭鞭策书屋众人“努力努力在努力,成功成功再成功”的领班,

  但在男人喜好方面,

  他和自己还是一路的。

  不像是老板跟老许他们俩,对那方面似乎不是很看重,整得跟不食人间烟火似的。

  “来,咱们再干一杯,然后去品茶!”

  安律师举起酒杯,“我跟你说啊,老道,这徐州的茶,还不是最好的,最好的,还要再往北一点。”

  “京城?”老道虚心受教。

  “不不不。”安律师摇摇头,“那边查的严,在庄里。”

  “石家庄?”

  “对头。”

  “那我们现在坐高铁……”老道说了一半停住了,因为他知道不可能玩得这么疯,毕竟还有正经事做,譬如身边行李箱里塞着的那个老头,还有要找寻的林可。

  今晚不过是暂时休息放个假而已。

  “来,干杯!”安律师催促道。

  “好,干杯!”

  二人的杯子碰到了一起,

  然后一同饮尽。

  “老道啊,你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去结账。”

  安律师对老道说完,就站起身,但没走几步,就又退了回来,很是踉跄地坐回到了椅子上,而后埋头,呼呼大睡起来。

  “哈哈哈哈哈,你呀你呀,跟贫道我玩这个套路,没事儿,这顿饭啊,贫道请了。

  贫道跟王麻子熟,他也不好意思收贫道的钱的,

  听说王麻子准备响应国家政策要二胎了,

  贫道答应帮他二胎免费祈福就是了。”

  老道笑呵呵地站起身,

  然后刚站起来,

  他就“哐当”一声又坐了回来,

  捂着自己的额头,

  “贫道怎么也好晕。”

  “噗通”

  老道也趴在了桌上,

  睡着了。

  “吱吱吱!”

  因为是公众场合,之前一直在老道包里睡觉的小猴子爬了出来,它不吃这玩意儿的,但是在跳到饭桌上后,

  先看看老道,

  再看看安律师,

  伸手抓抓这个头发,

  用脚踹踹另一个脖子,

  然后自己挠挠头,

  有些纳闷,

  这两个怎么一下子喝醉成死猪一样?

  ………………

  周泽只觉得自己胸口位置一阵火烧火燎,

  而且自己的意识正在不断地虚弱下去。

  这不是蒙汗药,也不是什么迷药效果,

  因为他是医生,他能感知到自己身体现在是一切正常,也没有虚汗。

  “阿弥陀佛,药效终于起作用了。”

  癞头和尚走了过来,

  但没敢太靠近。

  “老板!”

  就在这时,

  原本在下面的莺莺在感知到老板气息忽然诡异地衰落后,顾不得去管那个黝黑少女了,马上跳了上来,把站立不稳的周泽搀扶住。

  周泽只觉得自己的意识正在不断地沉迷,

  而且越陷越深,

  和犯困的感觉很相似,

  却又有点不同,

  犯困是可以靠意志力扛过去的,而且周泽再困在没有莺莺时也不可能睡着,但刚才在莺莺没过来前,他就已经有种要直接昏睡过去的强烈感觉了。

  “老板,你怎么了?”

  莺莺焦急地问道。

  这时,

  黝黑少女也爬了上来,翻身跳到了马路上。

  “阿弥陀佛,贫僧差点以为你的药不管作用了呢。”

  黝黑少女瞥了癞头和尚一眼,没好气道:“肯定是他肉吃得少,所以效果起来得慢,他那俩同伴现在肯定睡得跟死猪一样。”

  被下药了?

  周泽皱着眉,他感觉自己已经很难再坚持下去了。

  “是啊,打架不是我的专长,我的专长啊,是种花,还有,下毒。”

  黝黑少女很是得意地笑笑,刚才还真的好险,这家伙身边的女僵尸没想到这么棘手,好在现在这家伙马上要倒下了,到时候女僵尸交给身边的癞头和尚去对付就可以了。

  佛门对付隐煞之物的办法可多的是。

  “而且我的毒,不对身体有效,只对灵魂有效,所以更难以察觉出来。”

  黝黑少女摇晃着脑袋,

  “真以为我傻啊,知道你们在酒店里大杀四方,还敢傻乎乎地上来跟你们硬碰硬?

  刚刚啊,

  只是手痒想玩玩而已。”

  “老板,老板!”

  莺莺急得都要哭了。

  “别哭啊,放心吧,你老板不会死,我这毒,只会让灵魂陷入沉睡,不会伤人性命的,毕竟,他既然吃了我的彼岸花,那我还得把他带回去种下去呢,不然怎么能弥补我的损失?

  人死了种下去,可没有人还活着的时候种下去效果好。

  到时候,你这头僵尸被我驯服后,可以来帮我给他浇水。”

  “阿弥陀佛。”

  癞头和尚双手合什,念了一声佛号,而后拿出了一串佛珠,直接向白莺莺砸去。

  白莺莺不得不背着自家老板迅速后退腾挪,躲开了这刚猛的一记,最重要的是,这佛珠上的气息让她很不舒服。

  癞头和尚的佛门功法,对白莺莺这种僵尸存在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再加上这附近布置着结界,女僵尸不可能逃出去,他有一种已经完全掌控局面的感觉。

  此时,一招逼退白莺莺后,癞头和尚也不急着进攻,而是扫了一眼被女僵尸背着已经几乎陷入昏迷的周泽,

  对身边的黝黑少女问道:

  “阿弥陀佛,贫僧听说不少鬼差会借宿在活人的身体里,其实是一体双魂,自己的灵魂拿来办公,普通人的灵魂则用来休息和进食。”

  “那也不过是一个是自己的灵魂,一个是普通人宿主的灵魂而已;

  他既然已经中毒了,就算是沉睡后切换出宿主的灵魂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咱们还会怕了他不成?

  那可真是笑话了。”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