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我到底,放出了什么!

第四百八十一章 我到底,放出了什么!

  “哑巴了?

  说话啊!”

  周泽缓缓地睁开眼,

  慢慢地扭过头,

  看向了正抓着自己的黝黑少女。

  眼里,

  有一抹淡淡的不解,

  似乎对这种场景,

  有些莫名其妙,

  没有一点点的防备,

  也没有一点点的建设,

  没受到召唤,

  忽然间地苏醒,

  还被人拍了拍下巴,

  问自己是不是哑巴?

  太多太多的不解,太多太多的突然;

  一时间,

  周泽和黝黑少女脸对着脸,距离很近很近。

  “哈,和尚,你看看,这家伙不会是一个脑瘫吧?

  哈哈哈哈,

  原来这鬼差是找了个脑瘫上身的,

  哈哈哈哈!”

  黝黑少女心情不错,

  偷盗自己通城种植园的人抓到了,又抓到了一个自己喜爱的僵尸可以带回去当苦力,

  虽说原本请客吃饭的那帮人被一锅端了,但能拿在手里的才是自己的,虚无缥缈的承诺她是从不在意的,没了也就没了吧。

  种地的人,最讲究一个踏踏实实脚踏实地。

  这是她婆婆告诉她的人生道理,在领悟了这些道理后,她才把婆婆种下去的。

  “阿弥陀佛,众生平等,瘫傻,不是这位施主的错,他也是一个可怜人啊。

  尤其之后还被鬼差选做了附身的对象,此中艰辛,只有他这个当事人最清楚了吧。”

  癞头和尚双手合什,

  对被黝黑少女抓着的周泽念了一声佛号,

  当真是慈悲为怀,悯怜众生。

  脑瘫?

  艰辛?

  可怜?

  他们在说谁啊……

  哦,

  他们在说我啊……

  他们!

  在!

  说!

  我!!!

  周泽动了,

  他伸手,

  抓住了扣住自己脖颈的那只手,

  这只手,

  虽然是女孩的手,

  但有点黑,也有点糙。

  “哟,终于懂得反抗啦?和尚,你把那头僵尸先封印好,我们准备走啦,我想我家的花花草…………”

  忽然间,

  黝黑少女不说话了,

  因为她发现自己原本扣着周泽脖颈的手,

  正在被对方慢慢地拿开。

  最关键的是,

  她没有感受到对方使用多大的力量,

  但自己的右手却像是完全不听自己使唤了一样。

  “阿弥陀佛,好。”

  癞头和尚走向了莺莺,还没注意到身后的情况。

  是啊,

  谁会注意背后的情况呢?

  谁又会知道,

  这是一个特殊的鬼差,

  人家平时都是用小号玩儿,

  结果把小号弄下线之后,

  上线的,

  居然是神装大号。

  周泽捏着黝黑少女的手,

  挣脱开后,

  他的双脚也落在了地上。

  身子侧过来,

  看着这个小黑妞,

  周泽微微侧了一下头。

  黝黑少女眼睛当即瞪大了,

  虽然眼前的这个人身上没有任何的气息泄漏,

  但她忽然本能地预感到了一种恐怖的危机感,

  马路两侧的花花草草在此时像是在一起向她发出最为严厉的警告!

  “咕嘟!”

  黝黑少女没有去尖叫,

  也没有去喊比较远的癞头和尚,

  这危机感让她清楚,

  自己已经没有多余时间去做更多余的事情了。

  喉咙一颤,

  腮帮子一鼓,

  顷刻间,

  黝黑少女张开嘴,

  一团业火从她嘴里喷射了出来!

  恐怖的业火,

  席卷而出,

  这么近的距离,

  他又抓着自己,

  肯定躲不开!

  但接下来的一幕,

  让黝黑少女的心都在刹那间凉了。

  对方,

  没躲,

  是真的没躲,

  但自己喷出来的业火,

  竟然随着对方鼻子的呼吸,

  瞬间吸入了鼻孔之中,

  一点都不剩!

  这…………这…………这…………

  这怎么可能!

  周泽用一只手,轻轻地蹭了一下鼻尖,而后,

  继续以一种很平静的眼神,

  看着面前的黝黑少女。

  当业火喷出来时,

  癞头和尚有所感应,

  但是他没回头,

  而是继续扯动着盖在莺莺身上的袈裟,

  有些好奇地背对着事发地喊道:

  “不是说要把他带回去种了么,怎么现在就把他给烤了,等不及了还是肚子饿了?”

  黝黑少女很想叫,

  但她不敢叫,

  面前男人的眼神,

  是那种绝对的平静,

  仿佛自己面对的是一片死亡之海,

  在他的目光之下,

  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渺小得像是即将滴落进海里的一滴水,根本就无从寻找,也没人愿意去寻找。

  “说…………话…………啊…………”

  周泽开口道。

  声音有些沙哑,

  也有些低沉。

  黝黑少女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她的心神都被完全镇压住,

  这个时候,

  她的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

  不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哪根经搭错了,

  面对周泽的质问时,

  她竟然扯了扯嘴角,

  尬笑了一下。

  “哑…………吧…………了?”

  “…………”黝黑少女。

  “啊啊!!!!!!”

  莺莺的惨叫声传来,

  原来是癞头和尚已经收紧了自己包裹在莺莺身上的袈裟,而且还取出了一枚黑色的钉子,正准备钉上去!

  莺莺之前原本有机会破开袈裟的封印,

  但在黝黑少女拿自家老板的性命做威胁后,

  她主动放弃了抵抗。

  而此时,

  已经被彻底收紧的她,更是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了。

  只要癞头和尚将这钉子钉下去,

  就算是僵尸王级别的僵尸,

  也得被镇压!

  地下门道里,所谓的盗墓门派似乎都有各自对付僵尸的手法,但实际上,这些盗墓门派只是学到了皮毛,比如黑驴蹄子这类的东西。

  自古以来,

  对付邪煞存在,在中原地区,还是佛道两家最有经验。

  在莺莺叫声传来之后,

  周泽眉宇之中似乎流转出了一股不满,

  显得有些不耐烦。

  似乎也在犹豫,

  更像是在挣扎,

  到最后,

  他松开了抓着黝黑少女的手,

  向癞头和尚那边走去。

  黝黑少女一开始有些不敢置信,

  就这样放自己走了?

  这么大气有牌面的么?

  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

  黝黑少女见癞头和尚还在那里封印女僵尸毫无察觉,

  她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开溜。

  甚至毫不犹豫地拿出了之前在和莺莺打架时吃过一次的植物种子,准备嗑药逃跑。

  但背过身去的周泽只是轻声道:

  “咖…………”

  而后停下脚步,

  抬起头,

  深吸一口气。

  黝黑少女磕了药,速度更快了。

  “咖…………”

  周泽咬了咬牙,

  而后深呼吸。

  黝黑少女快跑出视线范围啦!

  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周泽很是不情愿地一挥手,

  快速道:

  “咖啡。”

  刹那间,

  五道黑色的锁链直接从地下窜出,

  以一种不讲理极为霸道的方式将奔跑中的黝黑少女的脖子以及四肢全部锁住,

  “噗通!”

  黝黑少女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鼻子都开始流血了。

  但更恐怖的是,

  锁链拖拽着她开始飞速地往回,

  身体皮肤和地面开始了极为亲密快速的接触,

  等被拖拽到了原地时,

  黝黑少女不黑了,

  反而变得红通通的,

  全身上下都是血,

  极为凄惨。

  “为什么…………为什么…………”

  黝黑少女有些不理解,

  她不理解既然你不愿意放自己走,

  又为什么放她撒欢儿地跑这么远?

  难道只是想让自己跑远点拖回来时受的苦更大一些?

  她是真的冤枉人了,

  这倒真不是故意的。

  这时候,

  原本还在忙着封印准备钉钉子的癞头和尚终于察觉到身后的不对劲了,

  马上转过身看向身后。

  他看见黝黑少女很是凄惨地被锁在了地上,

  看见了正在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的周泽。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癞头和尚连念了两声阿弥陀佛,

  很多时候,“阿弥陀佛”有很多种意思,

  比如:施主您真大方,香火钱我就收下了。

  比如:哦,原来是这样。

  比如:好尴尬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这里,

  则是指:

  我的天呐!我的天呐!

  这到底是怎么啦!

  “阿弥陀佛,施主,你醒了?”

  癞头和尚本能地站起身,后退了几步。

  虽说他无法从周泽身上感应到什么气息,但那个趴在地上很惨的黝黑少女以及他的第六感告诉自己,

  面前的这个人,

  很危险。

  周泽没理会癞头和尚的打招呼,

  而是走到被袈裟包裹的莺莺面前,

  直接道:

  “丢…………人…………”

  和那个家伙睡了这么久,

  还这么没用,

  丢人。

  “是这样子的,这位姑娘是为了保护您的生命安全,所以才放弃抵抗的。”

  癞头和尚赔着笑脸说道。

  周泽愣了一下,

  随即目光中有了一点点的愤怒情绪,

  聒噪得很啊,

  意思是,

  丢人的不是她,

  是我?

  蹲下来,

  伸手放在了袈裟上,

  一根暗红色的指甲长出。

  “施主,这是贫僧师门祖传的袈裟,被佛门历代祖师高僧加持祭炼过的,从内部破开还好,如果想要从外部破开,不得法的话,可是会对被封印的人造成更大的伤害!”

  癞头和尚双手合什提醒道。

  周泽仿佛没听见,

  指甲轻轻一划,

  原本坚固无比可以封印住僵尸的袈裟直接“哗啦”一声被撕裂开,

  而躺在里头的莺莺则是迷蒙着眼,

  有些迷迷糊糊的,

  但绝对没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这…………

  癞头和尚的嘴角忽然生硬地抽了抽。

  “阿弥陀佛,施主,看来您和这袈裟有缘,和我佛有缘;

  贫僧这就离开,

  日后有缘我们再…………”

  癞头和尚话说了一半,发现周泽正看着自己,嘴角带着笑意。

  很显然,

  他的意思很简单,

  不准备放自己走。

  局面转变得太快,

  饶是癞头和尚这等人精迅速地分析出了形势变化也做了相应的态度转变,

  但在这个时候,

  他清楚,

  这件事不可能善了了!

  该死,

  那个种田少女不是说肯定能毒倒的么,

  怎么变成这样?

  还有,

  你一开始就露出这股子气质,

  老子怎么可能对你出手!

  下一刻,

  癞头和尚猛地一拍胸口,

  一道金色的符纸显现,

  贴在了他的额头位置,

  刹那间,

  在其身后仿佛站着一尊金佛!

  “请我佛上身!

  施主,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可不要欺人太甚!

  需知,

  佛门亦有金刚怒目相!”

  周泽慢慢地站起身,

  与此同时,

  原本一直压抑着的气势陡然迸发出来,

  桀骜,

  跋扈,

  盛气凌人!

  恐怖的气场让这结界,

  都开始摇摇欲坠起来,

  甚至已经出现了瓦解的趋势!

  被锁着趴倒在地上的黝黑少女眼睛睁得大大的,

  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股恐怖骇人的气息,

  究竟是什么,

  自己,

  到底放出了什么东西?

  而当周泽的目光看向癞头和尚时,

  癞头和尚的脸直接僵硬住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身后的佛影竟然被这一眼看得已经有了崩裂的趋势!

  这他娘的,

  到底是谁啊,

  这么可怕!

  一时间,

  癞头和尚脑海中浮现先前自己和黝黑少女的对话:

  ……

  “一个普通人又有什么好怕的?”

  “怕一个普通人岂不是成了大笑话?”

  “哑巴了?”

  “脑瘫了?”

  “阿弥陀佛,他真可怜啊,是个饱受艰辛的人。”

  ……

  他娘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癞头和尚惊恐的眼眸里,

  忽然显露出一抹明悟之色,

  是那个通城鬼差,

  眼前的这位,应该是那个通城鬼差体内住着的东西,

  天呐,

  是自己和那个小黑妞一起把人药翻了,

  等于是自己二人把铁笼子打开,

  把眼前的这位给放出来了!

  不得不说,

  癞头和尚很聪明,

  非常非常的聪明,

  但有些时候,在绝对的力量面前,

  再多的聪明,

  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周泽向前走了一步,

  癞头和尚身后的佛影已然扭曲了起来,

  癞头和尚震惊地发现,

  是佛,

  是佛在畏惧!

  佛也会怕?

  “这…………是什么…………”

  “是是是……是佛。”

  癞头和尚牙齿打颤地回答道。

  “哦……”

  周泽摇摇头,

  继续道:

  “我出生时…………世间无佛…………”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