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心,痛得无法呼吸(第二更!)

第四百八十三章 心,痛得无法呼吸(第二更!)

  其实,

  周泽还是有点不明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以前的话,

  是那个主动解开封印,遇到麻烦时把自己喊出来,

  自己才会得以出来。

  但这次,

  没有任何的征兆,

  仿佛一睁眼,

  自己就苏醒了,

  且掌控了这具身体。

  斩三尸的同化周泽的计划没有成功,还被周泽递了根烟再加一个“安”,

  给弄得怒火中烧,

  然后情景的忽然变化,

  这才是刚才刚苏醒时他沉默那么久的原因。

  此时,

  周泽走到了白莺莺身边,

  白莺莺有些害怕地看着他,

  看着这张自己平时无比亲戚的脸,

  此时的她,

  却觉得很是畏惧。

  这种畏惧不光是体现在情绪波动时,

  也体现在了脸上,

  很清晰,

  很明显,

  毕竟,

  对他的畏惧,

  是烙印在骨子里烙印在血统里的。

  “为什么…………怕我…………”

  周泽开口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

  他自诩能够淡漠地面对一切,

  但对这头小僵尸,

  却有着一种特殊的感觉,

  是一种,

  很奇怪的亲近感。

  因为有了这种亲近感,所以他才会好奇,才会去问这个问题。

  “啊,额…………”

  白莺莺一时有些语塞,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此情此景,

  有点像是俩初中生男女,

  男的拉着女的手,

  问: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但令画面崩塌的是,

  从白莺莺的视角上来看,

  自己面对的哪里是一个初中生大男孩,

  明明是自家的老祖宗!

  想像一下,

  忽然有一天,

  你一觉醒来,

  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头坐在你床边,

  拉着你的手,

  告诉你他是你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

  这位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还一本正经地问你“为什么怕他”?

  你是什么感觉?

  “啧……”

  见白莺莺不回答,

  周泽忽然觉得有些无趣,

  伸手,

  放在了白莺莺的额头位置,

  白莺莺不敢动,

  只是觉得对方的手掌很冷,

  她这头僵尸都觉得发寒!

  “嘶…………”

  一阵抽痛感传来,

  莺莺闭上了眼,

  等再睁开眼时,

  却看见周泽从她眉头位置抽出了一条金色的丝线,而后毫不犹豫地将其捏碎。

  这些,是残留在莺莺体内的佛门属性力量。

  随即,

  白莺莺惊讶地发现原本很是难受的身体,现在变得轻松多了,虚弱还是虚弱,却不似先前那般难受了。

  “谢谢……”

  周泽看着面前的女僵尸,

  闭上了眼,

  像是在思考什么,

  而后又睁开了眼,

  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然后,

  还没来得及做什么,

  就只觉得手掌一滑,

  周泽目光一凝,

  似乎有些诧异,

  有些意想不到,

  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匪夷所思!

  女僵尸,

  竟然把手给抽走了。

  不让自己抓!

  “呵呵呵…………”

  白莺莺尬笑着。

  好气哦,

  不敢反抗的说,

  但还要装作很礼貌的样子!

  周泽眼眸里泛起一股红色的光芒,

  而后抬起头,

  强行压制了下去,

  白莺莺只觉得在刚才,

  自己身边的温度瞬间骤降,但很快就又回升了。

  身为僵尸,

  白莺莺第一次体验到了气候温差的变化对身体所造成的影响,

  以前的她是完全没这个概念的!

  周泽再度伸手,

  攥住了白莺莺的手。

  抓紧了,

  用力了,

  嗯?

  她还想抽走?

  她居然还敢抽走?

  她怎么敢?

  还抽?

  你还用力?

  居然还在尝试?

  仍然在抽?

  有完没完!

  嘶……

  周泽深吸一口气,

  白莺莺用力在抽,但抽不出去,他的力气好大啊。

  然后,

  白莺莺发现对方在颤抖,

  是的,

  在颤抖,

  咦,

  他抖什么?

  是不舒服了么?

  “啊,疼!”

  还没来得及思考太多,

  白莺莺只觉得自己掌心位置传来了一阵刺痛,莺莺的身体平时摸起来抱起来很柔软光滑,但实际上,想要真的伤害到她,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对方也松开了手。

  白莺莺马上摊开自己掌心,

  发现那里竟然被指甲刺出了一个很深的伤口。

  白莺莺咬了咬嘴唇,

  眼里噙着眼泪,

  抬头看了看蹲在自己身边的周泽,

  好想打他啊,

  但好像真的打不过啊!

  啊啊啊啊啊!

  不过,

  白莺莺没有发现的是,在她掌心伤口深处,有黑色的东西正在慢慢地流转,渐渐融入到其身体之内,消散于无形。

  周泽就这样看着白莺莺,

  他能清楚地从白莺莺眼里看见愤怒以及憎恨,

  这更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扬起手,

  莺莺吓得缩了一下脖子,

  闭上眼。

  老祖宗要打你,

  没办法,

  只能受着。

  但没抽下去,

  还是放了下来,

  而后,

  站起身,

  走向了那边被自己用无形的锁链困锁在那里的黝黑少女。

  黝黑少女脸贴着马路,身上不知道擦破了多少处的皮,很是凄惨,此时她闭着眼,不停地在嘴里念叨着:

  “他看不见我,他看不见我,他看不见我…………”

  人们经常会去嘲讽鸵鸟把头埋进沙坑里躲避危险的这种自欺欺人的行为,

  但其实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这类的事情,大部分人其实在生活工作上都做过,甚至做得比鸵鸟还要有经验。

  周泽走到了她面前,

  站着;

  “他看不见我,他看不见我,他看不见我…………”

  而后,

  黝黑少女停止了呢喃,

  睁开了眼,

  勉强地抬头,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周泽。

  对方站得很直,

  只是目光微微向下,

  在俯视着自己。

  “呵呵…………呵呵…………呵呵…………”

  黝黑少女咧开嘴,

  礼貌而又尴尬地傻笑着。

  这个时候,

  她除了这个反应以外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怎么办?

  哪怕现在把婆婆从菜地里挖出来,

  估计婆婆也不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办了。

  周泽没动,也没说话,

  继续这样俯视着她。

  氛围,

  陷入了一种凝滞,

  磅礴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黝黑少女心里苦不堪言,

  她只是一个种花的可怜小姑娘,

  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呵呵…………呵呵…………呵呵…………”

  黝黑少女笑得只觉得自己嘴角都开始抽搐了,

  口水都开始滴淌了下来。

  这时候,

  周泽忽然蹲了下来,

  黝黑少女“滋溜”一声,把口水吸了回去,

  很是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男子。

  “你……这个……样子…………”

  “嗯?”

  “脑…………瘫…………么?”

  “…………”黝黑少女。

  刚才不久,

  黝黑少女才抓着面前的男人,

  还伸手拍着他的下巴,

  笑哈哈地喊:

  “喂,他是个脑瘫唉!”

  一道道黑色的烟雾从周泽身后升腾而起,

  开始环绕着黝黑少女,

  而后,

  周泽掌心摊开,

  一个个瓶瓶罐罐花花绿绿的果实种子什么的,堆满了整个手掌。

  黝黑少女身上的物件儿还真挺多。

  周老板以前喜欢对失去反抗的活人或者死人上下其手摸索点什么东西出来,

  但在这位这里,

  一切变得更为简单了。

  “都是自家种的土特产,没打过农药,无公害;

  不值几个钱,

  请您笑纳。”

  黝黑少女马上露出了朴实的菜农的脸,

  黑黑的皮肤,

  真诚的眼眸,

  像极了歌里唱的《拣麦穗的小姑娘》。

  “咔嚓…………”

  周泽掌心一握,

  手上之前拿着的那些东西瞬间粉碎!

  “额…………”

  黝黑少女心里一下子凉了下去,

  这意味着,

  对方看不上自己种出来的东西,

  由此可以看出来,

  对方也看不上自己。

  她知道自己对于看不上眼的东西是怎样的一种处理方式,通常她都会搅碎了当作肥料撒下去。

  “嘶…………”

  忽然间,

  黝黑少女听到了面前男人倒吸凉气的声音,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

  看见这个不可一世的冰冷男人正用一只手抓着他的胸口,

  单膝跪在地上,

  好像心脏病发作了一样。

  疼,

  他肯定很疼很疼,

  都这么痛苦了!

  “嘶…………”

  周泽使劲地攥着自己的胸口,

  该死,

  这忽如其来的“心疼”,

  让他毫无防备,

  这一下子,

  甚至让他有种无法站立的感觉,

  身形也是一阵摇晃。

  癞头和尚金刚怒目,

  黝黑少女的业火,

  都不能让他皱一下眉,

  但现在,

  他却疼成这个样子。

  “有点…………出息…………行不行…………”

  周泽自言自语道。

  “这些…………垃圾…………留着…………做什么…………”

  周泽仰起头,

  咬着牙,

  眼里全是愤怒的火焰,

  但最让他郁闷的是,

  让他痛恨发怒到几乎要抓狂的人,

  和自己太近了,

  近得就在自己体内,

  自己根本就没办法攻击他,也无法撕碎他,

  甚至,

  自己郁闷得只能这般被动得去承受!

  “没完…………没了…………是吧……”

  周泽警告道。

  “嘶…………”

  心,

  痛得无法呼吸!

  周泽猛地低下头,

  赤红的眼眸盯着面前躺着的黝黑少女,

  黝黑少女吓了一跳,仿佛自己即将要被生吞活剥了一样。

  “喂…………”

  啊,

  喊我么?

  不是您自言自语了?

  “喂……”

  周泽加重了声音。

  “啊,我在呢,我在呢!”

  黝黑少女马上回答道。

  “那些…………”

  周泽指了指地上被自己捏碎的五颜六色的渣滓,

  继续道:

  “还能…………种…………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