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主角模版的癞头和尚(第四更!)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主角模版的癞头和尚(第四更!)

  挣扎,

  角力,

  僵持,

  明知道失败却也要去尝试的勇气,

  哪怕是撕心裂肺地痛苦也一往无前的刚毅,

  斩三尸的谋划失败,反而更滋养得那位的进步,让赢勾心里的那一抹担心变得更为沉重。

  不,

  他不会认为是自己担心了,

  也不会承认自己正在陷入颓势,

  他是至高的,

  是无所不能的,

  这一点,

  他一直确信,

  确信不疑!

  然而,

  这并不影响他去口嫌体正直。

  以前的无数次虚假轮回,很多次的人生,并不是没有出现过意外,但都大概保持着平稳。

  这一世,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走入了偏差,

  先是那个小姨子鬼差几乎疯了一般的安排,

  随即是周泽本人身份的改变,

  再加上泰山府君留下来的遗泽,

  种种的一切巧合或者是非巧合,

  让这一世的看门狗,

  正在不断地朝着一种失去控制的节奏上狂奔!

  遛狗不牵狗,等于狗遛狗

  谁是狗,谁是人,取决于牵引绳在谁的手里握着。

  这段时间以来,

  赢勾慢慢地有一种感觉,

  仿佛自己在很多方面都开始被周老板掣肘起来。

  他的尊严,

  他的高傲,

  他的荣光,

  决不允许自己成为别人手里牵养的恶犬,

  绝不!

  痛苦到极点的嘶吼声不断地从周泽喉咙里传出,

  这,

  就是他的态度!

  白莺莺跪在旁边,心疼得哭成了泪人;

  黝黑少女躺在一侧,被吓得一脸呆滞。

  只有周泽本人还在继续着这场,

  自己和自己的拼杀!

  然而,

  就在这时,

  斜侧方向那个被撞出一个窟窿的广告牌下,

  传出了一阵金属撞击的声响,

  有人在一片瓦砾碎石之中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

  夜幕之下,显得很是突兀。

  白色的练功服此时染上了浓郁的血色,而且很是肮脏,本就不是很好看的头顶,更是多了几个大血包,让人看起来很是瘆得慌。

  其实,

  一开始癞头和尚虽然头顶形象不佳,但穿着袈裟喊一声“佛号”,还是有那么一股子味道的,毕竟他是真的有道行的高僧。

  而现在,

  真的是毫无形象了。

  “呼…………呼…………呼…………”

  癞头和尚不断地发出沉重的喘息,

  他的左脸高高肿起,

  这是被周泽刚刚抽的,

  估计牙齿也不剩几颗了。

  周泽刚刚辣手摧花,虽说小黑妹长得不是很精致的那一款,但能二话不说把人小妹的两条腿打折再下毒的人,也绝对是和“心慈手软”不搭边的。

  所以,

  之前抽飞癞头和尚时,

  周泽是没留手的,

  他觉得这和尚应该被自己抽死了,

  谁知道这和尚竟然这般的,

  头铁!

  看见癞头和尚走出来时,

  周泽也默默地停下了自己的“自残”行为,微微扭了一下脖子,一只手捂着自己胸口上的伤口,按压了回去。

  伤口正在结痂,没有继续出血。

  先前,

  癞头和尚能够靠自己的肉身功夫去压制白莺莺,

  眼下,

  更是在周泽一击之下,

  还能重新站起来,

  这宛若小强一般的生命力,

  实在是令人震惊。

  扛揍,

  意味着能活得久!

  “噗!”

  癞头和尚吐出一口鲜血,

  里头还有几颗碎牙,

  甚至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碎块。

  他挺着脖子,

  倔强地维持住自己摇摇晃晃的身形,

  像是一只高傲的大公鸡!

  黝黑少女躺在地上,此时,她身上的锁链还没消散,她只能侧过头,看着一步一步摇摇摆摆走过来的癞头和尚。

  不知道为什么,

  她忽然有了一种被震撼到的感觉。

  这和尚,

  虽然也是一肚子歪理邪说,

  虽然喜欢当一个笑面虎,

  虽然做事很鸡贼喜欢留心眼儿,

  但,

  以前自己怎么没发现,

  他居然可以这么丑?

  是的,

  在这个时候,

  黝黑少女并没有认为癞头和尚继续硬挺着走出来是一件多么勇敢值得钦佩的事儿,

  你特么脑子有病啊,

  你就乖乖地在广告牌下装死不就可以了,

  你当这是拍电视剧啊,

  还诈尸硬挺起来!

  生怕自己没戏份了出来抢戏是吧?

  死了一次觉得死得不够精彩,

  还要再让导演给自己重来一遍换个姿势?

  你让这位大哥安安心心地自杀结束不好么!

  不对,

  不对,

  他自杀了谁来给我解毒啊!

  黝黑少女陷入了自我的纠结之中,重伤之下极为虚弱的他,在此时似乎连思维都变得迟钝起来。

  癞头和尚走到了距离周泽只有二十米的距离,

  他咧开嘴,

  似乎是在笑,

  但那肿胀的腮帮子加上不剩几颗牙的牙床,

  让人看起来觉得他是在哭。

  “你缩,

  你粗森四,四间无佛;

  那贫森,

  今日,

  就让你见四见四,

  什么四真的佛!”

  牙没了好多颗,脸肿成了这样,

  说话时也漏风了,

  但癞头和尚还是坚守着属于他的那一抹高傲的倔强。

  周泽看着他,

  像是在看着一个ZZ。

  而后,

  周泽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是因为上次被舍利炸了一次,

  导致自己损耗太大了?

  所以现在一拳都砸不死一个普通人?

  和尚闭上了嘴,

  但他的腹部却开始一鼓一鼓起来,

  似乎是他也觉得现在说话声音不准确,

  所以,

  他干脆用了腹语。

  天知道这和尚为什么会无聊到跑去学这玩意儿,

  但现在真的用上了!

  腹语的声音有点低沉,但却给人一种铿锵有力的感觉,在这黑夜之下,反而更显肃穆之气!

  “佛,在心中;

  佛,在脚下;

  佛,是你我;

  佛,是众生;

  众生皆是佛,

  佛是芸芸之下的那片净土,

  佛可以不存在,

  但你需要时,

  佛就在你面前。

  大自在,

  大无量,

  人世疾苦,无数轮回,

  到最后,

  汇成一句:

  我佛慈悲!”

  癞头和尚双手合什,

  一道自他身上升腾而起,

  此时的他,

  当真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

  而且,

  这一次他身上荡漾开去的佛光,不是那种纯粹的明亮,更像是鸡蛋黄那般的浓稠,仿佛水银泻地一般流淌了出来。

  而站在这“蛋黄”中央的癞头和尚,

  竟然显得那般神圣不可侵犯。

  “佛是恒久的,佛不在乎时间,佛在过去,佛在现在,佛也在将来。

  佛不在乎有无,

  佛不理会生灭,

  三界生灵,

  不知佛着数不胜数,

  因有佛门行走,

  传颂佛法,

  引人观佛,

  今日,

  贫僧,

  为你礼佛!”

  癞头和尚伸手摸向了周泽的头顶,

  真佛抚我顶,

  引我进空门!

  佛法无量,

  滚滚佛光荡漾而出,

  倾轧向了周泽。

  周泽站着没动,

  只是平静地看着面前的和尚。

  不过,

  一直到和尚的手即将碰到周泽头发时,

  周泽动了。

  在周泽动的时候,

  癞头和尚明显一愣,

  他,

  居然还能动?

  在纯净的佛光之下,

  他居然还能动!

  阿弥陀佛呐!阿弥陀佛呐!

  这他娘的剧本不对啊,

  贫僧已经爆种了啊,

  超常发挥了啊!

  周泽直接攥住了癞头和尚的手腕,

  没有过多的表情,

  也没有多余的解释,

  比起癞头和尚刚才的长篇大论光彩绚烂,

  周泽的回应简单得有点太过于伤人,

  他,

  吐出一个字:

  “脏。”

  是的,

  嫌你的手脏,

  所以,

  别碰我的头发。

  而后,

  一甩!

  癞头和尚就像是一只被老鹰抓住的小鸡甩到了空中,

  在落下时,

  周泽一拳“轰”了出去!

  “砰!”

  沉闷的撞击声,

  夹杂着一阵刺耳令人头皮发麻的骨骼连续崩裂的声响,

  BIU!

  刚刚卖相十足,

  一副主角开挂派头的癞头和尚再度做出了一次抛物线运动,被砸到了河滩上,发出了“轰”的声响,岸边的河流也被激荡了一大圈,引得河面都掀起了波涛。

  黝黑少女长舒一口气,

  眨了眨眼,

  这时候,

  她觉得自己的不抵抗政策,

  是多么的明智和正确。

  不是自己太怂,

  是敌人太强,太无解。

  白莺莺也是长舒一口气,

  不管那个癞头和尚是如何的逗比画风新奇,

  至少让老板停止了自残举动,

  自家老板怎么还不醒啊,

  老板,

  你快点醒醒啊,

  再不醒你的身体要被那个人给玩儿残了……

  然而,

  正当周泽伸手准备重新揭开胸口的血痂,

  趁着时间还没到,

  自己还能再继续拔一会儿河时,

  河滩上,

  竟然又传来了一阵高声的吟唱: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黝黑少女:“卧槽,和尚你他娘的还能来?”

  白莺莺:“和尚好样的,加油,拜托一定要撑到老板醒来啊!不然他又要开始自残啦!”

  周泽的指甲刚刚触碰回血痂,

  不得不停了下来,

  此时此刻,

  周泽的嘴角也不禁抽了抽,

  那货,

  还没死?

  自己,

  竟然退步到这种地步了么?

  向马路边走了几步,

  周泽看见了在河滩上,

  那个一身血污的癞头和尚竟然又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

  这次,

  不是腹语,

  也不是口语,

  但那佛经的声响,

  却在这岸边随着河流的激荡声不断地传来,

  癞头和尚高举双手,

  如癫似狂:

  “今日,

  弟子请开空门,

  请佛,

  降魔!”

  河水中央,

  在月光的映照下,

  仿佛真的有一道金灿灿的佛门显现而出,

  而在这门后面,

  似乎真的有一尊佛即将推门而出!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