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八十六章 赢勾vs佛!(第五更!)

第四百八十六章 赢勾vs佛!(第五更!)

  人是会顿悟的,

  也因此有朝闻道夕死可矣;

  远有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证得佛法,

  近有王守仁不分昼夜看竹子最后真的看出了一个“圣人”之道。

  或许,

  除了癞头和尚本人以外,

  可能并没人知道眼前的一切,

  到底是他的顿悟还是很早之前就拥有的隐藏;

  但不得不说,

  癞头和尚的一次次的堪比小强般的生命力以及那令人惊恐到厌烦的意志力,

  让站在岸边的周泽,

  都有些微微地惊讶。

  此时此刻,

  周泽忽然有些明白了,

  为什么那位地藏王菩萨能够忽悠瘸最后一代泰山府君,最后更是入主了地狱,成为了阴司后面真正的话事人。

  如果佛门之下,

  都是癞头和尚这般的秃驴,

  那还有什么是佛门之人所办不到的?

  地狱,

  丢的不冤啊。

  白莺莺爬到了马路边,一只手撑着栏杆,也在眺望着河面。

  河面上的佛门,

  散发着让她很是难受的气息。

  一时间,

  白莺莺又有些纠结起来,

  一方面,她是希望癞头和尚能够继续坚挺住,因为白莺莺知道这位每次苏醒的时间都不会太长,为了给他找点事情做,不至于继续“自残”老板的身体,她希望癞头和尚能继续坚强。

  但另一方面,则是在看见这诺大的佛门虚影后,莺莺有些担心,万一真的把真佛引来,这位刚不过,老板不也跟着一起死翘翘了?

  黝黑少女一次次地抬起头,

  想要看向河边,

  但她仍然被锁着,动弹不了,

  好气哦,

  明明有这么精彩的节目,

  自己却看不到!

  但那比之前浩荡许多倍的佛威,

  她是感受到了。

  这时候,

  她不禁有些咬牙切齿了,

  死和尚,

  就知道保存实力,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放这种大招?

  老娘现在这个样子了,又被下了尸毒,

  我是希望你杀了他给我解气还是希望他杀了你给我解毒呢?

  黝黑少女又陷入了纠结之中,

  婆婆说得对啊,

  自己确实不怎么善于动脑子,

  只适合种地。

  周泽站在原地,

  目光先落在了癞头和尚身上,

  癞头和尚形容枯槁,

  不是被周泽打出来的,

  而是他自己献祭了自己的生命,

  才引得这翻情景。

  所谓的空门,究竟是什么?

  就像是所谓的江湖,

  人们常说“进入江湖,退出江湖”,

  但江湖,

  又具体在哪里?

  同理,

  遁入空门,

  这空门,

  究竟在何方?

  是山中庙宇的大门,

  还是佛前剃度下飘散而下的青丝滚滚?

  眼下,

  空门真的显现了。

  而佛,

  则是站在空门后。

  癞头和尚一脸虔诚地看着上方,

  他很开心,

  哪怕他感觉到自己快要玩完了,已经要油尽灯枯了,

  但他还是很开心。

  今天的他,

  真的是超常发挥了,

  不,

  是超超超常发挥!

  空门,

  贫僧看见空门了,

  佛,

  贫僧即将见到佛了。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佛,

  除魔!

  佛,

  救我!

  癞头和尚在心底高呼着,他知道,佛肯定能听得见,因为佛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

  周泽什么都没做,

  从癞头和尚开始念诵心经时,

  他就没动,

  空门显现时,

  他也没动。

  他没打算动,

  他在等,

  等佛出来!

  他出生时,世间无佛,

  他陨落时,佛也没成气候。

  现在,

  那位叫地藏王菩萨的人正执掌着地狱,

  执掌着他原本的所在的地方,

  所以,

  他好奇,

  他想一睹佛的尊容!

  以前是故意在躲避,可以说是苟延残喘,也可以说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但周泽从不认为自己怕了,也不会承认自己会怕,

  而眼下,

  则是最好的证明。

  他,

  无所畏惧!

  “咔嚓…………咔嚓…………咔嚓…………”

  金色的门后,传来了轻微的摩擦声,

  像是小动物破卵而出,

  蛋壳的碎裂声,

  预示着新气象的来临。

  “吱呀…………吱呀…………吱呀…………”

  有人,

  在背后,

  推动着这扇门!

  门后,

  真的有人!

  周泽双手负于身后,

  静静地等待着。

  体内,

  煞笔急得团团转,

  而周老板的意识还没苏醒过来,依旧在沉睡,

  之前的“心痛得无法呼吸”,

  仅仅是哪怕是沉睡着依旧在驱动着的本能!

  也因此,

  当周泽打算玩儿这一把大的,

  肆无忌惮地去装逼,

  哪怕不顾可能会暴露自己身份的后果时,

  竟然没人能阻止他!

  莺莺不说现在是没力气了,

  就算是有力气在周泽目光一瞪之下,腿也软了。

  那个黝黑少女早就被周泽调教成了哈巴狗一样的存在,而且现在还正在陷入矛盾的纠结之中。

  安律师也不在,

  从心的老道也不在,

  忽然之间,

  此时的周泽,

  就像是一个刚刚从囚笼里逃出来的犯人,

  完全地无拘无束起来。

  “弟子恭请我佛降临!”

  癞头和尚跪拜下去,

  他原本有些肥硕,称得上是肥头大耳的皮囊正在快速地干瘪下去,

  一瞬间,

  整个人像是苍老了几十岁,

  皮肤褶皱,

  白发苍苍,

  但他的眼眸,却一下子变得无比清亮,显得格外的激动!

  今生得幸见佛颜,

  何惜一副臭皮囊?

  看着癞头和尚一副无比虔诚的模样,

  周泽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癞头和尚在他眼里,只是一只蝼蚁,但无疑是一只聪明的蝼蚁,这一点,从短暂的接触之中可以感受出来。

  这蝼蚁,

  比练出肱二头肌的那只懒蚂蚁要聪明得多,也努力得多。

  但就是这样一只聪明的蝼蚁,

  却愿意为佛这般去奉献,

  他恨自己,

  是的,

  他恨自己,

  他原本可以装死躲过去的,无论自己最终是否发现他在装死,对他来说都有一线生机。

  但他居然主动站了起来,

  而且是一次又一次地站了起来,

  不是因为他不惜命,

  而是自己那一句“我出生时,世间无佛”,

  让他觉得自己的信仰被亵渎了。

  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看着前方已经被吸成人干的癞头和尚,

  周泽心里倒是没什么好愧疚的。

  什么时候,

  说实话,

  还要愧疚了?

  “嗡!”

  摩擦声开始加剧了,

  仿佛门后有人,双手已经撑在了门后头,

  正在推门!

  门的缝隙,

  已经显露了出来,

  即将要被推开!

  浩荡的梵音从里面传颂而出,

  仿佛在这扇门之后,

  是真正的极乐净土!

  无边的佛法在荡漾,

  沁人心脾的佛音在传颂,

  一花一世界,

  一树一菩提。

  周泽深吸一口气,

  比起被周泽弄苏醒以来一直所遇到的那种小猫小狗的对手,就算是之前的獬豸,也仅仅是一道投影罢了;

  眼前的这个,

  才值得他去真正的尊重!

  周泽还是站着没动,

  但是在他的脚下,

  却出现了一道道的幻影。

  地面开始龟裂,

  大地开始震荡,

  一层层岩浆从地底正在喷涌而出,

  这是真实的,

  也是虚假的,

  正如面前的空门,

  门如其名,

  门后是空的,

  但门后又什么都有。

  躺在地上的黝黑少女看着自己身下滚动的岩浆,

  整个人都吓傻了,

  我的天呐,

  这到底是什么操作!

  婆婆啊,

  都怪我,

  我把你种得太早了,

  你没能看见这一幕啊,

  看呐,

  这是真的神仙在打架啊啊啊啊啊!!!!!

  莺莺一开始还往后退了退躲避岩浆,但很快,岩浆就将地面完全笼罩,莺莺退无可退了。

  好在,

  这岩浆并没有温度,可以说,不是真实的,但看起来,

  却和真实的没什么区别。

  周泽的身边,

  无数凶魔的尸体开始显露而出,

  眼前的这条河里,

  竟然翻滚出了无数的亡魂,

  他们伸着自己的双手,

  扭动着自己的残破的身躯,

  在不停地哀嚎,

  此间场面,

  当真是颠覆人的三观!

  白骨在周泽身后开始累积起来,

  无数的白骨,

  垒起来一座属于一个人的王座!

  周泽身体微微向后一靠,

  很是自然地坐上了这白骨王座。

  其身下,

  是炽热翻滚的岩浆,

  其头顶,

  是血月当空,

  其身前,

  是冥河翻滚,

  这里是地狱,

  而他,

  是赢勾!

  幽冥之海,

  唯一的主人!

  赢勾身上的衣服也在慢慢地变化,

  逐渐地褪去,

  露出了自己的上半身,

  皮肤上不断流转的符文,

  诉说着的,仿佛是传承自上古的古老记忆,

  还有那一道道可怖的伤疤,

  更是来自上古的战场,

  胸口位置那道最刺目的伤疤,

  是在涿鹿郊野,

  蚩尤临死前,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

  “来吧…………佛…………我在门外…………等你!”

  坐在白骨王座上的周泽开口道,

  刹那间,

  岩浆升腾,

  其身下的白骨开始疯狂地舞动起来,

  冥河内的无数亡魂一起发出嘶吼,

  喧嚣震天!

  磅礴的威压,

  席卷而出,

  铺天盖地!

  轰轰战鼓之音,

  仿佛是一记记重锤,

  狠狠地砸在了河面上的金色大门上!

  “吱呀…………咔!”

  才刚刚打开一条小小缝隙的空门,

  忽然停止了,

  像是被按上了暂停键,

  下面已经瘦得跟皮包骨头一样的癞头和尚歪着头看着空中,

  有些诧异,

  有些瞠目,

  门,

  怎么停了?

  而这时,

  门后传出了一道浩荡铿锵的声音:

  “阿弥陀佛,走错门了;

  抱歉,

  打扰了。”

  …………

  还有三个半小时,

  龙还差一个五千字大章,

  求月票,

  求打赏!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