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俺老孙好慌!(五千字大章,2W字完成!)

第四百八十七章 俺老孙好慌!(五千字大章,2W字完成!)

  “抱歉,

  打扰了!”

  随即,

  就是“砰”的一声,

  金色的大门被迅速关上,

  干脆,

  利索,

  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和刚出来时那种慢悠悠,严肃且庄严的感觉,简直就像是走了另一个极端。

  甚至,

  隐约还从门里面传出了一道渐行渐远地低骂:

  “哪个龟孙儿,坑人……”

  “…………”癞头和尚。

  “咔嚓……”

  像是有个什么极为珍贵的东西,

  碎了,

  撒了一地。

  癞头和尚那只剩下皮包骨头的身形,

  一阵摇晃,

  而后,

  “噗通”一声,

  向后倒去。

  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会是这样?

  竟然会是这样?

  哀莫大于心死,

  或许,

  真正令人绝望的,不是在来自于肉体上的征服,而是来自精神上的摧毁!

  坐在白骨王座上的周泽嘴角有些不和谐地抽了抽,

  岩浆也不翻滚了,

  座下的白骨们也不张牙舞爪了,

  冥河里的亡魂们也一起噤声,

  一只眼熟的乌鸦似乎打算到这头顶上方飞一圈,再喊一阵,但一看这个阵仗,直接调头吓走了。

  几片落叶被风刮来,但没靠近就被岩浆的气浪给倒吹了回去,倒是没能飘过来。

  佛呢?

  佛呢?

  佛呢!

  自己摆出了最为严肃的阵仗,

  拿出了最为本我的威严,

  本以为可以见到一个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后辈晚生,

  但现在这是个什么意思?

  自己还摆出了欢迎仪式,

  摆出了仪仗队,

  结果是抛媚眼给瞎子看?

  周泽一时间有些迷茫,

  似乎有点无法接受这种突然的改变,

  这和他刚醒来时的感觉差不多,

  完全没有一点点的防备。

  迷茫之后,

  就是愤怒,

  周泽猛地站起身,

  身后的白骨王座消失不见,

  地面上的岩浆也都消散,

  连带着河里的亡魂也集体无影无踪。

  天还是那个天,

  马路还是马路,

  河岸还是河岸,

  什么都没有发生改变,

  所有的一切都恢复了原状。

  周泽还是站在那里,

  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ZZ,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你的…………佛呢?”

  周泽对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癞头和尚喊道,

  癞头和尚没有回应,

  已然油尽灯枯了。

  “这就是…………你所说的…………佛?”

  周泽深吸一口气,

  一只手下意识地抓住了自己的胸口位置,

  只不过这次不是为了刺下去,

  这次,

  是真的胸口疼,

  气得疼!

  他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去见佛,

  但佛竟然直接被自己的气息所震慑,

  周泽甚至可以确定,

  佛都没有看见自己,

  纯粹是在门被开了小小缝隙后感应到自己的气机后,

  直接吓得关门了,

  还说走错门了?

  还说打扰了?

  当然了,

  身份没被发现,是一件好事,他还活着的这件事一旦泄漏到上层去,肯定会引发极大的动荡,到时候就不是一个通城的书屋能抵挡的了的。

  但周泽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一丝一毫的庆幸,

  他不惜暴露身份,见真佛,

  但佛就这个样子的?

  周泽的手臂开始颤抖,脸上痛苦的表情开始加深,

  他恶狠狠地盯着癞头和尚的尸体,

  强行伸手,

  打算把癞头和尚变成僵尸,

  让他永远不入轮回,

  这就是自己给他,戏弄自己所付出的代价!

  你不是想成佛么?

  我就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成为三界不容的叛逆存在!

  但这只手刚刚伸出去一半,

  周泽就猛地闭上了眼,

  而后跪伏在了地上,

  咬着牙,

  想要挣扎,

  最后却直接扶着马路边缘的栏杆,

  身体一颤,

  一动不动。

  “哗啦……”

  锁在黝黑少女身上很久的黑色锁链终于消失了,

  黝黑少女本能地想要爬起来,她想跑,

  但她的双腿却完全不听使唤。

  她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双腿,想用一种愤恨的目光看向那个蹲在栏杆边缘的男人,但不知怎么的,愤怒的情绪在自己目光即将扫向他时,瞬间荡然无存。

  她,

  不敢!

  是的,

  在见识到刚刚那个场面后,

  所谓的愤怒,

  所谓的不满,

  所谓的仇恨,

  完全被抹除得干干净净,

  那种一种绝望,一种肉身和灵魂被双重碾压了一遍又一遍的凄凉!

  自己完全被征服了。

  咬着牙,

  抬起头,

  她好想哭,

  好想待在婆婆怀里哭,

  她今天好几次后悔把婆婆那么早地埋下去了,

  而且埋也不该埋得那么深的,

  埋那么深也不该什么记号都不做的,

  现在想把婆婆挖出来都找不到了。

  和一个人坐在那里自怨自艾的黝黑少女不同的是,

  在看见周泽忽然靠着栏杆一动不动后,

  莺莺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勉强地爬起来,

  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周泽身边。

  “老板?老板?”

  莺莺把周泽搀扶着,周泽这个时候还闭着眼,像是还没苏醒来一样,但莺莺清楚,现在身体内的肯定是自家老板不会有错。

  “喂!”

  莺莺目光看向了还傻乎乎地坐在那里自怨自艾的黝黑少女,

  这小黑妞此时一脸地痴傻,

  抬头,

  望天,

  仿佛陷入了对自己人生的迷茫。

  “喂,解药呢?”

  莺莺喊了第二声对方才反应过来。

  “解药?”黝黑少女愣了一下,然后看向周泽:“又晕了?”

  你他娘的这是在玩儿变脸是吧,

  毒一下晕一下,

  间接性的?

  “解药呢!

  再不拿出解药,

  打你哟!”

  莺莺现在拿出了当姐姐的对待新进门小妹妹的架势。

  之前的一幕她也看见了,尤其是黑小妞的腿,她也明白那位对她做了什么,虽然有一点点的波折,但这个黑小妞现在是被绑死在书屋门口了。

  说好听点,是员工,

  说不好听点,其实就是奴隶!

  嗯,

  是她莺莺需要调教的对象,

  老板那么忙,整天日理万机……额,

  总之老板肯定没空管的,

  自己就得担起责任,

  好好地教育她,让她懂得礼数!

  “解药…………”

  黑小妞在自己身上摸了摸,然后指着周泽道:

  “都被他捏碎了,没了。”

  “…………”莺莺。

  就在这时,周泽的眼睛忽然睁开眼了,而后下意识地捂着自己的额头,头好疼。

  但紧接着,

  马上不扶额了,

  而是捂着自己的胸口,

  我艹,

  胸口更疼。

  周泽低下头,

  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位置,

  哪个王八蛋在自己胸口上几乎开了一个洞?

  虽然已经结痂了,

  但看起来还是很恐怖。

  “老板,你醒啦?”

  莺莺马上抱住了周泽。

  “嗯,醒了,乖啊。”

  周泽伸手在莺莺头发上摸了摸,而后,周泽看见了不远处坐在那里的黑小妞。

  尤其是黑小妞的腿,

  那青筋暴露的样子以及她无法站立动弹的样子,

  让周泽有些咂舌:

  “啧啧,莺莺啊,下手挺狠的啊。”

  周老板打架喜欢直来直去,基本上能杀就杀,不会变态到玩什么虐待play。

  “啊,老板,这是你弄的啊,哦不,是那位弄的。”

  “那位?”

  周泽有些疑惑地晃了晃头,

  “他出来过?”

  “昂,好精彩啦!”

  莺莺双手挥舞了一下,

  “比看3D电影精彩多了。”

  “嗯?”

  周泽有些不能理解,这怎么跟3D电影扯上关系了,但还是马上问道:

  “对了,还有一个和尚呢?”

  “死了。”

  “死了?被他杀的?”

  “是,哦不,不是,那和尚好像是自己把自己玩儿死的。”

  “自己把自己玩儿死的?”

  这么神奇?

  好了好了,既然知道那位出来了,那么附近的威胁应该解决了,周泽也就放下心了。

  毕竟如果那位不把附近威胁清理干净就回去,他还得再出来一次,出不来的话那周泽肯定是虚弱状态,哥俩还得一起GG。

  周泽又看了眼黑小妞,

  心里暗道这次赢勾做得不错啊,

  知道黑小妞有用把她留下来给了自己,

  莫名地,

  周泽感受到了一股来自自己的温暖,

  嗯,

  确实可以说是自己温暖了自己。

  周老板不知道的是,

  在他昏迷时,

  赢勾掌控身体的时候,

  本来是想要把黑小妞直接杀死的,

  但那一刻,

  他直接“心痛得无法呼吸”。

  其实之后赢勾想要直接挖心玩儿拔河时,

  昏迷中的周老板反而没什么反应,

  如果不是那个生命力顽强的癞头和尚连续几次在旁边疯狂跳跃吸引着仇恨值和注意力,

  甚至不惜弄出个“空门”来,

  激发出了赢勾体内的热血,

  可能赢勾能自己跟自己玩儿很久的拔河游戏,

  就跟周伯通自己和自己玩儿左右搏击一样,

  只不过赢勾玩儿得更血腥。

  “扶我起来!”

  “好。”

  周泽撑着白莺莺的手臂想要站起来,

  而这时白莺莺也是脱力状态,

  周老板身体刚刚被赢勾拿来玩儿了一次“全息投影”,

  本想要和佛硬刚来个开门见山的赢勾当时可没想着保存体力,

  也因此,

  主仆二人刚刚相依着站起来,

  还没站稳,

  就一起向后摔倒了下去,

  滚做了一团。

  “老板,莺莺没力气了。”

  莺莺大口地喘着气,

  她今天是消耗过度了,

  最可气的,

  还被那个坏人把手掌刺破了!

  天知道那些护肤品或者祛斑膏抹除疤痕的药物对僵尸的皮肤有没有效果,

  自己手上不会一直留疤吧?

  “那就躺着吧,我也没力气了,对了,手机。”

  周泽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手机还在,

  只不过屏幕碎了一些,但还能用。

  然而,

  拿出手机屏幕亮了之后,周泽忽然发现,

  居然还是没有信号!

  手机没坏啊,

  操作也正常啊,

  这还是莺莺前阵子特意给自己买的iPhone XS Max。

  “怎么还没信号?”

  周泽有些纳闷了,

  “结界还没破开?”

  “破开了,但刚刚场面太大了,估计把这附近的磁场全都搅乱了吧。”

  黑小妞直接回答道,

  她算是认命了,

  都懂得主动回答问题了。

  “算了,先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吧。”

  周泽也不准备做什么了,

  大不了地为床天为被,

  自己直接搂着莺莺睡。

  然后,

  让黑小妞觉得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大晚上的,

  大马路上的,

  那一男一女主仆二人,

  居然真的靠在一起躺在马路上,

  开始,

  睡了!

  ………………

  “车票买好了么?”

  陈警官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

  “买好了,徐州到通城没有高铁和动车,坐K开头的,时间要久一点。”张燕丰回答道。

  实际上,通城也就是前两年才通的动车,路线还很少,目前还没有高铁,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全国各地都在如火如荼地建造高铁站动车站时,从通城往北一直到淮安那边,还是那种绿皮火车的模式在运行。

  今晚一聚,接下来就要分别了,案子已经结束,联合专案组自然也得解散,大家各回各家。

  张燕丰其实没买车票,傍晚的时候老板那边打电话了,说事情进行得顺利,还问自己来不来吃狗肉,他拒绝了。

  等明天早上,他就去找老板他们,然后陪他们一起去找小萝莉。

  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是书屋的一份子,是鬼差之一,总得尽自己的一份力。

  “你要回南京了吧?”张燕丰问道。

  “嗯。”

  陈警官点点头。

  然后,

  就是冷场。

  陈警官什么都不想说,

  张燕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尴尬就尴尬吧,

  比尴尬更尴尬的其实就是用更尴尬的方式想要打破这种尴尬。

  好在,

  张燕丰的手机响了。

  接了电话,

  “喂。”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猴子?

  “你说什么,你慢点说。”

  张燕丰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对坐在自己面前的陈警官笑了笑。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哦,这样啊,你再说一遍吧,我这里信号好像有点不好,在咖啡厅里呢。”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张燕丰咬了咬嘴唇,

  是真的听不懂啊。

  “那个,旁边有人可以接么…………”

  张燕丰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废话,如果小猴子身边有老板或者老道他们在,怎么可能让一个猴子给自己打电话?

  “能发短信过来么?”

  猴子应该会打字的吧?

  记得这猴子还会网上打车来着,

  还能开直播,

  应该,

  认字的吧?

  “吱吱吱吱吱吱!”

  张燕丰头有点大,

  这是真的鸡同鸭讲。

  而这时,

  张燕丰才发现来电提示的号码有点特殊,

  这,

  这是从公用电话亭里打出来的电话!

  这怎么发短信?

  “是有人恶作剧么?”

  陈警官开口道。

  “嗯,什么?”

  “恶作剧啊。”

  陈警官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

  “恶作剧,呵呵,不是,这是我一个朋友的猴……好孙子。”

  “呵呵,这样子的话那位小朋友还挺聪明的。”

  “嗯?”

  “你电话漏音了,我刚听到了一些。”

  “听到了一些?”

  “嗯。”

  “你听懂了?”

  “听懂了一点。”

  张燕丰一愣,

  这么牛逼的么,

  所以当一个最为优秀的刑警还得学会兽语?

  “他说的,是摩斯密码。”

  “…………”张燕丰。

  张燕丰忽然觉得自己的智商被碾压了,

  先是被面前的女警官碾压,

  然后被一只连摩斯密码都会用的猴子又碾压了一遍。

  “开公放吧,我帮你翻译一下,挺有意思的,就当是睡前小游戏。”

  陈警官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了钢笔和一个小本子,她做好准备了。

  “额,好。”

  张燕丰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既然都到了猴子给自己发摩斯密码的地步了,

  老板那边很可能出事儿了。

  “你继续叫……继续发密码,我听着。”

  张燕丰开了公放后说道。

  “吱吱吱……………………”

  大概一刻钟后,

  陈警官把一张纸撕了下来,

  递给了张燕丰。

  “是一个地址,还有几个很奇怪的叙述,形容了这个地址的方位。”

  张燕丰拿着纸看了一下,

  “电话亭,

  月亮在西边,

  河水在东边,

  狗子在后面,

  建设路。”

  这的确是猴子视角上确定位置的方式,

  你让猴子具体地给你找哪条路哪条路的交界处什么的,有点难,估摸着建设路还是恰好看见附近的什么牌子了。

  “我这就开车过去。”张燕丰收拾东西起身。

  “需要我陪你去么?”陈警官问道。

  “不用了,你休息吧,忙了这么久,你也累了,早点休息。”

  张燕丰火急火燎地出去了,

  徐州当地分局暂借的车就停在咖啡馆门口,

  张燕丰上了车之后直接向建设路的方向开去,

  有那几个方位名词的话,应该不会很难找。

  就是那个“狗子的后面”是什么意思?

  “宠物店?不对,是……是狗肉店!”

  张燕丰记起来了,

  之前老板打电话和他说过他们要去吃狗肉来着。

  建设路上的狗肉店是吧,

  这就好找了。

  张燕丰走后,

  陈警官没有动,仍然继续坐在之前的位置上,不过让服务员续了一下咖啡,嘱咐要烫一些。

  然后她端起滚烫的咖啡,

  很惬意地一口一口快速地喝着。

  在她面前的小本子上,

  其实还记录了一句话,在第二页,

  她没有把这一张撕下来给张燕丰。

  而这一张上翻译出来的内容,加点联想和艺术润色时使得其变得通顺的话,

  意思大概是:

  “速来,

  猴子我好慌。”

  …………

  今日2万字更新,完成!

  新的一个月也要开始了,

  求月票,

  求打赏,

  求激情,

  毕竟,

  接下来还有六天的爆发!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