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八十八章 救驾!(第一更)

第四百八十八章 救驾!(第一更)

  大概四十分钟后,张燕丰终于找到了小猴子,在王麻子狗肉店对面马路上的公用电话亭那里。

  “老板他们呢?”

  张燕丰下了车环视四周,问道。

  “吱吱吱…………”

  “…………”张燕丰。

  张燕丰认输了,示意猴子先上车。

  但小猴子没急着走,而是纵身钻进了电话亭旁边的花圃里,同时不停地跳跃着,示意张燕丰过来。

  张燕丰靠近了花圃,拨开了枝杈,看见了藏在里头的行李箱。

  “这是?”

  行李箱忽然鼓了一下,

  像是有东西在里头。

  “吱吱吱!”

  张燕丰虽然不懂猴子是什么意思,但大概也能猜测到自己应该怎么做,把行李箱提起来,也没打开,更没敢丢后备箱里,而是放在了后车座上。

  既然里头有东西,肯定不能脱离自己的视线。

  小猴子很自觉地钻进车里,在副驾驶座上坐了下来,还自己给自己系上了安全带!

  其实,

  小猴子也挺郁闷的,

  老道和安律师吃着喝着就都昏死了过去,

  自己的手机在白天于酒店的战斗中毁掉了,老道的手机没电了,安律师的手机倒是被它找到了,但不是指纹锁而是密码锁。

  大晚上的,

  你要求一只猴子去破解密码锁实在是有点困难了,

  无奈之下,

  猴子只能背着自己的小挎包去求助投币公用电话,好在书屋里的几个人手机号它都记着,先给周泽拨打电话,没人接,然后给白莺莺打电话,依旧没人接。

  猴子自然不可能给留在书屋里的死侍打电话的,

  它还没那么傻,

  试想一下猴子和死侍通电话的场景,

  “吱吱吱…………”

  “呵呵呵…………”

  “吱吱吱…………”

  “呵呵呵…………”

  猴子急得上蹿下跳,

  死侍一直呵呵傻笑。

  上了车之后,张燕丰学聪明了,拿出自己的手机,递给猴子。

  猴子应该会打字的,

  老张记得以前在书店时莺莺和猴子一起双排玩亡者荣耀的场景,

  小猴子好像还是最强王者。

  猴子没接手机,而是指了指对面的狗肉店,“吱吱吱!”

  “他们,在里面?”

  老张猜测道。

  猴子掏了掏裤裆,

  然后又做出了豪饮的动作,

  最后对张燕丰比划了一个“2”的手势。

  “老道和安律师在店里头?”

  猴子点头,

  露出微笑,

  它觉得这位刑警有慧根。

  张燕丰又下了车,走向了王麻子狗肉店,这会儿,狗肉店基本算是收摊了,外面桌椅已经收了进去,不过还有两三桌客人还在吃着,店家已经在打扫卫生了。

  “哟,吃饭么?抱歉,厨房都熄火了。”

  王麻子很抱歉地给张燕丰递了根烟。

  因为张燕丰是穿着警服来的,总归是需要客气对待一下。

  “不是吃饭的,我来找俩朋友,一个穿着西装,一个穿着道袍。”

  “哦,陆老啊,在我家楼上睡着的呢,他朋友也在,哈哈哈,这俩啊,喝多了,直接在外面趴在桌上睡着了,我让人给搬到楼上睡去了。”

  “那多谢了。”

  张燕丰在王麻子陪伴下上了楼,

  楼上应该是员工住的宿舍隔间,老道和安律师一人一铺睡得正香,一屋子的酒气。

  张燕丰试着推了几下,没把人推醒,老道就算了,安律师也没被推醒,这就让张燕丰觉得应该是出事儿了。

  “这样吧,我带他们先走。”

  “这位警察同志,请把你的证件给我看看。”

  毕竟老道是他们家的恩人,

  嗯,

  也是王麻子一家实诚,换做其他人,可能就会把老道当仇人了。

  王麻子毕竟是当警察出道的,所以多留了一个心眼儿,他可不能让自家的恩人被人随随便便的领走,而且是在大醉不醒的时候。

  张燕丰点点头,把自己的证件递给了王麻子。

  “通城的警察?”

  王麻子有些意外地挠挠头,

  倒也没再说什么,

  证件毕竟是真的。

  在王麻子的帮助下,张燕丰把俩“醉汉”送到了自己车上,随后发动了车子。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猴子直接指了一个方向,

  张燕丰向那边开了过去。

  没开多久,也就十来分钟的样子,猴子忽然大叫起来。

  张燕丰马上刹车,看向猴子。

  猴子打开了副驾驶的门,跳下了车,站在马路上不停地蹦跶着,而后在原地一边挠头一边转圈儿。

  老张就站在边上,点了一根烟,看着猴子尽情表演。

  猴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挎包,里头还有一点剩下的符纸,大部分都是许清朗练习时弄出来的残次品。

  没找到老道的符纸,

  这让猴子有些失望。

  应该催老道再去印刷一批回来了。

  而后,

  猴子跳到了马路旁的草丛里,

  过了一会儿,

  猴子手里拿着一把泥巴出来了,

  径直向张燕丰跑来。

  “额…………”

  张燕丰握着烟的手,微微颤抖。

  猴子爬到了张燕丰身上,

  张燕丰深吸一口气,

  没有抵抗。

  接下来,

  就是烂泥巴糊脸了。

  等猴子抹完之后,张燕丰小心翼翼地重新睁开眼,呼吸的空气里似乎都带着凉丝丝的味道,甩了甩头,再看向前面时,却发现前面居然有一团雾气。

  而这一团雾气之前开车过来时张燕丰根本就没看见。

  徐州又不是那种海拔高的山区,在山区里时不时地忽然出个雾气倒不算是奇怪,但在这里,就有点诡异了。

  “吱吱吱!”

  猴子此时正坐在张燕丰的肩膀上,

  手指车那边。

  “什么意思?”

  不是应该让我进大雾里去么?

  好在,

  张燕丰有自知之明,

  他知道自己的劣势在哪里,虽然是鬼差,但对鬼神之事其实是一头雾水,这个时候他就很从善如流了,哪怕是猴子的指示,他也没去违背,照做就是。

  后车座上躺着老道和安律师,因为还放着一个行李箱,老道和安律师的空间就有点狭窄,此时二人是搂在一起几乎是脸贴着脸一起睡着,

  二人的哈喇子都要流到一起胜利会师了。

  只可惜老张是那种比较正直的人,如果是周泽或者许清朗在这里的话,少不得拿出手机拍几张下来留念,以后再找个机会拿给一向注意自己形象和衣着的安律师欣赏一下。

  “吱吱吱!”

  猴子指的不是老道,也不是安律师,而是放在边上的行李箱。

  “箱子,怎么了?”

  张燕丰把箱子拉过来,却诧异地发现箱子左边一侧竟然出现了一条裂缝。

  里面的东西,

  想逃!

  忽然间,

  一只骨瘦如柴的手从箱子里伸了出来,直接攥住了张燕丰的手腕。

  “吱吱吱!!!”

  张燕丰还没来得及做什么,

  他肩膀上的猴子就先扑了下来,对着那只手就是一阵抓挠攻击。

  这猴爪子当真是锋锐得令人害怕,那只手竟然被抓得皮肉分离,和安律师使用技能时的那只手样子快差不多了。

  箱子里发出了一声惨叫,手又收了回去。

  “里头,是人对吧?”

  张燕丰问道。

  猴子点点头,把自己被血染色的爪子在后车座的坐垫上擦拭着。

  嗯,

  在自家老板的光荣领导下,

  整个书屋连猴子都有了洁癖。

  张燕丰把箱子提了出来,

  而后对着箱子就是一脚踹了下去。

  “砰!”

  里头又发出了一声闷哼,应该是老实了。

  深吸一口气,

  张警官觉得自己现在做的事儿,还真有点无厘头,穿着警服,却推着一个装着人的行李箱。

  但里头的人既然是老板他们抓的,老板他们肯定有自己的用意,他可没无聊到去做放生的圣母。

  小猴子直接坐在了行李箱上,老张推着行李箱往大雾里走去。

  走了没多远,张燕丰就看见大雾里头坐着一个少女。

  少女抬起头,看见了走进来的张燕丰。

  “来啦?”

  少女开口道。

  “额…………”

  张燕丰不知道该怎么作答。

  这有点儿黑的女孩儿,他可从来没见过。

  “吱吱吱!”

  猴子跳下了行李箱,跑向了另一侧。

  张燕丰向那边走了几步,

  看见了依偎在一起睡在马路上的两个人。

  两个人,

  睡得正香甜。

  “老板?老板?”

  张燕丰喊道。

  周泽眼皮子动了几下,被喊醒了,还下意识地打了个呵欠。

  莺莺也醒了,揉了揉眼,睡眼朦胧地看向了靠近来的张燕丰,嘴巴还嘟着,似乎有些起床气。

  平时莺莺不怎么睡觉的,就算是休息也只是闭目养神调理一下体内煞气,但这次她也是消耗过度了,在自家老板怀里睡等于是在不停吮吸着欧气。

  那叫一个舒服。

  周泽也是被赢勾弄得身体透支,正需要搂着莺莺睡觉。

  “老张啊,你来了啊。”

  周泽摸了摸口袋,然后看向张燕丰,“烟。”

  张燕丰给周泽递了根烟,又帮他点燃。

  吐出烟圈,

  再加上之前睡了一觉,周泽觉得精力恢复了不少,自己也能站起来了,同时还伸手拉了一把莺莺,扶着莺莺一起站了起来。

  “开车来了?”周泽问道。

  “嗯,老道和律师也在车上呢。”

  “行吧,把这黑小妞也背到车上去,她自己走夜路玩手机不看着路,

  不小心把两条腿一起摔断了。”

  “…………”黝黑少女。

  “啊,对了,老板,还有那个和尚。”莺莺提醒道。

  “哦,老张,你先去河岸那边看看,有个和尚的尸体把他先处理了吧。”

  “好。”

  张燕丰马上翻过了马路护栏,走向了河岸边,

  过了一会儿,

  周泽听到了岸边张燕丰的喊声:

  “老板,没看见尸体啊,会不会被河水冲走了啊?”

  ——————

  新一天的2W字挑战开始,

  新的一个月开始,

  月票,

  向龙开炮!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