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大餐(第二更!)

第四百八十九章 大餐(第二更!)

  最终,张燕丰还是没能找到癞头和尚的尸体,这让周泽有些不高兴,坐车回去时,脸色都是阴沉着的。

  “老板,说不定尸体真的是被河水冲走了呢人,可能已经死了不能再死了。”

  白莺莺见老板情绪不佳,开口安慰道。

  “是的,大部分鬼片里的配角一开始也都是这样想的,到最后他们基本都死了。”

  周泽回应道。

  “”白莺莺。

  在从莺莺那里听说了自己昏迷时的事情之后,周泽就对癞头和尚的“死不见尸”耿耿于怀着了。

  或许,

  在常人看来,

  他就算还活着,先不说元气大伤,就算恢复了过来,不过是一个手下败将而已。

  但周泽清楚,癞头和尚已经被破碎了信仰,一个坚定的信仰者在其信仰崩溃之后,该会变得多可怕

  平生生地给自己在阴暗的角落里留了一条失去链子的老狗,这种滋味,真的很让人不爽。

  要怪只能怪赢勾,

  可能在那家伙看来,

  值得他感兴趣的其实还是可能会出现的佛,所以这货为了摆oss,几乎把周老板自己的身体给榨干了。

  如果那家伙当时能多走几步路,把癞头和尚彻底捶成烂泥,不就彻底保险了

  不是,自己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赢勾那货居然也有这么中二的一面

  以前但凡有地狱势力出来,他都完全不吭声的,无论自己怎么喊他都不会出来。

  这次玩儿得这么嗨

  无所顾忌了

  怎么想都给人一种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难道是自己之前把他给刺激过头了

  下次自己得对他温柔点

  周泽一阵好笑,

  那货都大几千岁以上的年纪了,

  叛逆期还没过

  不对,你怎么玩儿随你,反正那时候我都昏迷了,你不出手我们都得死,但这善后工作做得太差了吧

  其实,

  这一点上周泽倒是冤枉赢勾了,

  赢勾当时气急败坏之下其实是打算把癞头和尚变成僵尸的,但他时间不够了,重回了沉睡。

  而如今,

  周泽身边的手下,

  莺莺很虚弱,安律师和老道还在睡觉,那个现在有死穴被自己捏着的黝黑少女双腿断着,老张又真的只是一个警察,

  没适合的人可以派出去顺着河道去搜索癞头和尚了。

  在附近找了家宾馆,开了几间房,大家暂时先安顿了下来。

  翌日中午时分,

  安律师在床上睁开眼,

  而后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额头,

  怎么回事

  自己的酒量差成这样子了

  环视了一下四周,

  安律师下了床,看见对面床上躺着的老道。

  老道穿着裤衩,

  两条毛茸茸的大腿,

  一大早看起来,真的有点辣眼睛。

  “喂,醒醒。”

  安律师伸手推了把老道,

  老道“嗯”了一声,侧过身,把被子用力地夹在双腿之中,

  继续睡觉。

  安律师一边捶着头一边进了卫生间,冲了个澡。

  等出来时,

  老道也从床上坐了起来,

  目光有些呆滞。

  “啊啊”

  老道伸了个懒腰,

  “贫道昨天喝醉睡着了”

  “你醉那是正常,我醉就不正常了。”

  安律师没好气地瞥了一眼老道,昨晚肯定是出事儿了,如果喝点酒就能让自己大睡过去,那么自己之前那段时间何必为了无法睡眠而饱受折磨

  “咚咚咚。”

  门被敲响了,外面站着莺莺。

  “老板让我来问你们醒了没有。”

  “醒了。”

  安律师开始穿衣服,没去开门。

  “那下去吃饭吧,老板在下面等着了。”

  这家酒店的档次挺高,集合了住宿和餐饮等服务,老道也洗漱了之后就陪着安律师一起下来了,且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了包厢。

  包厢里,莺莺坐在老板身边,旁边还有一个黑小妞,另外,换上便服的张燕丰也坐在那儿,张燕丰身旁还有小猴子在探头探脑的。

  “哇,这么多菜啊。”

  老道看着满桌子的海鲜硬菜,满满的一大桌,中央还有一大盘大闸蟹真的是让人有些不敢置信。

  老板这次这么大方了

  安律师则是咬了咬牙,

  穿衣服时,

  他没摸到自己钱包。

  “喏,你的钱包。”

  周泽把一个很风骚的大皮夹丢到了桌子对面。

  安律师没说什么,坐下来,把钱包拿回去,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大口。

  老道也跟着坐了下来,小猴子马上跳到了老道腿上。

  “昨晚怎么了”

  安律师问道。

  “问她。”

  周泽正在莺莺的帮忙下,吃着大闸蟹。

  安律师见周泽吃得这么恣意享受,就有点羡慕,肯定是先喝了彼岸花口服液享受美食。

  咦,

  不对,

  安律师忽然发现在自己面前竟然也放着一瓶彼岸花口服液。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么

  安律师脸色骤然一变,

  马上把彼岸花口服液攥在手里,而后像是生怕被周泽要回去似的马上打开喝掉。

  随即,

  迅速地抓了两只大闸蟹放在了自己面前。

  一桌子的人,

  都在吃着,

  就连那黑小妞居然也在吃着,丝毫没有身份转变的落差和失落,也没有双腿无法行走的悲苦,该吃吃该喝喝,点菜时还跟周泽要求给自己点一瓶五粮液。

  会种田的人,承受苦难的能力也的确强。

  咬着蟹腿,安律师这才问道“昨天怎么回事”

  黑小妞没理会他。

  “说。”

  周泽警告道。

  黑小妞点点头,把昨晚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讲了一遍。

  听得安律师和老道一愣一愣的,

  合着昨晚那么多精彩的事情,

  自己二人就在旁边睡大觉

  他娘的,

  佛都差点出来

  “等下。”

  安律师忽然抓住了重点,

  “你的意思是,这彼岸花,你能种”

  “能。”

  “嘿嘿。”

  安律师很没形象地笑了笑,搓了搓手,“需要什么么”

  “亡魂。”

  “”安律师。

  这代价有点高啊。

  亡魂就是绩点,绩点就是事业。

  那事业换口腹之欲,

  怎么想都怎么败家啊。

  “如果不考虑加大种植面积的话,可以不需要亡魂,只需要一些特殊的肥料。”黝黑少女说道。

  “难找么”

  “不难找。”

  “不难找的话你以前怎么到处找亡魂种”

  “你种过菜么”

  “嗯”

  安律师生前也是个公子哥,根本就是五谷不分的那一款。

  “我说的是游戏。”

  少女继续道。

  “游戏”

  “扩大种植面积,本就是人的天性。”

  黝黑少女舔了舔嘴唇,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

  “中国人,天生就有渴望种地的基因。”

  “也就是说,你以前在各个地方扩大种植面积,其实只是为了给自己满足感”

  “对啊。”

  “没其他用”

  “对啊,播种和收获的过程,本就是一种自我满足和自我成就的过程啊,我要那么多彼岸花做什么,收获之后基本都堆在那里烂掉了。”

  “”安律师。

  周泽在白莺莺的伺候下,

  把蘸了一点镇江香醋的蟹黄送入自己嘴里咀嚼着,

  同时指着安律师道

  “老安,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你就陪她出去,把种在外面的彼岸花都收回来。”

  一个通城种植园的储存量,都已经够书屋众人吃喝这么久的了,加上其他地方的库存,总之,书屋众人以后确实可以放开肚子大快朵颐了。

  甚至,连在外面的三个鬼差也能被周泽送一些过去,以前是资源紧缺,现在这玩意儿不缺了,就算是周泽这个领导的给手下员工发发福利吧。

  “行,没问题。”

  这件事上,安律师的主观能动很强。

  而且,

  安律师考虑得还有更多,这彼岸花口服液,可是拿去在鬼差圈子里交际的“小黄鱼”啊,以后靠它完全可以编织出一个有力的关系网,当然了,也不能大放送,否则消息一旦泄露出去,在阳间种植彼岸花,本就是大罪。

  到底是混过体制的人,脑子里除了圈子还是圈子。

  “对了,王轲昨晚又去书店了,老许接待了他,对于他女儿不见的这件事,他很着急。”

  周泽开口道。

  “嗯,那个老头呢”安律师问道。

  “在这儿呢”

  白莺莺指了指旁边的行李箱。

  “行,等会儿我就去审问他。”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

  张燕丰问道。

  他也是刑警,

  审讯的事儿也在行。

  安律师摇摇头,继续咬着自己的蟹腿,道

  “不用,你审讯的法子太文明了。”

  张燕丰笑笑,没再说什么。

  “对了,你叫什么”

  安律师指着黑小妞问道。

  “甄美丽。”

  “这么巧,我有一个好朋友,叫甄果丽。”

  饱餐一顿后,

  安律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走到了行李箱旁边,

  吃饱喝足,该干正事儿了。

  把行李箱平放下来,

  上头还贴着胶带,

  撕开胶带,打开了拉链,

  里头躺着那个骨瘦如柴的老头,一动不动。

  安律师伸脚踹了一下他,

  “喂,醒醒,别装死。”

  老头还是一动不动。

  安律师又踹了一脚,

  “醒醒,起床啦。”

  老头依旧不动。

  这时,

  桌上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食物,看向这边来。

  安律师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周泽,

  手指着地上的行李箱,

  “老板,

  这老头,

  好像真的死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