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九十章 神秘的本本(第三更!)

第四百九十章 神秘的本本(第三更!)

  客房里,

  装着老头的行李箱被放在中央,

  里头的老头,

  已经凉透透的了。

  周泽叉着腰,

  咬着嘴唇。

  安律师则是有些尴尬,不住地抽烟。

  老头被抓时已经受了重伤,

  然后被塞进了行李箱里,

  足足闷了一天一夜,

  可怜的老头没能创造出生命的奇迹,

  也没能倔强地活下去,

  他挂了,

  走得也不是很安详。

  其实,原本的计划是昨晚就开始审讯的,但昨晚出了事儿,这也是谁都无法去预料的。

  而且,准确点来说,周泽还没办法去怪安律师和老道,这口锅,他自己有一大半。

  因为张燕丰说在昨晚找到周泽时,这老头还企图“越狱”,不过被阻止了。

  而回到酒店后,

  周泽忙着洗澡和莺莺睡觉休息,

  根本就没想到把这行李箱的老头放出来给他透透气,或者再给点吃的喝的。

  虽说这老头死有余辜,甚至是有点罪大恶极。

  但这种死法,还真是有点不人道。

  “人已经死了,灵魂也没感应到,估计是直接散了;

  说吧,

  下面我们该怎么办?”

  周泽在床边坐了下来,示意大家集思广益,这是领导甩锅的模式。

  老头之前就元气大伤,随着三具傀儡的被毁,他的灵魂也遭受了反噬,当肉身失去生机了,失去肉身庇护的脆弱灵魂很可能当即就消散了。

  “这就没办法找了。”

  安律师也是毫无头绪。

  老头是在大山里搞事情的人,林可也是消失在了大山里没了音讯,本想着从老头嘴里挖出林可的消息以及那个势力的线索。

  现在,

  全都没了,

  没什么人是比死人更会保守秘密的了。

  “啊!红酒!”

  站在周泽身边的莺莺忽然喊道。

  然后,莺莺马上跑到放行礼的地方,把一个包裹取了出来。

  红酒?

  周泽是知道的,昨天在酒店安律师买单点了一瓶很名贵的红酒结果没有喝完,莺莺收拾东西时把它给带上了。

  当时自己还觉得很欣慰,

  真的是勤俭持家的好姑娘。

  但这会儿……

  莺莺拿出了一个小本子,还有一些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放在了床上。

  “老板,这是这个老头的东西,人家一并收过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线索。”

  安律师有些惊喜地站起身,先把那个本子拿了起来,一般来说,大家似乎都喜欢把什么重要的事情记录在笔记本上。

  只是,打开笔记本后,本子上只记录着日期和名字。

  “孙娟,胡秀雅,曲兰兰,梁淑华…………”

  安律师有些疑惑道:

  “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安律师一头雾水。

  “我看看。”周泽伸手。

  安律师把笔记本丢向了周泽,落在了周泽面前的床上。

  周泽伸手拿笔记本时,发现床上有两根黑色的毛毛。

  一开始没在意,

  等打开笔记本翻页时,

  周泽发现有些书页之间,也都有黑色的毛发夹着。

  然后,

  联想到每一页上只写着日期和名字,

  周泽忽然很是嫌弃地把笔记本丢在了地上,

  嫌脏。

  “老板,发现什么了?”

  站在周泽身边的张燕丰出于职业本能,把笔记本拿起来开始翻阅。

  “别看了,只是‘日’记本。”

  而且是货真价实的“日”记。

  周泽起身,去卫生间洗手。

  等他出来时,

  发现刚刚把笔记本丢出去的安律师又把笔记本捡了起来,

  还有滋有味地开始重新翻阅着。

  很显然,

  他是明白了这个本子是拿来记录什么的了,

  现在是看出其中的味道了。

  “你不恶心?”周泽一边甩着手上的水珠一边问道。

  “啧啧啧……”安律师摇摇头,“挺有趣的,睹物思人,这老东西,居然玩得这么嗨。

  我倒是听说过,有个贪官手下情妇很多,每个人拔一根下来,还做了几支毛笔出来放在自己办公桌上当饰品没事做时就把玩。”

  张燕丰则是在搜索着老头的尸体,

  在这方面,

  老张倒是秉持着一贯的勤勤恳恳。

  你可以说他很没用,但有时候,却又很有用。

  这不,

  老张居然从老头身上摸出了一部手机。

  “之前没搜过身么?”张燕丰拿着手机问道。

  “没啊,把他折叠打包丢行李箱里我们就出酒店了,还没来得及审讯呢,就被药倒了。”安律师笑了笑,把笔记本放在一边,“手机里有什么?看看。”

  “没电了。”张燕丰回答道,“而且,估计很早就没电了。”

  是的,

  如果手机之前有电的话,

  可能老头早就呼朋引伴来救自己了,

  因为大家都很清楚,老头背后有一个势力。

  连地狱的冯四儿都得帮那个势力收尾擦屁股卖人情,足以可见那个势力的庞大。

  安律师虽然还是在笑着,但实际上脸色有一点点的不好看,这件事儿是全权处置的,结果却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若是在昨晚自己和老道都昏睡的时候,老头的手机有电打电话请来了援兵,那自己等人就是直接给人家送人头了。

  一向自诩谨慎的他,差点因为疏忽酿成大祸。

  “下次,这类的事情交给我吧。”

  张燕丰说道。

  安律师点点头,笑了笑,道:“老张啊,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当了一辈子刑警队长了。”

  离开了房间,去前台要手机充电器去了。

  安律师有些尴尬地又取出一根烟,点燃,同时还有些自言自语地解释道:

  “如果没昨天的麻烦事儿,这些都可以避免的。”

  安律师有信心用自己的手段从活着的老头嘴里套出自己想要的情报,所以也就没有去注意其他。

  “嗯,没事,我们又没怪你。”

  周泽指了指红酒,道:

  “找几个杯子,咱喝了吧。”

  “好的,老板。”

  等莺莺找来被子回来时,张燕丰也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个移动电源,另一头插在老头的手机上。

  “找到了。”

  一进门,

  张燕丰就喊道。

  众人也就不急着喝酒,一起凑了过来,

  就连坐在床上腿脚不便的黑小妞也跟着凑过来一起看,也不知道她到底稀罕个什么劲儿。

  “这个地图软件上有标注。”张燕丰打开了软件,指着屏幕道:“这是那块山区的地图,这里有两个红点。”

  “这个位置是拐卖村。”老道确认道,“不会错的,就是这个位置。”

  进山时是他开的车,所以对地形更熟悉。

  “那另一个红点标注的是什么位置?”

  周泽问道。

  “不清楚,搜索不到是什么村镇。”张燕丰回答道。

  “那行吧,收拾收拾东西,不管林可在不在那个位置,我们都得去看一下。”说着,周泽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黑小妞,对老道说道:“老道,你带着她先回书屋,看着她。”

  她腿脚不方便,且有伤在身,

  带着进山难免是个累赘。

  老道大喜,马上拍胸脯道:“老板,贫道保证完成任务。”

  上次进山的危险可是历历在目啊。

  “我说啊,你就不怕半路上我把这老家伙控制住了,拿来威胁你?”

  “…………”老道。

  “吱吱吱!”猴子不满地叫道。

  “没事儿,你杀了他我也不会被你威胁帮你解毒,还有,书屋里还剩下俩人,你都可以杀,或者拿来试着威胁我,你随意,你看我会不会被威胁。”

  “…………”老道。

  “行吧,那你可得小心点,别死了,你死了我也玩完了。”

  “能不能说点吉利的话?”

  “以前和婆婆一起看电视剧的时候,剧情里一般男女分别,女的哭着喊着对男的说你一定要安全回来的话,那那个男的肯定会挂掉。

  所以我才不想祝福你。”

  “嗯,不错,你很优秀。”

  周泽说完,

  走到黝黑少女面前,

  弯下腰,

  微笑道:

  “下毒的那个人,你见到过的,别人或者你自己,到底有没有可能解开这个毒,你心里也是有数的。”

  “我知道。”

  黝黑少女认真地说道。

  “好了,大家收拾东西,散伙的散伙,出发的出发,争取赶上下午的高铁。”

  等到周泽带着莺莺安律师以及张燕丰离开后,

  老道这边也收拾好东西了,带着猴子过来。

  “闺女,我背你下去吧。”

  老道对年轻的孩子一直很心善,

  这一点不作假,

  他哪怕出去玩也不会和那些臭男人一样喜欢找年轻的,

  他觉得有罪恶感,所以他基本都是找大妹子。

  黝黑少女没反对,

  让老道背着他离开了房间。

  下坐电梯下楼时,

  老道开口道:

  “对了,书屋里还有一个轮椅,等你回到书屋啊,给你用,我跟你说,很好用的,你肯定会喜欢。”

  “谢谢。”黝黑少女犹豫了一下,道:“他们这群人里,好像也就你是个好人,希望好人有好报吧。”

  “呵呵,不客气不客气。

  那可不是,

  贫道我乐善好施,一辈子积德行善,所以贫道运气一直不错。

  到哪里就旺哪里,在哪家公司上班哪家公司就走运,比如贫道前年在蓉城……

  额,

  谁跟贫道在前一起啊谁也就能有好运,比如徐州开狗肉店的王麻子一家……

  额,

  总之啊,

  闺女,

  你跟着贫道一起回去,这一路上贫道保管你顺顺利利的,莫慌!”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