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九十一章 老板,来咬一哈!(第四更!)

第四百九十一章 老板,来咬一哈!(第四更!)

  赶上了高铁,到傍晚时到站,安律师租了一辆车,又采购了不少食物和水,大家这才开着车进山。

  这一次采购时安律师很用心,

  各种口味的饼干,各种口味的泡面,各种口味的面包,小零食这类的,买了一大堆,车里塞得满满当当。

  在知道以后彼岸花口服液不用愁之后,

  安律师在对“吃”这一方面,迸发出了极大的热情。

  可惜这次进山是去找人的,比较赶,否则的话说不定他都打算进山里找正宗的农家乐美美地享受一顿。

  按照地图标位导航,因为有公路直通过去,所以倒是不用担心会迷路这类的,毕竟山里的公路本就不多。

  安律师车开得飞快,同时一只手放在车窗外,显得很是潇洒。

  张燕丰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系着安全带,正襟危坐。

  周泽则是和莺莺坐在后面,周老板现在也耍开了,反正以后彼岸花口服液不用愁了,存货拿来直接用,都开始服用口服液吃零食了!

  这些小饼干小零食以前周泽不是很喜欢吃,这辈子自然就更少吃了,现在吃起来,倒是也挺有滋有味的。

  莺莺就在旁边负责给周泽开包装袋,或者剥一些果壳,见老板吃得这么开心,莺莺也很开心。

  总之,

  如果把林可的事儿丢一边的话,

  车里的氛围真的和去郊游差不多,

  挺愉悦的。

  “老板,你把手伸外面去,感受一下,我现在这个速度,是我自己测试出来的,最接近摸奈奈的感觉。”

  “老安啊。”

  “怎么了,老板?”

  “你今天形象有点崩得厉害。”

  “老板,你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你一直以来都是有吃有睡的,

  但对于我来说,太难了,这种日子,我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那黑丫头不光是能种彼岸花,他给我们下的毒,居然也能让我们呼呼大睡,一想到以后的日子能有吃有睡,

  我就开心,真的开心。”

  “吃是为了活着,活着不是为了吃。”

  周泽感慨道。

  闻言,不光是安律师愣了一下,连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张燕丰也愣了一下。

  这种话,从自家老板嘴里说出来,总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满满的何不食肉糜?

  “哇哦,老板你这话说得好有深度好有哲理哦!

  不愧是老板!”

  莺莺没有丝毫虚假的迷妹挽尊到来,倒是缓解了车内随着那句鸡汤所带出来的冷场尴尬。

  “我说,老板,如果佛真的出来,那位能打得过么?”

  安律师点了根烟,又把烟丢给了老张和后面的周泽。

  “他的电池,是我。”

  周泽咬了一口莺莺递到自己嘴边的士力架。

  “哦。”

  安律师点点头,

  懂了。

  怪不得每次那位出来后自家老板就跟身体被掏空一样,

  记得以前老道和自己说过,以前老板开无双后那叫一个惨啊,全身上下血淋淋皮开肉绽都是伤口,还得在床上躺半个月不能下床。

  虽说现在随着老板实力提升,已经有进步了,现在只是昏迷虚弱一晚上而已,但还是不够用的。

  这就像是两辆坦克交战,赢勾的坦克无论是装甲厚度还是机动力又或者是炮口口径都比对方强太多,但对方有好几桶匹配的燃料,

  而赢勾这里,

  只有一节南孚电池,

  哪怕自家老板在电池里笑傲群雄,一节更比六节强,

  它还是电池。

  “那昨晚那位是傻了吧,真的准备等佛出来魔佛大战啊?”

  “他现在脾气有些不稳定。”周泽说道。

  “嗯,脾气不稳定?比如?”

  “比如你现在说的这些话,他可能是听到的,等下次他出来的话,可能先不去打敌人,而是先把你给杀了。”

  “…………”安律师。

  把烟头丢了出去,安律师用手机连了蓝牙,准备放歌。

  看见他的动作,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张燕丰拿出自己的手机,道:

  “连我的蓝牙吧,我想放歌。”

  “行,你放吧,放点好听的。”

  安律师直接答应了。

  张燕丰调试了一下,把车载音响连上了自己的手机蓝牙。

  很快,

  歌声放出来了,

  当歌声出来后,

  把手放在外面摸奈奈的安律师下意识地把手收了回来,

  坐在后面和女仆吃吃喝喝的周老板也下意识地停止了动作,

  张燕丰继续正襟危坐,

  坐得比比直直。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倒是莺莺有些纳闷,她是清朝人,对这个没什么感觉。

  而此时,

  车里的周泽和安律师都看向了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张燕丰,

  心里的念头估计是一样的,

  你特么有毒吧!

  张燕丰缓缓地吐出一口烟圈,

  道:

  “今天是国庆日,

  我觉得应该听听国歌。”

  在高亢激昂的国歌声中,

  车子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前面,是一栋建造在山谷间平地坝坝上的别墅,

  刹车后,安律师马上伸手把不断循环播放的车载音响给关了,

  然后下车,

  长舒一口气。

  周泽下车时,倒是神色轻松,道:

  “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你看看,我们现在马上要进的地方既然被那个老头在手机地图上标注了出来,那么肯定是有问题的。

  听了一路的国歌,感觉自己充满了正能量,正好适合进去探险。”

  安律师对周泽翻了个白眼,他觉得张燕丰忽然精神病就算了,现在连带着自家老板脑子也有点不正常了。

  “走吧,进去吧。”

  既然来了,肯定得进去看看,他们不是什么灵异节目的直播小队,需要准备很多很多的器材,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这群人,本就是灵异现象。

  别墅大门是锁着的,周泽走过去用指甲把门锁给掐断,推开了门。

  别墅有三层楼,房间不少,但没有一丝一毫的灯亮。

  “啧啧。”

  安律师嚼着口香糖,先走到一楼门口,本想喊自家老板继续来当开锁匠,但这大门轻轻一推就被推开了。

  “哟。”

  往里走了几步,安律师轻轻喊了一声,但还是在继续咀嚼着口香糖。

  一楼大厅里,有三具尸体,二男一女,都是成年人。

  好吧,

  深山肯定有问题的别墅里,

  出现了尸体,

  这确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就像是泰国游轮上肯定有人妖表演一样。

  周泽等人也走了进来,

  张燕丰和安律师一起拿出手机,调出了手电筒模式,开始检查地上的尸体。

  然后只听得“啪”的一声,

  刹那间,

  整个一楼大厅灯火通明!

  张燕丰和安律师吓得身子一抖,

  这地上的尸体没把他们吓到,

  这忽然的灯亮反倒是让他们刹那间背后一凉。

  “抱歉,吓到你们了。”

  周泽耸了耸肩,指了指自己身边开关,

  “可以开灯查看的。”

  安律师和张燕丰对视一眼,默默地把手机收了起来,查看起了尸体。

  比起尸体,

  周泽更感兴趣的则是这屋子里的装潢和陈设,挺富丽堂皇的,却又不显得腻歪和俗气,这意味着主人家挺有逼格的。

  尤其是客厅中央茶几上摆放着的那一排哆啦A梦玩具,看起来挺可爱的。

  周泽记得小时候在孤儿院里时就看过哆啦A梦的漫画和动画,这也算是他小时候为数不多的娱乐之一。

  “老板,这一桌子的玩具感觉怪怪的。”莺莺跟在周泽旁边说道,“下面还有呢,看起来和这里不是很搭。”

  “这是雅趣。”

  周泽纠正道,

  “莺莺啊,以后你买房子装修时,不要总是想着装得大富大贵的样子,那样太俗气了。”

  “雅趣?俗气?老板,怎么区分啊?”

  周泽迟疑了一下,怎么区分?

  “打个比方吧,一个男人,如果月薪两千,下班后就宅在家里打游戏玩手办,这就叫不上进。

  一个男人,如果年薪百万,下班后哪里也不去,就宅在家里一个人玩玩游戏,偶尔买点手办,这就叫雅趣。”

  “哦,好深奥哦。”

  “嗯。”

  正当周老板和自家女仆参观人家一楼学习以后的装修经验时,

  安律师和张燕丰两个人则是一起对三具尸体进行着研究。

  “死亡时间应该有十天以上了。”张燕丰大概推测道。

  “死因是这个。”安律师则是把尸体的头抬起来,指了指尸体脖子位置,那里有两个凹槽血洞。

  血洞很小,但很深,伤口附近呈现青紫色的暗斑,其余位置,倒是没有再发现伤口。

  “被利器刺入的么,是叉子?”张燕丰皱了皱眉,他开始根据自己的刑警经验和本能分析了起来,“不对啊,只有两根分叉的叉子?伤口又小,又不可能是鱼叉那种的,也不是注射剂的针孔。是林可杀的么,林可杀人好像是用舌头,不会制造出这样子的伤口才对。”

  安律师听张燕丰在那里一个人分析这么久,

  忍不住笑道:

  “想知道死因和凶器是什么吗?”

  “你知道?”张燕丰有些惊讶。

  “嗯。”

  安律师侧过身,对那边还在参观装修的俩人喊道:

  “老板,

  你过来咬一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