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九十五章 诡异的尸体(第二更!)

第四百九十五章 诡异的尸体(第二更!)

  “喝!喝!喝!喝!”

  附近桌子上的客人都被安律师这种豪气给惊到了,马上开始起哄,这倒是酒桌上自古以来的陋习文化传统。

  周泽一直觉得,陋习似乎是最难以改变的东西;

  瞧瞧,

  这帮人连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还没改。

  唉,

  周泽摇摇头,这帮人没救了啊,

  然后,

  马上跟着一起对身边的安律师喊道:

  “喝!喝!喝!”

  连带着桌上的七个洋鬼子也入乡随俗,附和起来,催促安律师快点拿酒坛干。

  那位大人物以及身边的老太婆也用赞许的目光看向安律师,

  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

  看了看身边的老板,

  他在眼神示意,

  动手不?

  周泽仿佛没明白一样,继续鼓掌。

  安律师咬了咬牙,

  端起了面前的酒坛子,

  开始灌酒!

  酒,

  是酒味儿,

  但到底是猫尿还是狗尿又或者其他什么恶心玩意儿就不知道了,

  酒水打湿了安律师的脸,

  混淆了他流下的热泪,

  等一坛酒喝下去后,

  安律师把酒坛放在了桌上,身子一阵摇摆。

  “好!!!”

  “好!!!”

  附近的人一起鼓掌欢呼。

  那个大人物和老太婆也终于离开了这里,去其他方向了。

  安律师坐了下来,

  抿了抿嘴唇,

  吹了吹自己的刘海。

  身边的周泽则是端起了酒碗,道:

  “你说,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的尿变出来的呢?

  是新鲜的尿,

  还是陈年佳酿?

  估计尿垢都能积累起厚厚的一层吧?”

  “呕!”

  安律师不听还好,

  一听就马上抑制不住自己腹部的翻江倒海,如果不是怕引起注意,差点一股脑地全都吐了出来。

  “你歇歇,歇歇。”

  周泽很贴心地帮安律师抚摸着后背,帮他顺顺气。

  安律师有苦说不出,又不能怪自家老板,毕竟是他先做了初一,结果被老板坑了个十五。

  宴会还在继续,

  周泽和安律师继续坐在桌边看着,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

  宴会又进入了一个高C,

  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簇拥着一个头顶红盖头身穿大红妆的…………少女,

  走了过来。

  是的,

  少女,

  这新娘子的体形,也太小了。

  除非是侏儒症患者,否则肯定是一个小姑娘。

  一时间,

  周泽下意识地伸手攥紧了筷子。

  林可?

  是林可么?

  “老板,不要冲动!”

  安律师马上抓住周泽的手腕提醒道。

  这里这么多的鬼,保不准还有一些老家伙们在,在这里动手,我们撑不住的。

  周泽深吸一口气,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安律师这才放心地松开手。

  环绕在新娘子旁边的女人们,胭脂厚重地可以刮下来放锅里当油花儿用了,而且她们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让周泽不禁想到了冥店里的扎纸人,现在很多地方的农村还流行着烧纸人的风俗。

  烧一些下人轿夫婢女下去,

  期盼着它们被烧下去之后能去照顾逝者。

  而那个新娘则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周泽想尝试发出点声音让新娘子注意到,但一来周围人声嘈杂,除非是用吼的,否则根本不管用;

  但如果吼的话,就很容易暴露了。

  二来,在这个时候确实不适合节外生枝。

  新娘子好像只是来走了个过场,就离开了。

  周泽从头到尾都没看见新郎出来,不过娶这么小的一个新娘,那个新郎估计也是个大变态吧?

  宴会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似的,

  大家忘我地吃喝着,

  热闹着,

  欢腾着,

  酒水饭菜会不断地送上来,源源不断。

  等到时候差不多了,周泽和安律师就偷偷地下了桌,向新娘子刚才离去的方向走过去。

  一路上人倒是不少,来来往往的,所以反倒不需要装得鬼鬼祟祟的样子,直接大摇大摆很自然地往里走就是了。

  一直走到洞穴深幽处时,

  一座庭院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很简单的一个青砖牌坊,后头则是肉眼可见的九曲回廊,还有莲花池,池上竟然还长满了莲花。

  很有江南古镇的情调。

  不过,在这牌坊下面,就有两个穿着黑色家丁衣服的男子站在那里守着了,不准其他人进来的架势。

  硬闯,肯定是不合适的,现在毕竟还没确定新娘子的位置,如果找到林可的话,三个人硬闯出去倒是可以试试。

  安律师对周泽做了几个手势,

  一脸的严肃。

  而后做了一个OK皱眉的动作,示意周泽明白没?

  周泽摇摇头,

  天知道你做的手势是什么意思。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

  摇摇头,

  直接露出了自己的白骨手,慢慢地开始对着自己的手扇风。

  一时间,

  两道粉色的雾气慢悠悠地飘散过去,先蔓延到那两个家丁的脚下,而后从他们后背的位置开始慢慢地向上攀爬,最后没入到二人的鼻孔里去。

  一时间,

  两个家庭都开始闭上了眼,

  昏昏沉沉地摇晃起来。

  “走!”

  安律师马上示意周泽跟上,两个人这俩家丁面前穿了过去,片刻不敢停留,直接跑过了回廊。

  前面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二人同时一惊,

  周泽马上伸手推开了身侧的屋门,同时一把手攥住了安律师的肩膀,把安律师一起拉了进来,紧接着快速小心地把门给关上。

  那群人一边谈笑一边走开,什么都没有发现。

  安律师长舒一口气,“妈的,跟以前约泡时一个感觉,去人家家里约,时刻提防着人丈夫回来。”

  “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周泽反问道。

  安律师皱了皱眉,思索了一下,道:

  “好像确实没什么区别。”

  约泡就算了,

  现在是偷人家新娘子,

  更刺激啊。

  之前因为情况紧急,直接就进了这个房间,而当周泽回过身看向房间里头时,马上伸手拉了一下安律师的手臂。

  安律师有些疑惑地转过身来,

  然后他也呆住了。

  房间很大,

  却也很小,

  大是因为房间的格局大,

  小是因为房间里堆的东西多。

  可以说,

  这个房间,

  除了门后面这几步的地儿以外,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空余空间了。

  里头堆的不是其他东西,

  而是满满当当的尸体!

  是的,

  太平间很多人都知道,没去过至少也能通过影视作品知道大概是个什么样子,

  而眼前的情景,

  简直就是完爆太平间。

  一具具尸体,

  服装各异,

  大家整整齐齐地堆叠在一起,显得很有秩序。

  像是在玩儿堆积木游戏一样,堆放的人肯定有强迫症。

  人头是朝着周泽这边的,所以站在周泽的角度看上去,此时像是有无数张死人脸正盯着自己。

  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一个人睁开眼,

  对他们开口“嗨”一下。

  “这么多尸体是怎么回事?”

  周泽有些不能理解。

  “尸体是亡魂的羁绊,所谓的入土为安就是这个道理,把尸体放在这儿,再施法一下,能把他们的亡魂永远羁押在这个地方不能离去。

  哟,

  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那个洋妞,

  她也躺在这儿呢!”

  安律师小声地喊道,

  “尸体没亡魂好看啊。”

  周泽没有理会在意这个,

  他在思考接下来出去后该往哪里去,按理说新娘子应该被安顿婚房里,等着新郎官晚上去揭盖头。

  但具体的方向在哪里?

  自己二人如果像是没头苍蝇一样乱窜的话,很容易出事儿。

  如果能直接找到婚房的位置,趁着新娘子一个人坐在那里的时候带着她出去,事情也就成功一大半了。

  不对,

  依照林可的性子,她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安安分分地留在这里成婚?

  而且是冥婚,

  难不成林可觉得在书屋当鬼差屈才了,打算跑这儿荒郊野外当压寨鬼夫人了?

  嘶,

  别说,

  按照林可那娘们儿的性格,好像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啊?

  如果真是这种情况的话,那可就好玩了,自己去抢人家走,林可会不会喊她老公出来打自己?

  想着想着,

  周泽的目光忽然被身侧下面的一具尸体吸引到了,

  这具尸体身上穿着一件夹克,

  还戴着一顶绿色的贝雷帽。

  这画风挺新奇的啊,

  一整个屋子里这么多的尸体,就这货有帽子,算是享受了特殊待遇了。不知道怎么的,周泽就看这货戴着帽子很不舒服。

  干脆直接伸手,把人家帽子摘了下来,

  然后,

  他愣住了。

  “老板,外边人走远了,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出去了?先找新娘子在哪里,可能需要不少的时间啊。”

  安律师对周泽喊道。

  但周泽没有理会,

  “怎么了,老板?”

  周泽抬起头,看向了安律师,欲言又止,眼神里带着一抹思索之色。

  “怎么了?”

  安律师靠近了过来,同时还不时的往门外看看,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周泽指了指身边的这具刚刚被自己摘掉帽子的尸体,道:

  “这具尸体,你看看,他像不像一个人。”

  “谁啊。”

  安律师低下头,

  在看到这具尸体后,

  他也惊愕住了,一脸地不敢置信,甚至,身子都开始吓得哆嗦起来。

  周泽深吸一口气,

  看了看尸体,

  又看了看安律师,

  道:

  “像不像…………你?”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