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九十六章 新娘子!(第三更!)

第四百九十六章 新娘子!(第三更!)

  安律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胞胎”兄弟,

  然后很认真地又抬起头,

  指了指自己,

  道:

  “我是真的。”

  这是辩解,

  因为他担心周泽以为他是假的,在这个地方,真真假假有时候很难区分,难免不会让人起疑心,虽说二人在刚下来时互相验证过了已经。

  周泽没说话。

  “我艹,我真的是真的,我怎么可能死在这里。我怎么知道这货为什么和我长得这么像。

  还有,这绿帽子是什么鬼,你以为我喜欢这个口味的么?”

  其实,

  度过一开始的震惊之后,

  仔细想一想,

  也能知道这应该不是安律师本人。

  首先,

  老安现在这个样子,并不是他以前的样子,就和周泽现在的样子其实是徐乐的样子一个道理,大家都是借尸还魂出来的。

  “和你长得又那么像,也就是说这家伙不是你这具身体的孪生兄弟,就应该是你爹?”周泽猜测道。

  安律师舔了舔嘴唇,

  仔细看了看这具尸体身上的衣服,还伸手进去想掏一下这家伙的口袋,不过这些尸体摆放得太整齐了,相互之间其实也没有多少缝隙,手居然都伸不进去。

  “我想,大概是我这具身体的父亲吧,我附身前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一个花花公子,他爹据说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

  “然后呢?”周泽问道。

  “又不是我亲爹,我研究这么多干嘛,老子从地狱里逃出来时已经在地狱做了好多年的巡检了,心智成熟,附身后你以为会缺父爱么?”

  “也就是说,你爹……”

  “我身体的爹。”

  安律师强调道,

  周泽一口一个“你爹”的,听得他心里直发慌。

  “你身体的爹,在好多年前死在了这里,然后尸体运送到了这里来,也就是说,你爹……

  抱歉,

  你的身体的爹的亡魂很可能还在这里,

  对吧?”

  既然那养鬼的尸体也在这里,自己二人刚刚又在酒席上和那几个洋鬼子吃饭唠嗑,也就可以推测出安律师他爹的亡魂很可能也在这儿。

  “应该,或许,大概,是吧。”

  安律师耸了耸肩。

  “啧啧,不来个父子相见?”

  周泽调侃道。

  “行了,帽子给我。”

  安律师从周泽手里拿过了帽子,给他爹戴了上去。

  “这货也真是倒霉,其实他挺能骗的,我这身体的母亲是一个富家千金,被他骗到手,肚子搞大了,然后他死球死在了这荒郊野外的。”

  “不对…………”

  周泽在看着安律师推那尸体的头往上好戴帽子时忽然伸手阻止了安律师。

  “怎么了?”安律师问道。

  “你看这里。”

  周泽把尸体的头尽可能地抬了一下,拨开了有点类似那个年代F4的长发,

  这下面,

  居然有个枪眼儿!

  “你爹好像不是来这里探险死的,倒像是被人在这里枪杀的,然后抛尸在荒郊野外,最后被这里的黑山老妖吧弄进来了。”

  “啧啧啧,还很是一段爱恨情仇的往事。”

  安律师拍拍手,道:

  “好了,这个话题可以跳过了么?”

  “行,我们出去吧。”

  插曲终归是插曲,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

  就比如周泽如果在这里发现徐乐他爹的尸体,

  估计也不会有多大的兴趣。

  小心翼翼地推开门,

  两个人像是做贼……其实就是贼一样地向左拐跑出去了。

  这里的房间其实不算很多,地底空间就这么大,也不可能跟秦始皇那样弄个兵马俑寝宫似的那么夸张。

  而且,在绕了半圈之后,周泽和安律师很快就发现一个房间的前面挂了很多的红布和彩灯,很是喜气洋洋的样子。

  那里应该就是婚房了。

  “老板,你进去看看,我在外面放风,有人来的话我给你示警,如果真的是林可在里面,就赶紧带她出来,我们杀出去。”

  周泽点点头。

  其实,

  有一点担心安律师没说,

  那就是和周泽想的一样,

  万一那个小萝莉是真的想在这儿当压寨鬼夫人怎么办?

  小萝莉的那种往上爬的心劲儿安律师是深有体会的,她也是书屋里唯一一个不用他安不起去激励,自己就能充满主观能动性的一个。

  只要能往上爬,她估计什么都愿意。

  让周泽进去的话,反正他是她老板,如果真遇到最坏的情况,最起码小萝莉的魂血是捏在周泽手里的,周泽对她有生杀大权。

  见周泽推开了婚房的门进去了,

  安律师干脆躲在了隔壁的亭子里,亭子上有纱幔遮挡着,可以隐藏住自己的身形,同时还能方便观察外面的情况。

  巧了,

  亭子的石桌子上居然还有一碟花生米一碟瓜子儿。

  安律师下意识地抓了一把在手里,正准备放进自己嘴里时,马上醒悟过来把东西又放了回去,拍拍手,有些无奈。

  怎么老板还没出来?

  …………

  周泽推开门,进了婚房,有些庆幸的是,婚房里没有丫鬟下人,这也给周泽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此时,

  在大红色的喜庆婚床上坐着一个少女,

  红妆红盖头,

  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哪怕周泽推开门走进来了,她也是毫无动静。

  这是被点穴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红盖头,周泽脑海中浮现的是以前看《神雕侠侣》时尹志平和小龙女的情节,看的是古天乐李若彤版本的。

  记得那时小龙女好像是被点穴了,然后尹志平把一个白布放在了她的脸上。

  兴许是危险的事情经历得太多了,周泽觉得自己每到关键时刻脑回路的转变让他自己都有些惊奇。

  “林可?林可?”

  周泽小声地喊着,

  但床上的新娘子还是一动不动。

  周泽干脆走上去,

  抓住了对方的红盖头准备掀开,

  谁知道就在这时,

  新娘子居然伸出了一只手,攥住了自己的手腕!

  这新娘子是练摔跤的吧,手劲这么大?

  下一刻,

  红盖头内忽然闪现出了两个红点,

  看这位置,

  应该是之前紧闭双眸的新娘子睁开了眼!

  这不是林可!

  不是她!

  虽然没掀开盖头,但周泽知道林可的手劲一没那么大,二她如果想阻止自己,估计就直接伸舌头了。

  “你是谁?”

  新娘子冷冰冰地开口问道。

  声音清冷,

  绝不是小女孩儿的声音。

  我艹,

  这下周泽可以确定,

  是真的找错人了。

  而且,

  自己好像还碰到了一个天山童姥一样的人物,小女孩的身体,但说话的声音明显是成年女性!

  紧接着,

  新娘子的手猛地继续发力,拉得周泽整个人一阵踉跄,摔向了床上,而后,新娘子的另一只手直接抓向了周泽的面门。

  好在周老板也不是被吓大的,尤其是在斩三尸之后,战斗经验几何系数地暴增,一开始无非是自己以为遇见了林可所以城门大开,现在被对方先下手为强后周泽马上开始反制!

  只见周泽的身体不管没有后退,反而直接向新娘子撞去,同时自己的手对着新娘子的手也是直接怼了过去,不过在这一刻,周泽的指甲也长了出来。

  “嘶!”

  新娘子倒吸一口凉气,

  整个人直接从床上弹飞了出去,

  双手下压,双足弯曲,

  做出了赛跑运动员的动作,

  很是警惕地盯着坐在床上的周泽。

  她的红盖头在刚才的快速移动中已经摔落了下来,

  露出了她的脸,

  这是一张很稚嫩的脸,但是眼眸里的神采却蕴含着沧桑,同时,她的右手位置正在滴淌着黑色的血液。

  周泽晃了晃自己的手腕,先前被新娘子抓住的位置此时竟然有些淤青了,这娘们儿力道真大。

  “你到底是何人?”

  新娘子继续发问道,

  同时开始左顾右盼,

  看样子是准备喊人了。

  周泽没有犹豫,十指直接伸了出去,低喝道:

  “咖啡!”

  十根黑雾从指甲上快速地射出,

  新娘子身形一阵翻转想要躲避,

  却还是被捆绑住了。

  只是,

  周泽还没来得及继续做什么,

  只见这新娘子的身体开始快速地萎缩,只剩下了衣服掉落下来,而后,一条黑色的小蛇子从衣服里钻出,落地后一弹,准备直接破开窗子出去。

  周泽目光一凝,

  甩手道:

  “报纸!”

  “啪!”

  很清脆的声响,

  刚刚弹跃而起的小蛇像是被一个硕大的苍蝇拍狠力地抽了一记,很是狼狈地又摔在了地上。

  周泽快步上前,用自己的指甲将这条蛇给抓了起来。

  只要这条蛇再敢有什么异动,

  周泽自信自己的指甲可以瞬间将其切成好多段。

  “居然还是个蛇精?”

  周泽有些无语地笑了笑,

  不过这条蛇精够弱的,比起自己阴阳冊装着的八姑奶要差多了,甚至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小黑蛇眼里露出了哀求之色,甚至还吐出了信子淘好似得舔周泽的手指。

  “我是鬼差,来找个人,不是来找你的,你乖乖回答我的问题,我马上走,你继续做你的新娘。

  我问你,最近有没有看见一个和你个头差不多高长得白嫩可爱的小姑娘被带进来?”

  周泽话音刚落,

  小黑蛇眼里忽然泛起了怨毒的神色,而后开始挣扎。

  周泽撒开了手,

  小黑蛇落在了地上,

  转瞬间又变成了少女的模样,不过是什么都没穿的模样。

  周泽也没迂腐到过意扭过头去非礼勿视,都这个时候了,把后背给别人那是傻子干的事儿。

  “上差,您是在找那个小狐狸精?”

  新娘子咬牙切齿地说道。

  “小狐狸精?”周泽愣了一下,“喂,你们妖精之间的事情和我没关系,那是一个人,确切的说,是有肉身的人。”

  “就是那个小狐狸精,相公前些日子从外面带回来的,把相公迷得死死的!”

  “哦…………”

  周泽明白了,

  原来这里的“狐狸精”不是真正的“狐狸精”。

  “她叫林可对不对?”新娘子抬头看向周泽,很是热切地问道。

  似乎,

  在这件事上,

  她比周泽还心急。

  “是,我是来带她走的。”

  “好,我知道她在哪里,上差,我帮你去找她,她待的地方离这里也不远,我带你去找她!”

  新娘子激动之下,

  居然连衣服都不穿就要拉着周泽出去。

  “喂喂喂!”

  周泽喊住了她,

  她总觉得这新娘子的反应太奇怪了,

  周老板不是一个很容易相信别人的人,其实,一个天天听鬼话的人能轻易相信人那才真叫奇怪了。

  而且自己面前站着的还是一个妖怪。

  “上差,您没看见么?今日我和我家相公大婚,我家相公竟然被那狐狸精给迷得连婚礼都不出面!

  现在更是让我一个人在婚床上枯坐这么久,

  我要那个狐狸精死……嘶嘶嘶!”

  新娘子吐了吐信子,改口道:

  “我要那个狐狸精马上离开!”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