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九十九章 爸! (2万字更新完成,求订阅!)

第四百九十九章 爸! (2万字更新完成,求订阅!)

  s上一章章节名标错了,上一章应该是第五更,这一章是第六更

  “加糖”

  而且,

  这一次周泽格外的大方,生怕小朋友不够吃,

  所以,

  这一次直接给他加了十块糖

  一直勤俭过日子的周老板,

  这次是真的大出血了

  “嗡嗡嗡嗡嗡嗡”

  十根指甲,

  直接脱离了周泽的指尖,疾驰而去

  刹那间,

  周泽几乎痛得晕死过去,

  好在强撑着才没让自己的意识陷入昏厥。

  上次在埋尸体的河岸边,面对翠花时,周泽才射出了一根指甲,

  这一次,

  是十根

  对象不同,目标不同,这个小僵尸,比翠花难啃得多得多,也恐怖得多得多。

  如果有其他选择的话,周泽当然不愿意这样去拼命,十指连心,这种痛苦真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出来的,上次断了一根指甲都通得自己不能自已。

  但这一次,在人家老窝里,正如人家想着早点解决自己然后去追他的心上人,

  周泽也是担心僵持下去外面的山精野魅孤魂野鬼的会过来,

  到时候自己再陷入到人民群众的战争之中就彻底玩完了。

  十根指甲,

  像是十道闪电,

  瞬间来到了小男孩面前。

  小男孩的瞳孔一阵收缩,

  下意识地挥舞自己的指甲,

  “砰”

  “砰”

  连续格挡掉两根指甲,

  小男孩自己的指尖也是血流如注,

  身形也是一阵后退,

  这指甲来势之迅猛,超出了他的想象,

  同时他也意识到,

  糟糕了

  接下来的八根指甲则是毫不留情地刺入了他的身体,

  他那引以为傲的僵尸体魄在周泽的指甲面前,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般的坚不可摧。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男孩发出了一连串的惨叫,

  身体倒飞了出去,

  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八根指甲,

  分别钉入他的身体,

  将他整个人都死死地钉在了墙壁上。

  周泽默默地爬起来,疼痛让他的面部表情都开始扭曲起来,但他还是踉踉跄跄地走过去,一直走到小男孩的身下。

  小男孩身上八处恐怖的伤口,

  正在汩汩流出黑色的血液,

  他的血液,给人一种类似石油的质感。

  小男孩嘴巴张开,想说什么,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的身体僵直着想要挪动,却也只是徒劳无功。

  周泽把自己的衣服扯下来,用牙齿加手肘,把自己的两只手给勉强包扎了下,这只是防止失血过多让自己直接倒下,但如果不做具体的处理的话,伤情还是会继续恶化下去。

  “你到底是什么做的,还不死”

  周泽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个小僵尸,

  怪不得这么狂傲,

  人家确实有狂傲的资本,

  自己都给他加了十块糖了,

  人还像是个小强似地,依旧在蠕动这挣扎着,完全没有立即嘎屁的迹象。

  好在,

  让周泽有些欣慰的是,

  这家伙现在也成了被钉住尾巴的壁虎,

  看似眼神依旧凶恶,

  但已经咬不了人了。

  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体内的那位bug之外,

  类似小男孩这种级别的僵尸,

  应该也是凤毛麟角吧。

  周泽本想用自己的手摸摸他的脸,

  但一看自己被包成大馒头一样的手,想想还是算了,改为用脚踹了这货一下。

  “我没骗你,我真的是你祖宗。”

  小男孩怒目圆瞪,

  显然,

  在他看来,

  这是周泽作为战胜者施加给他的一种羞辱,

  他正在品尝着胜者的快感

  看着小男孩愤怒的眼神,

  周泽现在算是体会到那晚赢勾的无奈了,

  他只是对癞头和尚同样说了句实话

  “我出生时,世间无佛。”

  结果人癞头和尚被彻底刺激到发狂直接爆发小宇宙要和赢勾拼命,差点把佛都引了下来。

  咬了咬牙,

  其实那晚的事情真的太遗憾了,如果自己没中毒的话,其实凭着自己的能力,应该也能应付下来了,至少可以从容地离去。

  结果搞成现在这样,

  需要赢勾的力量时那货在沉睡。

  十根指甲啊,

  十根指甲啊

  周泽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想着要不要找点什么东西把这货给彻底砸死,但一看这货皮糙肉厚的程度,再加上自己现在也没了指甲,怎么弄死他

  周泽张开嘴,

  要不,

  咬死他

  斩草除根,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道理,上次让那个癞头和尚“跑”了,周泽不爽了很久,这一次,他可不想再留一个比癞头和尚更恐怖的对手以后来报复自己。

  只是,

  当周泽张开嘴时,

  却发现自己的獠牙竟然已经消失了,

  估计是今天太累了,

  消耗过度,

  已经没办法再开启僵尸状态了。

  除非周泽愿意在这里坐下来,休息个大半天,估摸着那时候能再尝试长出獠牙咬死这货了。

  但这里毕竟是人家的老巢,

  周泽还真不敢这么肆无忌惮。

  “小子,我劝你以后不要想着报仇,否则你会死得很惨,真的。”

  周泽做出了善意的警告,

  真的是出于对未成年的关怀,

  而且周泽真的不想以后自己坐在书屋沙发上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报纸时,

  窗外忽然出现这货的身影。

  如果下次遇到,和自断十根指甲比起来,周泽宁愿把赢勾放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顺便,

  让他教训一下本家的小朋友什么叫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但很显然,

  面对周泽善意的提醒,

  在小男孩耳朵里,

  全是

  得瑟

  挑衅

  羞辱

  周老板又踹了这家伙一脚,道了声“再见”,就直接顺着青砖路跑了出去。

  指甲没有了,

  身子还在不停地失血,

  周泽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但肯定是要尝试着往外逃出去试试。

  不过,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都跑到之前有家丁把手的牌坊那里了,自己居然一个人都没有遇到,甚至连门口的两个家丁也不见了。

  周泽继续往外走,

  宴席桌子那边倒是依旧人满为患,大家像是一个个饿死鬼一样继续喝着吃着,这演戏都持续了好几个小时了吧,还这么热闹。

  这让周泽忽然觉得这些家伙也挺幸福的,可惜那个小僵尸不是每天都结婚,否则这帮亡魂可以每天都开宴会。

  喝永远都不会喝光的酒,

  吃永远都不会吃完的肉,

  其实,

  不少阳间还活着的人所追求的,不也是这个么

  甚至在路过之前自己坐过的那一桌时,

  桌上的那七个洋鬼子居然还对周泽举起酒碗打招呼,

  这真的是体现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毕竟之前周泽陪着他们一起喷共和党,在他们眼里周泽就是自己这边的人。

  那个洋妞还用英文问周泽身边的那个朋友去哪里了

  她问的很显然是安律师,

  安律师那家伙人模狗样的,对付女人的法子倒是厉害得很,不过先不说老安估计已经走了,就算他在这儿,在见过这个洋妞尸体之后,对她应该也没什么感觉了。

  周泽对他们笑了笑,

  心里则是琢磨开了,

  难不成那头小僵尸自负到以为他自己可以解决一切,所以连外面都没有通知

  那个小院子的地方,是小僵尸金屋藏娇的场所,估计其他亡魂下人也不敢跑那里去吧

  所以,

  自己可以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这感觉不错,

  既然已经救出了林可,安律师应该带着她出去了吧

  等自己也出去之后,事情就可以暂时圆满地画上句号了。

  回家,

  养伤,

  大床,报纸、咖啡,

  不过周老板接下来一个月都不想再往咖啡里加糖了。

  按照记忆里来时的路往外走,快要到达那个最先掉落下去的洞穴外面时,周泽忽然停下了脚步,身形一侧,躲避了过去。

  只见那个洞穴门口,竟然站着一排穿着黑色衣服的家丁,

  那个一身黑衣服绿色眼珠子的老太婆此时正站在那里,在对着手下人训话,

  让周泽吃惊的是,

  老太婆的脚下居然还蹲着一个东西,

  仔细一看,

  竟然是那只猹

  “主人大婚的日子,居然有外人混了进来

  这是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奇耻大辱

  若是被主人知道了,降怒下来,我们一个个连鬼都别想再做下去

  你们几个,再喊一些人,封锁所有的出入口,

  其他人,把其他的仆人全部通知到位,和我去搜,一定要把混进来的人给抓出来

  至于还在吃酒的宾客,暂时不要去打扰他们,不要破坏主人婚宴的氛围,但让人去挨个地悄悄调查,核实他们的身份”

  老太婆训斥吩咐完就准备带人走,周泽见状提前一步转身就往外跑,这个时候原路返回是行不通了。

  现在想想闰土杀猹真的是替天行道了,

  那东西居然还懂得告密。

  得亏那家伙鼻子没有汪那样灵敏,

  否则自己可就真的藏不住了。

  四周本来在端茶递酒的奴仆们好像纷纷收到了通知,都开始放下手中的活计了。

  周泽心里忽然一悬,现在看来最安全的地方反而还是那个小僵尸被自己钉住的小院里,但自己跑出来又跑回去,这是什么事情

  而且失血的症状已经越来越明显了,自己的伤口再不找个地方好好处理一下,可能就得晕厥过去。

  这时候,老太婆不知道怎么的忽然从对面带着人走了出来,风风火火的样子,像是大内总管。

  周泽心下一惊,正在思考着往哪个方向跑去躲避时,忽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老板,是我”

  是安律师的声音。

  周泽没有反抗,被安律师拉进了门内。

  这里是一个储物间,看着这一坛坛的酒水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应该是酿酒室兼酒坊吧,宴会上大家喝的酒应该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安律师把周泽拉进了这里,直接把门关上了。

  而后没等周泽发问,就拉着周泽躲入了里间。

  “哐当”

  大门被推开,

  老太婆带着一群家丁过来。

  “酿酒的,看见陌生人没有”

  老太婆喊道。

  找到这里来了么

  周泽心下一惊,自己现在连拼命的能力都没有了。

  谁知道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婆婆,没看见,连个人影都没看见,我这儿还忙着酿酒呢,外面那帮人难得有个机会趁着主人大婚可以蹭吃蹭喝,这酒水,噌噌噌地往外送,我这再不手脚麻利点儿,可就真的得断了宴席上的酒水了。”

  老太婆点点头,道“主人大婚宴席上怎么能缺了酒水,你抓紧点儿,另外,如果看见陌生或者不熟悉的面孔,随时跟我汇报。”

  “行嘞,晓得了,晓得了,您放心,婆婆您慢走。下次有空来吃酒啊,我给您预备着好酒呢”

  老太婆带着手下人走了,大门也随之被关上。

  周泽这才转过头,看向安律师,有些诧异道

  “不是,你怎么还没出去”

  自己十根手指的指甲都断了,给他拼出时间和机会,结果这货居然还在这里转悠着

  那样子的话为什么不干脆把他留下来和自己一起打僵尸

  自己兴许还能少断几根指甲,

  至少可以让安律师陪着自己断几根手指,自己心里也能舒坦平衡一点。

  “老板,我是想走的,但我们进来的出口,有人把手。”安律师苦笑道。

  “就是那个老太婆,也可能不是你的对手,那几个家丁,你搞不定”

  安律师的实力周泽还是很认可的,不把赢勾喊醒,周泽都不觉得自己可以打得过他。

  毕竟是当年的巡检大人,虽然被剥夺了出身文字,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能力,但也绝对不可小觑。

  “老板,我肚子,我肚子疼”

  安律师指着自己的肚子说道,

  “疼得我发慌,难以忍受,头晕,身上也没力气了。”

  周泽这才发现,安律师的脸色一片惨白,嘴唇发黑,连他的十指都泛着青色,他坐在这里时,双手也是在捂着他的肚子。

  上辈子作为一名优秀的医生,周泽马上就猜测出安律师应该是食物中毒了

  而且是很严重的食物中毒,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

  额,

  一时间,

  周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好像也不能骂他怪他了,

  因为安律师食物中毒的来源应该是那坛酒,

  而让安律师喝酒的,

  是

  周泽觉得有些好笑,

  最后困住自己二人导致营救计划失败的,居然是那坛酒。

  这时,周泽看见旁边地上躺着的小萝莉,小萝莉还没醒,要不要先想办法把她弄醒至少自己这边还能加一个即战力

  “你现在还能撑得住么”周泽问道。

  “刚刚那会儿抱着林可出来时,才是最痛苦的时候,整个人都跪在地上了,还好运气好被人安顿在了这里。

  现在最痛苦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我感觉再熬个几个小时,应该能恢复一些。

  老板,你的手指“

  安律师看见周泽的双手被包扎成这个样子,此时还在渗透着鲜血。

  “和那个小家伙打得,那小家伙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追出来了,现在只能祈祷这里的下人不会去那个小院子,不对,还有婚房。”

  周泽靠在墙壁上,此时的他,有些听天由命的意思了。

  不对啊,

  周泽马上抬起头,看向安律师,

  “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刚外面的谈话声,

  明显是有人在给自己二人打掩护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里的亡魂怎么会收留自己二人,还帮自己二人藏起来

  “这”

  安律师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孩子,你朋友怎么样了”

  这时,

  有人推开了里间的门把头探了进来,

  这是一张,

  和安律师近乎一模一样的脸

  不过穿着不一样,他穿着老款在几十年前还算流行的皮夹克还带着绿色的贝雷帽。

  安律师看了看周泽,

  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但面对那个人的询问,

  犹豫了一下,

  安律师还是露出了一脸真挚的微笑,

  喊了声

  “爸。”

  连续三天,每天两万字,总共六万多字的更新

  龙已经拼尽了全力,

  为了赶时间,

  连吃饭都是急匆匆地吃完再重新坐到电脑前对着屏幕。

  估计龙这两年的老读者,都从没见过龙像现在这么拼过。

  希望看在龙努力更新的份儿上,

  看盗的读者来给龙订阅支持一下,

  的老哥们,

  推荐,

  月票,

  打赏,

  双击6666,

  给被榨干了的龙走一波好不好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