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章 小萝莉苏醒!(第一更!)

第五百章 小萝莉苏醒!(第一更!)

  “爸。”

  这一声“爸”,

  喊得富有感情,

  有韵律的变化,

  有哽咽的波动,

  有隽永的情感,

  有深沉的心酸,

  虽然只是一个字的台词,却完爆了那些选秀舞台上哭爹喊娘掉眼泪的比赛选手。

  周泽低着头,

  安律师可以看见自家老板的肩膀在轻微地抖动,

  他知道,

  老板是在憋着笑,而且憋得很辛苦。

  他也憋得很辛苦啊,他被这个鬼占便宜,还不是为了救大家?

  自己明明是牺牲的一方啊!

  “你这朋友伤势很重,我这里的东西都很脏,不能帮他处理伤口,你想办法帮帮忙吧,还有,我的孙女还没醒来么?”

  酒保很关切地问道。

  孙女,自然是指的是小萝莉了。

  “没有呢,爸。”

  “那你们自己先处理一下,我去外面继续把风,等过段时间,我在想办法把你们送出去。”

  “好的,爸…………”

  酒保关上门,走了。

  周泽抬起头,

  一脸的平静淡然,

  不过还是用手腕的位置擦了擦眼泪,

  同时,

  深吸一口气。

  “想笑就笑呗,已经受伤了,别再憋出内伤。”

  安律师倒是善解人意。

  周泽摇摇头,问道:“你是怎么和他说的?”

  “还能怎么说?儿子长大了,带着自己的女儿来找自己亲爹的消息了,费劲千辛万苦找到了这里。

  反正这种版本的故事多得多了,不过找妈得比较多,找爹的不多。”

  安律师爬到了周泽身边,显然,他食物中毒的效果还没过去。

  “我帮你把手指上的伤口重新处理一下。”

  说着,安律师撕下了自己的衣服。

  这个地方的一切东西都不能用的,看起来和实际上根本就是两个东西,不能作数,万一在这个时候再让周泽的伤口恶化感染了,那玩笑可就大了。

  “那个小家伙呢?”

  安律师一边包扎一边问道。

  之前情况紧急,二人还没来得及细说。

  “被我用指甲钉住了,但还没死,估计能隐瞒一段时间,我们得趁着这段时间出去,不然麻烦会很大。”

  “嗯,他说这里还有其他的出口,等我休息个几个小时,把最痛苦的劲儿给度过去。”

  “他是谁?”

  安律师对周泽翻了个白眼,

  这一次,

  他没什么抗拒:

  “我爹。”

  好歹人家救了自己仨一次,

  自己又用着人家儿子的身体,

  喊一声“爹”倒是没什么可抗拒的。

  伤口被重新包扎,周泽嘴唇有些发干,这是失血过多的征兆。

  “喝点酒,润润喉咙?”安律师问道。

  “…………”周泽。

  “呵呵,开玩笑的。”

  安律师很是虚弱地靠着墙壁,指了指躺在那边的小萝莉道:“我现在没力气帮这丫头解开禁制了,你去看看,能不能解开?既然那小男孩也是僵尸的话。”

  周泽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起身,走到了小萝莉身边,再蹲下,就这种简单的动作,却让周泽额头上已经沁出了汗珠。

  小萝莉像是睡着了一样,呼吸还在,也能看见胸口上的起伏,但就是没有丝毫转醒的迹象。

  按照那个已经被吞了蛇胆的新娘子的话来说,那个小男孩每天都会去小院子见小萝莉,二人肯定是会交流说话的。

  除非那个小男孩喜欢一个人自言自语,但一个人自言自语又怎么能体会到林可这个淑女的魅力?

  所以,

  他肯定会先解开禁制,让林可醒来。

  按照林可的性格,她也不会要死要活要上吊地离开,可能为了等待救援或者寻找逃走的机会,会故意吊凯子一样吊着他。

  周泽把林可的脖子扭动了一下,发现并没有牙印,然后翻开了林可的眼皮,也没什么异样,那禁制到底在哪里?

  “老板,僵尸不是怕黑驴蹄子么,要不要找个黑驴蹄子让她啃一下?”

  安律师出言献策道。

  “现在去哪里找黑驴蹄子?找你爹要?”

  周泽反问道。

  “不对…………”安律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马上道:“艹,我之前都忘了,以前我跟老道要过他的符纸来着,那符纸估计管用。

  就跟白开水一样,没有专治的病,但无论得了什么病,多喝点白开水总没问题。”

  “你带身上了?”

  周泽问道。

  “好像带了的,来,你帮我拿一下。”

  安律师说道。

  周泽又走到安律师身边,

  在安律师面前蹲了下来,

  一脸的犹豫和不情愿,

  伸手又放在了空中,

  真的是落不下去啊。

  “你快点啊!”

  安律师催促道。

  “…………”周泽。

  “老板,都这个时候了,你磨蹭什么啊。”

  “呼…………”

  周泽长舒一口气,是啊,都这个时候了,还计较什么,当即把手伸向了安律师的裤裆位置。

  “喂喂喂!!!!”

  安律师很虚弱,但在这个时候还是马上把双腿并拢,随即他马上明白了,道:

  “我没那个老道那么变态丢裤裆里,在我衣服侧面有个口袋,你摸摸看在不在里头。”

  “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怎么知道你会把我想得跟那老道一样?”

  周泽把手伸进安律师西服里头,摸到了一个口袋,打开了拉链,还真的摸出了一张符纸。

  虽然皱巴巴的,明显是放在里头很久的样子,久到安律师自己可能都已经忘记了。

  “这衣服被送出去干洗过,也不知道对这个符会不会有影响。”安律师嘀咕道。

  “试试吧。”

  周泽拿着符纸又走到小萝莉身边,

  为今之计,

  如果小萝莉能醒来,

  趁着那个老太婆这些仆人并不知道小院子里发生的事儿,警戒还不算特别森严时,

  靠小萝莉的力量说不定就可以带着二人扫荡掉洞穴外偶棉的几个家丁直接冲出去了。

  周泽把符纸贴在了小萝莉的额头上,

  等了一会儿,

  发现没什么反应。

  “喂,好像真的被你干洗出问题了。”

  周泽有些无奈道。

  “不是吧,哎呀我去,早知道在徐州时就不该让老道先走了,带他来多好,肯定有新鲜的符纸可以用。”

  安律师显得很失落,

  找到一个办法,

  结果办法还夭折了。

  周泽把符纸拿起来,犹豫着是不是换个地方贴贴?

  “要不要试试看贴钢门那里?”

  安律师忽然建议道,

  “我记得古代不少下葬的尸体里都在钢门里放玉这类的东西,可以辟邪镇煞的。”

  嘴里喊一个,下面也安置一个,保证尸体永久安宁不会生变。

  “你来放?”周泽反问道。

  “呵呵,我可不敢。”安律师笑了笑,这纯粹是开玩笑的了,若是真往那儿放,不说会不会管用,以后就等着被小萝莉追杀吧。

  “老安啊,我发下你自从找到自己爹之后,心情变好了不少,父爱的滋润,效果这么大?”

  “老板啊,都这个时候,咱就没必要互相伤害了,一个病号,一个伤好,加一个睡美人,耽搁下去,我们可能真的会被这帮小鬼给玩死。”

  周泽点点头,

  而后,

  伸手把小萝莉的嘴扒开,

  紧接着,

  干脆把符纸给塞了进去。

  这纯粹是死马当活马医,碰运气了。

  刚把小萝莉的嘴巴给闭合上去,

  小萝莉的身体就忽然一颤。

  “老安,好像起效果了!”周泽喊道。

  “起效果了么?”

  安律师也凑了过来。

  小萝莉身体开始抽搐起来,

  十指也开始弯曲伸展,

  不停地做着动作。

  “效果好像还挺强烈。”周泽说道。

  慢慢地,

  小萝莉抽搐得幅度开始越来越大,

  乃至于嘴角都开始流出白沫子了。

  安律师倒吸一口凉气,有些担心道:

  “老板,效果好像过于强烈了一点。”

  下一刻,

  小萝莉忽然睁开眼,

  嘴巴也同时猛地张开,舌头窜出。

  周泽马上后倾,

  安律师因为中毒原因在,所以动作频率没周泽快,

  他没来得及躲,

  这舌头直接将他脖子捆住。

  “林林林…………可…………我…………是我…………”

  安律师挣扎道。

  他这身子本就因为中毒而变得很虚弱了,他真的担心再被这么来一下,自己就得直接嘎屁。

  “林可!”

  周泽也在旁边喊道。

  小萝莉的眼眸里似乎恢复了些许神采,

  紧接着,

  攥着安律师脖颈的舌头松开了,

  安律师摔到了地上,大口地喘着气,脸色苍白无比。

  小萝莉则是把舌头收回来,

  而后跪起弯腰,

  开始疯狂地呕吐,

  一些黑色的东西从她嘴里被吐了出来。

  过了许久,

  小萝莉才翻身靠着墙壁坐下,

  看了看周泽,又看了看安律师,小萝莉有些不满道:

  “老板,你们总算是来了,你们再不来,我可真忽悠不住那个小僵尸了。

  你们知道么,

  老娘生平第一次,

  差点被那个小不点给强了!

  老娘的一世清白差点就给毁了啊!”

  “你清白算什么?”

  安律师没好气地揉着自己的脖子,他中毒没毒死,差点被自己人一睁眼给掐死,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是啊,我清白不算什么,但王蕊的清白,她还只是一个孩子。”

  小萝莉有些忧郁地说道,

  “她现在本该去开学的,我也该把身体还给她的。”

  “这不是你的错。”关键时刻,属于领导的不要钱的鸡汤技能被触发,

  周泽继续道:

  “没有你在的话,王蕊早就被拐卖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