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零五章 祖宗!(2W字完成!)

第五百零五章 祖宗!(2W字完成!)

  野外的路边,安律师被放在支起的简易帐篷里,他还很虚弱,不停地流着虚汗,食物中毒的反应并没有按照他所预想的在越来越弱,反而在一步一步地继续蚕食着他的健康以及他的精气神。

  说句不好听的,

  也就是安律师精神意志比普通人强得多得多,

  所以才一副看似没事人的样子,

  其实他真的很可能就在半个小时里因为没有得到有效救治而嘎屁。

  每年因为食物中毒因为抢救不及时而死去的人,真的多了去了,而且安律师这还属于极为严重的。

  换句话来说,天知道那酒水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如果真的只是尿那就好了,

  兴许那酒水本就是有毒的,

  结果自己还喝了一坛!

  只是,

  这个时候没人有时间送他去医院,大家都在发了疯似地往下挖掘着,企图把已经坍圮的通道给重新打通。

  安律师使劲全身力气,翻了个身,他手里还拿着手机。

  作为一个无法送医院的重症病人来说,

  躺在边上,

  玩一下手机,

  不过分吧?

  也确实不过分。

  他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也不能帮上什么忙,能硬挺着不死,已经是帮了大忙了。

  白莺莺像是发了疯一样,双眸通红,不停地用双手向下挖掘着,但上下几十米的通道,你不喊挖掘机过来,想要靠人力,哪怕是僵尸的力量,也很难短时间挖出来。

  张燕丰默不作声,在旁边帮忙做着清理;

  他知道,

  周泽之所以还留在下面,是因为自己的雷管儿多炸了一次。

  他也有愧疚感,很深的愧疚感。

  老张是个老实人,周泽对他有恩,他也一直把周泽当自己的好友甚至是恩人,所以为此他改变了很多,也变通了许多。

  很多事以前他不可能去那样做的,现在能做就做了。

  也因此,

  若是周泽真的因为自己多炸了一次而出不来出了事儿,

  他真的无法原谅自己。

  其实,

  就连最激动最愤怒的白莺莺也都没有迁怒于他的意思,因为大家都清楚,在那个时候,老张不炸,那就是下面三个人一起玩完的结局。

  老张确实给下面的人炸出了一条生路,至于所谓的多炸一次少炸一次,老张又不是地质科考队的专家,再说了就算是专家在没有任何测量仪器的前提下他也得抓瞎。

  老张不炸的话,

  那结局就是三个人一起被追兵堵死。

  现在,至少还出来了俩。

  小萝莉顾不得脏,直接用自己的舌头帮莺莺运送石块,她是负罪感最深的一个,因为大家来这里就是为了救她,现在老板还滞留在下面,生死未卜,老实说,哪怕是一块石头,在这个时候也都会被焐热了。

  安律师黑眼圈都出来了,嘴唇泛着白色,又发起了高烧,老实说,他现在有种自己在下炼狱的感觉。

  这时,

  舌头已经出血受伤的小萝莉在安律师旁边坐了下来,

  她不是在偷懒,

  而是拿起旁边的矿泉水瓶猛喝了好几口,

  吐出来的,

  则是血水和大量的泥沙。

  安律师在旁边安静地看着这一幕,

  什么都没说,

  也什么都不适合说。

  小萝莉在漱口之后,就又跑到莺莺身边去,帮忙一起开通地道。

  安律师则是微微闭上了眼,

  老实说,

  这会儿,

  仿佛才像是一个团队,

  如果自己没病倒就好了。

  你说,

  自己为什么当时要故意给老板碗里多倒一些酒呢?

  到头来,

  喝酒误事,

  喝酒误事哦,

  老板,

  你可千万得撑住啊。

  安律师想着自己现在能帮什么忙?

  拿手机放个BGM?

  《咱们工人有力量》?

  想了想,

  为了避免被暴怒下的莺莺直接弄死,

  安律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

  “我真的喜欢她。”

  小男孩的身形不停地摇晃着,

  本就很小的身躯,

  此时也透露出了一股子风烛残年的味道。

  “我真的很喜欢她,从在别墅第一眼见到她时,她是那么的独特,那么的引人注目。

  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

  心底仿佛有人在告诉我,

  她是属于我的,

  我要把她带回我的家里,她会和我永远在一起,永远…………”

  小男孩在做着告白,

  更像是宣判,

  他看着周泽,

  相当于是牛郎在看着王母娘娘。

  毕竟,

  如果没有周泽的出现,

  小萝莉现在还在他手上,也早晚会是他的。

  其实,一般来说,

  小孩子的占有欲是最强的,因为小孩子很多时候是没有理性的,不想成年人,会有许多的顾忌。

  但眼前的小男孩却不能单纯地以“小孩子”去代表,

  他只是死的时候还是个孩子而已,

  天知道他在这地下阴影位置里到底活了多少年?

  反正,

  周泽觉得这家伙的年纪,不会比莺莺小。

  否则也不可能收手下,开枝散叶,

  甚至爆炸之前的这个地下,

  仿佛是他一个人的游乐园,

  他亲手缔造了这个社团,

  创建了这个地下秩序。

  在其他小孩子看似这个年纪时还只会搭积木时,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了他的……江山。

  今天,

  他失去的可能不仅仅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还有他过往所经营的一切。

  依附在这里的妖怪,亡魂,

  他亲自培养收集过来的僵尸手下,

  他苦心孤诣,

  一天天,一年年,

  搭建起来的一切,

  因为周泽的出现,被瞬间推垮!

  他的恨,

  周泽明白。

  很多时候圣人都喜欢教育别人要学会换位思考,但利己主义才是人的一种天性。

  “我喜欢她,你却从我身边夺走了她…………”

  小男孩和周泽之间只有十米不到的距离了。

  他是很虚弱,伤势很严重,但他还有一口气在撑着,

  而周泽,

  不算是烂泥,但和烂泥也算是表兄弟了。

  一次催发潜力是人定胜天,但两次三次?可能么?

  周泽觉得自己今天过得好丰富,真精彩,真充实。

  如果可以的话,

  他真不希望在此时画上自己的句号。

  “噗…………”

  鲜血继续溢出,

  但周泽还是强撑着肺部的撕裂疼痛,

  强行开口道:

  “你应该…………应该…………”

  “我应该什么?”

  小男孩继续在往前,他似乎并不排斥在这个时候和周泽继续说会儿话。

  这或许,

  是他给这个曾是对手又曾是盟友现在又是对手的人,

  最后的尊重。

  两个人,彼此之间,其实还是有一点点惺惺相惜的。

  正如之前周泽看着小男孩如此拼命,居然还能压榨出自己体内最后一点力量一样。

  “追求…………追求一个人…………不是这样子…………的…………你可以送给她东西………

  比如…………送一块…………石头磨出来的心。”

  周泽咳嗽了几下,又吐出了几口血:

  “这种石头心…………可以批发的。”

  “石头心?”

  小男孩显然不能理解外面的世界,

  也不知道,

  这个东西现在是下至普通女孩上至最顶级的女明星,最喜欢最受用的礼物。

  “我能送她,送她一座矿山!”

  小男孩反驳道。

  周泽嗫嚅了一下嘴唇,

  好像又把天聊死了啊,

  如果他是女孩的话,好像也会选择矿山,一座矿山,少说也有八个亿了吧。

  “你喜欢…………喜欢她…………应该去找…………找她爸爸…………”

  去找我的好兄弟,

  王轲。

  周泽觉得自己疯了,但也习惯了。

  每次临死前或者有大危机时,

  自己的脑回路总是会变得异常奇特。

  现在,

  他有些理解曹操为什么在自己临死前,吩咐的不是国家大事,而是给自己喜爱的妃嫔们安排以后的生活。

  或许,

  这才是见惯风云和生死的人,

  所具备的一种常态吧。

  老是回忆光伟正的东西,

  也是会腻的。

  就比如自己现在,

  正试图教会一个小男孩,去塑造一个正确的恋爱观。

  “把她爸爸,一起抓过来?”

  “…………”周泽。

  好像,

  也可以啊。

  以王轲那种连鬼差都能感动的智慧,

  若是王轲在这里,

  兴许真能把小男孩发展成自己的“准女婿”。

  这个画面,

  太美,

  周泽一向不擅长嘴遁,上辈子,他就是个少说话多做事的人,上次劝说朱胜男时,还刺激得朱胜男直接暴走。

  早知道这样子的话,

  之前王轲说要跟来一起找他女儿时,

  自己就不该拦着的啊。

  说不定王轲此时在这里一通“哔哔哔哔”,

  把小男孩感动得直接跪下来喊他“爸爸”,

  然后手拉手俩人一起出去构建美好幸福的家庭去了。

  “噗…………”

  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周泽觉得小男孩哪怕不出手的话,

  自己这种吐血速度,离死也不远了。

  小男孩终于走到了周泽的面前,

  在周泽面前蹲下。

  倏然间,

  小男孩猛地扭过头,张开嘴,一阵撕咬。

  企图偷袭的鬼玉直接被甩开,落在角落里,化作了几乎透明的一团,和周泽一样,它也被透支了。

  “好了,这下你没依仗了吧?”

  小男孩看向周泽。

  “其实,我真的很好奇,你是僵尸,没错。

  你身上有僵尸的气息,

  这指甲,

  比我的都锋利,

  这獠牙,

  比我的都可怕,

  但你的身体,

  却这般的羸弱,

  可能比普通的凡人要强上一点点,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周泽记得,这个问题自己好像回答他好几遍了,从第一次见面时,就已经告诉过他正确答案了。

  但他一直没相信过,

  这让周泽有些失望,

  说真话不被理解和认同的失望。

  “其实,我也一度曾很好奇,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样,但我只敢在这山里游荡,不敢出去,因为我有一种预感,一旦我乱跑出去,我会死!”

  周泽记起来,

  小萝莉曾说过,莺莺是因为一直待在自己身边,被自己鬼差的身份所影响,而阴司,轮回,又是天道的一部分。

  所以,

  一直待在自己身边的莺莺,有点像是以前的协警的意思,临时工,半个体制内的人吧。

  所以,

  莺莺才能显得这般自由。

  而在遇到自己之前,

  白夫人一直把莺莺封印在棺材里,两百年,从没让她出来过,显然并不是白夫人太绝情太自私,而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擅自把莺莺放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很有可能是害了她。

  东北的大仙再强,哪怕入世时,不也得缩着头当孙子?

  昔日的赢勾能说出“我出生时,世间无佛”,

  周泽也能说出“我出生时,不能成精”,

  世道不同了,

  规矩也就不一样了。

  “你想…………想出去…………么?”

  周老板觉得自己应该得为自己的生命之火,

  再挣扎一把。

  “我想!”

  小男孩说道。

  这就好办了,

  你想当猴子么?

  哦不,

  “你想上学…………想看书么?”

  小男孩微微侧头,显然,不理解这话的意思。

  “我家…………有…………很多书…………”

  因为书一直没卖掉。

  小男孩笑了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周泽目光变得有些黯然了下来,

  也是,

  这货没小猴子那么好忽悠啊。

  如果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跟小猴子一样,该多美好。

  “我会出去的,哪怕出去是死,但我也会出去的。

  我会出去找她,

  我肯定会找到她!”

  “她…………现在…………就在…………上面…………去找吧…………”

  周泽提醒道。

  快点上去找啊,

  他们肯定还在上头等我,

  你赶紧去啊,

  去追求你的挚爱,追求你的爱情,

  然后被莺莺一拳砸死!

  周泽觉得,

  以现在小男孩的状态,

  莺莺完全可以单方面揍死他!

  “我会的,你也看见了,这里已经不能住人了,我会的,但在走之前,我会先杀了你。”

  “为…………什么…………”

  “因为我感觉到,你一直在把我当一个小孩子,

  一直在,

  把我当傻子!”

  “…………”周泽。

  这么明显的么?

  “所以,在你临死之前,我希望你真真实实,原原本本地告诉我,

  你到底,

  是什么东西?”

  小男孩把手放在了周泽额头上,

  他只要稍微用力,

  就能压碎周泽的头盖骨,

  同时,

  他又把自己的脸贴在了周泽面前,

  目光仔细地盯着周泽的眼眸:

  “我知道一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快死了,我给你最后一次说话的机会。

  回答我,

  你到底,

  你到底,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小男孩吼了起来,

  阵阵腥风吹拂在周泽脸上。

  “你在…………哪儿…………找的…………温泉……………泡起来…………挺舒服……………的…………”

  这不是周泽在说话,

  这声音是从周泽心里发出来的!

  周泽张开了嘴,

  一脸的惊喜。

  小男孩看着周泽这个表情,

  有些疑惑,

  临死前,

  疯了?

  “我操你大爷的,我要挂了,你知道不知道!不对,是我们要一起挂了!”

  周泽在心里吼道。

  离开赢勾的第一天,

  想他!

  “知道啊…………否则…………你以为…………你刚刚…………还能…………僵尸化…………是谁…………给你的…………力量…………”

  “…………”周泽。

  “你一直在旁边看戏?你早就醒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你…………又…………没…………喊…………我…………”

  “你故意的啊。”

  这肯定是故意的!

  “对…………啊…………”

  周泽忽然间有种想咬舌自尽的冲动,

  这种冲动,

  很像是当初赢勾在听到“咖啡、报纸再加糖”时的感觉一样!

  “刚泡………进水池…………时…………我就…………醒了…………水池里…………大部分…………效果…………都被我…………吸收了…………

  你和…………这位…………小朋友…………伤势恢复得…………才这么…………慢…………”

  “快回答我,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或者,你不回答的话,

  我现在就杀了你!”

  小男孩举起了手掌,

  准备落下!

  周泽忽然咧开嘴,笑了,哪怕一脸血沫子笑起来肯定很难看,

  随后,

  周泽用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小男孩,

  一字一字地道:

  “我,

  是,

  你,

  祖宗!”

  ………………

  连续四天3万字更新完成!

  四天,

  12万字,

  还剩下三天!

  龙负责更新,

  剩下的打赏月票推荐票,

  就拜托大家了!

  莫慌,

  抱紧龙!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