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零五章 傲娇的二人组

第五百零五章 傲娇的二人组

  小男孩笑了,他其实一直都在笑,从那头满清僵尸倒下去之后,他就没停下自己的笑容。

  可能是这娃儿自小压力就大,平时肯定很少笑,所以借着机会一直在傻乐呵。

  手下人叛变,自己的社团也崩了,老巢也待不下去了,

  仿佛一个人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

  反而变得洒脱了。

  似乎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再让自己伤心的事儿,

  也因此可以尽情地笑了。

  当然了,周老板现在已经很少去看人了,尤其是看这种年纪比自己不知道大多少倍的家伙,这些人的思维和习惯,很多时候已经无法靠你用平时积累的眼光去推断和试探了。

  “唉。”

  小男孩放下了手,

  然后在周泽旁边坐了下来,

  仿佛二人还是在那座池水里肩并肩一起泡澡一样。

  “其实,不管你是赢还是输,骨头都挺硬的,这一点,倒是没给我们僵尸丢脸。”

  “谢谢。”

  这声谢谢说得没多少诚意,

  小男孩一直把自己喊的“你祖宗”当作一种侮辱,

  被侮辱得久了,

  居然还侮辱出了一种敬重。

  “她和我说过很多,说过关于外面的事,我很少去外面,一是不敢,二是觉得外面和下面,好像也没什么不同。”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小男孩还是没出手杀周泽。

  但周泽现在还有更需要关注的事情:

  “该你出手了,让他跪下喊你爸爸吧。”

  “你…………求…………我…………啊…………”

  “…………”周泽。

  好像自从上次斩三尸失败之后,

  这位脑子就出了点问题。

  “他随时可能把我打死。”周泽提醒道。

  “一起…………死…………呗…………谁…………在…………乎…………呢?”

  周泽点点头,明白了。

  可以,

  你很好,

  你很棒。

  “她和我说过她的过去,她说她没怎么上过学,所以对知识有着一种敬重和渴求…………”

  周泽愣了一下,

  小萝莉么?

  额,

  林可把你骗得有多惨?

  周泽记得当初林可和自己比过各自大学排名的,那位绝对是学霸中的学霸,也算是知识改变命运的典范。

  “她还和我说,她喜欢读书,所以她才会选择在一家书店上班…………”

  “…………”周泽。

  “我还让手下人,刨了好几个古代秀才文人的坟,找到了一些古籍的书,本想送给她的,但现在没这个机会了。”

  周泽现在看这个小男孩,

  有点看自己以前大学时一个室友的感觉,

  自己的那个室友当初在学校里有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她对他是呼来喝去,但他也甘之如饴。

  等到有一天周泽去做兼职家教路上经过一家酒店时,看见那个女孩和一个男人搂在一起走出来。

  这件事,周泽没说出去。

  或许,这种命事儿在每个大学都不新鲜,有的女生在外面也过得很风风光光,同时在学校里还有一个苦苦等待的吊丝同学男友。

  想着想着,

  周泽又吐出了一口血,

  这次的血量少了,

  一种快挂的感觉快要袭来,不过他也没再去求赢勾,大家就一起玩儿高冷呗,一起玩儿死了就玩儿死了呗。

  有一个僵尸始祖能和自己殉葬,

  周泽不觉得自己有多亏。

  挺奇怪的,

  之前和那头满清僵尸鏖战的时候,周泽觉得自己充满了斗志,满脑子都是想着要活下来,不能死。

  现在局面变简单了,

  事情也随着赢勾的苏醒有了新的转机,

  自己反而变得惫懒了,

  或许,

  人就是这样子的贱吧。

  小男孩扭头看了一下周泽,道:

  “你的血,流了好久了。”

  “没事,我觉得还能再流一会儿。”

  小男孩点点头,他双腿蜷曲在那里,倒不见得有多软弱和孤独,反而有点文艺青年的范儿和态度。

  “那就再聊会儿吧,等你血流干,等你死了。”

  “好。”

  周泽默默地闭上了眼,

  有点困了啊,

  其实,如果一个人只是放一点点血的话,倒是能够刺激一下体内的器官,让自己一下子变得更加的亢奋。

  早些年,西方人无论得了什么病,最常做的事儿就是放血疗法。

  在那个年代,中医是可以指着鼻子瞧不起西医的。

  但血要是放多了,就过犹不及了,比如周泽此时这样,连说话的力气都不剩下多少了。

  “倔…………强…………”

  赢勾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千万别出手,让我们一起手拉手等死,你出手我可瞧不起你,忍住,千万忍住。

  我累了,

  睡会儿。”

  很无赖,很任性,仿佛是碰瓷的老鸟,早就磨出了一身老茧,像是个滚刀肉一样。

  这也不算是置气,更不算是耍流氓;

  当年的赢勾确实有着横扫八荒的实力和独镇地狱的地位,

  但现在的他就像是一款游戏,

  而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

  周泽也算是把这款游戏打了半个通关。

  他赢勾觉得自己只是暂时的虎落平阳,潜龙在渊,心里上,也依旧把自己当作以前的自己,否则也不会做出那种等佛现身见佛的中二之举。

  但在周老板这里,其实就有点贱人就是矫情。

  谁不是需要疗伤需要休息需要舔舐的宝宝?

  凭什么迁就着你?

  惯的!

  小男孩还在不停地说着,说的大部分都是小萝莉告诉他的一些事情。

  他不是个小孩子,也不算是普通人,但至少算是个公的。

  小萝莉确实把他忽悠得团团转,

  但到底是小萝莉功力太深厚还是其实是他自己本身已经有些厌倦了在鬼窝里一沉不变的日子所以故意栽倒进去?

  这就没人知道了。

  周泽的血一直在流着,

  从所靠着坐的门框那边一路往下,

  流了一路。

  周泽的眼睛是闭着的,仿佛真的已经睡着了。

  因为自己身边靠着一头僵尸,

  也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莺莺的效果。

  睡着睡着,

  似乎是因为身体虚弱,周泽的头斜靠了下来,正好靠在了小男孩的身上。

  小男孩愣了一下,然后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周泽还处于气若游丝的状态,血居然还在流,还没死。

  但说了这么多的话,

  小男孩觉得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好再说的了,

  倾诉的需求得到了抒发,

  自己也满足了。

  满足了,就结束吧。

  小男孩一只手放在了周泽脖颈位置,微微测了侧头,

  “这里,是块好地方,你死在这里,也值得了。”

  小男孩的手开始发力,

  周泽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没有异变,也没有丝毫地征兆,更没有其他的特殊。

  小男孩有些失望,

  失望在于这个人,

  就要被自己这样轻而易举地杀死了。

  一时间,

  似乎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

  不知不觉,松开了手,懒得杀他了,是真的懒了。

  然而,

  就在小男孩松手的刹那间,

  一股特殊的气息忽然出现,稍纵即逝!

  小男孩面露疑惑之色,

  然后是震惊,

  随后又变成了……惊恐。

  小男孩战战兢兢地站起来,步履有些踉跄,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死死地盯着周泽,甚至,他忘记了自己下面应该怎么做。

  他在等待,

  等待这股令他内心颤栗的气息的主人,

  他觉得在这个时候,

  自己已经没了任何的主动权,

  他在等着对方发话,等着对方指示,等着对方问罪,

  甚至,

  等着对方睁开眼,

  然后在对方的目光注视下,

  下跪!

  人类喜欢用阶级的方式来将人区分为三六九等,也就是所谓的贵族和肉食者,但彼此之间的生命形态,其实也没什么本质的区别。

  贵族的血,和贱民的血,没啥区别,贵族的命和贱民的命,也没什么不同。

  但其余的种族,包括僵尸,

  他们之间很讲究血脉的层次,

  这也是小男孩能收服其他僵尸的原因,同时亦然是那头满清僵尸想通过吞噬来提高自己生命层次的原动力。

  但小男孩站在边上等了好久,

  周泽还是在熟睡着,

  不是在骗他,

  也不是在戏耍他,

  他是真的睡着了。

  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颤抖,

  小男孩又颤颤巍巍地在周泽面前蹲了下来,

  他伸出手,

  手上的五根指甲虽然在之前的战斗中磨损了太多太多,但依旧折射着令人心悸的光泽。

  面露为难之色,

  这指甲,

  却刺不下去。

  小男孩又慢慢站了起来,

  开始倒退,

  他打算离开。

  当他刚刚走出十米外时,

  周泽的眼眸,

  缓缓地睁开了,

  小男孩如遭电击,本就虚弱伤势沉重的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本能,竟然真的跪了下来。

  在这个时候,

  他才觉得,

  自己好像,

  真的只是一个孩子。

  “为…………什…………么…………不…………杀…………”

  质问声传来。

  小男孩额头贴在地上,不敢回话,这股恐怖的气息,让他生不出丝毫反抗的情绪。

  “快…………杀…………啊…………”

  “不敢,不敢,我错了,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没认出来…………”

  小男孩有些语无伦次了,

  他以为对方是在向自己问罪,

  而自己,

  似乎真的是罪孽滔天。

  “他…………睡着了…………你刚才…………居然…………就这样…………走了…………

  他…………肯定…………以为…………是我…………惜命…………出手…………阻止了…………你…………”

  小男孩跪在地上,

  瑟瑟发抖。

  “快…………杀…………否则…………他醒来…………肯定…………会…………笑我…………”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