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零八章 劫后日常

第五百零八章 劫后日常

  张燕丰开车,在两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最近县城的医院里。

  这家医院的条件真的非常之简陋,只能算是麻雀虽小,五脏的话努力找找拼凑一下大概还能认出来的样子。

  这也是当下国内城市化发展的一个经典雏形,也就江浙沪那边的地区发展算是比较平衡一点,下面个市县无论是医疗还是公共设施等方面都发展得不错。

  生活在下面县市的居民也没有那种很大的冲动和需求需要向省会或者附近的大城市去迁移;

  而川省的蓉城则是另一种极端表现,概因下面的县市从各个角度来说都比蓉城差得太远太远,所以下方市县的居民都本能地向蓉城集中和迁入,也就是所谓的蓉城吸全省鲜血这种调侃的由来。

  伤口处理,输血,周泽也就让这里的同行们帮自己处理到这里了,至于里面器官的一些损伤,周老板不抱什么希望,只能靠自己以后慢慢去复原。

  因为周老板这个病人的强行要求,拒绝手术,导致这家医院里的几位医生也是长舒一口气,毕竟在他们看来,周老板的伤势真的是快要死的那种样子,在签下了几份文件申明之后医生们也就离开了。

  安律师的食物中毒倒是好处理得多,反正几个法子轮番折腾。

  只要医生护士不急匆匆地跑进病房喊家属宣布安律师不行了,大家都不会有丝毫的担心。

  小僵尸没被要求接受治疗和处理,张燕丰用自己的身份单独征用了一间病房,里面有三张床,中间躺着的是周泽,靠门的那一张则是给安律师预留的,最里面用纱帘遮挡着的那张床上则是放着小僵尸。

  老张就站在门口,像是站岗一样,哪怕是医生护士进来,他都会先通报一下。

  和周泽以及安律师还是普通人的身体所不同的是,小僵尸是地地道道的僵尸,别说当地的医生不懂得如何去治疗僵尸,就是他们拿到关于小僵尸的检测报告的话估计都会吓晕过去。

  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有护士和医生推着安律师的担架车进来了,大家一起帮忙把安律师放在了病床上,同时继续输液。

  忙碌的一晚就这样结束了。

  等到早晨时,来了一拨当地的警察,应该是因为周泽和安律师的伤势特殊的原因,所以来例行询问,老张去应付了过去。

  上午十点的时候,周泽醒了,莺莺一直坐在周泽的病床边,离周泽很近,也是方便周泽睡觉。

  一觉醒来,说神清气爽有点夸张了,身子骨还是羸弱不堪,但至少不再是昨晚那种就只剩下一口气还吊着的那般窘迫了。

  莺莺拿出放在车里的彼岸花口服液给周泽服用了,喂周泽喝了点清粥。

  旁边病床上的安律师则开始不停地“哼哼”着,宣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就像是小屁孩“哇哇哇”打哭,希望引起大人们的注意一样。

  莺莺准备再拿一瓶彼岸花口服液出来,周泽却直接道:

  “他挂了一晚上葡萄糖了,饿不死。”

  边上的安律师闻言马上睁开眼,一脸幽怨地枕在枕头上看着这里,道:

  “老板,就不能稍微体恤一下工伤的下属?”

  “乖,

  你现在暂时不适合进食,

  听我的吧,我是专业的。”

  一句“专家”的话,确实能够把一切理由和埋怨堵得哑口无言。

  下午的时候周泽又睡了一觉,等到傍晚才醒,边上的安律师拿着手机像是在看什么文件资料,他还有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不过自从进入书店后就很少去管理了。

  那点浮财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真正赚钱的还是现在依旧在维系着的走私生意,也应和了赚大钱发财的途径都在刑法上写着的“事实”。

  周泽能下床了,在莺莺的搀扶下走出了病房,在楼道那边溜达了两圈,昨晚参与救治的俩医生看到这一幕大呼奇迹,还拿出手机准备拍照发朋友圈装逼。

  周泽理解同行的苦逼,还和他们合了影。

  转了一圈回来,身上原本刚刚结痂的伤口又开裂了,一些地方也有鲜血渗透了出来,周泽却不以为意,活动了一下感觉自己身体似乎又焕发出了活力。

  掀开最里面那张床的帘子,小僵尸还躺在上面,一动不动。

  这货的生命力是真的顽强,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昨天受伤最重承受伤害最大的,应该就是他了。

  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肉体上,

  都是双重的暴击伤害。

  莺莺之前就建议说干脆把他弄死,周泽拒绝了,周泽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拒绝,想来是和小僵尸其实原本也没打算杀他也有一定的关系吧。

  至于莺莺虽说的她们下来的时候小僵尸正好要对自己出手的这件事,周泽还是有点想不通,自己那时候的状态随随便便一巴掌也就死了,

  用得着摆好架势大吼出来如此阵仗地杀死自己么?

  不过现在周泽又有些后悔了,这货现在是伤势严重动都不能动,但以后呢?

  难不成真的找个方法把他封印住?

  否则若是他伤势开始恢复了,书屋里谁能制得住他?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整个书屋除了把赢勾喊出来的自己,似乎没人能制服得了他。

  弄得周泽都在思考和犹豫要不要干脆食言反悔一下让莺莺趁着天黑了把人带到野外去撕碎了了事儿?

  这时,病房门被敲响了,走进来的是一路风尘仆仆的王轲。

  “蕊蕊,蕊蕊呢?”

  王轲一进来就找自己女儿。

  周泽躺在床上正在吃着莺莺亲手剥的橘子,道:“你等下。”

  然后对小萝莉使了一个眼色。

  小萝莉面无表情的起身,走进了小僵尸病床边的帘布,过了一会儿,帘布掀开,小萝莉张开双手,哭喊着扑入了爸爸的怀抱。

  “爸爸,蕊蕊怕,蕊蕊怕怕!”

  王轲把女儿抱起来,不停地安慰着。

  当真是父子女孝的感人画面。

  小萝莉的记忆和停留在被拐卖的当口,内心真是需要抚慰的时候,王轲找了张椅子在旁边坐着不停地安慰着,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听得周泽头都大了。

  拿起橘子皮对王轲就直接砸过去,

  不满道:

  “安静点儿。”

  王轲只能先带着自己女儿走出病房继续家长里短。

  病房里当即安静了下来,

  但很快,

  又有一个不安分的小兄弟开始搞事情了。

  “噗通”一声,

  小僵尸居然从床上摔了下来。

  兴许是感应到“爱人”的“远去”,

  让他的身体本能地起了点反应。

  莺莺走过去,把小僵尸提拉起来,走到床边,打开了窗户,像是要丢垃圾一样准备丢出去。

  而这时,王轲抱着自己的女儿又进来了,正好看见莺莺的这一幕,张了张嘴,虽说心理医生一直给别人做心理建设,但在这个时候他还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孩子皮,身上有点脏了。”

  周泽解释道。

  莺莺闻言,马上懂了,把小男孩提在窗户外头,像是掸被子灰尘一样“啪啪啪”连抽了好几下,又晃了晃,

  才把小男孩给收进了窗户,丢到了那张病床上。

  王轲脸部表情略有些抽搐,似乎是尽量让自己不去注意那些东西。

  此时,小萝莉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

  这段时间,林可应该也不会再出来,按照她的话来说,就是她需要休息,同时,也需要把王蕊放出来过一段正常人的生活。

  但周泽总觉得这里面没那么单纯,林可对王轲情感上的扭曲和道德上的沦丧,

  周泽老早就察觉出了苗头。

  这次的事儿林可其实保证了“王蕊”身体的安全,其实这里头颇有一种继母保护自己女儿的意思在里头。

  这种烂账,周泽反正懒得插手,他觉得凭借王轲的能力应该能处理得很好。

  以前自己二人先后离开孤儿院之后十多年没再联系,一是因为两个人都有着明确的紧迫感和目标,彼此之间都忙着奋斗,二则是因为两个人都是聪明人,属于那种在孤儿院里哥哥弟弟你好我好好得不得了一出去瞬间就明确自己身份了,其实要说有多深厚的感情,还真谈不上来。

  或许是因为两个人都太聪明了,聪明的人总是会懂得如何去做取舍的。

  王轲打算带小萝莉先回去了,一是需要做心理安抚,二则是开学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孩子也该上学了。

  周泽点头表示同意,

  同时指了指隔壁床铺问王轲想不想要个儿子,

  隔壁床正好捡着一个儿子,想要的话带回去养着呗,还能给小萝莉做个伴儿。

  王轲当然不敢答应,但说了如果这个小男孩心理上有问题的话他会抽时间去书店给他做心理辅导。

  实在是,

  王轲已经不敢再往家里领什么东西回去了,

  而且是从周泽这边领回去。

  周泽也没强求,就是有点遗憾不能看见现实版比《雷雨》还刺激扭曲的剧情。

  等王轲走后,

  周泽才想起来书店的事儿,示意旁边的老张给书店打个电话,那个小黑妞乖不乖。

  张燕丰马上拿出手机,拨通了许清朗的电话,然后把手机递给了周泽。

  “喂,老许啊。”

  “喂,轰!”

  额…………

  “喂,老周,不好意思啊,刚刚一张符画出问题了,自己炸了。

  打电话给我,有事么?”

  看样子,

  老许这阵子和死侍待在书屋里过得那叫一个相当舒服,死侍除了傻呵呵笑以外,基本是让干啥就干啥,老许在书店里除了给自己做美容就是在画符,不用再浪费时间给大家做饭。

  “老道带回来的那个黑妞,怎么样了?”

  “老道?黑妞?”许清朗那边疑惑了,道:“老道不是和你一起出去的么?

  黑妞,哪国的黑妞?老周啊,你的审美已经畸形到那种地步了吧?”

  “好,没事了。”

  周泽挂断了手机,

  扫了一眼身边的人,道:

  “老道还没回去。”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