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一十章 把酒话桑麻

第五百一十章 把酒话桑麻

  治疗和恢复是需要时间的,在这方面,周泽其实还好,毕竟有经验。

  搁在以前那会儿,记得是和青衣娘娘怼上的那一次吧。

  从天台上掉下来,砸在了下面垃圾堆里,被小猴子喊着一帮野猫野狗拖拽进了它的窝,自那时候开始,自己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也逐渐得开始接受一个自己体内其实住着另一个人的事实,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

  他周泽,

  不过是一个看门的。

  托他的福,这具身子经过几次锤炼之后,虽然没真正的僵尸那么变态,比如莺莺和小男孩那样子的,嚼不烂扯不散,但终究被激发出的潜能还是比普通人强了太多。

  住院后的第三天,周泽就能穿上正常的衣服,在医院楼下的小亭子里抽根烟,发散一下人生。

  安律师倒是痛苦一些,也折腾一些,食物中毒的影响确实快过去了,但又发现了胆结石。

  原本安律师是想着早点回通城,把小黑妞找回来,不过后来老张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人找到了。

  老道背着人家顺路去了一个种植园采摘彼岸花果实,小黑妞腿不能动,老道背着,结果采摘时,老道被里面的东西迷糊住了。

  老张通过监控录像找到了车,然后在车旁的田埂边上找到了小猴子,在小猴子的带领下,进了那个园子,把老道和小黑妞都背了出来。

  这只能算是小小的插曲,

  有惊无险的插曲。

  小黑妞有着落了,彼岸花也有着落了。

  安律师干脆在周泽的建议下在这家医院做了一个胆结石手术,小手术,问题不是很严重。

  不过,周泽有些疑惑,安律师不会是过期咖啡喝多了,喝出来的吧?

  嘴里咬着烟,

  看着来来往往不时走过的人流,

  其实,

  这家医院的病人还是有不少的,但都是些小打小闹,站在医生的角度上来说,就是没什么挑战性,也没太多的职业成就感。

  这家医院的总体,也给人死气沉沉的感觉,和这座小县城很相似。

  年轻人,有头脑的人,能走的,都走了,留下的人,也就少了。

  这是现在整个中国的一个缩影,有时候周泽也在想,以前上学时每每聊及刚改革或者九零年代,是浪潮和激荡的年代。

  但实际上,

  如果站在普通人的角度上来看,

  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可能自己不觉,但也在浪涛之间了。

  周老板不是一个思想家,也不是一个哲学家,纯粹是因为懒,做的事儿少,有足够的闲工夫去瞎想。

  还有一个原因,

  就是这家医院里的护士,普遍都上了年纪,偶有几个小年轻,又都是扁平得厉害。

  男人在断了那方面的遐想之后,思想境界会忽然提升一筹。

  尤其是事后烟的时候,仿佛名利、世俗、职场等等的一切,都云淡风轻了。

  丢了烟头,伸脚去踩一踩。

  坐在周泽斜前方的小僵尸回过头,

  默默地看着周泽又取出一根烟,点燃,

  然后他又把头收了回去。

  周泽在亭子里坐着,

  他就在亭子的台阶上坐着。

  远远的看上去,倒像是父子,这是这对父子的穿着有点寒酸和不搭,

  父亲嘴里叼着烟的样子,一看就是标准的懒汉形象,

  不知道多少人经过时看到这一幕后,在心底惋惜多可爱的孩子,怎么就摊上了这样子的一个爹。

  衣服没换,原本的衣服有些破了,也就让莺莺洗了一下就穿了。

  周老板穷惯了,知道莺莺给自己买的衣服都很贵,破了一点褶皱了一点而已,不碍事。

  小男孩的衣服倒是不能洗洗继续穿了,因为破得太厉害,周泽让莺莺去医院门口的那个卖衣服的小摊上买了一套童装。

  有点土,也有点二,

  小男孩也就将就着穿了。

  这孩子不挑,

  周泽很满意。

  “嘿!”

  安律师也走了下来,

  刚做完手术的他显得还算精神。

  病号服有点嫌大,而安律师最近正好瘦了不少,宽厚的衣服在午后的风里不停地吹拂起来,像是被农民伯伯放在提田地里吓乌鸦的稻草人。

  但稻草人可没有当稻草人的觉悟,周泽知道他最近倒是和一位医院的女主任打得火热,按照安草人的理论来说,吃是不打算吃了,但和过来人聊聊天解解乏还是可以的。

  老安就是这样子的一个性子,听冯四儿说他以前有过一个喜欢的女人,而且爱得很深沉,爱得连冯四都不要的那种。

  但安律师的形象一点都不符合情圣的设定,

  吃喝嫖,玩儿得尽兴,也没什么负罪感,仿佛说放下就真的放下了,

  倒是自己眼前这位坐在台阶上的小屁孩,

  那一身的忧郁和哀伤,

  看得周泽好几次都想一脚踹过去。

  安律师爷坐进了亭子里,莺莺不在,出去买菜了,晚上准备开小灶,炖鸡汤。

  从周泽手里接了烟,安律师点上,对这具身体,他谈不上多么爱惜,其实也就是本着一切随缘的地步。

  事实也的确如此,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年轻人甚至是中年人,都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

  你就不能再奢望一个人对二手货身体再有什么看重的了。

  二人烟才抽了一半,

  亭子外跑出来一个穿病号服的中年人,头顶着一个铝锅,一边喊一边叫。

  不一会儿,跑出来几个人,看样子是他的家人,给拖回去了。

  “脑子有点问题,来医院开阑尾炎的。”安律师说道。

  “看来你那位姘头和你聊得蛮多的。”

  “也就是聊聊天摸摸手而已,其他的一概没干。”安律师摇摇头,吐出一口烟圈。

  “她不愿意?”

  “我不愿意。”

  安律师笑了笑,补充道:“养精蓄锐。”

  不一会儿,

  那个顶着铝锅的中年人又跑过来了,对着亭子里坐着的周泽等人就是一顿训斥,仿佛是领导讲话一样,哦不,他的派头比领导更足,像是神在教化世民。

  然后,

  他的家人又追了出来,这次拿了绳子把他绑了回去。

  “迷上气功,人疯了,一直疯到现在。”安律师把烟头丢在了地上,叹了口气,“哦,对了,你那会儿还小,估计不知道。”

  安律师的年纪确实比周泽大个小几十岁。

  “那会儿啊,全国上下都是气功热,气功大师是可以登堂入室的,甚至能进部门衙门里当坐上宾。

  市井小民,贩夫走卒,达官贵人,都信这个,原本有些人是不信的,但耐不住官方的宣传,也都信了。

  电视里,报纸上,整天都在宣传。

  嘿,记得你书店里不少玄幻修真,我之前没事做时还翻了翻,其实那个时候的社会,比玄幻里写得更玄幻。”

  那个年代,周泽没经历过,但头顶铝锅这事儿,他是知道的,好像也是练的什么气功,戴着铝锅能接收外星人的信息云云。

  以前周泽还看过一张照片,

  照片里一个大堂内,坐着满压压的人,

  大家都头顶着铝锅一起练气功。

  很难想像,那是会发生在九十年代的事儿,那个年代的人,居然会一下子集体变得如此愚昧。

  “其实差不多的,真的差不多的。”安律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感慨起来,伸手向周泽要烟,周泽把空的烟盒丢在了地上。

  安律师看向了小男孩,道:“小鬼,去买包烟。”

  小男孩瞥了安律师一眼,目光发寒。

  安律师嗫嚅了一下嘴唇。

  周泽从钱包里取了钱,递给他,“软中。”

  小男孩接了钱,去了。

  “嘁。”

  安律师撇撇嘴。

  随即,安律师伸手指了指脑袋,道:“你当那会儿没人明白这些都是糊弄人的?你当那会儿大家都是傻子?

  尤其是美国早几十年就登上月球了,所有人还都相信气功?”

  周泽摇摇头。

  “其实是聪明的人不愿意发声,也不敢发声,因为谁发声,谁就会被洪流冲垮冲走;

  聪明人的最大问题,就是他们惜命。

  聪明人的最大优点,就是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该让自己变成笨蛋。

  其实,

  和现在地狱的情况很像,很多人其实都知道阴司的问题,下面的鬼差都开始人心浮动,找靠山的找靠山,接私活儿的接私活儿。

  但就是没人敢说出来,也没人敢吼出来,大家都在这栋高楼里待着,但大家都在等着这栋高楼什么时候塌了。

  塌了的那一天,住在最顶楼带花园阳台的,可以坐直升机飞走。

  大部分人楼里的人,都是要死的,但大家都选择了等死,不想成为楼还没塌就被丢出窗外摔死的那个。”

  “一个人都没有?”周泽有些好奇。

  “有的。”安律师晃了晃脑袋,今儿个,他的话有点多,甚至把以前不愿意说的过往也透露了一些,“当初,我就是帮他们传信,才出事儿的。”

  安律师抿了抿嘴唇,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

  站起身,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腰,安律师叹了口气,

  “老子真挺喜欢这句话的。”

  小男孩回来了,

  手里拿了烟,还有找的钱。

  周泽拆了烟,抽出一根给安律师,自己也咬了一根。

  两个人依次点燃,

  抽了一口,

  随即,

  放下烟,对视一眼,

  一起把手中的烟丢在了地上。

  小男孩见了,嘟了嘟嘴。

  买到假烟了。

  “我去找他说理去?”小男孩把周泽丢在地上的烟捡了起来。

  周泽教他,以后不能经常用暴力,要学会克制。

  遇到事儿,

  得讲道理。

  “嗯。”周泽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欣慰。

  小男孩点点头,准备去了。

  “等下。”周泽喊道。

  “嗯?”

  小男孩停下脚步。

  “讲完道理,再顺带打断一条腿吧。”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