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孤独患者自我拉扯

第五百一十四章 孤独患者自我拉扯

  抬起头,

  用力眯了一下眼睛,

  老许长得好看,比大部分女人都好看,

  但他一点都不娘们儿。

  哭,

  是不对的,

  至少在这个时候,

  他不想哭。

  爹妈的亡魂是在这里被带走的,

  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是,

  许清朗的爹妈其实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走了,

  但这里,

  一年多以前,

  却仍然还是一家三口生活的地方。

  所以老许一直觉得,爹妈仿佛还在这里,自己也有自己爹妈最后留下的痕迹,

  在逝者面前,

  报喜不报忧这是传统,活人在阳间劳累辛苦,就不要让逝者在那头也操心了。

  所以,

  他不能哭。

  以前,

  一张小方桌,

  忙了一天的许清朗会继续亲自下厨炒几个拿手的菜,

  而且会换着花样去做,

  因为他害怕自己爹妈吃腻了。

  其实,

  他当初几乎流落街头被那位局长送到面馆学手艺时,

  真的只会下面条。

  难道,

  你还想在面馆里学满汉全席?

  很长一段时间里,

  老许就会下面条,揉面、擀面、调汤,

  甚至包括面在汤锅里煮的时间,他都能做到无比精确,

  所以,他做的酸菜面,能让翠花儿都大呼过瘾,自叹不如!

  但对于其他的,他懂得真的不多。

  他的厨艺,

  其大部分都是在这家小面馆里,每晚给自己爹妈换花样做菜时练出来的。

  川菜、粤菜、鲁菜、淮扬菜,

  老许都做过。

  俗话说,当个厨子饿不着爹娘,老许那阵子的想法就是这么的纯粹。

  如果说周泽变成亡魂时不会飘到这里,

  如果那个小姨子没有参与这场自以为是的谋划,

  甚至如果那天王轲的妻子没有去做头发顺手把女儿丢在书店里让她看书打发时间,

  可能,

  现在自己的爹妈,

  还在这里吧。

  任何事情,回过头来想一想,都有太多太多的巧合,缺了哪一环,似乎都不可能发生。

  就像是每个人,他们的诞生也是独一无二的,

  同样的爹妈,

  再来一次的机会,

  生出来的绝对不是同一个孩子。

  你的诞生,

  是你当初还是精、、、子时,

  奋勇争先,

  力争上游,

  排除万难,

  下黑脚,

  使阴招,

  纵横捭阖,

  历经千辛万苦还靠着极大的运气,

  才击败了千千万万的竞争对手,

  最终获得了钻入那枚可爱*子的机会,

  所以,人啊,千万不要轻生,不要轻言自杀,这不光对不起爹妈亲人,最对不起的还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却为了你的诞生拼劲一切的还是精、、、子时的你自己。

  许清朗的目光看向了店里的中央位置,

  他记得,

  那一天,

  小萝莉就站在那个位置,

  她张开嘴,

  她吐出舌头,

  她当着自己的面,

  抢走了自己的爹娘!

  恨吧?

  恨吧;

  恨吧!

  其实,当时是恨的,甚至,当时恨得他不敢对小萝莉出手,因为那是鬼差,对于当时只是小小的玄修的他来说,鬼差,是很恐怖的存在。

  也因此,当时他的恨转移到了周泽身上;

  为此,

  当那天周泽来他这里吃饭时,

  他还在饭里下了毒。

  嫉妒,

  嫉妒啊,

  为什么你也是亡魂归来的人,

  为什么那个鬼差不处理你?

  为什么你还存在这里?

  为什么那个鬼差却只抓我爹妈?

  这和气量无关,这也和怯懦无关,和自身的品性也无关,人在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时,承受一生中最剧烈的痛苦时,

  总会莫名其妙地生出一些极端的心思和想法,

  圣人,亦然无法免俗。

  当初的周老板,

  距离自己中毒身亡,可能就差那几秒了。

  如果当初周老板再猴急一点,吃相再难看一点,没给许清朗忽然清醒打翻了饭食阻止他的机会,

  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书屋了,

  也就不会有莺莺了,

  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一切一切了。

  恨吧?

  恨吧;

  恨吧……

  但后来在隔壁书店看见小萝莉时,他其实不怎么恨了,乃至于之后和小萝莉都住在一起时,他也不觉得自己有多恨。

  因为他明白,

  站在小萝莉的立场上来说,她当初的所作所为,其实没有错;

  当然了,

  关于爹妈的事情,你去换位思考,很荒谬。

  但许清朗自己也清楚,当时自己强行留下自己爹妈的亡魂,其实也是一种自私的行为,他清楚,若是再留个一年两年,自己的爹妈,很可能就会彻底失去往生的机会。

  他其实是在用伤害自己爹妈的方式,

  来成全自己的孝心,

  就像是一场梦,

  被强行拍醒了。

  女人站在那里,看着这个男人“惺惺作态”,她脸上露出了冷笑,

  “我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你?”

  许清朗闻言,

  愣了一下,

  点点头,

  道:

  “对不起,我只认识和接触过你家海神大人。”

  言外之意,

  抱歉,

  我想坑别人,但我其他人都不认识,

  只认识你一家,

  我不坑你的话,

  就真的没人可坑了啊。

  总不能,

  去坑自家老板,去坑赢勾?

  抱歉,

  那个,

  真的坑不动……

  “贪心不足…………”女人话还没说完,

  面馆墙壁两侧忽然就落下了一道道巨大的符文,

  这符文,

  大得如果给老道的话,不用藏裤裆了,

  让老道卷起来做个内裤甚至做条裤子再做个外套都有盈余。

  “起!”

  许清朗手指在桌面上轻轻一点。

  “嗡!”

  两侧墙壁上的符纸开始燃烧起来,

  一道道蓝色的光芒从里头照射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人忽然蹲下来,

  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

  许清朗把桌上的大半瓶酒拿起来,

  慢悠悠地全都倒在了地上,

  这地砖,居然和许清朗房间里一样,全都挖好了细槽,

  倒了酒,

  拿出一张符,

  丢在了地上,

  符纸瞬间变黑,

  地上的凹槽一起变黑,

  一道诡异的阵法符文出现在了地面上。

  “徒儿,我都是为你好啊,你资质好啊,怕你贪图家里的安逸,师傅就帮你把你爹妈杀了,怎么样,师傅对你好吧?”

  “徒儿,你怎么这么不争气,枉费我在你身上付出的心血!”

  “我培养你,不惜杀了你爹妈,付出了如此多的心血,结果回来一看,你就给我做了一个厨子?”

  那个师傅的话语,

  一遍一遍地在许清朗脑海中响起,

  许清朗的眼眸开始泛红了,

  不是伤感的红,

  而是愤怒的红!

  他不停地深吸着气,身体开始轻轻地颤抖,

  那一夜,

  他在浴桶里,在解尸毒,

  他的师傅出现,

  对他说的话,对他讲出的真相,

  像是一道道雷劈在了他的心坎儿上。

  安律师后来来到了书店,对许清朗开始画符奋发的精神层面给予了鼓励,但其实也没多么高看。

  在安律师眼里,书屋里值得培养的,第一位肯定是那个老板,

  手持泰山府君留下的鬼差证,

  体内还住着昔日的幽冥之海的主人,

  但这货,

  不好弄,不好劝!

  就像是咸鱼吃了刚吞了秤砣的王八一样。

  也因此,从实际层面出发,最值得培养的一是小萝莉,这女人本就有着拼命往上爬的心思,其次是小猴子,天生灵猴,了不得了不得。

  接下来,还不是许清朗,而是只会傻呵呵笑的死侍。

  对于安律师来说,

  只会奋发却没天赋没发展前景的人,也就那样了。

  这种人,适合在精神文明大会上做演讲报告,能起到一点点的督促作用,净化一下书屋的咸鱼气息。

  但过来人都清楚,这种大会,屁用没有。

  然而,

  安律师还是看走眼了,

  安律师不只是第一次看走眼了,

  第一次看走眼时,是在“咖啡、报纸再加糖”时,

  让他知道那个只知道晒太阳的人其实不仅仅是全在晒太阳。

  二则是在许清朗这里,

  他画出了很多的没用符纸,

  老道那里捡废品似地搜罗了一大堆,

  比如那个叫“水龙吟”的符纸,

  效果跟滋水枪一样。

  但那只是边角料,像是做精品家具时剩下的废料,木卷花儿;

  书店房间里的布置,

  这家店里的布置,

  才是许清朗这阵子以来真正的进步,

  老头子当初看重了他的资质,不惜杀了他爹妈,

  当初老许一个人瞎琢磨研究,一边煮面一边还能自己做出“人皮偶”出来,找到自己爹妈的亡魂;

  这就像是一个小学毕业的民科,没其他资料的前提下,自己造出了一架真的可以飞的飞机。

  当地上的符文阵法出现后,

  连带着墙壁上硕大符纸的刺激,

  女人的叫声更为凄惨了,

  许清朗走上前,

  他的双手抓住了女人的脸颊,

  这张和那个死在自己怀里女人有七分相似的脸颊,

  只可惜,

  他知道,

  她不是她,

  那个她,

  已经死了,

  在完成任务后,为了成全海神没有污点的美名,她死了。

  许清朗的手,

  其实没有多用力,

  他只是在轻轻地抚摸着这个女人的脸,

  尝试着在找寻昔日和那个女人在酒店床上一夕缱绻的温度。

  但随着他的手轻轻地摩擦,

  面前女人的脸开始慢慢地蜕皮,

  人脸开始慢慢地被褪下,

  信子开始吐了出来,

  绿色的皮囊露了出来,

  硕大却空洞的眼眸显露了出来,

  人脸,

  正在慢慢变成,

  蛇头……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