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一十五章 脸

第五百一十五章 脸

  “也就是说,海神其实就是一条蛇,一条在海里成了精的蛇妖?”

  安律师蹲在书桌上,指着边上的这幅画一边摸着自己下巴一边说着:

  “不对,能靠这种方式被招来,啧啧,还听你说过以前他的报复,这条蛇,八成已经快化蛟了,估计海边少那些村寨渔村那边少不得它的供奉小庙。

  严格意义上来说,和你阴阳冊里现在还收着的那位八姑奶,压根不是一个层次的玩意儿了。”

  周泽点点头,

  他记得当初在那个富翁家里时,自己曾进入过大海的幻境里,还和一条明显是分身的蟒蛇打了一架。

  其实,一开始入瓮时,周泽和许清朗并不知道那个富翁到底招惹的是什么东西。

  真正意识到是什么存在,

  还是在那个女人死在许清朗怀里时,

  那种决绝,

  那种冷冽,

  那种用完就丢,

  保持自己双手时刻干净整洁不染尘埃的做派,

  明显级别不一样,气象和格局也不同。

  反正,和东北老林子里还在玩葫芦娃救爷爷套路的大仙们对比一下的话,

  差距,

  真的太大,

  大家玩儿得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

  “所以,许清朗弄这个阵法,再摆个供桌什么的,正好趁我们不在通城的这段时间,把人家也‘请’来了?

  哎呀,

  他这是要日蛇啊,

  跟许仙差不多。

  咦,

  不对,

  这么巧啊,都姓许。

  不过许仙应该长得没这么好看吧,许清朗长得比女人都好看。”

  “哎呀,贫道记得赵雅芝大妹子的那个《新白娘子传奇》里的许仙,好像是个女的演的。”

  这时候,听到消息凑过来看热闹的老道忍不住靠在门口插话道,他倒是和安律师越来越有共同语言了,毕竟都是茶友。

  但安律师喜欢新茶,嫩、香,

  老道喜欢陈茶,回味隽永。

  “哦,对,好像还真是,就是那个台词说着说着忽然就唱起来的那个版本对吧?

  啊~啊~啊~西湖的水啊……我的泪啊…………”

  穿着豹纹睡衣的安律师蹲在书桌上开始唱了起来。

  周泽忽然觉得莺莺刚才说得对,

  安律师的形象,

  和当初刚开始接触他时对比一下,

  发现真的是“泥石流”了,

  已经不仅仅是“塌”而已了。

  “车钥匙给我。”

  周泽对安律师伸手道。

  安律师点点头,他知道周泽要去做什么,把车钥匙给了周泽,同时问道:

  “一起去?”

  “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许清朗之前很认真地和自己说过,这一次的事情,让他自己去解决。

  周泽想去看看,已经算是违约了,

  若是再带一帮子人去,看似是好心,但实际上,并不好。

  而且,

  周泽也只是打算去看看,

  没具体准备去做什么。

  “我陪你一起去吧。”

  小男孩抬着头,看着周泽。

  周泽伸手在他脑袋上摸了一下,摇摇头。

  小男孩低下头,

  周泽知道,他是不太想和安律师睡。

  说实话,

  若是以前的安律师,

  西装笔挺,范儿和派头十足的那会儿,说不定和同样喜欢在地下穿小西装的小僵尸有着不少共同气质语言。

  陪他休息,小僵尸的排斥可能还没那么大。

  但现在安律师彻底玩儿开了,昔日的那个老安,也不见影子了。

  这就让小僵尸觉得,和他在一起,好尴。

  外面,

  还在下着雨,

  周泽打开了车门,

  坐了进去,

  发动了车,没急着挂档,而是打开了雨刷器,

  点了根烟,

  默默地坐在车座上抽着,

  等半根烟燃到,

  周泽丢了烟,

  发动了车子。

  他不清楚许清朗具体去了哪里,通城说大,真不大,和北上广深成都重庆这样子的城市相比,通城确实显得小了一些。

  它也至少算是个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不是什柳树湾杨家洼啊这类的地方,

  想忽然找出一个人,也难。

  不过周泽倒是没有慌着到处开车去找瞎碰运气,

  而是凭着感觉,

  在二十分钟后,

  开到了那个商业广场外面的马路上。

  车子,

  在店门口停了下来。

  放下车窗,

  周泽又咬了一根烟,

  雨下得还是那么大,

  不时有雨滴飞洒进来,

  打湿了车内,

  但周泽没理会,

  他只是默默地侧着头,嘴里咬动着过滤嘴,看向大雨对面的那家面馆儿里,

  正在发生着的一切。

  …………

  “你想给她报仇?”

  蛇头张嘴吐人言。

  许清朗摇摇头,“一日夫妻百日恩,那都什么年代的事儿了。

  她睡了我,也给了我钱,两清了。”

  “那你到底是为什么!”

  “我想你家的海神。”

  许清朗依旧抱着蛇头,

  嘴角含笑,

  轻声道:

  “天地无极,玄心正法!”

  倏然间,

  四周的符文像是热油上被泼了一大盆水一样,

  猛地炸开!

  “啊啊啊啊啊!!!!!!!!”

  蛇躯开始融化,

  她很痛苦,

  她很煎熬,

  同时,

  也很不解!

  “海神的愤怒,你……承受不起!”

  “这就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儿了,反正,你就是用完就丢的角色。”

  脑海中,

  再次浮现出那个女人死在自己怀里的一幕,

  说两清了,

  那是假的,

  说有多喜欢,多留恋,

  也是假的,

  男人或许就是这样子的一种奇怪生物,

  当他得到过你的身体时,

  总会认为这是被自己打上标签的私人物品。

  就像是狗喜欢在电线杆边上抬起腿撒尿定标记圈地盘一个道理,

  在意,不在意吧,

  想忘,也容易忘,

  但偶尔也会想起。

  “嗡!”

  蛇身,

  直接炸了!

  烈火烹油,

  身为厨子的许清朗,最拿手。

  但当蛇身炸了之后,它没有消散,而是化作了一道绿色的光芒,似乎是打算逃走。

  然而,

  这个面馆上上下下全是符文,

  全是禁制,

  想走,

  难!

  许清朗抬起头,看着在天花板上不断打着转儿的绿光,

  慢慢地张开了嘴,

  而后,

  举起了双臂,

  一时间,

  面馆里,

  光芒大盛!

  这光芒,

  甚至让远处马路边车内的周泽都下意识地闭了闭眼,

  要知道,

  这光和自己,还隔着一道雨帘。

  周泽心里没有我家厨娘居然可以这么牛逼的感叹,

  只是觉得有些怅然,

  他甚至开始去怀疑,

  那个每次都被自己等人用“美貌”去打趣儿的许清朗,

  那个总是按时按点给书店里所有人做好饭菜的许清朗,

  那个喜欢躺在摇椅上给自己敷面膜保养的许清朗,

  到底是不是他很正想要表现出来的样子。

  尤其是在那次他师傅出来之后,

  他似乎也就昏迷了一阵子,醒来了,又没什么两样了。

  有首歌,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的保护色……

  吐出嘴里过滤嘴都变形却没点燃的烟,周泽摸了摸口袋,没烟了。

  就又把刚刚掉在自己膝盖上的烟又捡起,

  重新放在嘴里,

  继续咬着。

  …………

  面馆里,

  这光,

  刺目且恐怖,

  这绿光她逃不出去,

  在这煎熬的区域里,

  她失去了对外的感知,

  但似乎又找到了一个可以暂时寄存的地方,

  没有犹豫,

  她也没有资格去犹豫,

  她钻了进去!

  同一时间,

  面馆里的符文全部燃烧干净,

  光芒消散,

  而许清朗,

  也闭上了嘴。

  在他的腹部位置,有绿光在不停地冲撞游动,她知道自己进入了什么地方,她要出去!

  “进来了,就出不去了。”

  许清朗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把匕首,

  匕首上,贴着符文。

  而后,

  对着已经游窜到自己胸口位置的绿光,

  许清朗毫不犹豫地举着匕首刺了下去!

  “噗!”

  鲜血开始飞溅出来,

  绿光似乎变得暗淡了许多,

  但她还在游离,

  许清朗双手抓着匕首,

  跟着绿光在划动,

  胸口位置,

  已然出现了一道不规则的恐怖伤口!

  深吸着气,

  疼,

  是真的疼,

  疼得他开始颤抖,

  但他没有放弃,还在继续!

  绿光已经很微弱了,

  但她还不死心,

  竟然真的像是蛇一样,

  断了一截后,

  剩余的前端部分竟然直接窜到了许清朗的脸上。

  她没地方可以躲了,也没地方可以去了,

  这里,

  是她最后可以滞留的地方,

  也是许清朗,

  最后裁决她的地方。

  拔出了匕首,

  许清朗单手握着匕首柄,

  那张清秀的脸,

  那张姣好的脸,

  那张足以令大部分女人都羡慕的脸,

  在玻璃的倒映下,依旧显得美轮美奂。

  而此时,

  许清朗举起了匕首,

  对准了自己的脸。

  “轰!”

  外面,

  忽然响了一声炸雷,

  像是夏日最后的流连和告别,

  在雷声响起的刹那年,

  许清朗把匕首刺入了自己的右脸位置,

  深深地刺入!

  “噗!”

  刺中了,

  微弱的一团绿芒,

  被刺中了,

  但她还在挣扎,她还不甘心。

  许清朗喉咙里发出了一声轻笑,

  他是优雅的,

  他是美丽的,

  哪怕是此时把匕首刺入自己脸上时,

  他依旧没有发出想当然地“怒吼”和“咆哮”,

  没有歇斯底里的愤怒,

  没有关公刮骨疗毒的硬气,

  他在笑,

  像是京剧戏台上的演员,那一声提嗓子,恰到好处。

  笑声的尾端,

  他抓着匕首柄端的手,

  顺势一搅,

  绿光被搅碎,

  彻底消融于他体内,

  他跪伏了下来,

  地上,

  是一滩滩从自己身上不断滴落出来的血,

  血泊之中,

  他看见了自己,

  一直珍惜护养的,

  那张曾精致无暇的,

  脸……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