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海神VS僵尸始祖

第五百一十六章 海神VS僵尸始祖

  车里,

  周泽看着店里的老许跪在地上,

  也看见了老许用匕首朝自己脸上捅的一幕,

  老实说,

  挺心疼的。

  周老板那方面的取向很正常,

  和许清朗虽说在一起也时间长了,但都是规规矩矩的关系;

  但俗话说,哪怕是男人,好看的男人在你面前飘啊飘的,看得也舒服不是?

  这下子,

  许清朗毁容了。

  “啧……”

  有点难受,

  周泽拿出打火机,把过滤嘴都快在嘴里被嚼烂的香烟点燃,没抽,只是夹在指尖,手则是放在了车窗外。

  很快,

  大雨把香烟打湿,

  这根烟,

  不可能再燃烧下去了。

  “啊啊啊啊!!!!!!!!!!!!”

  惨叫声,

  从面馆里传出,

  疼,

  当然疼,

  周泽的手抖了抖,抖不下不存在的烟灰,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做这个动作的意义何在。

  老许的叫声里,

  带着一种解脱,

  仿佛一个压抑了太久太久的人,

  终于挣脱了枷锁。

  吞了她,

  请了海神,

  这是打算…………

  周泽把雨刮器给打开,

  就看着雨刮器不停地把车窗上的雨水刷走,但在下一秒,水珠又瞬间覆盖,周而复始,大雨之下,永不停歇。

  “是想把海神的一部分,封印在自己体内么?”

  周泽在思索着,

  他不得不去思索,

  老许有多爱他的那张脸,周泽清楚。

  他小时候因为那张脸被欺负,被嘲笑,甚至,慢慢长大后,还因为那张脸受到过一些骚扰。

  老家的地,拆迁得到了二十几套房,

  但他的选择却是开了一家小面馆,

  而且很作死的和当初的二货徐乐的书店开在了一起,

  开在了这个鸟不拉屎的过气商业中心。

  颇有一点……豆腐西施的意思。

  周泽一直觉得,男人喜欢他的脸,男人喜欢“修剪”自己,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儿。

  很多男人喜欢用“不修边幅”来标榜自己,

  动不动举爱因斯坦,矮大紧等等这些人当作例子,

  却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人家那种可以完全反爆而出的内在。

  “唉。”

  叹了口气,

  自言自语着:

  “老许,

  毁容了啊。”

  像是在说,

  自家最好看的瓷器,裂了,

  心疼。

  “天地无极,玄心正法;

  吾身为牢,吾心为锁,吾魂为禁,

  封,

  存,

  束,

  定!”

  血泊之中,

  许清朗十指摊开,蘸着自己的鲜血,一边低喝着咒语一边在自己身边开始以血画符。

  整个场面,

  看起来有点血腥,有些刺眼,

  一个魅弱到骨子里的男人,

  一个看一眼就能激发出男女保护欲的男人,

  他跪在血泊之中,

  他的胸膛,他的脸,

  血在不停地流;

  但他的眼里,

  却满是平静,

  仿佛糟蹋的,

  根本不是自己,

  而是一件,

  工具。

  周泽记得自己以前接诊过一位老兵,那位老兵是真的老兵,不是现在自媒体时代杜撰出来的,老兵在战争结束后,没去做官,而是回家种地。

  这一种,

  就是三十年;

  等自己老到种不了地后,就去烈士陵园给自己昔日的战友,认识的,不认识的,当年或许曾一口锅里搅勺子的同袍们守陵。

  这一守,就又是二十年。

  在一个雨后的早晨,扫地时,他摔倒了,摔断了腿。

  周泽记得当时自己一边给他救治一边按照以往的习惯准备安慰他时,

  反倒是被那位老人安慰到了,

  老人还在一本正经地盘算着,自己这个年纪了,又折了一条腿,接下来,还能干点什么?

  后来,在查房时,老人和周泽聊过,他说,真正从战场上走下来的人,其实是很惜命的,但他们的惜命和其他人不同。

  他们会算计,

  比如丢了一只手,比如哪里中弹,比如受了什么伤,今儿个中午吃了多少食物,

  算计来算计去,

  就觉得这身体和命,就不怎么搭界了。

  缺了条腿,命还在的;

  大概,

  就是这种感觉。

  此时的老许,让周泽想到了那个老兵。

  为了一个目的,

  哪怕是自己的身体,

  自己每天起床照镜子时里面的那个人,

  其实都是可以牺牲的部分。

  老许的脸色开始泛白,一种妖异的白,不像是失血过多,倒像是中毒了。

  周泽仍然坐在车里看着,

  老许说,

  这件事,让他自己去处理。

  周泽答应了,

  所以现在,

  他就在旁边看着,

  看着他作死,

  看着他毁容,

  看着他一会儿笑一会儿哮,

  忍心?

  不忍心的,

  但还得忍。

  一道道绿色的条纹,开始自许清朗身上浮现,先是胸膛,随后是四肢,最后,慢慢地渗透到了脸上。

  此时的老许,

  有点像是非洲部落里的巫师,

  很简陋,

  很古朴,

  很荒凉;

  像是一座雕塑,

  可以拿去被博物馆珍藏。

  在许清朗念完咒语时,

  周泽忽然觉得,

  这附近的雨,

  一下子变得比之前更大了,

  而且大到了夸张的地步,

  真的是倾盆而下,

  那急促的雨滴砸落声,像是千军万马的奔腾。

  老许的传承,本就是不算是名门正派,他那个师傅都那个样子了,也不可能教出什么正大光明的东西。

  所以,对老许此时的一幕,周泽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

  雨在落,

  血也在落,

  面馆里的灯开着,但映照出的,是一抹血色的红晕。

  忽然间,

  周泽觉得老许此时正在做的事儿,有点熟悉的感觉。

  他是要把那位不知道在哪片海里逍遥的海神,和自己强行绑定在一起,

  意思就是,

  以后很可能靠这个,去向海神借助力量。

  这期间,肯定有制约,肯定有扯皮,肯定有互相的提防,当然,更肯定会有二者间的利益输送和妥协。

  有点,

  熟悉啊,

  周泽侧过头,掰过反光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呵,

  我说为什么这么呼吸呢,

  反光镜里的自己,

  也一起笑了。

  “喂,我说,你不会也是被封印在我…………”

  “看…………门…………狗…………”

  “啧。”

  周泽砸吧砸吧了嘴,

  “这是急了?”

  周泽忽然来了兴致,继续看着反光镜里的自己,道:

  “不会真是吧?”

  “看…………门…………狗…………”

  “喂,翻来覆去就这一句?你这解释得有点苍白啊,咱能不能换点新花样?”

  “自……以……为……是……的……看……门……狗……”

  周泽对着反光镜里的自己,

  竖起了一个中指。

  “呼…………呼…………呼…………”

  而这时,

  面馆里忽然传来了风声,

  连带着灯管都开始忽明忽暗,

  四周的温度,也随之降了下来,

  冥冥之中,

  真的有什么受到了牵引,

  被拉扯了过来。

  “封!”

  许清朗双手撑在地上,

  昂着头,

  咬着牙,

  在压制着自己体内的反噬。

  他的肌肉在痉挛着,胸口上的伤口也在颤抖着,尤其是脸上的那道自己刺出再搅动的口子,在此时显得分外狰狞。

  周泽拿出了手机,

  习惯性地想给老许来一张特写,

  但想想还是把手机放了回去。

  给别人伤口上撒盐,

  火上浇油,

  是一种能让大多数人都觉得过瘾且可以获得快感的事儿,

  但看着里头如此痛苦的老许,

  周泽还真有点不忍心了。

  “啊啊啊啊!!!!!!!”

  惨叫声传来,

  好在这片商业中心这个点基本没人了,

  而且此时雨势很大,

  倒不用担心惊动其他。

  老许还是很痛苦的样子,但他一直在死撑着,撑过去了,也就能成功了。

  之前的请君入瓮,其实只是前戏,真正的痛苦和挣扎,在这里。

  那个海神,或者叫那条大海里的蛇妖,不可能甘心让一个陆地上的凡人强行和自己扯上关系。

  说白了,

  这种关系,

  在西方体系里叫契约,在东方这边,或许叫“伴生”更合适一点。

  有点像是二人合伙做生意,

  档次差距不能太大,否则这生意做不起来。朋友的“朋”字儿,说白了,就是两串对等的钱。

  在海神眼里,

  可能老许,

  还真的不配吧。

  想到这里,

  周泽又皱了皱眉,

  又看了看反光镜里的自己。

  “你…………也…………知…………道…………啊…………”

  “煞笔啊,

  给我加固封印,堵住他的嘴。”

  周泽闭上眼,

  慢慢地等着,

  同时也在思索着等老许成功后怎么办?

  猴子泥巴似乎对自己有很大的好处,但自己受伤不留疤,好像不是因为猴子泥巴的原因。

  那之后让老许去韩国,把脸整回来?

  但整过容的脸和原汁原味的脸,

  就算看上去一模一样了,但心里总是有疙瘩的。

  其实,至少对于中国男人来说,无论嘴上怎么说我爱的是你的灵魂,不是你的年轻,不是你的身材,不是你的腿,不是荷尔蒙分泌,

  但大部分心里还是介意自己床边另一半曾在脸上动过美容刀的。

  好吧,

  一路之隔的里头,

  自己的朋友正在受苦煎熬,

  周泽觉得自己现在想这些好像有点不尊重他的意思,

  但除了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分散注意力以外,周泽没其他事儿可以做了。

  而这时,

  周泽面前马路上的积水里,

  忽然慢慢地浮现出一道人影,

  这是一道由雨水组成的人影,

  人影模糊,

  但他的身后,有一条长长的同样是由雨水组成的尾巴,在随意地摇晃着。

  这个人影,

  正在向面馆的方向行进。

  周泽脸上的神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他把之前放下了一点方便自己侧躺的座椅放直,

  同时,

  打开了车里的远光灯!

  “啪!”

  远光灯的照射下,

  那道影子也停下了脚步,

  而后,

  他转过头,不再面对面馆,而是面向车里的周泽。

  这是一张扭曲且恐怖的脸,波光粼粼的水珠,像是密密麻麻的鳞片,

  带着狰狞,

  带着恫吓,

  对周泽发出了一声低沉且压抑的冷笑:

  “桀桀…………”

  周泽舔了舔嘴唇,

  他的皮肤开始呈现出绿色,

  他的嘴角露出了两颗獠牙,

  他的眼眸里有黑色的光火在燃烧,

  同时,

  发出了一声属于僵尸的咆哮,

  毫不犹豫地怼了回去,

  “吼!”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