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一十八章 早谈

第五百一十八章 早谈

  s:号召大家多发弹幕,多给咱们的段子手点子手乐子手点赞,大家的点赞和支持,才是他们继续活跃的动力!

  天刚蒙蒙亮,安律师就睁开眼,自床上坐起身,伸了个懒腰。

  小男孩躺在他身边,闭着眼;

  下意识地,安律师想要把身边的被子给他盖上去,夏天算是基本过去了,接下来,天儿就该转凉了。晚上睡觉只搭一点肚子,还真有些吃不消。

  但手捏着被子在半空中停住了,

  我在担心一只僵尸会着凉?

  想了想,

  还是把被子给他盖上去了。

  起床,走到窗边。

  安律师的房间被他要求小小地改造过,其他的没变,唯一的变化就是原本的窗台,被他要求改造成了落地窗。

  不是很大的房间,同样不是很大的落地窗,

  穿着豹纹睡衣的安律师蹲在窗前,

  点了一支烟。

  头发乱糟糟,眼窝里还有点点疲惫和倦怠,

  睡觉的感觉,

  挺好。

  这时,

  床上的小男孩也坐起了身,开始默默地穿自己的衣服。

  安律师听到了动静,头看了一眼,看着小男孩在自己起床后一句话不说安静穿衣服的样子,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禽兽?

  晃了晃脑袋,

  伸手轻轻地敲了敲额头,

  再深吸一口烟,

  缓缓地从鼻尖喷出。

  “你有心事?”

  小男孩穿戴整齐,走到了落地窗边。

  刚来,他的衣服还没买,现在穿的其实还是之前在外省医院那边时从地摊儿上买的衣服。

  “过会儿带你去买衣服。”

  安律师开口道。

  小男孩摇摇头,

  他不想要这个男人给自己买衣服,总觉得怪怪的,

  陪他睡,

  他还给自己买衣服?

  “否则你穿得跟个傻帽儿一样,晚上怎么去学校见林可?我跟你讲啊,现在学校里的女孩,可都市侩着呢!”

  小oli,在上小学吧。

  “好。”

  小僵尸一边摇头一边说“好”。

  “呼”

  吐出一口气,

  安律师挠了挠自己有些杂乱的头发。

  “你有心事?”

  小男孩这是第二次问了。

  安律师还是没答,不过站起身,斜着身子,向下看去。

  店外面的马路上,有几个辛勤的清洁工已经上班在清理街道了。

  南大街这个地方人流量大,清洁工的工作量自然也就大。

  远处,

  还没完全熄灭的路灯下,

  一个身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正背着一个皮肤和身下男子衣服一样黑的小妞,

  两个人慢慢地向这边走来,

  男子的腰上,还挂着俩沉甸甸的蛇皮袋,

  是在外面公墓园区待了一晚上的死侍和小黑妞。

  “他们,也是店里的人么?”

  小男孩问道。

  “女的,比你早来个几天,喜欢种菜;

  男的,就是下面那个僵尸不僵尸活人不活人的活死人,比我来得都早。”

  “哦。”

  小男孩应了一声。

  “店里的人,越来越多了。”

  安律师感慨道。

  “但你却不开心。”

  小男孩说道。

  “人多了,心思也就多了。”

  安律师把烟头放在外面抖了抖烟灰,继续道:

  “比如说那个小黑妞,她境况其实和你差不多。

  你是把自己的魂血交出来了,她是中毒了,你看她的腿,不是动不了了么,走路还得靠人背着。”

  “嗯。”

  “她的毒,好像是一个月得解一次,得靠老板的指甲。万一哪天老板失踪个一个月,她也就挂了。”

  “嗯。”

  “但问题是”

  说着说着,

  安律师忽然扭过头看向了自己身边的小男孩,

  “靠这个手段,能制服得了她么?”

  这里的她,

  也可以代指其他人,

  小男孩清楚,

  也包括他自己。

  “她有个婆婆,等以后你和她接触多了,就会发现她经常说她的婆婆,她的婆婆陪她看电视,教她种菜,陪她长大。

  然后,

  她把她婆婆种下去了。”

  安律师做了一个用铲子的动作。

  小男孩安静地听着。

  “其实,我们都很清楚,拿命这种东西去威胁人和控制人,其实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情,因为被逼急了,人很可能就会不要命了。

  尤其是她这种的,

  保不齐哪天忽然心血来潮,既然把婆婆都已经种下去了,为什么不试着种一种自己?

  当她打算种自己时,

  腿上的毒能不能解开,还有意义么?”

  小男孩继续安静地听着。

  “如果所有人都是温顺的羔羊,那么历代的朝代,就不会亡了。”

  此时,

  死侍背着小黑妞已经走到了店门口,

  他抬起头,

  看见了站在二楼窗台边抽烟的安律师,

  傻呵呵地笑了笑。

  安律师对他挥挥手,一脸温煦。

  然后扭过头,继续看着小男孩说道:

  “这个傻子,

  我到现在都没确定,他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嗯?”

  “这个世界上,会装傻的人,是聪明人,更聪明一点的人,是他能让你疑惑,他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他生前是一个日本的神父,吞过老板的骨灰,被老板抓住后用汽油烧了,最后又莫名其妙地被种了,开花结果,长出了他。”

  安律师把烟头丢在了烟灰缸里,又点了一根烟,他烟瘾大,尤其是早上起床时,得一下子抽上好几根才能过瘾。

  “所以,他是被种出来的,所以,小黑妞才来两天,但和他就很熟了。

  一个会种地,一个是从地理长出来的,

  天生亲近,对吧?”

  “嗯。”小男孩继续听着。

  “但有一次,我看见他在看日文版的圣经,呵呵。”

  安律师吐出一口烟圈,

  “这件事,我谁都没告诉,但我一直记在心里。

  一个看似铁憨憨除了‘呵呵呵’还是‘呵呵呵’的家伙,

  会在打扫好店,做好自己一天的保洁工作后,

  到房间里,

  偷偷地看一本日本圣经,

  你说,

  他到底记没记起自己上辈子的事儿?

  又或者换一种陈述方式,

  老板说他能感应到死侍对自己的亲近,类似于父子的那种遵从感觉。

  但老板好像忘了,

  古往今来,

  弑父篡位的,并不罕见,

  普通人家里,为了一点私利和其他的东西,父子之间反目成仇的,不在少数。

  ‘父子’两个字,其实并不算是很牢靠。”

  “哦。”

  小男孩看着安律师,有些疑惑道:

  “怎么被你这么一说,我感觉店里除了那个和我一样的女僵尸以外,没什么好人了。”

  “是啊,女僵尸是好人啊。”安律师笑了笑,“她是一门心思地对老板好,是那种死心塌地的好。但她的前世,那位白夫人,在听过她的故事后,我就越琢磨越觉得有点问题。

  一个清朝被沉塘的小女人,变成孤魂野鬼后,建了自己的庙宇,还曾获得过清末状元张謇的题字。

  下地狱谋求新的发展前,

  偏偏把自己的肉身,交托给了当时还只是个临时鬼差自己都朝不保夕的老板。

  莺莺是单纯的是可爱的,

  但那位白夫人,

  我一直觉得她的目的,其实不是那么纯粹,再说了,寒衣节,好像快到了,我总觉得可能会出点事儿。”

  “这样啊。”

  “对,就是这样啊,店人越来越多,但麻烦,也会越来越多。

  店里的厨娘,一声不吭,埋了这么多的事儿,一边给大家做饭一边自己布局,他这是要上天啊。

  这是学老板,

  想给自己体内也封印点什么东西,

  速成,高效。”

  安律师拿起旁边的一瓶矿泉水,“咕嘟咕嘟”地喝了好几大口,放下瓶子,继续道:

  “但速成高效这两个词,其实也代表着极大的隐患。

  就像是一辆车,开得太快,就容易把自己掀翻。

  还好,

  老板昨晚去了,现在既然没打电话来,应该是问题都解决了。

  呵呵,

  他想得很复杂,设计得也很全面;

  但又想得太简单,设计得也太狭隘了。

  把海神的一部分封印在自己体内,

  他就没考虑过,

  他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个能力,去压制住自己不会去被海神给同化?

  那种能在浪涛里挣扎上位的大妖角色,

  哪个又是好相与的?

  妈的,

  说到这里,

  我倒是越来越佩服咱的老板了,

  他体内的那位,

  也就是你祖宗”

  “”小男孩。

  “老板啊,

  他是我见过的所有体内封印东西的人之中,

  唯一一个不但没受那位影响,

  却能反过来影响那位的。

  啧,

  果然,有时候看别人傻,还自鸣得意时,其实是自己层次太低,看不懂别人,自己才是傻子。”

  安律师说着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

  “人是住在一起,但大家其实都有着各自的心思,团队越来越大,但队伍却越来越难带了。

  老板喜欢躺沙发上看报纸喝劣质咖啡,

  这些事儿,

  只能靠我去操心和张罗了。

  哟,

  车开来了,

  老板他们来了,

  好了好了,

  准备吃早饭了,嘿嘿。”

  安律师准备换衣服,现在的他,对于一日三餐的热情,那是相当得高。

  “喂。”

  小男孩忽然叫住了他。

  安律师刚打开门,有些疑惑地头看小男孩,“你有事儿?”

  “昨天洗澡时,你让我一个人先上去。

  我没走错门,

  我是按照你说的,

  推门进去的。”

  安律师点点头,

  给小男孩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很认真地道:

  “那肯定就是我不小心说错了。”

  htts:

  天才本站地址:。: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