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军训!

第五百一十九章 军训!

  回到店里,周泽也洗了个澡,之前在老店里打扫卫生,身上确实脏了。

  等洗完澡出来,

  包厢饭桌上已经摆上了早点。

  “老许啊,这么快的?”

  自己洗澡,也没用多久吧。

  “昨儿个提前就把材料准备好了。”

  许清朗解释了一下。

  “哟,好香啊。”

  换了一身酒红色骚气西装的安律师走了下来,在桌边坐下,低头,深吸一口气,指着面前的一碗酱料道:

  “蟹黄酱?”

  “嗯,前天特意买的大闸蟹,取了蟹黄,你们没回来,其他的都丢了。”

  许清朗给安律师端上来一碗面。

  安律师美滋滋地拿起筷子,蘸蟹黄和面一起吃。

  苏南这边其实在很久以前就流行蟹黄面了,但真正熟悉和吃过的人不多,原因无他,很贵。

  正宗的蟹黄面的酱料得用大闸蟹来制作,至于大闸蟹……

  所以,一碗正宗的蟹黄面价格至少上百,正常点的也将近两百的样子。

  大家现在是生活条件好了,但拿个两百块就为了吃碗面当个早餐,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有点奢侈的。

  安律师反正是在生活上极尽奢华的主儿,今儿个吃得倒是挺欢畅。

  老道也坐了下来,拿着纸巾递给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小猴子,让它擦擦爪子。

  许清朗给老道这边端上来两份儿胡辣汤,四个肉夹馍。

  小猴子跟着老道久了,口味上也开始跟着老道偏转了。

  咬了一口肉夹馍,

  老道脸上露出了陶醉之色,

  “就是这个味儿!这五花肉卤得得劲!”

  正吃面的安律师忽然抬头道:“我以前去过西安,吃的肉夹馍不是牛肉的么?”

  “放屁,正宗的肉夹馍就是用猪肉的,哪个天杀的鬼才忽悠你是用牛肉的?

  他娘的古代随便杀牛吃肉是犯法的,能随便吃的么?

  羊肉猪肉都可以,反正贫道长这么大,从没听过用牛肉吃的肉夹馍会是正宗的。”

  安律师耸耸肩。

  “以后少去那些乱七八糟的景点,那些地方我们当地人自己都不去的。”

  说起家乡的美食,老道那是雄纠纠气昂昂。

  “这个道理我懂,就像是天津的狗不理包子,天津人自己都不吃这个。”

  安律师顺着老道的话头捧了一下,

  一碗面下了肚,

  正喝着汤。

  周泽用筷子夹着小笼包蘸醋,一边喝豆浆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

  他的口味,其实还是偏清淡一点,尤其是在有了彼岸花口服液之后,基本上饮食的喜好又恢复到上辈子那会儿的老习惯了。

  小黑妞这时候也坐了下来,不客气,不拿自己当外人,吃面,吃包子,也不说话。

  安律师把最后一点汤喝光,那一碟的蟹黄酱都被他吃了下去,啧啧,满足啊。

  伸手在桌面上敲了敲,安律师一边拿纸巾擦嘴一边提醒道:

  “隔壁的那个地方,我过几天就去盘下来,到时候你给个装修改造方案,抓紧时间把彼岸花种下来。”

  以前是吃不惯睡不了,折磨得习惯了,现在能吃能睡,就片刻都不想回到解放前了;

  对彼岸花的事儿,安律师可是上心得很。

  “好。”

  小黑妞也不多废话,直接应了下来。

  她知道自己的角色,说好听点,是员工,但实际上,她的身份和奴隶差不多。

  能坐到主桌上吃饭,

  她一直觉得不是这里的老板心好,

  可能纯粹是因为书店里能正儿八经吃饭的人不多,比如那两个僵尸,还有背着自己的死侍,他们都不吃饭,老板们是想要饭桌上更热闹一点才让自己上桌的吧。

  事实,

  也的确如此。

  “哟,吃着呐。”

  一身警服的老张走了进来,

  “哇,这一桌子,够丰盛的,可别浪费了,不能浪费。”

  老张坐了下来,也开动了。

  “我说老张啊,你们公安局食堂没早饭啊。”安律师笑骂道,“搁在以前,大家伙儿连尿都憋着回自家土厕里撒,留着肥田;

  公家饭多吃一口自家饭就能少吃一口,怎么到你这儿就倒过来了?”

  张燕丰只是笑笑,继续吃自己的。

  周泽站起身,想着先看会儿报纸晒会儿太阳,然后再去睡个回笼觉。

  只是,

  刚起身,

  他的手就被老张给抓住了。

  “老板,有件事我得…………”

  “又死人了?”

  周泽问道。

  “额,不是死人,是上次你答应我的,学生军训的事儿,我和老板你说好的,带你隔壁药房里的医生护士去学校军训期间驻点。”

  “我答应过你么?”

  周泽皱了皱眉。

  “答应的啊。”

  “我怎么不记得了,你肯定是记错了。”

  周泽一副我很确认你是记错了的样子。

  “老板!!!!!!”

  一座大肉山推开了书店的门,

  芳芳一妇当关站在门口,

  身后则是跟着已经准备好的药店众人,背后还停着药店的救护车。

  “老板,我们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么?”

  芳芳对周泽喊道。

  “你看。”

  张燕丰对周泽耸了耸肩,

  意思是这下你赖不掉了吧?

  ………………

  周泽真的很想不通,

  自己这个时候明明应该躺在书屋的床上,旁边有莺莺陪着睡自己的觉,或者喝咖啡拿着熨贴好的报纸悠哉悠哉地躺在沙发上。

  结果,

  自己现在居然坐在塑料板凳上,

  头顶是一个小帐篷,

  四周,

  则是学校的大操场。

  其实,周泽本以为这事儿过去了的,毕竟国庆节都结束了,按理说军训应该早结束了。

  谁知道似乎是因为前些日子通城多雨天,所以这所学校的领导居然把军训延迟了。

  这估计让不少在宿舍里求雨的学生心都碎裂了一地。

  好在现在快入秋了,也不是那么热了,现在军训比早一个月军训,确实舒服好受了许多。

  操场上,学生不少,一个方阵一个方阵的,教官都很年轻,当然,也有年纪大一点的。

  周泽觉得估摸着是教官人不够,

  因为进来时在门口看见的两个门卫,居然也穿着迷彩服煞有其事地军训着。

  门卫不是那种老头老爷爷,估摸着以前也是当过兵的,所以整个军迷彩站在那儿军训,也挺规范。

  周老板不禁想到,

  若是这些军训的学生互相聊天吹牛:

  “嘿,我们教官说他是少尉。”

  “我们教官说他是中尉。”

  “哈,我们教官是门卫!”

  想到这里,

  周泽嘴角还露出了一抹微笑。

  “拿好啊,画圈儿了,行,走吧!”

  边上,靠着医疗站的是水站,哪个班没水了,就会派学生过来领纯净水桶回去,先记账。

  芳芳坐在这儿没事儿做,

  盼望了一上午没看见哪个中暑晕倒的,

  无聊之下干脆跑隔壁水站聊天加帮忙,

  她这个身板儿,一个人扛仨水桶都不费劲。

  有时附近方阵的教官教学生们唱歌,

  唱的无非是《团结就是力量》和《打靶归来》,

  当然了,

  还有那《军中绿花》。

  之前靠得最近的那个方阵一起唱“寒风飘飘落叶,军队是一朵绿花…………”时,

  芳芳也跟着扯着嗓子唱了起来,

  别说,胖子唱歌真的有优势,气息绵长,芳芳唱得还真好听,引来隔壁方阵学生们的鼓掌叫好。

  以前没怎么长时间接触,周泽也不怎么去隔壁名义上也属于自己的“百姓大药房”,

  这半天接触下来,周泽发现芳芳人挺不错的。

  一般来说,胖子,尤其是长得胖的女生,她们自小到大,所面对的压力真的很大,还能做到这般豁达开朗,不容易。

  至于张燕丰,

  想起来周泽就一肚子的气,

  这货大早上地把自己硬拉着过来,结果自己就走了,这批大一新生,白天是军训,晚上则是由地方的“警察教官”接手。

  负责聊聊女子防狼术,讲讲电信诈骗,校园暴力啊这些东西,

  这些看似是小事儿,但确实挺重要的,尤其是这阵子类似的大学生上当受骗的新闻太多。

  这样看来,这所学校的领导其实挺开明的,懂得变通。

  上辈子,周泽上大学时也经历过军训的,其实,在他看来,大部分地方的高中大学军训,其本质目的,无非就是最后演练时学生兵们整齐列队,

  让校领导们挥手检阅喊一下“同学们辛苦了”“同学们好”,

  整个年级的人像个傻子一样操练十天半个月,就为了让校领导们过一把“一号首长”的瘾。

  “喂,这也不像是有人会中暑的样子,我下午就先回去了,你们继续待在这儿。”

  周老板准备遛号儿了。

  都是自家店的员工,谁也不会傻乎乎地指责老板不能“同甘共苦”。

  正好,有两个男生来到水站这边领水,水站是高年级学生组织的,也是他们负责登记,等军训结束后,水费会向各班统计好收取,好像都是学生会的。

  刚才有俩男的过来,像是来嘘寒问暖的样子,聊得挺开心,芳芳在这里帮忙取水,他们这帮人就当作没看见一样。

  俩新生走来,似乎是认识水站里的学长学姐,毕竟学校军训晚,大家有时间互相熟悉的。

  其中一个学生对那个站在桌子旁和身边女生聊得正开心的男的喊道:

  “杨毅学长,我们来领水。”新生喊道。

  这时,那个正在和女同学聊天的男的脸色忽然冷了下来,

  旁边一个学生会的干事马上厉声对两个新生呵斥道:

  “你们这些新生懂不懂规矩啊,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和说话方式!

  杨主席的名字是你配这样叫的?”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