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二十一章 防狼术

第五百二十一章 防狼术

  下课了,走出了教室,周泽伸了个懒腰,老实说,隔了这么多年忽然重新“温习”了一下大学课堂,还挺有感触的。

  那个叫徐钟丽的女孩儿从周泽身边走过去,周泽跟在了后面。

  看样子,她似乎是准备去食堂吃饭。

  经过宿舍区时,

  周泽看见了最前面那栋老式宿舍楼,属于那种连阳台都没有的类型,宿舍里的人晒衣服得挂在窗外的铁丝线上,而且宿舍里没有单间卫生间洗脸池,是一个楼层共用一个卫生间,算是很老旧的宿舍楼了,住宿条件相当得差。

  旁边有一栋新宿舍楼,看起来装修得就很洋气精致,里面的生活设施条件也应该好很多。

  据说,学校为了迎接这学期来的外国留学生们,抢时间抢工期把新宿舍楼盖了起来。

  然后把原本住在老宿舍楼里的学生给搬迁了出来,让他们住进新宿舍楼,

  随后把留学生们安置在了老宿舍楼里。

  老实说,

  周泽现在都有点想见见这所学校校领导的冲动了,

  但想想还是算了,

  如果自己哪天真的在自己书店里见到了他,

  反而不美。

  嗯,

  如果真见到的话,就不收他的上路费了。

  这也是周老板唯一能释放的善意了,

  就是不知道那位被周老板有好感的校领导若是知道这个的话,

  他是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徐钟丽没去食堂,而是穿过了整个生活区,走到了体育馆那边。

  这所大学有两个体育馆,一老一新。

  新的那个很大,旁边还有一个校内的操场,那个操场曾一度被通城的中乙球队支云队拿来暂时当主场用。

  老的那个就小很多了,就室内一个篮球场加一个羽毛球场。

  徐钟丽推开门走了进去,

  跟在后头的周泽向四周看了看,现在正是中午饭点,也没体育课,附近倒是看不见其他人影。

  就在这儿解决吧,

  周泽也走了进去,

  周老板是不想再等下去,一路尾随的感觉让他觉得有点不舒服。

  体育馆里,没看见人,周泽走到办公室那边,推开门,发现里头也没人。

  “咔嚓!”

  这时,

  对面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

  徐钟丽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

  徐钟丽有些诧异地看着站在这里的周泽,

  她不可能相信周泽现在出现在这里会是一种巧合。

  周泽走过去,不想多废话,打算直接用指甲把女孩儿身上的黑影抓出来,

  至于女孩儿是怎么叫怎么喊或者干脆昏过去周泽就懒得管了,

  明明自己是在“替天行道”,为什么非得给自己找那么多的麻烦?

  然而,

  当周泽刚靠近时,

  徐钟丽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类似小型“雷达杀虫剂”的罐子。

  艹,

  糟!

  “噗!!!!!!”

  防狼喷雾发射!

  徐钟丽的动作太快,太熟练,而且决心下得也很果断,

  周老板陪着她上了课,又陪着她走到这里来,脑子里其实是想着早点完事儿抓完鬼下午就遛班儿回书店睡觉去。

  大意之下,根本就没料到会有这一出。

  “嘶…………”

  辣椒水儿的刺激,

  让双眼根本睁不开,

  那种灼烧和疼痛的感觉,太难以忍受。

  周泽记得国外很多警察应对游行的时候往往会用这玩意儿,国内真的不多见,这一次,他算是体验了一把。

  把周泽喷中之后,

  徐钟丽闪身,企图从周泽身边绕过去,离开体育馆。

  但一只手捂着自己双眼的周老板还是马上一个侧身,另一只手以极为迅猛的速度掐住了徐钟丽的脖子。

  “砰”一声,

  徐钟丽被周泽拽倒在了地上。

  如果是一般的色狼,可能喷雾那两下子基本就暂时失去行凶能力了,但周老板可不是普通的色狼。

  心里虽然窝火,

  老子帮你驱鬼,

  你还这样对我?

  但周老板懒得和这个普通女孩儿多啰嗦什么,指甲长出,在女孩儿的脖颈位置一抓,抓到了,随即猛地一拉!

  “啊啊啊!!!!!!”

  徐钟丽发了疯似得蜷缩在地上痛苦地大叫。

  妈的,

  还挺紧!

  周泽一次性还没能你把那黑影子拽出来,他现在眼睛睁不开,但感觉还在的,只能一次次地用力往外拉。

  到底是什么鬼,

  把你黏得这么紧?

  一次次拉,

  徐钟丽就一次次地惨叫,

  好在现在体育馆外面没人经过,否则指不定会误以为里头正在发生着什么呢。

  “啪!”

  终于拽了下来,

  周泽勉强睁开眼看了一下,

  自己手中正抓着一团黑乎乎的影子,

  而徐钟丽则是躺在地上,浑身是汗,此时正格外虚弱和恐惧地看着面前的周泽。

  眼睛好疼,

  周泽伸脚踹了一下躺在地上的女孩儿,

  道:

  “自己打电话喊同学。”

  说完,

  周泽就先走进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开始冲自己的眼睛,冲了好一会儿,等到眼睛上的辣疼感已经减轻了一些后,周泽抬起头,对着镜子。

  两只眼睛这边,通红一片,像是刚刚痛哭过一样。

  伸手摸了摸,发现自己没带纸巾。

  周泽走出了卫生间,向里头的羽毛球场看了一下,发现徐钟丽手里拿着手机刚准备站起来,见周泽又出来了,她脸色当即吓得发白。

  虽然这个男人,之前似乎没对自己做什么,但自己刚刚,真的好痛啊。

  周泽走到女孩儿面前,

  徐钟丽吓得一个哆嗦,

  居然又摔在了地上。

  “面纸,有么?”

  “嗯?”

  “面巾纸!”

  “哦,有。”

  徐钟丽马上打开自己的包,

  周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点,

  天知道这个女人包里会不会再放一瓶催泪瓦斯?

  “有湿巾,要么?”

  “好。”

  周泽从女孩儿手里接过湿巾,马上打开擦着眼睛,而后不想再耽搁了,走出了体育馆。

  一路低着头,用手和纸巾捂着自己的眼睛,周泽没想回操场上去,自己已经说了要翘班了,但现在也不适合回书店。

  莺莺看见了还好,

  但要是被安律师看见了自己现在的样子,那货肯定能猜出来发生了什么。

  周泽也没反思是不是自己行为太粗鲁了,

  但什么是平和的方式?

  一脸微笑地走到女孩儿面前,对她说:

  “同学,你身上有只鬼,你和我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来一下,我帮你驱鬼?

  可能有点疼,

  你忍着点就好,

  忍不住也可以叫出来。”

  当下,

  走出校门的周老板干脆在学校门口的一家莫泰酒店里开了一间房,

  走进自己房间后,

  想着打电话让芳芳送点药水过来自己擦擦,可能缓解得更快一些,但一想到叫自己手下员工到宾馆房间里来,

  就觉得不是很合适。

  用宾馆房间里的水池,又冲洗了一阵子眼睛,周泽脱去了自己的外套,丢在了床上,而后,松开了自己之前一路上都并拢着的两根手指。

  一道黑影飘了出来,

  刚准备逃脱就被周泽一把攥住。

  周泽的指甲开始在旁边画圈儿,准备打开地狱之门。

  想着赶紧把这货丢进去,来点业绩给自己点安慰。

  黑影不停地在挣扎,

  周泽甚至能够感应到对方的哀求情绪,

  但周老板没打算理会,

  如果你跟着摄制组进监狱采访犯人的话,哪怕是十恶不赦的杀人犯都能给你整出“我见犹怜”的心酸姿态。

  人死了,对阳间都是有怀念的,但亡魂就该进地狱轮回,这是道理,更是规矩。

  “他妈的!

  那代课的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

  我同学现在都在班级群里艾特我恭喜我当课代表了,艹!”

  熟悉的声音传来,似乎就在隔壁房间的门口,

  这应该是苟深青同学愤怒地咆哮,

  看来之所以这么痛快地拿出高于现在代课市场价的钱急着找人代课,是有事情要忙,要在宾馆里忙。

  呵,

  估计这位同学也没想到,那个他正在找的那位不共戴天的代课同学,就在他隔壁房里呢。

  有了这个插曲,

  打断了周泽画地狱之门的进程,

  周泽低下头,

  重新画了一下,

  很快,

  地狱之门出现,

  一个四方方的平面,里头是黑色的漩涡。

  也似乎是因为这一小会儿地打岔,

  周泽手指里捏着的那个不停挣扎的黑影似乎出现了一点点变化,原本黑乎乎的它此时竟然露出了人样。

  一开始,周泽没在意,也没想着去弄清楚它到底是哪个魑魅魍魉,反正丢下地狱是没错的。

  但这会儿一看,

  发现这影子好像变得有点眼熟。

  周泽用自己的指甲轻轻地撕开黑影的外层,

  像是被贴着什么东西一样被周泽撕开了,

  而后,

  黑影窜了出来,

  慢悠悠地飘浮在了周泽面前。

  这灵魂,

  长得和徐钟丽一模一样!

  这怎么可能?

  双胞胎亡魂伴随么?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因为那层包裹的东西被撕开,黑影现在可以说话了。

  “你是谁?”

  周泽指着她问道,

  本能地,

  周老板觉得这里面好像有点问题。

  “我叫徐钟丽,我叫徐钟丽,我是这里的学生,我是通城人,我…………”

  周泽抿了抿嘴唇,

  这黑影,是徐钟丽,

  那么,

  那个拿防狼喷雾喷自己的女人,

  又是谁?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