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二十二章 素质教育

第五百二十二章 素质教育

  周泽一阵苦笑,这一次,自己是真的被耍了。

  因为通过短暂的交流,周泽确认了,这个亡魂,就是徐钟丽,同时,她已经被压制在体内被抢夺身体好多天了。

  也就是说,

  之前自己在帮人代课时,坐在自己身边的,其实就是那个“李代桃僵”的李鬼。

  这样一来,

  一些东西就说得通了,

  饭点时,

  她没去食堂,

  反而特意去了人很少的老体育馆,

  这是故意给自己制造出手的机会,

  然后借自己的手,帮她完全彻底地占据那具身体,将真正的徐钟丽亡魂给拉出来;

  如果不是那位苟深青同学恰好住在隔壁一通电话大声抱怨着,

  可能现在真正的徐钟丽灵魂早就已经被周泽送入地狱了,

  冤假错案,到头来,没人知道。

  正如那位头上戴着高帽子写着“衣冠禽兽”的老师一样,

  一个阳寿未尽者的亡魂被丢入了地狱,

  周泽很可能会遭受惩罚,但也只是扣点业绩而已,阴司对这方面倒是不会特别严厉,鬼差在基层办事儿也都有一点点容错的份额。

  揉了揉眼睛,

  周泽把徐钟丽的亡魂收了起来,

  既然知道了,自然不可能把她再丢进地狱,其实,这事儿现在已经有点变味了。

  原本是周老板翘班途中随手做一单生意,

  现在则是发现自己被人耍了,给人当枪使,

  这种感觉,周泽很不喜欢。

  徐钟丽是吧,

  周泽也不急,

  现在他需要再休息一会儿,等眼睛恢复,反正那个李鬼既然费尽心思甚至不惜演戏从自己这个鬼差手上借刀,应该不至于转头就跑而后亡命天涯吧?

  下午的时候,周泽又洗了两次眼睛,还用外卖软件点了跑腿订单,让人从药房里送来一些药水和药膏。

  等到晚上时,

  周泽在镜子前看了看,

  眼睛是不疼了,眼眶位置的红肿也消退了大半,尤其是现在天也快黑了,应该看不出来。

  丢脸的事儿,周泽当然不希望让其他人知道,而且既然把人家的亡魂拉出来了,总得给人家一个说法。

  这其实,

  已经算得上是自己因为工作失误而“草菅人命”了。

  天黑了,周泽又重新走入了学校,学校操场上一队队方阵坐在那里,来了很多警察,有年轻的,也有中年的,男女的都有。

  和军训一样,基本一个警察负责一个方阵,有的聊天,聊基层聊警局的事儿,有的聊案子,有的在教防狼术。

  看样子大家都是做过准备的,学生们也都听得津津有味,至少看起来是津津有味;

  毕竟,晚上坐在这儿又不热又凉快,除了蚊子有点多,但肯定比白天军训站军姿舒服多了。

  问了一名正在讲课的警察,周泽找到了老张。

  老张正坐在学生们中间给他们讲传销的危害。

  传销一直到98年那会儿才被当时的朱总理宣布取缔定义成违法,

  而它的危害,其实还一直在持续着。

  老张讲得很用心,举例详细说明,同时警告同学们不要以为自己考上大学都是聪明人,都是高等人才,事实上现在传销最容易骗的反而是他们这类自以为聪明的人。

  周老板在旁边干脆等了一会儿,等老站把话说完,等老张讲完起身找茶杯喝水时,周泽才走了过来。

  “额,老板?”

  老张有些诧异,他以为周泽早就回去了。

  “帮我调查一个人,一个叫徐钟丽的学生,我现在要确认她的位置。”

  “行,好。”

  老张就这点好,不废话,马上找身边的一个女警察帮自己“代课”,然后他就开始着手去调查了。

  调查结果出来得也很快,以老张的身份只需要找校方打个招呼就好了。

  “老板,是人事儿还是…………”

  “鬼事儿。”

  “好。”

  老张点头,表示知道了。

  人们常用黑白两道通吃来形容一个人的权势滔天,

  眼下,

  老张阴阳案子都得管,忽然觉得自己责任好大。

  接下来,

  老张就和周泽一起来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老张出示了证件,在宿管阿姨的陪同下,领着周泽一起进了女生宿舍楼。

  只是,

  在找到徐钟丽的宿舍推开门进去询问后,

  才知道徐钟丽还没回寝室,而且据说下午的课也没来上。

  人消失了?

  其实,

  这事儿放普通大学生身上,真的不算事儿,逃个课,晚上八点钟没回寝室,这算什么?

  这个年代,就算一晚上没回来也不算什么。

  但这事儿放徐钟丽身上问题就有点大了,周泽不清楚那个李鬼在完全占据了那具肉身之后会去做什么。

  如果只是吃吃喝喝或者看看以前的亲人这类的事儿,倒是无所谓;

  但如果跑去报复社会呢?

  周老板一时有些头大,其实都是很多的机缘巧合凑在一起才出现了自己中午的失误,如果自己没被喷到辣椒水的话,当时扯出黑影时应该就会有所察觉了。

  先把人找到吧。

  周泽和老张走出了女生宿舍楼,

  刚走到门口的花圃那边,

  一个女生就追了出来,是徐钟丽的室友,

  提供了一个可靠的消息,

  说徐钟丽有个男友,是学校来的留学生,是个黑人。

  女生说完了话,就马上离开了。

  “塑料姐妹情。”

  老张调侃道。

  他是老刑警出身,那个之前徐钟丽室友的小心思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无非是想借着警察来调查她的当口,提供一下消息,好把事情闹大,至少把徐钟丽的私生活公开。

  至于她紧张焦急地说是担心徐钟丽这么晚还没回来怕出意外才说出来这些隐私云云,

  小姑娘,

  这会儿才晚上八点,

  晚自习都没结束呐,

  你怕个鬼哦!

  接下来,老张和周泽就一起进了老宿舍楼,去找那个徐钟丽的黑人男友。

  老宿舍楼一进去,就是一股子怪味儿,而且很喧闹,过道和楼梯那儿也很脏。

  周泽现在有一种自己正走在美剧里监狱场景的感觉,尤其是那一排排大铁门的宿舍门,漆料早就剥离得七七八八了,露出了里头的铁锈,看起来还真和牢房有点像。

  把高贵的国际友人安排住宿在这里,好像确实有违待客之道,

  但不知道为什么,

  周老板心里居然还有点小愉悦。

  心里越发地想要见见这位校领导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机会请他到书屋喝茶。

  “…………”(未知名姓的校领导)。

  先前从宿管那里查名字,找到了徐钟丽男友的宿舍,这个宿舍里头正在嗨歌,劣质音响的声音很大。

  张燕丰敲了门,

  没人应,

  随后干脆推开门,

  里头坐着几位留学生,其中一个在玩游戏,一个躺在床上玩手机,还有俩在放音乐。

  大晚上的,也不担心会吵到其他人。

  里头的几个留学生看了一眼推开门的人,

  但没人理会,

  老张今儿要来给新生上课,是穿着警服的,周泽可不相信这帮人会不认识中国警察的衣服。

  音响声音太大,

  老张先用英文示意他们关一下音响,

  但那俩正在跳舞的小黑哥不为所动,反而还故意调高了音量,其中一个还双手食指放在眼角位置,做了一个眯眯眼的动作。

  “这是什么意思?”老张扭头问周泽,“他们的风俗?”

  “歧视黄种人的动作。”

  “哦,意思是,我们现在被一个黑人歧视了?”

  “对。”

  周泽点点头。

  老张笑了笑,解开了自己衣服上的扣子。

  周泽伸手抓住了老张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动。

  老张的脾气其实真的不好,否则他上辈子折腾了几十年,也不会仅仅是一个刑警队长了。

  “你穿着警服,不要冲动。”

  周泽提醒道。

  说完,

  周泽上前,

  先把音响给关了,

  俩黑小哥当即怒了,

  可以看出来,他们不懂中文,甚至连英文说得都很蹩脚。

  但情绪无国界,他们肯定是在宣泄着他们的不满。

  是的,

  他们确实很不满,

  他们有认识的其他朋友,他们在中国其他的学校,除了上面给的资助金,校方也会另外额外再进行补贴,但他们没有。

  吃穿方面,他们认识的在其他学校的留学生都会得到特殊的优待。

  但在这里是什么情况,

  凭什么自己等人住这么破的宿舍,隔壁那几栋新宿舍里住的居然都是中国学生?

  凡事,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对比才会产生伤害。

  尤其是今天通过聊天,

  听说其他学校还会特意组织本地女学生一对一帮他们这种留学生参与社交活动学习文化融入生活后,

  他们心里就更不平衡了。

  那个之前做了“猴子”动作的黑小哥,对着周泽又做了一次这个动作。

  周泽点点头,手指指甲稍微长出了一点点,而后猛地扣住了对方的手腕,对方身体一麻,像是被电击了一样,身体开始颤抖。

  随后,

  周泽一脚踹中了对方的小腹,

  而后抓着对方的头发对着宿舍桌面就是一阵爆叩!

  “…………”宿舍里其他人。

  “…………”老张。

  老张有些意外,老板的民族自尊心居然这么强。

  实际上,他不知道的是,自家老板今儿个心情不是很好,正寻思着找个机会发泄呢,现在正好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

  等把人揍得鼻青脸肿后,

  周泽撒开手,

  对方倒在了地上。

  拍拍手,

  呼,

  舒服了。

  周泽转身,在宿舍其余几位的呆若木鸡状态中,走出了宿舍,

  过了几秒,

  周泽又走了回来,

  道:

  “差点忘了来干嘛的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