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小姨子

第五百二十六章 小姨子

  其实,以周泽现在的身份,想报复一个普通人的话,方法可以有很多。

  可以让安律师催眠这位杨部长,让其在明天新生军训时,脱光了衣服,于队列之间翩翩起舞,跳起那动人的天鹅湖;

  可以让猴子偷偷地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变身成妖猴,教他唱“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可以让老道找到他,请他吃顿饭,和他称兄道弟;

  要知道,

  上次和老道一起吃饭称兄道弟的那群人贩子,

  已经死光光了,

  而且死得很惨。

  但上述的这些办法,周泽都不想用。

  于眼下,

  于此时,

  走到这位杨部长面前,

  “啪!”

  一声脆响,

  在众目睽睽之下,

  四周学生眼里“神圣不可侵犯”且“位高权重”的学生会杨部长,

  脑袋和啤酒瓶来了第一次地亲密接触。

  啤酒瓶碎裂了,

  杨部长的额头也被砸出了血,

  看着这纷纷落落的玻璃渣子,

  看着一脸惊恐甚至忘记尖叫的杨部长,

  周泽忽然觉得世界竟然是如此地美好,

  让人顺心顺气。

  当然,

  既然快乐了,

  就要继续快乐下去。

  周泽伸手攥住了杨部长的脖子,将其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而后站在其身边,

  用脚直接踹过去!

  “官威很重啊?”

  “砰!”

  “你很嚣张啊?”

  “砰!”

  “你以为自己是谁啊?”

  “砰!”

  “一个破学生会看把你给牛的!”

  “砰!”

  “学生会是给学生服务的组织,你懂么?”

  “砰!”

  “你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

  “砰!”

  夜市摊上打架,是常有的事儿,周遭很快就围了一圈看戏群众。

  杨部长摔在地上,和附近的污水垃圾交织在了一起,在周泽的连翻踹击之下不停地在地上翻滚。

  周围的一群陪他一起吃饭、刚刚一起舔他舔得格外尽心尽责的学生们,没有一个人敢上来,完全被周泽这种上来直接开打的架势给吓懵了。

  打了一通,

  有点累了,

  周泽也没真打算把人给打死,

  其实之前坐在隔壁桌看这帮学生和学生干部沐猴而冠,只是觉得挺有意思的。

  一直到那货开始嘴里不干净编排林忆了,

  周老板才彻底压不住火了。

  对小姨子,周泽是有愧疚的,当初如果自己能注意一下收尾,给她做做心理辅导什么的,她说不定就不会差点退学,也不会最后高考没能考上理想的大学。

  打完了,

  舒服了,

  周泽转过身,伸手指了指老张。

  老张原本坐在那里,一直没动,周围也有不少人看见他穿着警服。

  “你处理下。”

  留下这句话,

  周泽就直接离开了。

  这背影,

  嚣张得一比,

  打完人,

  让警察给自己收尾。

  老张一时有些坐蜡,

  这个时候,他有一种自己是恶少狗腿子的感觉。

  这和他一贯的人生信条不符合,但他又不能去真的把周泽给抓起来。

  叹了口气,

  老张走到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杨部长面前,

  蹲下来,

  问道:

  “同学,要报警么?”

  问这个话时,

  老张面带微笑。

  脸肿得跟猪头一样的杨部长马上摇头,

  “不报,不报!!!!”

  “好,既然不报警,我就走了。”

  说完,

  老张站起身,

  其实眼前这个躺着的家伙也挺可怜的,

  明明只是个学生,却把自己演绎成了官僚;

  自己稍微给点暗示,他就怂了。

  很多人总觉得一代会比一代开明开放,一直期待着未来,

  但看看眼前的这位杨部长,你就会感到绝望。

  老张也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

  他觉得自己今天变坏了,违反了纪律。

  先是陪着老板演戏,看着猫妖的复仇,

  再是看着老板把人部长大人给一通猛揍,

  自己刚刚还在感叹老板的心境变化得很明显,

  自己呢?

  其实是一样的。

  不过转念一想,法律是管活人的,似乎没有针对鬼的条文,自己其实也不算是违反纪律吧?

  周泽在学校门口,

  抽着烟。

  当老张走过来时,没说什么,就站在周泽身边。

  “下次我们出来,还是不要穿警服了。”

  老张点点头,是啊。

  “他说的是你小姨子?”

  老张问道。

  “嗯。”

  周泽应了。

  “哦。”

  老张也应了一下。

  “算了,我先回去了。”

  说着,周泽走到路口位置,准备打车。

  过了一会儿,

  周泽又走了回来,

  老张半根烟还没抽完。

  “算了,我还是进去看看她吧。”

  “嗯。”

  老张点点头,

  难道这时候他能说你连她姐姐都不去看为什么要去看她?

  “你去帮我到对面水果摊买点橘子…………”

  周泽挥挥手,

  “不用买了,就去看看,好了,你可以走了。”

  “那我走了啊,老板。”

  “嗯。”

  周泽重新走入了校园,穿过操场去生活区。

  在操场边的长椅上,看见了坐在那里黑小妞。

  “嘿,真果粒。”

  周泽打招呼。

  她应该是和老道他们一起来的。

  “叫美丽。”黑小妞纠正道。

  “忙着呐?”

  周泽打了一句很没营养的招呼,他是准备走人去看小姨子的,不想在这儿多耽搁。

  “对啊,忙着给你收尸啊。”

  “…………”周泽。

  “装修已经开始了,等装修结束我就可以在隔壁种彼岸花了,小面积种植的话对原材料的需求并不大。”

  “嗯,好。”

  这件事有安律师盯着,周泽倒是不需要担心。

  “您这是要去哪儿?”黑小妞问道,“待会儿不和我们一起回去?”

  “你们处理好了,就先走吧,我再一个人逛逛。”

  “行,对了,您眼睛怎么了?”

  黑小妞还是发现了。

  “没事。”

  黑小妞扬起手臂,丢出了一个小瓶子,道:

  “擦擦。”

  “你新鼓捣出来的药膏?”周泽拿在手里问道。

  “上面还有商标名字呢,我从书店厨子那里偷来的护肤品,你擦擦吧。”

  “…………”周泽。

  “行了,待会儿他们处理好尸体就来接我回去了,您忙呗。”

  周泽点点头,拿着那个护肤品离开了。

  黑小妞看着周泽的背影,

  耸了耸肩。

  她总觉得这个“奴隶主”一直给人很忙的感觉,

  但偏偏又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些什么东西。

  这会儿是晚上十点,周泽走到宿管阿姨那边,因为之前有张燕丰带着一起进过宿舍,所以宿管阿姨以为周泽也是名警察。

  当周泽说再找一个人时,宿管阿姨马上把名单递了出来,还给周泽递了杯水,说了声“同志辛苦”。

  周泽接过水杯喝了口水,点点头,

  回了句:“为人民服务”。

  查到了,

  林忆的宿舍在一楼,

  宿舍门没有锁,里头漆黑一片,也没开灯。

  这阵子大一新生白天军训,晚饭后还得组织警察进行社会实践的辅导,难得有什么空闲时间,所以很多学生都在外面玩得很晚才回宿舍;

  而且这个时候的社团活动也很多,因为大一新生刚进来,对这些活动的热情度很高,好忽悠。

  当然了,其实大部分人在大学参加社团后的工作,无非是跑腿打扫卫生和搬椅子,但新生们依旧热情如火。

  伸手推了一下,

  宿舍门没关,

  一下子就推开了。

  六人宿舍,此时只有一个上铺位置有人,躺在那儿戴着耳机玩手机。

  门被推开了,有人走进来了,她也不知道。

  这丫头,心可真够大的,也不怕有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混进来,这黑漆漆的,不会是上次之后留下了什么心理阴影,所以喜欢把自己放在黑暗的环境中吧。

  一念至此,

  周泽心里的愧疚就更深了一些,

  其实那些事儿,周泽自己都看开了,而且就算计较起来,谁是谁非,其实和林医生和小姨子也没什么关系。

  谁知道那个和林可一样拿人家身体寄宿的鬼差会精神失常了呢?

  周泽走到床下,

  伸手直接掀开了她的被子想吓吓她,

  其实,在出那档子事儿之前,小姨子和自己关系还是不错的,挺古灵精怪的一个小丫头,为人也善良。

  以前周老板还去帮她解决过闺蜜,同时拿回过钱包。

  被子被掀开了,

  露出了两条白花花的大腿,

  哦呵,

  丫头长高了啊,

  这腿这么长了。

  虽说宿舍里都是女生,但还是穿个睡裤比较好,女孩子,得注意保护自己,万一被不三不四的室友偷拍了散播出去,影响也是很不好的。

  刚在烧烤摊上,已经有贱婢开始仇富了。

  不过这腿真白啊,

  如果和你姐一样喜欢穿丝袜的话就…………咳咳,我是长辈!

  “我来看看你,刚知道你在这里上大学,你的那个学生会明天去退了吧。”

  周泽开口道。

  “啪!”

  宿舍的灯忽然被打开了,

  小姨子林忆一头披着湿漉漉的头发提着一个塑料篮子站在门口,

  篮子里放着洗发水沐浴露这些东西,

  应该是刚去学校浴室洗好澡回来。

  “陈雅啊,你躺在那里怎么把门大开着啊……”

  小姨子放下篮子,

  站起身,

  这才看见站在自己宿舍里的某男性。

  “你……”

  林忆很想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来看看你,刚知道你在这里上大学,你的那个学生会明天…………”

  周泽卡壳了,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相当严重!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