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二十九章 英雄本色!

第五百二十九章 英雄本色!

  “莺莺,来,出拳!”

  “哈!”

  莺莺一拳打出去,迅猛如雷!

  安律师的白骨手隔着大概半米的距离时就向下一压,一股气浪掀开,当莺莺的拳头过来时,力道已经被卸掉了三成。

  紧接着,

  安律师掌心一翻,顺势一提,这力道,又卸掉了两成。

  在拳头真的砸过来时,

  安律师的白骨手像是在快速地玩儿翻花线一样,一连串地提拉拽来回变化,这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但安律师站在那里,却有一种宗师气度。

  “啪!”

  莺莺的拳头终于和安律师的白骨手碰到了一起。

  安律师身体一颤,

  双足死死地贴着地面,

  整个人却像是不倒翁一样向四周摇摆了一阵,却没有后退半步。

  “唔…………”

  莺莺收回拳头,

  有些不能理解,

  每天灌这么多的劣质咖啡,身体居然还没垮?

  难道那咖啡对身体有奇效?

  要不要给老板也喝点?

  呸呸呸!

  不行!

  不准!

  不可以!

  安律师还以为莺莺是在震惊自己的技巧呢,当下有些得意道:

  “莺莺啊,打架,光用蛮力是不可取的;

  之前让你去学跆拳道,你应该掌握了一些战斗的技巧,但那些还不够,那种玩意儿,花架子居多。

  趁着这个机会,我教教你对力量的精准使用。

  你刚刚已经竭尽全力的一拳了吧,你看,我不就是靠着技巧把…………”

  “不是啊。”

  “嗯?”

  安律师愣了一下。

  “刚刚没有竭尽全力哇。”莺莺看着安律师,“人家只是随便挥了一拳的说。”

  “哦,呵呵。”

  安律师笑了笑,还以为这女僵尸不服气,小女孩儿嘛,都这样子的。

  安老司机,懂。

  “行吧,那你再来一拳,具体地你要观察和感受一下,我是如何通过技巧上的巧劲儿把你的力道给化解掉的。

  能化解,也就能运用。”

  “好。”

  莺莺后退一步,严阵以待。

  安律师负手而立,宗师气概。

  “我来喽。”

  “来吧,用尽你的全力,打一拳。”

  “好嘞!”

  莺莺眼眸深处,有一抹黑色的光泽流转,

  紧接着,

  她的头发开始飘散开去,

  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开始转白,

  磅礴的煞气倾泻而出。

  “额……”

  安律师的嘴角下意识地抽了抽。

  但这还没完,

  莺莺仰起头,

  张开红唇,

  再低下头时,

  那两颗獠牙显露而出,眼眸里的黑色,竟然被一片赤红所取代!

  其气息,

  竟然更上一层楼!

  安律师的眼皮开始狂跳,

  心里震荡了一下,

  这女僵尸,

  又进化了?

  “我来啦!”

  莺莺左手出拳,

  砸了过来!

  安律师先是只伸出一只手,

  而后,

  默默地又伸出一只手,

  双手开始提拉拽,

  但莺莺的左手拳头位置,

  赫然有一道黑色的罡气开始流转,夹杂着可怕的力道!

  “妈嘢!”

  一代宗师安律师马上后撤,而后更是不顾规矩,向身侧直接来了一个空翻。

  “轰!”

  莺莺一拳打空,

  拳劲在空气中炸响,

  像是有几十个人拿着皮鞭对着天上猛抽一样,

  响得人耳膜生疼。

  安律师趴在地上,长舒一口气,还好自己反应得快,如果刚刚真的傻乎乎地站在那里挨了这一拳,自己可能就直接炸了。

  “你怎么跑了啊。”

  莺莺有些不满意道。

  安律师站起身,苦笑着摇摇头。

  妈的,

  这就是被老板睡出来的进化么?

  这分明是又有了新的进步啊。

  这时候,

  安律师忽然有些替那头小僵尸惋惜,

  都是陪人睡觉,

  但莺莺却能突飞猛进,

  而那个小男孩却毫无效果。

  一时间,

  安律师有种自己辜负了枕边人的愧疚感。

  这感觉,有点像是明星和街边发廊里的小姐姐,一样的劳动和付出,完全是不对等的收获。

  其实,安律师不知到的是,莺莺左手掌心有一道不留心根本就无法发现的疤,甚至是莺莺自己都忘记这个了。

  “喂,再来点啊。”

  旁边,坐在椅子上正在拾掇着土地的黑小妞不满地说道。

  死侍蹲在她旁边,拿着小铲子也在翻土,死侍最近迷上了种地,乐此不疲。

  用黑小妞的话来说,泥土,是需要养的,你对泥土有几分尊敬,泥土就会反馈你几分收获。

  当然了,这里的养不是施肥挑大粪,

  既然是要种彼岸花,就得用煞气、妖气、鬼气这类的东西,把土地里的活性给激活出来。

  也因此,

  才有了之前安律师陪莺莺过手的一幕。

  反正二人交手时泄露出来的气息,都会被事先布置好的黑小妞给转嫁到泥土上,让这里的泥土进行吸收。

  老道也来帮忙了,一脸苦相,蹲在旁边也拿着铲子翻着土。

  当初他就是受不惯农村种地的苦日子才出来闯荡漂泊的,谁知道漂泊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是和泥土打上了交道。

  那些文人骚客动不动就喜欢感慨:啊,泥土的芬芳,我滴故乡!

  芬芳你个瘠薄芬芳!

  “来,猴砸!”

  安律师指了指那边也拿着小铲子的小猴子。

  “吱吱吱!”

  “你来跟她打,变身打,没事儿,注意别把墙壁打坏了就行了。”

  黑小妞闻言,点点头。

  小猴子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放下了自己的挎包,蹦跳了过来。

  接下来,

  就是妖猴和女僵尸的对决了,

  大家都留着力,只是切磋而已,倒是没谁受伤,也没人太难堪,但你来我往之下,这个空间里,当真是煞气和妖气肆虐纵横。

  黑小妞笑得闭不住嘴,

  只觉得这次泥土得浇灌得肥肥的。

  这层楼外面打了广告牌,也上了壁纸,5D电影院,静候开业。

  当然了,其实只是为了对外遮掩一下里头的闹腾,开业是不可能开业的。

  打架结束后,

  莺莺和小猴子蹲在旁边,看着其他人继续拾掇着田地。

  他们都累了,帮不动忙了。

  安律师也被抓了壮丁,加进来一起忙活,当然了,他是没有半点不满的,反而甘之如饴,民以食为天,在他身上体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等到中午时,许清朗来了,左手提着一个电饭锅右手提着一个篮子,里头放着碗筷。

  午饭是挂面,

  许清朗特意去老作坊买的那种粗宽的挂面,

  这种粗宽的挂面在十年前挺有市场,不过这些年在超市里则是少见得很了,超市的柜台上基本都被那种细长的挂面所统治,但吃起来,往往没了记忆里的那种口感和香味。

  没有汤底,就是清汤寡水地煮面,少许的味精和盐,撒上葱花儿就完事儿。

  但老许的篮子里还放了一碗白色凝固着的“油”,在通城本地的方言里叫“滋油”,饭店里吃不到,现在也就不少家里有老人的家庭才会特意熬制这个。

  吃面时舀一勺下去,不腻却香得厉害,让人大快朵颐。

  等大家吃完了,老许收拾了一下碗筷,就回隔壁书店了。

  安律师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只觉得那位老许自从那晚封印了部分海神气息在体内后,像是干涸的田地终于得到了浇灌一样,

  在做饭方面,也比以前更愿意下心思了。

  总之,这些日子,可是把安律师给吃美了。

  “今天地翻得差不多了,明儿个是个好日子,我定一下风水,固一个局等到后天,就能播种了。

  半个月发芽,半个月开花,再半个月可结果。

  如果只是你们几个人,再加上外面几个鬼差的话,这一熟能够供给你们吃三个月不止,而且是敞开了吃的那种。”

  “可以可以,之前剩下的彼岸花口服液,我们省一省,一个多月还是能坚持下来的。”

  安律师搓了搓手,一副极为期待的样子。

  一熟下来之后,等第二熟,就可以去送人搞关系了。

  这些事情,老板是懒得管的,但他得做起来,选一些能用的可靠的人,去发展一下关系,给老板以后成捕头后继续往上升铺路。

  这时,手机响了。

  安律师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提示,咳嗽了一声,接了电话:

  “喂,老板啊,啥事儿啊?”

  “安不起!”

  “额……”

  安律师愣了一下,

  周泽这一声里,带着极强的愤怒,连周围的莺莺黑小妞老道他们也都察觉到了不对,毕竟难得见老板会以这种口气说话。

  要知道周泽平日里基本是温吞水的性子。

  “怎么了啊,老板。”

  “你这家伙脑子有病吧!”

  “这,老板,消消火,消消火,到底出啥事儿了?

  入学手续有人卡着你?不可能啊,我都打好招呼的啊,那所学校的副校长之前找小三被原配拍照了的离婚官司还是我帮他打的呢。

  他的财产还是我帮他转移和洗过一遍的,他欠我一个大人情,差点身败名裂连财产都被分割掉了都。”

  “我看见他班上的名册了。”

  “哦,然后呢?”

  “名字!”

  “名字?名字啊,那肯定得和你姓‘周’啊;

  我倒是想让他和我姓‘安’,人不是不愿意嘛。”

  “好,姓‘周’就姓‘周’,这个不谈。

  但我想问问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为什么取名叫‘周润发’?”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