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三十章 黑丝

第五百三十章 黑丝

  “那个,周润发的家长;

  请到这里来一下,还有两个文件要您签一下名字。”

  “…………”周泽。

  走过去,

  签了字,

  班主任是个年轻的女老师,她特意问了句为什么小孩姓“周”,结果父亲姓“徐”。

  周泽回了句:“他跟妈妈姓。”

  女老师有些同情地点点头,

  还热情地加了周泽的微信,

  同时把周泽的微信拉入了“二年级二班家长群”。

  周泽一阵恍惚,

  一种:我居然也是有家长微信群的诡异感觉自心底升腾而出。

  一套流程走下来结束,

  回去时经过班级门口,

  正是课间,

  小朋友们在外面玩儿,

  周泽看见自家那小子坐在那里,正看着王蕊出神。

  多情自古空余恨呐;

  王蕊正在吃蛋黄派,吃一口,拿面纸擦一擦,她发现新来的那个男同学一直在盯着她看,让她吃东西时好拘谨啊。

  过了会儿,

  王蕊主动走过来,把一个蛋黄派放到了小男孩的桌上。

  “请你吃。”

  小男孩愣了一下,点点头,还真的拿了起来。

  周泽站在窗户边,对里头喊道:“喂,润发啊…………”

  小男孩侧过头,看周泽。

  “好好学习。”

  说完,

  周泽就走了,因为过多的话,周老板也不知道该说啥了。

  如果王轲知道自己在他家宝贝的大白菜里,安置了一头几百年的猪,

  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一种反应。

  回到车上时,发现已经快中午了。

  开车回去的途中,在上高架路前,周泽正好经过了林医生的私人医院。

  想了想昨晚小姨子说的话,

  周泽犹豫了一下,

  在下一个分岔路口还是左拐把车开进了医院里。

  买了俩果篮和一箱牛奶,周泽提着进了住院部大楼。

  在前台查询了,得知了自己的丈人在特殊病房。

  坐电梯上去,到楼层后走到病房门口。

  私人医院是以盈利为目标,所以这一层的病房很少,都是单间,当然,价格也非常之高,能舍得住这里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贵。

  嗯,自家丈人住自家的医院,肯定是住这儿的。

  想了一会儿,

  还是推开了病房门。

  丈人在睡觉,挂着点滴,旁边陪护床位上放着织了一半的毛衣,应该是丈母娘在陪护,不过人现在不在。

  周泽没开口说话,把果篮和牛奶放下了,就走出去了。

  而后毫不犹豫地一路坐电梯下来,走回停车场上了自己的车。

  刚准备发动车子离开,手机就响了,是林医生的电话。

  “喂。”

  “喂,你来了是么?”

  “没有。”

  “我刚接到我妈的电话,说不知道谁来探病把东西放那儿人都没见着。”

  “真不是我。”

  “哦,好的,那就是误会了。”

  “嗯。”

  挂断了电话,

  周泽伸了个懒腰,开车出了停车场。

  老实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来这里看看,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买个果篮上来。

  其实,进医院之后心里就有一点后悔了。

  人,都是自私的,最好好处都享用,责任一点都不去承担,这种生活是最美妙最惬意的。

  周泽觉得自己每天躺在沙发上看外面的人忙忙碌碌地走过,

  真的是一种享受。

  他不想把自己也变成忙忙碌碌的一员,无论是因为所谓的事业,还是所谓的情感。

  刚把车开出医院大门,手机又响了,还是林医生的电话。

  “喂,真不是我。”

  “不是,我是想请你一个忙。”

  “嗯,你说。”

  “我爸下午有一场手术,我希望你来参加,阿泽,帮帮我。”

  “你知道我专长的是哪里。”

  心脏手术,周老板并不擅长,周泽也相信,林家肯定已经请了这方面的医学大拿来做飞刀,专门主持这场手术。

  林医生的父亲当了半辈子的院长,也有这个面子。

  “你在,我能安心一点。”

  林医生的声音有点小,像是一个小女孩,在对自己的父亲奢求一件家里条件似乎不允许的裙子。

  对话,沉默了十几秒,

  最后,

  “好吧。”

  就这样,

  刚刚开车出去的周泽又开车回来了,

  停车场的保安大爷都特意多看了周泽一眼。

  等上来时,林医生已经在电梯口等着了。

  白大褂,黑丝袜,正式,却又不失妩媚。

  看见周泽时,林医生向前走了两步,轻声道:

  “我想抱抱你。”

  周泽没拒绝。

  然后,被抱住了,但也只是浅尝辄止。

  “你去我办公室等一下吧,手术在下午一点开始,快了,对了,你现在想吃些什么,我去准备。”

  “随便吧。”

  “嗯,好。”

  周泽走进了林医生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之前他来过,林医生还曾发出邀请,让自己在这里继续做医生。

  但周泽还是拒绝了。

  在林医生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一个小护士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过来,把咖啡放在了办公桌上,什么话都不说就走了。

  周泽端起咖啡,

  喝了一口,

  咦,

  和自家的咖啡一个味道的。

  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周泽开始打量着四周。

  这是办公室不假,但里面还有一个房间,像是宾馆客房一样,医院忙的时候,林医生就住在这里。

  对了,

  周泽忽然记起来上次自己来这里时,

  正好看见林医生站在办公桌后面换丝袜。

  周泽弯下腰,伸手打开了办公桌最下面的抽屉,一拉,里头居然放着好几条没开封的丝袜。

  “真懒啊……”

  周泽感慨着。

  向右弯腰,拉开了右边的抽屉。

  嗯!

  里面有一条穿过的黑丝袜。

  “太懒了……”

  周泽伸手把丝袜捏在手里,

  原本有洁癖的他,

  这个时候却没有任何的不适。

  应该是这两天才换下来,没处理的。

  好在,

  周老板做不出那种把袜子放在嘴边闻一下的行为,当然了,也是怕这大开的办公室门忽然再跑来个人。

  “这是我去食堂打的。”

  果不其然,端着两个餐盒的林医生走了进来,和周泽面对面地坐在一起,准备用餐。

  她还带了两瓶饮料,给周泽打开易拉罐时,有些担心地问道:

  “你现在,还能吃东西么?”

  “没问题了。”

  二人面对面地坐着吃饭,没什么甜言蜜语,也没什么你侬我侬的,只是很平静地一顿饭。

  “等手术开始前喊我,我也一起进去吧。”

  “好。”

  林医生收拾了餐盒放在了垃圾桶里,然后对周泽笑了笑,道:“里面是我在办公室的卧室,你可以去休息一会儿。”

  “嗯,对了,有件事,要和你说一下。”

  “什么事?”

  “等手术结束之后,开办个一两天的义诊吧,花点钱,做点事。”

  还有三个字周泽没说,

  那就是“积点德”。

  “好。”

  林医生走了,她父亲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她有很多的需要去忙,而周泽最后说的那句话,莫名地让她觉得有些心安。

  她是知道周泽大概身份的,如果他愿意帮忙的话,那父亲的手术,问题应该就不大了。

  但林医生忽然觉得自己又挺不要脸的,明明人家摆出了冷淡处理二人关系的态度,自己还忍不住去往上凑。

  这一次,

  又为了自己父亲的事去求他,

  她只想帮他做一点是,比如开药房这些的,她没想要什么回报,也没想在二人本就濒临破碎的关系里榨取什么利益。

  但一边是自己的父亲,

  她没办法,她也很难。

  周泽默默地把玩着办公桌上的钢笔,

  想着手术时自己就站在旁边,

  如果手术有什么问题,

  自己丈人灵魂飘出来的话,

  那自己在把他送回去前,可不可以先把他当做球揉捏一下?

  嘿嘿,

  挺有意思的,那个老头。

  身子向后一靠,

  双脚翘在了办公桌上,

  周泽的目光下意识地又看向了那两个抽屉,

  而后摇摇头,

  自己这是怎么了,

  怎么可以这么猥琐,

  还有,

  怎么就没见到肉丝?

  点了根烟,没忌讳这是女人的办公室,又拿出了手机。

  之前才加的“家长群”现在都已经“999+”了。

  这帮家长不上班的么,整天就在群里扯屁?

  周泽点开了微信群,

  自己的备注居然被改成了“周润发的爸爸”。

  这让周泽一阵哭笑不得。

  陈小苗的爸爸:“朱老师最近辛苦了,朱老师国庆节也没出去玩,是在给我们的孩子补课,真的是太辛苦了。”

  孙一龙的妈妈:“是啊,朱老师好辛苦呢,都是为了咱们的孩子好。”

  赵伟的爸爸:“对,我们商量着给朱老师买点什么礼物送给老师吧。”

  王强的妈妈:“嗯,我们做家长的一起出钱,这是我们对朱老师辛苦教导孩子的一点心意。”

  刘明明的爸爸:“我同意的,但我们买什么呢?”

  薛德凯的爸爸:“问问朱老师缺什么吧,我们这些家长再一起凑钱买给朱老师,不管多贵,都是我们家长的一点点诚意,这些和朱老师的辛苦比起来,不值一提。”

  赵伟的爸爸:“对,不值一提。”

  周润发的爸爸:

  “我看朱老师这么年轻,应该还没在市区买房吧?

  我们一起凑钱帮朱老师在市区买套房吧!”

  群,

  死寂……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