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五百三十三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包厢里的小桌上,

  缺了半个脑袋的鬼在喝酒吃饭,

  左边坐着周泽,右边坐着安律师,书屋其他人也都聚集在包厢里,甚至连猴砸都凑过来看稀奇。

  没了半张脸,却已然该吃吃该喝喝,似乎一点都没受到影响。

  “老安啊。”

  “嗯,老板?”

  “你说,我把这货送下地狱,到底是算我整份绩点还是半份绩点?”

  “我也不知道,但可能那边会退货,说残次品,不符合验收标准。”

  “阴司不是很懒的么?”

  “关系到切身利益的事,他们不懒。”

  “这么真实的么?”

  真“残魂”吃好喝好,表现得很平静,而且还主动地拿出了一叠冥钞放在了桌上。

  知趣儿得一塌糊涂,也懂事儿得一塌糊涂。

  周老板觉得如果以后遇到的鬼都像眼前这位一样,那该多好;

  规规矩矩地上路,服服帖帖地拿出孝敬,生死往返,周而复始,

  他好我也好。

  “可以上路了吧?”

  这个残魂问道。

  “别急,问你点事儿。”安律师敲了敲桌子,道:“你是怎么变成这样子的?”

  “我,我也不知道啊。”

  “那你是怎么死的?”

  “陪客户喝酒,喝多了,就死了啊。”

  “酒精中毒?”周泽问道。

  “我也不确定,大概是吧,反正就是喝多了,醒来就这样了。”

  “那你死之前去过哪里,有没有觉得不舒服的地方?”周泽追问道。

  “去过的地方很多啊,喝酒吃饭唱歌,每天都换场子。”

  周泽无奈了,看来是真的问不出什么东西,而且也不知道这家伙灵魂被切割了为什么没发疯?

  “老张,把他名字记录下来,连带着之前那三个狂犬病人的信息,你查一下他们最近的消费记录什么的,看看有没有什么共通点。”

  “好的,老板。”

  等老张跟这个残魂要了姓名地址,周泽就打开了地狱之门,将这家伙送进了地狱。

  然后,

  马上拿出了鬼差证,

  这上头的业绩点居然一点都没增加!

  问题,

  有点严重了啊。

  这算是今晚的一个小插曲,但这个插曲之后,周老板的情绪确实有点低沉。

  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当初因为黑小妞在通城地界儿开了种植园,导致书屋长时间没怎么见到生意上门。

  其实,

  对于周老板来说,

  什么事儿都可以谈,什么事儿都可以不去紧张,

  但关系到自家生意的事儿,就是逆鳞了,谁碰一下就跟谁急!

  安律师抱着他的超霸杯咖啡坐在周泽的对面,笑了笑,道:“这事儿,看来得抓紧时间摸出一个头绪来了,不然那货今天切一刀明天切一刀;

  心情好切一刀,心情不好切一刀;

  地狱那边反正无所谓,鬼多,不差这几个,但咱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等老张的调查结果吧。”周泽说着,看向了安律师,道:“记得当初你和我说过,剩下的绩点,你可以想办法帮我一次性补足的,怎么没动静了?”

  周老板距离升捕头,其实就差那一哆嗦了,如果是继续坐在这儿每天等鱼儿上门,那可能得需要很长的时间。

  “这个真的不难,找几个闹鬼的地方或者说有鬼魂聚集的地方。”

  说着,安律师指了指那边坐着的在写作业的小男孩:

  “比如上次他的那个洞穴,咱干一票这种大的,也就成了,但现在不急,我下面有关系……”

  说到下面有关系时,安律师和周泽一起都笑了。

  寻常人装逼时都说上面有关系,但在他们这里,是反过来的。

  “我下面有关系,可能过阵子会有一位地狱的判官,会召集一些在阳间的优秀鬼差做一次培训或者试练吧。

  这个机会,不能错过。”

  “能有什么好处?”

  “其实,就算拿不到好处,但如果能去长长见识,博一个眼缘,也不亏此行了,而且,我对老板你有信心,肯定会有货真价实地收获的。

  想想看,一个判官开办的培训,怎么好意思让所有人都空手而归?”

  “是在地狱么?”

  “估计是吧。”

  “还要下地狱啊。”

  “也就累一点儿,没事儿。”

  “他折腾这个,目的是什么?”

  “唔,大厦将倾时,总会有人忍不住站出来想做点什么的,比如,试试看能不能凭人力把大厦给扳回去?”

  “你不看好他?”

  “因为这次参加培训的名额,也是需要人情和关系去买的,我已经帮老板你联系好了。”

  “哦,这样啊。”

  根子,

  烂透了啊,

  哪怕想要搞一个培训,做一件类似黄埔军校的事儿,但从入选的人来看,都是各个山头送来的关系户,这还玩个屁。

  “有梦想的人,总是值得我们去尊敬的,这位,当初我当巡检时就很尊重他。”

  安律师补充道。

  周泽点点头,“所以,为了能去参加那次的培训,我暂时还不能升捕头?”

  “嗯,但眼下的这件事,还是需要抓紧时间解决好,不然我心里都安不下来。”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而后喝了几大口咖啡,一脸陶醉的神色,继续道:

  “其实,一切都在向更好地方向发展了,等老板你培训结束后,咱就马上推一把,让你当捕头,正式让那五个鬼差和你联系在一起。

  咱也算是小小的开府建衙了,这之后,大家一起往上窜,在暴风雨来临之前,让老板你当上巡检,再让他们几个里也出两三个捕头。

  估摸着,自保的能力勉强应该是够的。”

  “你想要的,仅仅是这些?”周泽目光深沉地问道。

  “饭,要一步一步吃,仇,也要一点一点地报,逼,也要一分一分的装。

  我不急,我等得起。”

  安律师伸了个懒腰,

  侧过身,

  看了看书店里的所有人,

  颇有一种自己种下的田地在不久后就将庄稼丰盛的期待感和满足感。

  哪怕是狗头军师,他也甘之如饴。

  “哦,对了,培训的事儿,那位判官自己也会选一些人,加上咱最近名气正高,老板你可能会被直接选上,我这个运作的名额可能会空余下来,到时候老板你可以在书屋里选一个手下带着一起去。”

  “带小萝莉么?”

  如果有好处,自己又用不上可以给下属时,领导一般都是选择和自己关系亲近的,再接下来就是关系亲近里有能力的。

  “不,带老张吧。”

  安律师开口道。

  “老张?”

  周泽有些意外。

  按理说安律师一直瞧不上老张的,总觉得这笔投资是亏的。

  “老板你是靠自己的实力去博出位的,但老张的话,很可能和那位判官脾气相投。”

  安律师双手交叉,继续道:

  “老板你可以保证在这次培训中我们书屋所能获得结果的下限,但老张完全可以去碰一个大运气,他不需要会什么,本色出演就好了。

  毕竟,

  能在这个当口,还愿意站出来做点事情,和这个潮流对抗的人,多少都有点傻和天真主义,和老张的性格,很像。”

  周泽默然,算是同意了,这些背地里筹划的勾当,安律师确实比自己更适合。

  也无怪乎现实里不少在位出了事儿退下来的人,也有大把的公司愿意请他们过去做事儿,因为这类人,在错综复杂的关系网里能看得更为透彻,圈子里的游戏规则也能吃得更开。

  “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挺想见见那位判官的。”

  “呵呵,是吧,这很正常,人们总是喜欢英雄,也崇敬英雄,因为英雄会做大部分人所不敢做的事儿;

  但除了小孩子,很少有成年人会再喊自己想做英雄了,因为做英雄意味着牺牲。

  只可惜啊,

  他当不成阴司的张居正,

  而且,

  就算是张居正,也不过是给大明续命了几十年而已。”

  安律师有些唏嘘,当初的他,其实也算是带点热血和责任感的巡检,否则也不会牵扯到那种事情里去,到最后被剥夺了出身文字贬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太悲观了。”周泽说道。

  “悲观啥啊,说句中二的话,哥哥我当年,血也是热的,哈哈哈哈…………”

  安律师笑着笑着,又猛灌了几口过期速溶咖啡。

  咖啡入喉,当酒!

  “我无洗澡了,你也早点休息。”周泽站起身。

  “我等孩子做完作业再休息,麻痹的,现在学校老师真跟我们那会儿不同了,还必须要家长负责检查作业批改。”

  周泽去洗澡了,

  安律师继续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

  其实,

  有件事他没和周泽说,

  或许是因为这几天睡眠质量很好,

  他居然做梦了,

  在梦里,

  他羽扇纶巾,

  在众人的簇拥之下,风风光光地回到地狱,昔日那些落井下石的同僚,一个个都跪伏在自己身下,舔着自己的靴子。

  他看见了一只搬山猿猴,

  还看见了已经被修葺一新的泰山府君的门衙,

  然而,

  高堂上坐着的那个人,

  却不是周泽。

  一念至此,

  安律师打了个嗝儿,

  侧过身,

  看向坐在吧台那里正在给小猴子剪指甲的老道。

  呵呵……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