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三十四章 生擒!

第五百三十四章 生擒!

  第二天一早,老张就来了,事情的调查也出了眉目。

  昨天在药店里发“狂犬病”的那位,在医院救治中暴毙,死在了抢救室里。

  这件事,倒是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狂犬病”一旦发病了,就基本上意味着宣判死亡。

  一定程度上,甚至比艾滋都更恐怖。

  有记录以来,是有屈指可数的那几个人在发病后还活了下来的,但要么是有极为严重的后遗症,生不如死,要么就是仅延续了两三年的生命,还是死去了。

  也因此,前阵子疫苗的事儿,才会引起这么大的重视和恐慌。

  让周老板很不舒服的是,

  老张又是赶着饭点来的,把查出来的东西一交,就自顾自地坐下来吃早餐。

  自从老许把心思放回到本职工作以后,书屋的伙食标准瞬间提高了好多个档次。

  加上昨天的那个残魂,他们的消费记录里,有共同的一笔,那就是都曾去过一家养生馆。

  而且普遍的都是在发病的一周前去过。

  早饭之后,

  周泽和安律师两个人开车去了那家养生馆。

  因为是大上午的原因,所以这家养生馆的门虽然是开着的,但明显还没有做好营业的准备。

  前台经理让周泽和安律师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等着,说要调技师过来。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两个匆匆来上班的技师才赶到,周泽和安律师分别被引入了两个包厢。

  包厢里,古色古香,倒是没有任何暧昧的暗示东西,两个技师也不是那种美女技师的级别,看起来都上岁数了,但穿着旗袍,看起来还挺有韵味的。

  周泽躺了下来,

  对方先帮自己净脸,

  仔细地擦拭着脸部的所有位置,

  随后开始帮忙进行头部和颈椎的按摩。

  手法很细致,一上手就知道是经过专门培训的。

  如果是老司机的话,这时候就应该知道这家店的按摩是正规的,不是做做样子伺机问你要不要什么特殊服务云云的类别。

  “很香啊。”

  周泽开口道。

  “嗯,是特制的檀香。”

  技师回答道,

  “客人,你可以睡一觉,我帮你继续按。”

  周泽笑了笑,

  没有莺莺在这里,

  自己是睡不着的。

  但眼皮子却本能地起了一点点反应,像是真的有了打瞌睡的感觉。

  这檀香,被做了手脚吧。

  周泽心里想着。

  所以说,来这里按摩的客人,都会在檀香的作用下睡一觉,然后觉得这里的按摩服务非常之棒?

  “客人,您需要加钟么?”

  “不用了。”

  “好,本次的服务结束,您可以去浴池里泡个澡。”

  技师离开了,周泽也站起身,走出了包间。

  “喂,小姐姐,真的不行么?我加钱。”

  “不行的,真的不行的。”

  “你要多少钱,说嘛。”

  “我年纪都这么大了。”

  “没事儿,挺有味道的。”

  “不行的,这里不允许的,对不起,我们是正规的按摩。”

  “咔嚓!”

  包厢门被打开了,技师红着脸走了出来。

  少顷,安律师也走了出来,迎面遇到了周泽鄙视的目光。

  “那啥,我这是在以身饲虎啊,探寻真相。

  你干嘛用这种眼光看我?”

  “呵呵。”

  “切,男人嘛,来这里怎么可能没想法,万一他们都是这样着道的呢?”

  安律师解释完,给周泽递了根烟,道:“走着,去泡个澡。”

  池子不是很大,但毕竟不是专门的澡堂,也够用了。

  此时只有周泽和安律师两个人泡在这里,水很烫,躺进去很舒服。

  “没啥不对劲的地方啊。”

  安律师开口道。

  “嗯。”

  周泽点点头。

  这时,有个穿着浴衣的男子走了进来,笑着道:“二位,需要搓背么?”

  “行,搓背。”

  安律师站起身,走到了那边床上躺了下来。

  “老板,咱就这样回去的话,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像是特意出来公款享受一样。

  哟!

  兄弟,

  你轻点,

  你这是拿我当地板在擦啊。”

  “垢挺多的。”搓背师傅说道。

  安律师摇摇头,不说什么了。

  等搓完了A、B面,

  搓背师傅问道:

  “要走个线么?”

  “走线?”安律师有些诧异道:“听说过推盐推奶的,第一次听说走线的。”

  “就是拿细线给你松松毛孔。”

  说着,搓背师傅拿出了一根棉线。

  “哟,新鲜,行,体验一把。”

  还在池子里泡着的周泽笑道:“一般都是姑娘在脸上走了线就出嫁的。”

  “行啊,我今儿就出嫁,晚上去谁家当新郎去。”安律师不以为意,继续道:“听说过走婚么?”

  搓背师傅用线在安律师身上走着,

  别提,

  还挺舒服,

  安律师都开始发出鼻音了。

  但在下一刻,

  安律师目光猛地一凝,

  瞬间一个翻身,一只手扣住了搓背师傅的手腕另一只手直接卡住了对方的脖子。

  “砰!”

  眨眼间的功夫,

  搓背师傅就被安律师摔在了浴室瓷砖地面上。

  周泽则是从澡池里站起,走了出来。

  “娘的,原来道道儿在这儿啊。”

  安律师伸手捡起地上的棉线,猛地一捏,棉线褪去,露出了一根黑色的泛着金属光泽的细条儿。

  “老子刚要是一个不注意,灵魂都被你切掉一块可能都不晓得!

  说,

  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被安律师压在地上的搓背师傅却很硬气地没有开口。

  “哟,跟我玩儿忠贞不屈?”

  安律师作势就准备给对方一点苦头吃吃,但谁知道,对方却猛地一翻身,自其皮肤表层内部瞬间激发出了无数条的丝线直接刺向了离他最近的安律师。

  这要是被刺中了,

  安律师以后浇花就方便了,直接站在花圃里喝水就可以了。

  安律师马上一个侧翻,但因为瓷砖地面滑,翻过去之后整个人直接“噗通”一声滑倒在了地上。

  搓背师傅马上起身,毫不犹豫地准备逃跑。

  “咖啡!”

  周泽单手下压,

  五道黑色的烟雾瞬间锁住了这位搓背师傅,而后掌心一提,搓背师傅被直接拉拽起来,摔入了澡池之中。

  然而,

  就在此时,

  池子里的塞子忽然被拔开了,

  池子里的水面开始迅速降低,

  而那个刚刚摔入池子里的搓背师傅身子竟然像是融化在了这池水中化作了颜料一样,

  顺着那个塞子口马上落了下去。

  安律师刚爬起来,见到这一幕后,大吃一惊,当他快速跳到池子里时,池水都已经干涸了,而那个搓背师傅更是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常说,女人是水做的;

  这男人,居然能溶于水!

  “他肯定还在这附近!”

  周泽没有慌乱,

  这次的行动如果不能抓住罪魁祸首的话就算是打草惊蛇了,为了业绩,为了以后不再收到没用的残次品,周老板不允许对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走。

  五根指甲长出,直接刺入了瓷砖之中,

  黑雾开始飘散,顺延向了一个方向。

  “在那边!”

  安律师一马当先直接冲了出去,一路追出到了大堂那边,这时候,那位搓背师傅居然已经走到大堂门口,他回过头,看见追出来的安律师也是吓了一跳,似乎没料到对方能这么快就追过来。

  当下,连电梯都不敢坐了,直接冲下了楼梯。

  “狗日的,别跑!”

  安律师更直接,在大堂里工作人员的目瞪口呆中,从打开的窗户位置跳了下来。

  “砰!”

  三层楼而已,

  落地不是问题。

  而这时,

  那位搓背师傅也刚跑出来。

  “让你给老子跑!”

  安律师的白骨手直接伸展了出去,幻境大开,将对方给锁住!

  但那搓背师傅的身子却一下子又变得模糊起来,似乎主动地将自己融入了幻境之中,而后,一道道丝线开始顺着幻境开始蔓延,这是打算顺势反噬自己!

  不得已之下,安律师果断地结束了幻境。

  幻境结束后,

  两个人还是站在各地原地,

  搓背师傅毫不犹豫地翻身冲入了花圃之中,安律师马上追了过去。

  “砰!”

  下一秒,

  搓背师傅被从花圃里踹了出来,摔在了地上。

  “吼!”

  搓背师傅发出了一声怒吼,

  身上的丝线再度沸腾起来,

  向前方疾射过去。

  “唰!唰!刷!”

  十根镰刀一般长的指甲挥舞,

  这一根根丝线全都被缠绕在了指甲上,

  而后周泽一发力,

  搓背师傅整个人被拽了起来,

  因为丝线是从他体内长出来的,此时的他相当于被周泽给用“绳子”给捆住了,而绳子,还是来自他本人。

  “跑,你再给我跑啊?”

  周泽的指甲将搓背师傅给卡住,

  这家伙,真得像是条泥鳅,滑不溜秋的。

  终于抓住了,

  安律师长舒一口气,

  没好气地道:

  “老板,你怎么出来得这么慢?”

  “哦,抱歉,我刚去穿了一下衣服。”

  安律师猛地一惊,

  这时候,

  他才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

  竟然是凉飕飕的,刚出来得急,居然忘了自己是从浴池里追出来的了。

  当下安律师马上奔上了楼去拿自己的衣服,

  下面的周泽还喊了一声:

  “顺带结一下账,刚出来得匆忙,我还没结账,人还以为我逃单呢。”

  “…………”安律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