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地狱大动荡!

第五百三十七章 地狱大动荡!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破!”

  安律师掐印,

  白骨手向前狠狠地刺了过去!

  “嗡!”

  手是刺进去了,

  但就像是老牛入了泥沼,

  反而寸步难行。

  陆平直慢慢抬起手,抓住了安律师的白骨手。

  一边是洁白的白骨手指,一边,是枯木一般的皮包骨头,两只手在触碰时,仿佛有电火迅速地炸裂。

  安律师目光一凝,不进反退,发出一声怒喝。

  陆平直身体微微一颤,

  而后张开嘴,

  “罚无赦!”

  “唰!”

  安律师只觉得自己的白骨手一阵剧痛,像是要裂开了一样,但他还是没有收手,这个时候其实就像是运动员快速对碰时,谁先收力谁受伤越重!

  一直到这个时候,安律师才完全确认,这老东西所表现出来的虚弱,其实一大半是装的,他其实一直有所依仗。

  安律师又回头看了一眼,老板还站在那儿没动,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他当然不知道,周老板此时正在和体内的那位在谈判呢,的确是暂时无暇他顾。

  “交…………易…………吧…………”

  “那玩意儿我一直不知道怎么用,但我还是过得好好的,不影响我喝咖啡看报纸。”

  “它…………很有…………用…………”

  “你去做推销员的话,公司肯定开不下去,推销得一点诚意都没有。”

  “我…………要…………出…………去…………”

  “你心野了啊,前阵子在徐州才出去的吧?还想出去?

  你知不知道上次你为了和佛见面,

  把我弄得几天都缓不过劲来?”

  “那证…………是…………阴司的…………规则…………”

  “还是不让你出去,别做梦了。”

  “能…………让你…………晋升…………没有…………阻碍…………甚至…………瞒过…………阴司…………”

  “咕嘟!”

  周泽咽了口唾沫。

  “哪怕…………你…………偷偷摸摸…………升到…………判官…………阴司…………也不会知道…………但该给的…………东西…………全都会…………给你…………”

  “咕嘟!”

  “否则…………你就没…………怀疑过…………为何你…………做了这么多…………事情…………

  却一直…………没有收到过…………任何来自阴司的…………质询与过问…………”

  “咕嘟!”

  “掌握…………使用它的…………方法…………你就能…………永远安逸下去…………置身事外…………

  天天…………和你的咖啡…………看…………你的报纸…………”

  “咕嘟!”

  “呼,我收回我之前的话,你不去做推销员,真的可惜了,你的意思是,在我拿这个鬼差证认主之后,其实我就一直瞒着阴司的目光?”

  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从来没有什么来自地狱的消息,直接找到自己,包括徐州那么大的一件事儿。

  置身事外,

  安心发财,

  享受生活,

  周泽觉得,这上述任意一点,都精准地刺激到了他的G点。

  “那你先把主动使用它的方法告诉我吧,然后我就让你出去。”

  “呵…………”

  “你信不过我?”

  “你…………说…………呢?”

  “那我先让你出去,等你吃完了万一你食言而肥呢?”

  “我…………会…………么?”

  周老板舔了舔嘴唇,

  好像,

  在做人这方面,

  自己体内那位,在人品上,确实比自己更靠得住很多。

  关键是那位好面子,而且是死要面子。

  否则前阵子在徐州也不会干出明明自个儿是强弩之末,却依旧要摆下阵势等佛降临的中二事儿了。

  良久,

  周泽笑了笑,

  然后,

  点了点头,

  “成交。”

  …………

  “你就不能滚?”

  安律师强忍着白骨手上的剧痛,沉着脸吼道。

  他不是张燕丰,可没什么天然的道义去讲,也没有什么要将一切罪恶绳之以法的信念。

  如果这个老东西点个头,能服个软,说自己离开,去祸害其他地方去,安律师是能退一步的,而且他相信自己身边的老板,大概也不会再去穷追猛打。

  因为老板他,

  懒。

  “我的退路,就在这里。”

  陆平直回了这样子的一句话。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他必须留在通城地界。

  “那就真的是没得谈了啊。”

  安律师发出了一声怒吼,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也化作了白骨!

  两只手,都化作了白骨,双臂伸展开,竟然硬生生地将这面前的光罩给撕开了一道缝隙。

  “是第九殿,没得谈了。”

  陆平直身子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身上的衣服也飒飒作响,

  连带着恐怖的罡风呼啸而出。

  光罩碎裂,

  但那恐怖的力量在冲垮了光罩之后,直接对着安律师肆虐而来!

  安律师双臂交叉,

  强行撑开了一道粉色的结界。

  但在下一刻,

  一道身影直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第九殿?

  什么东西。”

  而后,

  就是毫无花哨地一拳下去。

  “砰!”

  仿佛这个世界,

  在此时都陷入了安静,

  之前的风风雨雨只是小孩子的玩闹,

  陆平直的身子直接撞毁了背后的墙壁,倒飞了出去。

  安律师有些诧异地放下双臂,看着面前的男人。

  我擦,

  又放出来了?

  这时,

  周泽忽然微微侧过身,

  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安律师,

  道:

  “幽冥之海御赐亡舟掌舵?”

  “额…………”

  安律师心里忽然有点慌,

  有种丑媳妇儿终于见公婆的感觉,

  拜托,

  拜托,

  拜托,

  下面千万不要说“你也配?”

  千万别说,

  别说啊。

  安律师觉得自己可能承受不了这种打击,

  也吃不起这种否定。

  “呵呵。”

  呼…………

  不是“你也配?”

  安律师长舒一口气,

  仿佛自己的人生得到了一种拯救!

  周泽则是顺着前面的倒塌的墙壁走出去,安律师收拾好了心情,马上屁颠儿屁颠儿地跟过去。

  这个时候,

  他哪有什么昔日地狱巡检的风范,

  看起来活脱脱的一个抗日神剧里的翻译官。

  等走出去,

  安律师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之前和自己几乎平分秋色,甚至还压制了自己的那个老头,此时正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凄惨得不能再凄惨。

  “老板……哦不,老大,就是这逼!

  这逼刚才居然说冥海已枯!”

  安律师马上义愤填膺地喊道,

  “冥海怎么可能枯,我幽幽冥海,永世不竭!”

  翻译官在打小报告:太君,这个八路说大日本帝国肯定要完蛋了!

  周泽停下了脚步,

  在老者身边站住,

  没理会旁边上蹿下跳想要表现的安律师。

  而是对着下面的老头,

  开口道:

  “吐出来。”

  把刚刚你放出来的那些官吏魂影,

  吐出来,

  让我吞!

  安律师站在旁边,只觉得这三个字说得那叫一个霸气,

  像是在说:翠花,上酸菜!

  “你是…………谁?”

  陆平直有些疑惑地看着周泽,

  那一拳,

  打碎了他的一切依仗,

  连带着他的身体和勇气,

  一起击垮!

  “你也配问我家老大的身份?”

  安律师马上义愤填膺道。

  其实,

  也不能怪安律师这般不淡定,这般丢形象,

  当初的他,

  在小萝莉从周泽那里取出了鬼差证给他看时,

  几乎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他苦,他委屈,他曾失去了一切,所以更渴望抓住眼前的机会。

  而且,

  就算他还是地狱里的正牌巡检,

  面对眼前的这位,

  估计膝盖一样得软。

  无他,

  眼前这位掌管幽冥之海时,

  什么泰山府君,

  什么阴司,

  什么十殿阎罗,

  都还在娘胎里呢!

  周泽伸手,

  下压。

  “噗!”

  老头胸口直接干瘪了下去,

  一道道光点从他身上被溢散了出来,

  一道道阴司第九殿的官吏虚影在周围重新排列而出,

  但哪怕是到这个时候了,

  他们仍然都闭着眼。

  此时,

  安律师也看出一些不对劲了,

  这时候还闭眼装死?

  周泽仰起头,

  面露愤怒之色,

  右手的拳头紧握,

  他很生气,

  因为,

  他,

  居然被骗了!

  是的,

  这些官吏虚影,

  只是牌位,

  而不是真正的亡魂!

  他这次为了出来,答应了那条咸鱼的条件,还和那条咸鱼讨价还价了这么久!

  到最后,

  自己居然什么都捞不到!

  当然,比这个更严重的事,

  是他,

  幽冥之海的主人,

  被骗到了!

  一时间,

  周泽忽然看向了身后的安律师。

  安律师只觉得从后背到膝盖,瞬间一凉,

  我艹,

  要杀人灭口?

  好在,

  这种刺激的杀机转瞬即逝,安律师只觉得自己刚刚蒸了桑拿,冷汗都打湿了衣衫。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陆平直躺在地上,大笑着。

  他笑得很凄凉,也笑得很哀伤。

  “怎么回事。”

  周泽开口问道。

  “你不是已经看见了么?”

  陆平直咧着嘴,皱褶他那菊花皮一样的老脸,叫嚷道:

  “都没啦,

  都没啦,

  全都没啦!”

  “什么没了?你这老头话说清楚!”

  狗腿安马上站出来呵斥道。

  “没了就是没了,没了就是没了啊……

  十殿阎罗之一,

  地狱平等王一脉,

  于一月前,

  被封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