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四十二章 恐怖蜡像馆

第五百四十二章 恐怖蜡像馆

  周老板并不知道就在刚才,

  他差点面临来自地狱的查水表;

  那个高跟鞋女人在南大街兜兜转转了一圈,

  甚至还曾在书屋门口停留过,但也仅仅是停留了一下,随后,她就离开了;

  她的出现以及她的离开,

  仿佛是向大海里滴入一滴水,随后又从大海里取出一滴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包括,

  抱着莺莺一觉到天亮的周老板。

  醒来,

  又是愉快轻松的一天。

  许清朗今天早餐是粥,青菜粥,味道鲜美,不腻,配着“萝卜干”“生姜丝”“酸豆角”这些小菜,

  吃得很舒服。

  饭毕,

  周泽倒是没有坐到自己最喜欢的位置以习惯性地方式开始自己新的一天,

  而是去了隔壁。

  隔壁的正门已经被封闭了,是真正意义的那种封闭,拿水泥完全糊起来的那种,同时,死侍和黑小妞基本都睡在隔壁。

  黑小妞除了饭点回书店吃饭,平时也懒得跑这里来打发时间。

  她是真心喜欢种田的,没有什么事情在她看来比拾掇自家的小菜园更能让她觉得开心的了。

  周泽进去看了看,黑小妞正坐在那里磨着工具,都是些奇形怪状的小工具,用她的话来说,伺候彼岸花是一种精细活儿,容不得丝毫马虎,和外面那些种水稻的完全不一样,工具上也必须精益求精。

  自家奴隶有着这种工作态度和积极性,

  身为奴隶主的周老板很欣慰。

  然后,

  周泽看见了死侍,

  死侍居然光着身子只露着头,被埋在了坑里。

  海滩上倒是有人喜欢玩儿这一出,但这里可是泥地。

  黑小妞拿着一个水壶,走到死侍旁边,给死侍周围的泥土上浇了点水;

  随后,拍拍手,继续回去磨自己的工具。

  “这是什么意思?”

  周泽指着死侍问道。

  “呵呵呵…………”

  死侍还在对周泽傻笑。

  “放心,没你的同意之前,我不会种下他的,他之前被培育得不好,现在我把他每天栽种一段时间,给他补充一下营养。”

  “营养?”

  “昂,来自泥土,来自大地母亲的营养。”

  黑小妞说得理所当然,

  而且眼神里有着一种毫不遮掩地不耐烦,

  像是在看一个五谷不分的逗比要来教袁隆平种田一样。

  周泽摇摇头,看不懂,但他也没有出手去干预,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儿吧。

  走回了书店,周泽看见书店里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周老板先下意识地把目光下移,

  看着对方放在茶几下面的腿,

  唉,

  心理叹气;

  一条淡蓝色的修身牛仔裤,

  白色的衬衫加一件外套,头发披散下来,本就年纪不是很大的林医生身上洋溢着一种青春单纯的气息。

  当然,

  那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的修长丰腴的腿以及坐在沙发上的那个浑圆的部位,

  真吸引人。

  “老板,莺莺不在,我之前看着她来了,就让猴砸带莺莺去楼上玩游戏去了。”

  老道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凑到周泽身边小声道,

  颇有一种帮老奴帮自家少主子瞒着少夫人拉皮条的意思。

  许清朗端了两杯奶茶走了出来,书屋的奶茶和外面的奶茶不同,外面的奶茶可能自己做的茶粉,其实成本非常之低。

  书屋不会这样,因为书屋客人很少,会点奶茶的客人更好,所以里面的食材大部分都是自己吃的,坑不到客人总不能坑自己吧?

  放下了两杯奶茶,

  许清朗笑着看着林医生,

  道:

  “你皮肤最近有点变差了。”

  许清朗是认识林医生的,见了面,聊几句,不奇怪。

  “可能最近太累了。”

  林医生没生气。

  “嗯,多注意保养一下自己。”

  “那你能教我一些保养的秘诀么?”

  “可以,下次有机会再聊。”

  说着,

  许清朗拿着托盘准备离开了,因为他看见周泽已经走了过来。

  不过,他还是停顿了一下,道:

  “像比如今天,天凉了,没穿丝袜,挺好的;

  女人,就得自己学会爱惜自己。”

  “…………”周泽。

  周老板听到了!

  “你们聊。”

  许清朗微微欠身,像是侍者一样离开了。

  别说,

  老许自从上次吞了海神一部分之后,不光是在做菜上有点往大厨上靠拢的感觉,连平日里,似乎都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林医生站起身,看着周泽,大大方方地向周泽伸手。

  正式得有些让人不习惯,周泽没伸手去握,而是道:

  “刚去地里看了看,没洗手。”

  林医生点点头,笑道:“我来为上次手术的事情谢谢你。”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林医生清楚,那天在手术室里周泽的怪异举动,肯定有他的深意。

  “没事,客气了。”

  “那我走了。”

  林医生拿起自己的包,推开书店的门,直接上了她的凯迪拉克,走了。

  只是单纯地为了来谢谢,

  没有其他的任何意图。

  “这就走啦?”

  老道把头凑到周泽身边,有些奇怪地问道。

  “嗯。”

  “都不请你吃个饭?”老道又问道。

  “不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周泽心里清楚,上次自己帮林医生父亲手术的事儿,其实倒是没有推进二人的关系,反而拉得更远了。

  对于林医生来说,她不愿意一直趴在周泽身边去索求什么。

  老道发出了一声叹息,“这林医生,做事儿其实挺讲究的。”

  “嗯。”

  “老板,今儿个送来的宣传单,你要不要看看。”

  说着,

  老道把一个宣传册递了过来,

  南大街的后街位置,靠近中央公园的地方,新开了一家蜡像馆,在原来的老基督教堂后面。

  虽说只是前街后街的区别,但后街一般来说,人烟很少,也鲜有人会逛街去那里,也因此,那里到算是一个闹市之中的安逸场所。

  开业了,请街坊邻居去看看,也是常理。

  “不去。”

  “为什么捏,贫道觉得还挺好的。”

  “下过地狱的人,不信天堂。”

  “哦。”

  老道点点头,

  心想老板今儿个怎么了,

  变得像个诗人。

  这时,周泽看见小男孩拿着作业本坐在吧台上,正在认真地写作业。

  “喂,作业有趣么?”

  几百年的老怪物,在认真做小学生作业。

  周泽调侃道。

  “她曾经坐在这里写过作业。”

  周泽深吸一口气,

  真的好想给这货脑袋上来一拳。

  “嗯?”

  忽然间,

  小男孩站了起来,

  目光直直地盯着门外。

  周泽转过身去,看见站在门口的王轲以及王轲身边的小萝莉。

  王轲推开门走了进来,“我朋友在附近开了家蜡像馆,今天开业,我去送个花篮。”

  “哦,那你去吧。”

  这时,

  小男孩伸手,轻轻拽了拽周泽的衣服。

  滚!

  我才不去!

  周泽瞪了他一眼。

  小男孩默默地坐回到了吧台上,继续写作业。

  “那我先走了。”

  王轲只是顺路来打个招呼,同时把他的车停在了书店门口,见周泽不打算去,他就牵着小萝莉的手离开了。

  周老板刚准备喊莺莺下来给自己泡杯咖啡,太阳出来了,他得去晒了。

  侧过头,

  却发现安律师一脸忧郁地站在自己身后。

  “额…………”

  “老板,你得去。”

  说着,

  安律师指了指自己,

  又指了指正“一本正经”坐在吧台上写作业的小僵尸。

  “呵呵。”

  “我为了书屋劳心劳力,昨天和老张又磨了半个晚上的豆腐,

  我容易么我?”

  “然后……”

  “然后就是你忍心让我也睡不好觉么?”

  安律师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周泽,

  意思很简单,

  我已经不去辛苦不去麻烦你也不去催促你上进了,

  我费尽心思帮书屋其他人去提升,

  你连个觉都不愿意让我去睡?

  犹豫了一下,周泽还是心软了,点点头,

  “行吧,我上去拿个手机。”

  安律师面露微笑,心满意足。

  走上了楼,还没推开卧室门,周泽就听见里面传来的游戏声音:

  “喂,1号2号,你们能说话么?”

  “嘤嘤嘤!”

  “吱吱吱!”

  “…………”。

  推开门,周泽取走了自己的手机,莺莺本想和周泽一起去,但周泽看她和猴子玩游戏玩得挺开心,就让她继续留在这儿。

  反正也不远,

  拿了手机下来,

  再牵着小男孩的手,

  穿过花圃里的小路,也就八九百米的距离,就到了后街。

  先是一座教堂矗立在这里,这教堂也有些年头了,据说在清末就存在,后来一度毁坏,现在的这座则是在二十年前被重修起来的。

  “我不喜欢这个地方。”

  小男孩开口道。

  “我也不喜欢。”

  周泽附和道。

  “父子”俩的身份,

  决定了他们肯定不喜欢教堂这种场所。

  “以前,山里也有山民给我造过庙。”

  “后来呢?”

  “后来我把庙拆了。”小男孩回答道,“我救了两个山民,他们却给我建庙,这是想让我被雷劈么?”

  周泽点点头,深以为然。

  “你信过这个么?”小男孩忽然问道,“听说你死了没两年。”

  “信过吧。”

  “啊?”小男孩有些意外,“挺让人意外的。”

  “不意外的,大部分中国人其实都信的。”

  “我不这样觉得。”

  “但确实是都信的。”

  “嗯?”

  “比如,当一个人忽然左眼开始跳的时候,他会美滋滋地想着左眼跳财。

  但当一个人右眼跳的时候,他想的不是右眼跳灾,

  而是,

  呸,

  封建迷信。”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