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四十三章 惊魂!

第五百四十三章 惊魂!

  绕过了教堂,就来到了那座蜡像馆前面。

  这座蜡像馆很具备东方文化风格,其实,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蜡像一直是西方人玩的东西,比如“杜莎夫人蜡像馆”,听说过的人应该不少,也算是蜡像界最出名的名片之一了。

  但这座蜡像馆,不说门口摆放的两尊“黑白无常”的蜡像,显现出了一股子的东方文化味道,甚至连它那一侧的墙壁上,也雕刻出了“老子”的形象。

  不过“老子”的形象应该是石雕,而不是蜡像,石雕下面的牛,倒是蜡像。

  周泽牵着小男孩走过来时,正好碰见一群人在那里争吵,王轲和小萝莉也站在那边,见周泽来了,王轲主动走过来。

  “怎么了?”周泽问道。

  “说是这老子形象太大了,且露在外头,不符合规矩,需要整改,那边正在交涉着。”

  “哦。”

  小男孩看着小萝莉,

  小萝莉嘟了嘟嘴,没理睬小男孩,但撇过头时,嘴角带着笑意,她似乎不是很讨厌这个插班过来的同学。

  王轲只顾着和周泽说话,没注意到下边他自个儿种的白菜正在被拱着。

  那边的交涉结束了,具体是什么结果周泽不清楚,但被中断的开业活动又恢复了运行。

  没请什么表演团队,也没请什么司仪,一男一女俩穿着这家蜡像馆制服的员工,男的在迎接,女的拿着话筒在做着简单地开业词。

  来捧场的人不是很多,很多都是附近的店家收到邀请传单来给个面子,又或者是王轲这种老板的朋友,没有做过多的宣传,也没有请电视台之类的。

  一般来说,在小城市里布个西洋景,再和什么“文化”啊“传统”啊“习俗”啊这类的东西扯上点关系,是最容易触动地方小领导们的心坎儿的。

  这些年全国各地风风火火掀起的张冠李戴一般的传统文化闹剧,也是因此而来,哪怕是无中生有,也给你硬生生地造就出来。

  能在这个地段开蜡像馆,其亏本脑残程度不亚于在在这里开书店的周某人,而且还整得这般低调,着实是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艺术这类的东西,是让人自己去看的,也是自己去慢慢品味的,反正每个蜡像下面都有解说资料卡片,并不需要人拿着大喇叭单独地去讲述。

  况且,在这里流连,享受的其实就是这种宁静。

  周泽和王轲一人牵着一个孩子的手,往里走去。

  里面的空间挺大,有两层楼,入口第一个是李小龙的蜡像,栩栩如生,

  是那个标准的,

  “阿哒!”

  的动作。

  接下来,还有一些不少世界名人的蜡像,当然了,如果细究起来的话,这里的很多蜡像其实都没经过授权的,若是被原主人知道了,对方较真起来是可以告这家蜡像馆的。

  但也因为这里低调,而且蜡像在中国的影响力小,所以问题应该不大。

  “爸爸,这里的人,都是用蜡做成的么?”

  小萝莉好奇地问道。

  “不是的哦,现在蜡像很多用的是硅胶技术,所以也叫硅胶蜡像。”王轲回答道。

  “啊,硅胶是什么呀?”

  “硅胶呀,是一种特殊材料,是…………”

  “放在女人这里的。”

  小男孩马上摸了摸自己的两个麦麦。

  周泽捂脸,

  王轲语塞,

  小萝莉“哼”了一声,不屑道:

  “流氓!”

  小男孩不以为意,甚至还有点小得意。

  学校里,不少男生喜欢作弄女生,其实也只是为了吸引女生的注意力,腼腆的他们,并没有成年人那么善于表达,

  也没有那种把车停在学校门口上头放一瓶脉动的勇气。

  游客不多,很多人来了之后随便转了一圈就走了,算是尽了一份面子,意思意思就行了。

  况且,

  在一尊尊蜡像目光注视下行走,很多人都受不了这种感觉,甚至不少人的童年阴影就源自于蜡像。

  看着这些类人的蜡像,很多人会自然而然地把它们脑补成尸体;

  再加上蜡像无论做得再精致,也都会有一些可以被你捕捉到的“僵硬”的细节,让人细思极恐。

  这其实有点像是“恐怖谷”理论,不过那个叙述的是对很像人类的机器,但本质还是相通的。

  也因此,

  走走看看一段时间后,

  蜡像馆里,除了周泽一行以外,似乎也不剩下几个客人了。

  “这靠门票钱的话连电费都收不回本吧。”

  周泽感慨着,

  “真败家啊。”

  “喜欢就好,不是么?”王轲笑着回答。

  言外之意,

  你不也一样?

  小萝莉对蜡像挺感兴趣,一边看蜡像一边阅读下面的资料卡,小男孩自然也就跟着,这就使得周泽和王轲都不得不一起陪着。

  前面还有一个单独开辟出来的小区域,有一个门,上面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心理承受能力弱的莫入”。

  这牌子其实可以改成“我就蹭蹭真的不进去”。

  一般游客若是都走到这里了,看见这个牌子,怎么可能不进去看看?

  正当王轲推开门准备进去时,

  那个之前站在门口拿话筒讲话的女员工走了过来,道:

  “这里小孩子最好不要进去,因为里面会很恐怖,可能对小孩不好。”

  闻言,

  王轲点点头,

  不打算带小萝莉进去了。

  “你敢进去么?”

  小萝莉问身边的小男孩。

  小男孩挺起胸膛,

  在女人面前,

  怎么能说“不行”?

  说着,

  小男孩就很主动地向里走去,

  女员工还想阻拦,

  被周泽拦住了,

  当下,

  他跟在小男孩后面一起走了进去。

  里面的灯光,很阴暗,但却也很清晰。

  进门左拐,

  面前就出现了堆叠在一起的尸体蜡像,

  鲜血、

  狰狞、

  恐惧,

  这些细节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而周泽和小男孩则是同时长舒一口气,

  呼,

  舒服啊!

  这里的氛围,

  喜欢!

  这些堆叠起来的尸体蜡像,应该是取材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一张照片。

  这里头的很多蜡像,都很沉重。

  周泽以前去过一些游乐园里的鬼屋,那里头喜欢用一些扎纸人或者棉布包裹的东西来吓你。

  其实那玩意儿真的不吓人,却很膈应人。

  但这里头的恐怖,

  其实是一种艺术和恐怖感的完美结合,

  每一块作品,都有着它背后的深意,也呈现出了创作者自己的思考。

  对于真正喜欢这种口味的人来说,不亚于一场视觉上的饕餮盛宴。

  实际上人们对精神上的需求是多面的,尤其是在度过了仅仅追求吃饱穿暖的初级阶段之后,

  那种追求和需要,

  远远不是几个光伟正的词语所能轻松概括得了的。

  当然了,

  这家蜡像馆把这一部分的作品单独安置在深处独立的隔离区域里,应该也是为了怕麻烦。

  要知道,

  外面墙壁上的“老子”雕像,就已经出现麻烦了。

  一边走一边欣赏着,

  一直到快走到出口时,

  周泽停下了脚步。

  小男孩有些奇怪地看向周泽,然后再顺着周泽的目光看去。

  这是一座王者蜡像,

  但造型很奇怪,

  这几年大火的电视剧《冰与火之歌》让“铁王座”很有名气,

  但眼前的王座却是由一层层白骨累积而成。

  王权的尊贵,本质上是“生杀予夺”,

  王座上的人,说让你死,你就会死,这才是人们畏惧它的根源。

  至于其他的“天子”“代天牧民”“天命神授”这类的,

  无非是遮掩在它身上的纱幔罢了。

  这座王座,

  从一开始,

  就直白地告诉你,

  不跪伏它,

  你的下场,

  有如下方的白骨!

  很直接,

  很干脆,

  毫不扭捏,开门见山!

  王座上坐着一个男子,

  赤膊着上身,

  其身上,似乎雕刻着诡异的符文,不是很壮硕,也没有很威严,甚至,他还用一只手撑着王座一端,抵在自己额头上。

  闭着眼,

  像是在打盹儿,

  又像是,

  在晒太阳……

  但正是这种感觉,这种对比,这种反差,

  才更让人觉得心惊,

  仿佛眼前王座上的男人一旦睁开眼,

  四周的风云就将完全变幻!

  小男孩弯下腰,寻找资料卡片,却发现这里唯独这一尊,没有资料卡片。

  “他是谁啊?”

  小男孩好奇地问道。

  周泽摇摇头,

  “不认识。”

  第一次,

  在进入这里之后,他的面容有些严肃。

  可惜,

  现在赢勾还在沉睡,

  每次出来之后,他都得沉睡十天半个月的,这期间,连交流都做不到。

  否则周泽真的很想问问他,

  你当初是不是没事儿做抓过画师的亡魂来给自己画过肖像?

  你有没有这种具体的形象流传出去?

  否则,

  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座蜡像馆里?

  “走吧。”

  周泽牵着小男孩的手,走了出去。

  出去后,

  豁然开朗。

  前面是一个小厅,周泽看见王轲和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坐在那里喝着茶。

  “你们出来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蜡像馆的老板,我以前认识的一位朋友,中文名叫洛苏,她是位美籍华人。”

  “你好,我是洛苏,很高兴认识你们。”

  洛苏站起身,和周泽握了握手,然后弯下腰,很亲切地摸了摸小男孩的头,道:

  “小朋友,你的胆子真的好大哟。”

  小男孩沉着脸,

  一个几百年的老怪物,

  会喜欢摸头杀么?

  “那位小女孩刚刚还说你很勇敢,敢走进那里去参观呢,我本来还不信的,现在信了,你真的好勇敢。”

  小男孩开心地笑了。

  周泽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这个女人。

  “一起坐下来喝茶吧,请,徐先生。”

  周泽也落座了。

  洛苏给周泽倒茶,周泽趁着这个机会环视了一遍小厅,挺别致的陈设。

  “叔叔,王蕊呢?”小男孩问道。

  “她在里头玩电脑。”

  洛苏指了指里间,那里应该是她的办公室。

  小男孩推开门,屁颠屁颠地进去了。

  周泽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这茶,

  有点苦。

  …………

  走进办公室,发现办公室里居然也有三尊蜡像。

  分别是那个女馆长的,还有那一男一女两个员工。

  这口味,真独特,

  居然在办公室里放自己的蜡像。

  小男孩看见王蕊正在一尊蜡像前面抬头看着,想伸手去摸摸却还是不怎么敢的样子。

  “想摸摸看么?”小男孩问道。

  王蕊点点头。

  “那就摸吧。”小男孩怂恿道。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人家想摸麦麦。”

  “好,那就摸吧。”

  “人家只是想摸摸麦麦是什么感觉,你别想多了。”

  说着,

  小萝莉指尖轻轻碰撞着,很纠结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这是我和你之间的秘密。”

  “嘻嘻,好。”小萝莉开心了。

  只是,

  她马上又无奈道,

  “好高啊,摸不到。”

  “我抱你。”

  说着,

  小男孩弯腰,抱着小萝莉的膝盖,直接站了起来。

  他是连一头牛都抱得动的!

  “哇哦!”

  小萝莉也是诧异了一下,感叹道:

  “男孩子的力气真大啊。”

  “摸吧,够得着了吧?”

  “够得着了,够得着了。”

  小萝莉伸手,

  摸向了女馆长蜡像的麦麦。

  “呼……好软啊,这就是硅胶么?”

  其实,

  硅胶手感应该是比较硬的。

  “你再摸摸,不急。”

  “好。”

  小萝莉又摸了一会儿,因担心小男孩太吃力,道:

  “摸够了,放我下来吧。”

  小男孩把她稳稳当当地放了下来。

  “谢谢你,你累了吧?”

  说着,

  小萝莉下意识地伸手想给小男孩擦汗,

  但她惊讶地发现小男孩的脸上连一滴汗珠都没有,她的手放在小男孩的脸上,却找不到想擦的地方。

  小男孩挺享受这种感觉的,

  然而,

  刹那间,

  他鼻子忽然嗅了嗅,

  脸上露出了贪婪之色,

  却又在刹那间清醒。

  他马上抓住了小萝莉放在自己脸上的手,翻开,

  掌心里,

  赫然有一团红色。

  “啊,摸到颜料了,我去洗洗,这办公室里有卫生间的,我刚刚去过。”

  小男孩松开了手,

  小萝莉跑向了卫生间,

  而小男孩却站在原地,

  默默地抬头,

  看向刚刚被小萝莉摸的那尊女馆长的蜡像,

  小男孩可以确定,

  刚刚小萝莉掌心的红色,

  绝不是颜料,

  而是,

  血…………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