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四十四章 妻心如刀

第五百四十四章 妻心如刀

  “爸爸,妈妈今天又是要煮肉汤么?”

  小萝莉嘟着嘴问道。

  她的母亲什么都好,但是那种每顿饭都要煮肉汤的习惯,让她很不适应。

  现在的小孩和以前的小孩不同了,以前的孩子吃顿肉挺高兴的,现在的孩子生活条件好了,反而对这些东西不是很感兴趣。

  “不喜欢喝的话,就喝一点意思一下,反正你妈妈还会做其他的菜,你吃点其他的就好了。”

  王轲抚摸着自己女儿的头说道。

  肉汤,他是喜欢喝的,只要自己妻子做了,他肯定会喝的,有时候他也会帮妻子一起做,或者代替妻子出去买肉买排骨回来。

  最难忘的,还是糟糠。

  当初的自己,一穷二白,租住在狭窄的隔间里,她家境不错,却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知道自己喜欢吃肉,每天都给自己买肉。

  那时候条件不好,她又知道自己是个好面子的,所以每次都偷偷摸摸地从她母亲那里拿点钱来接济自己的生活,也不会告诉他。

  说是还债,

  太庸俗了;

  债太多,

  亏欠也太多,

  多到只能用余生去好好地陪伴。

  好在,经过前段时间带着她出去又在狼山脚下进行了理疗后,妻子的状况好转了许多。

  偶尔晚上,王轲模模糊糊地还能看见窗台上眺望着的一只白狐,但每次都再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他也没去追究这个。

  二人也曾坐在月光之下,说着以前的事情,甚至包括当初买肉回到遇到地痞流氓的事儿。

  妻子哭了,

  他的眼睛也红了,

  心病还须心药医,当能坦然面对后,

  问题,

  也就不再是问题了。

  身为心理医生的王轲,自然清楚,这是自己妻子心理问题得到巨大改善的变化。

  对此,

  他很开心,也很知足。

  拿房卡打开了门,

  走了进去。

  厨房里,传来了肉香。

  小萝莉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自顾自地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等着开饭。

  王轲则是主动走进了厨房,妻子正在做饭,他陪着。

  少顷,

  妻子把他给推了出来,意思是她一个人能做好,让他去忙自己的事情去。

  王轲只能走了出来,进了自己的书房,翻阅着手头的病例和一些合作的文件。

  对于一个有事业心且有能力的男人来说,遇到一个能把你的家庭和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女人,是他的幸运。

  当然了,很多这样子的女人,会运气不好,碰到好吃懒做的男人。

  “你作业做好了没有?”

  王轲听到客厅里的谈话。

  妻子的声音,

  似乎有点高。

  这让王轲有些意外,平时,自己妻子很少高嗓门说话,尤其是对自己的女儿。

  哪怕以前妻子犯病最厉害的时候,面对女儿也总是轻声细语的温柔,何况妻子现在已经基本恢复差不多了。

  推开书房的门,走了出来。

  王轲看见小萝莉坐在沙发上在哭,

  电视机里还在放着动画片,

  妻子系着围裙站在沙发旁数落着小萝莉,可以说是在厉声呵斥。

  其实,当母女爆发争吵时,一个男人的处境,一点都不亚于婆媳争吵时的尴尬。

  一个是自己这一世的妻子,一个是自己上一世的小情人,你该偏向谁?

  王轲走过去,关掉了电视,蹲下来,抚摸着女儿的头,道:

  “乖,听妈妈的话,吃完饭我们就去写作业好不好?”

  随即,

  对女儿眨了眨眼,

  意思是别惹妈妈生气,

  爸爸明天再带你出去玩。

  “好。”

  王蕊还是很懂事的。

  开饭了,

  不在桌子上吃饭,

  而是直接在茶几上吃饭。

  现在,不少家庭都是这种吃饭方式,对着电视机,几个菜摆上来,将就着吃了。

  妻子的手艺不错,如果不考虑吃腻这种事儿的话,妻子做得最好的,其实还是肉食。

  一家三口坐了下来,

  其乐融融地吃饭。

  王轲发现妻子有些心不在焉,

  她拿着筷子,

  却似乎只顾着吃白饭,忘记吃菜了。

  王轲夹起菜,放到妻子碗里。

  妻子身子哆嗦了一下,看了看王轲,没说什么。

  难道是又出问题了?

  病情反复了?

  王轲在心里想着。

  待会儿要不要再给妻子检查一下?

  饭快吃完时,王轲帮忙收拾碗筷,当他靠近妻子时,妻子忽然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我……我没事。”

  妻子目光有些闪烁。

  王轲点点头,“那就早点休息吧。”

  “王蕊,你作业做好了没有!”

  妻子忽然看向了小萝莉。

  小萝莉乖乖地起身,上楼去做作业了。

  “你放下,我来收拾。”妻子对着王轲喊道。

  王轲皱了皱眉,有些关切地看了眼自己的妻子,但也没说什么,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走向了自己的书房。

  客厅里,

  妻子一个人在收拾。

  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王轲坐了下来,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他希望是自己多心了,

  妻子的病情,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复发才对。

  或者,

  纯粹是妻子今天心情不好?

  又或者是,来亲戚了?

  又或者,是更年期?

  王轲想着想着,

  笑了起来,

  翻开面前的一个病例,仔细地研究起来。

  前段时间,他推掉了大部分的工作,陪伴着妻子,现在一切恢复了,自然得捡起一些事情来做,不过,在放下去一段时间之后,再捡起来,似乎再也捡不回以前的那种争分夺秒的紧迫感了。

  因为曾感知过生活的温度,所以就开始下意识地去享受它。

  有妻子在身边,

  有女儿在身边,

  有一个家,

  为什么要把自己鞭策成一个陀螺永远不停息地转动呢?

  他似乎有些理解自己那位发小的“堕落”了,

  上一世的他,应该活得和自己以前一样吧,

  过得太快了,忽略了太多的风景,人毕竟不是机器,可以做同一件事永不厌倦。

  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茶,王轲拿起钢笔,开始在病例上做一些勾画。

  心理治疗,在国内,其实还存在着很大的空白,一方面是因为国人本能地排斥去看心理医生,总觉得这会让自己被认为精神病;

  另一方面,国内的心理医生队伍建设,也不是很完善。

  心理方面的治疗,远远不是病人进来和他聊聊家常再说点似是而非地结论再开点药那么简单。

  看了大概半个小时后,

  王轲有些累了,

  眯了眯眼,

  端起已经凉了的茶杯,

  喝了一大口。

  “哐当!”

  这时,

  楼上传来了一声响动。

  王轲有些奇怪地起身,推开门,走到了楼梯口。

  “怎么了?”

  没人回应他。

  王轲往上走,

  走到二楼后,

  推开了女儿卧室的门,这里是女儿的卧室,同时也算是女儿的书房。

  门被推开了,

  王轲的眼睛猛地睁大了,

  他看见自己的女儿正躺在床上,

  脖子上,

  插着一把刀。

  而自己的妻子,正站在床边,一脸的魂不守舍。

  “蕊蕊,蕊蕊!”

  王轲马上扑到了床边,刀口深深地刺入了女儿的脖颈,嵌了进去,很深,很深。

  王轲作势要抱起女儿去医院,

  他眼下只有这一个念头。

  但妻子忽然冲过来,一下子撞开了他。

  王轲摔在了床下,

  眼睛开始泛红,

  喊道: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妻子一把将女儿脖颈上的刀拔出来,女儿的身体还颤抖了一下。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王轲声嘶力竭地喊着,

  他想不通,

  他想不明白,

  他宁愿这种伤害是施加在他本人身上,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会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王轲在喊,

  妻子在尖叫,

  她发了疯一样一只手拿着刀另一只手狠狠地拽着自己的头发,

  “啊啊啊啊啊!!!!!!!!!!”

  王轲这个时候没有去安慰妻子,他慢慢地重新站起来,他要带女儿去医院,去医院。

  正当他弯腰,准备把女儿从床上抱起来时,

  妻子的脚步声忽然临近。

  “噗!”

  王轲只觉得很坚硬很冰冷的东西刺入了自己的身体,

  他低下头,

  有些震惊地看着自己的腹部位置。

  那把刀,

  那把刚刚插入自己女儿身上的刀,

  此时正插在自己的身上。

  妻子眼神疯狂,看着他,松开手,不停地尖叫着。

  “噗通!”

  王轲摔在了地上,

  靠着床边,

  他又看了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儿,

  然后又看向了在自己面前站着不停痛苦尖叫的妻子。

  “我…………”

  他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妻子忽然又犯病了,而且病情比之前要严重得多得多,以前的她,绝不会去伤害别人,更别提去伤害自己的家人。

  他一直以为,自己能治疗好她,哪怕是在之前吃饭时,他都已经察觉到自己妻子的不对劲,但他仍然坚持这般认为。

  他可以治疗好她,她会好的,她肯定会好的。

  但……

  王轲的脑子里开始变得一片空白。

  一直到,

  他的妻子忽然又直勾勾地看着他,

  转而拿起身边的椅子,

  举起来,

  对着倒在地上的王轲,

  疯狂地砸了下来:

  “砰!”

  “砰!”

  “砰!”

  世界,

  在此时,

  模糊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