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四十六章 把这儿拆了

第五百四十六章 把这儿拆了

  茶是苦的,但人是甜的;

  女馆长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一股子知性婉约美,其实长得不算是多么漂亮,单纯论长相的话,只能说是一般。

  但她的气质却做出了极大的弥补,甚至还有加分,还有她的谈吐,所聊的任何事情,都具备着极强的专业性。

  艺术家,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不是那种泛泛而谈自命不凡,也不是行为艺术家的故意吸引人眼球,

  而是自顾自地沉浸在属于自己的世界和小天地里,尽情地畅游,单纯得,像个孩子。

  王轲是会聊天的,周泽只是听一听,不怎么插话,但也觉得有意思。

  现在,话题逐渐偏移到了建筑方面。

  这时,洛苏伸手指了指上面,道:

  “其实我对国内的《易经》很着迷,包括这里的建造格局,也都是仿照着‘天圆地方’的格局。“

  周泽抬头看了一眼,的确如此,当然了,也没什么好稀奇的,其实一些古镇里的古建筑物,很多也都参照这个规矩。

  洛苏从指尖翻出一枚铜钱,

  立在了茶几上,

  铜钱是圆的,中心空心部分是方的。

  “在一个世纪以前,现代科学的进步,让我们的先人所坚持的‘天圆地方’的论断,被彻底地击碎;

  而如今,

  我们已经坚信科学的指征,我们所生活的地方,是一个球,而在这个球的外面,有浩瀚无垠的宇宙。”

  “难道不是这样的么?”周泽反问道。

  女馆长摇摇头,道:

  “天圆地方,如果仅仅是把它当作是对这个现实世界的描述的话,似乎看起来真的是大错特错了,毕竟现在人们的脚步,甚至已经登上了月球。

  但如果换一个角度去看‘天圆地方’呢?”

  周泽抿了抿嘴唇,脱口而出道:

  “阴阳。”

  女馆长意味深长地看了周泽一眼,点头,道:

  “是的,阴阳。”

  …………

  “所以,他们现在都开始聊这么高大上的东西了么?”

  小萝莉偷偷听着,撇撇嘴。

  一个鬼差,

  你跟人聊阴阳?

  这不是强行拉扯到自己的专业领域去装逼么?

  果然,

  男人一到有魅力的女人面前瞬间就变成了只会拍打胸口求偶的大猩猩。

  “你说,老板他有没有发现这里有问题?”小男孩问道。

  “他眼瞎,经常鬼站在他面前,都分不清楚是人是鬼。”

  “哦,这样啊。”

  “好多好多次了,哪怕和鬼一起吃饭,都发现不了。”

  “这么差劲的么?”

  “超差劲的一个人。”

  “那你怎么还被他…………”

  小萝莉叹了口气,

  道:

  “人会投胎。”

  …………

  “如果天圆地方,只是一个世界观,而不是具体的现实描述的话,其实还是有它的道理的。

  天圆地方,

  其实是半个球体。

  活人生活在平面上,天是圆的。

  那下一半的圆,也就是阴了。

  意味着颠倒,意味着两极;

  毕竟如果按照地球这个角度来看的话,你根本无法去分清楚,哪一端是上面,哪一端是下面。”

  女馆长站起身,一边说着一边做着手势,似乎沉浸在自我的思考和叙述之中,

  “就像是一面镜子,镜子是一个平面,镜子的一面是阳,镜子的里面是阴,其实是天圆地方最好的阐述…………”

  王轲低下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发现时间不早了,起身道:

  “孩子下午还有补习班,我得带她先回去吃饭了。”

  “哦,那就下次聊吧。”

  女馆长有些意犹未尽。

  “那我也走了,我孩子下午也有补习班。”

  周泽也适时起身,准备告辞。

  “你孩子也上补习班?”王轲有些意外道,“上哪个?”

  “你家孩子上哪个我家的就上哪个。”

  “…………”王轲。

  二人一起走向了办公室,办公室的门这时候被从里面打开。

  小萝莉规规矩矩地走出来,

  王轲微微皱眉,

  周泽则是眼睛眯了眯。

  小男孩也走了出来,一脸呆萌的样子。

  “蕊蕊,和爸爸回家了。”

  说着,

  王轲就牵起小萝莉的手。

  小萝莉乖乖地让王轲牵着自己的手,父女俩一起向外走去。

  小男孩走到周泽身边,

  伸手。

  周泽低头看了一眼,

  双手放在裤袋里,

  自顾自地往前走了。

  小男孩默默地跟在后面,不说话。

  而刚刚还在调天侃地的女馆长,

  则是端起茶几上的茶杯,

  很优雅地又抿了一口,

  随后,

  放下了茶杯,

  “啪”,

  一声脆响。

  …………

  “回去,要做作业的吧?”

  王轲问道。

  小萝莉点点头,道:

  “我担心你迷路。”

  “哦。”

  王轲恍然,停下了脚步,道:“要不要等等后面?”

  “不用了,我们先出去,我饿了,想喝肉汤,然后睡觉。”

  小萝莉继续往前走,

  王轲只能跟上去。

  走在后面故意放慢速度的周泽很平和地开口问道:

  “怎么了啊?”

  他自然是看出林可苏醒了,

  甚至,

  王轲可能也察觉到了。

  “头。”

  小男孩比划道:

  “真的头,在办公室里。”

  “哦。”

  周泽抿了抿嘴唇。

  “还有,我还看见另一个你。”

  小男孩继续说道。

  “另外一个我?”

  “喏,在前面哩。”

  …………

  “你…………”

  王轲在蜡像馆门口看见了匆匆跑过来的周泽,

  王轲很想问,你不是在我们后面么?

  而且,

  这么快的速度,

  你居然还换了一身衣服?

  好在,王轲早就清楚周泽身份的不简单,虽然惊讶,但也不至于太过难以接受。

  周泽看了看小萝莉,又看了看王轲,

  耸了耸肩,

  对小萝莉道:

  “我还在里面吧?”

  小萝莉点点头。

  “那你们赶紧出去,最好回家看看。”

  小萝莉像是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严肃之色。

  “没事,问题不大。”

  周泽回答道,

  然后指了指自己,

  “我觉得我没什么问题,所以你们也应该没什么问题。”

  小萝莉闻言,长舒一口气。

  抓着王轲的手,继续往外跑去。

  周泽则是继续往里走,

  然后,

  他看见了前面一模一样的自己。

  “喏,就在前面。”

  小男孩身边的周泽咬了咬牙,再回头看了看这个蜡像馆。

  其实,

  如果说一开始觉得没什么异常的话,

  但如果在看见赢勾的那个画面后还仍然觉得只是巧合,

  那周泽也不用混了。

  “你是怎么回事?”

  周泽指着前面的自己问道。

  “哦,我是假的。”

  说着,

  前面的周泽伸手撕开了自己的衣服,还用手往胸口位置掏了一下,挖出了一大块。

  “…………”周泽。

  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正儿八经地对你“掏心掏肺”,

  这感觉,

  还真是诡异得很呐。

  “这蜡像馆,有问题。”

  把衣服重新穿回去的周泽指了指头顶说道。

  “嗯,我晓得。”

  “应该是你们进去后,我就出来了,然后中间被掐断了一段记忆,我回去后还洗了个澡,差点把自己给洗融化了。”

  “哦。”

  周泽点点头,

  转而赶忙问道:

  “你没下浴缸吧?”

  “下了啊。”

  “那你把我浴缸弄脏了?”

  “是啊。”

  “你知道这样会让我很不舒服的。”

  书店里其他人洗澡,是不允许用浴缸的。

  “我也不知道啊,我要是早点知道我是假的,还会融化掉色,

  也不可能去浴缸把它弄脏啊。”

  “唉。”

  “唉。”

  小男孩看了看身边的周泽,又看了看前面的蜡像周泽,

  也默默的“唉”了一下。

  “徐先生,还没走么?”

  这时,

  女馆长慢慢走来,嘴角含笑。

  “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比如,眼前的这位。”

  周泽指了指蜡像的自己。

  “举例说明而已。”

  女馆长不以为意。

  周泽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很认真地道:

  “我不问你是什么身份,也不想问你来通城是做什么,甚至,我连这座蜡像馆,也不是很感兴趣。”

  “嗯哼?”

  女馆长耸了耸肩。

  “但请你,不要故弄玄虚。”

  “那我向您道歉,这只是一个善意的玩笑。”

  女馆长微微欠身,

  鞠躬道歉,

  态度诚恳。

  同时,

  她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远处站着的蜡像周泽开始融化,

  化作了地上的一滩蜡油。

  周泽闭上眼,

  深吸一口气,微微皱眉;

  先看了自己在自己面前“掏心掏肺”,

  再看了自己在自己面前“化”了。

  “哦,徐先生看来不是很喜欢这种结束的方式。”

  女馆长又打了个响指。

  “啪!”

  地上的那一滩蜡油,

  直接炸开,

  飞溅。

  周泽看着自己…………炸了!

  小男孩嘟了嘟嘴,伸手扯了扯周泽的衣袖,

  很认真地道;

  “我要是你,我忍不了。”

  周泽倒是没急躁,

  而是举起手,

  对女馆长道:

  “总得有个理由吧?”

  “陆平直。”

  女馆长微微一笑,

  “理由够了么?”

  周泽恍然,点点头,“够了,确实够了。”

  说着,

  周泽伸手拍了拍小男孩的脑袋,

  向前一推,

  小男孩一个趔趄,

  跌跌撞撞地向前好几步,差点摔在了地上。

  他有些不解地回头看向周泽。

  “把这儿拆了吧,我准的。”

  小男孩笑了,

  笑得很开心,

  用力地点头,

  激动道:

  “好嘞!”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